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早春,缘溪行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摘要:我不能随你而行了,我分明听到了春天的声音:小溪对岸山上林间小鸟的啁啾应和着淙淙的溪流,同时加入春之歌合奏的还有…… 那年,早春二月,我去小山城看望满头华发满面红光风华正“耄”的老姑妈。   那天老人单位组织离退休职工去一山村农家乐垂钓,八十有五的姑妈兴致勃勃起了个大早。考虑到毕竟年事已高,行走山路多有不便,我自告奋勇要做随身陪护,如果单位允许的话。   姑妈是他们单位的“佘太君”,她老允许了,单位领导就只有点头哈腰连连称是的份儿。于是,年过半百的我,居然以自觉年轻的良好感觉,混在一群老头老太的俩“面包”中,被羊肠鸟道裹挟着盘山而上,拉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所在。   下车伊始,极目远望,端的一幅泼墨山水,叫你眸子为之一亮。瓦蓝瓦蓝的天幕上,飘着一群群轻盈的白云,恰似秀美的姑娘在温婉柔缓地翩翩起舞。目光下移,连绵而起伏不大、重峦而暂未耸翠的远山近峰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勾勒出天地间的界线,也勾勒出春天探访山乡的视线,目光随之扫了一个360度,陡地发现自己竟然被包了饺子——四面青山,包抄着一泓玉带似的资水及其众多支流(包括小溪)组成的水网和网底的垂钓者、观光客。   可谁都喜欢这种被包抄的感觉,喜欢时不时地被捏成个这样的“饺子”。   以垂钓的名义而来,姑妈和我均不善此道,只能傻乎乎地做大自然的观光客了。扶老人在鱼塘边护栏下的座椅上坐好,陪同看了一会儿资深老钓友的杆上功夫,目光被一条条活蹦乱跳的大鱼小鱼惊羡十来次之后,由于审美疲劳,旁落到了鱼塘附近的一条小溪之上。   姑妈看我见异思迁,叫我别守着她了,且去自在一会儿。我连忙拜托旁边一位老大姐,帮着看护一下老人,便直奔小溪而去。   那是一条寻常的小溪,可又有我不常见之处,它不同于益阳小山村时断时续像个省略号式的小溪,目力所及,它上不见头,下不见尾,不知从好远好远的远山缓缓而来,连绵成粗细不匀的一条闪亮的线,小溪途经数不清的坡坡坎坎,在磕磕碰碰跌跌撞撞中不失乐观不改轻灵一路叮咚一路嬉戏一路踏歌而来。   叮咚到我耳边,嬉戏到我眼前,清澈见底的溪水又改了些频率,原因是遇到了云杉树根的障碍。于是便集中水力冲着树根扫射,发出潺潺鸣响,冒出气泡来。然后迅速飘走,不久即破灭。破灭后溪水复归平稳,像一匹微微倾斜的绸缎在鹅卵石、水草为主的凹形长廊上流动。   一平如镜的流动是不可能维持三五米的,没几下又遇到树根、枯木和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或者其他障碍,千丝万缕的水线儿谁还恪守自己的跑道,纷纷抢道挤成白花花的一团了。这景观,早让杨朔的慧眼和生花妙笔弄成了雪浪花的经典,贴在中学课本里多年几成不朽了。老船笔拙,描不出新鲜意象,又不能也不想拾人牙慧,就只能相望不相绘了。   不能描绘,就只有跟着溪水缓缓行进的份儿了。流到一段又浅又阔的地方,溪水悠游自在,似乎要闭目养神停止流动了,至少也要好整以暇养精蓄锐一小会儿。可这样极短暂的休憩只能是一厢情愿,没几下又有一条水蛇一般曲折悠长而又狭窄的深水道搜索并捕捉到了溪水。这水便被蛇信子一口吸了进去,噗地一声,凸现出罕见的张力,就好像在收紧肌肉,跃跃欲试要与深水道较一短长似的。   而太阳不甘寂寞,挥洒强烈的光线穿透深层的水体,水道的阴谋立马暴露无遗,原来看似深潭其实并没有几多深意,涧底的水草喜孜孜地叉开叶尖,同一米阳光油油地招摇款款的调情。再看那溪水早冲出涧口,由紧张而生的“肌肉”,又被缓缓落差打散去……   随溪水冲出来的还有一群极小极小的鱼苗儿,它们是一群不谙世事不知人间险恶的小生灵,在浅得只有一手背深、清澈得看得见鹅卵石上每一片斑痕的溪水中随意画出些抛物线双曲线或任意曲线,搅出一层层白沫。   哦,那不是白沫,是小鱼们的语言:谁说水至清则无鱼,俺们偏偏就要在清澈见底的溪水中游玩,反正平素这里人迹罕至,即便像今儿这样来了这么多钓鱼的,看见了俺们也不会拿俺们怎样,充其量多表演几遍队形,让人们过过阅兵式的瘾吧。殊不知俺们逗人乐,自己也更乐。快乐原本就这么简单,真不知比俺们高等无数倍的人们众里寻他千百度,干嘛还总是难寻出真正的快乐?   同这群小鱼儿拜拜,沿溪又遇到几群,可不知怎么没方才那群欢愉兴蹦了。溪水深了一点也许是一个原因,但水中不少与自然毫不相关的物事突出水面,形成颇为刺眼的障碍应该是主要缘故。原来露出水面貌似岛屿的是现代人的“杰作”,也是即兴之作——易拉罐、啤酒瓶、方便面碗、装满沉沉秽物的塑料袋,我甚至还看见了半顶折弯了腰的破帐篷,同周遭那些小不点生活垃圾相比,俨然就是一个“钓鱼岛”。看着大煞风景的人工“岛屿”污染着纯自然清流,我气不打一处来,难道国人那贪婪索取而又恣意破坏大自然的手,就这么随着寻幽览胜的眼睛和脚步,一时半刻都不甘寂寞,不肯稍歇一下吗?神州大地最后一块净地还能留存多久呢?   溪水不解恨,毕竟东流去,仍然是一路叮咚,一路嬉戏,一路撞击着或自然或人为的种种障碍,随物赋形,随器而歌……   而我不能随你而行了,我分明听到了春天的声音:小溪对岸山上林间小鸟的啁啾应和着淙淙的溪流,同时加入春之歌合奏的还有我不时咕噜几下的肠鸣。糟糕,缘溪行,缘溪行,起先只打算稍稍走几步的,猛一回头,早看不见垂钓的方塘、钓者了。更有我的老姑妈,虽有人照看,但我毕竟走开这么久了,她老不定为我怎么心焦呢?   于是乎,溯溪而上,一路小跑……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荆门治癫痫最好的药癫痫病能够被完全治愈吗重庆治疗小儿癫痫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