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好马也吃回头草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传统国学
春运开始了,年关临近了,NK公司马上放假了。NK公司的技术骨干小马将在下班后立即买票回家。家离NK公司大约有一千多里的路程。还有半个多小时,小马就解放了,就可以欢天喜地的回家过大年。   “小马,求求你,还有一项项目必须在半小时内完成,客户在等着呢。我给你算三百块钱的工资,就这半小时!”NK公司的牛老板恳求道。   小马一听,头都大了,这是要了他的命。“叫许猴子去干!”小马的脸色很是难看,愤愤然。还有半个小时,他就走人了,就不属于这家公司了。他要第二次跳槽。第一家所在的公司管理上很稀松,整个一个烂尾楼公司。跳槽到了牛老板的NK公司,那管理制度高端大气伟光正,使得小马也适应不了。再说了,这个牛老板可不是一般的牛,时常跟他们一样的干活。在老板的眼皮底下干活,说有多压抑就有多压抑,这叫人可怎么活呵?!尤其是牛老板把质量看得很重,说什么质量是信誉,质量是生命,质量是金钱。搞得像是个德国佬开办的公司一样。不过,小马侧面一打听,这个三十出头的牛老板,是抵押了自己的房屋才开办的这家公司,虽说他对员工开的工资与其它公司差不了多少,可前途堪忧。私下里,小马问许猴子,辞职不?许猴子就道,爱辞你辞,我可舍不得拿自己的心血打拼到底的牛老板。小马轻蔑地一笑,道,你不辞,我辞!小马在十五天前提交了辞职报告。今天,他是来NK公司的整一年。因为小马的心早就飞了,加上自己过了半个小时后就不再属于这家公司了,所以,小马的语气就有那么一些不大客气了。   “许猴子买票去了……”牛老板可怜巴巴地说。   “什么?!”小马惊叫了一声。没想到许猴子抢先一步去买回家过年的火车票,而自己却……小马重重地吐了一口恶气,气呼呼的。   “小马,如果我技术有你的精湛,我就替你弄……”牛老板的眼里那一番热望,让小马不敢直视。小马不是一个特别心硬的人,再说了,半小时三百块钱也不亏嘛。   “这半小时过后,我就走人了……”小马紧绷着脸皮,那嘴里吐出的字儿象极了格蹦格蹦跳跃的小石子儿。   “真要辞?……”牛老板的口吻分明有着极大的不舍。   “真的,这里不属于我!”小马可是有着学士学位的大专生呢,在牛老板的公司他是唯一一个有着学士学位的大专生,比牛老板更牛皮。这也是小马唯一引以为自傲的。   “再帮帮我,好吗?”牛老板挚意的语气窜入了小马的耳鼓。   小马摇了摇头,道:“除了这半个小时,拿下那个项目后,我就飞走了!”说罢,小马不无得意地朝牛老板笑了笑,嘴角是弥漫的轻蔑的讥笑。在他的脑海里,泛起这样的字眼:我到你这家公司,算是瞎了眼,你的热忱骗了我、害了我……   如果不是怕这个月的八千块钱工资被拖着不发,小马恐怕连这半个小时都呆不下去了。不过,说真的,牛老板不曾拖着工资不发,据许猴子说,最近几个月牛老板都是找他的好朋友借钱给他们发的工资。那时,小马就说,看不到前途,还是走了的好。许猴子就说,几家外国公司已看中了牛老板的公司,说牛老板公司的产品质量是前所未有的好,开年后,所有的订单都交给牛老板做,那时呀,钞票大大的有,公司的前途想不好都难!……见你的鬼去吧……小马那时就把辞职报告打印好了,也及时递交了。   小马咬牙切齿地把这半个小时的事务忙乎好了。牛老板竖起了大拇指。“小马,真行,你真行!”   “走了……”小马接过牛老板递过来的八千三百块钱,淡淡地说,转过了身。   “小马,正月初八开班,一定要来呵!”牛老板笑着叮嘱道。   “不了!永不!”小马昂起头,看都不看一眼牛老板,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小马打的来到了火车站,他要买回家的火车票。火车站可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轮到小马挤到了售票口,却被告知,车票已售完。小马就在窗口前哀求,说是,哪怕只是一张站票也行,他有一年没回家过年了。售票员说,爱莫能助……小马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售票厅。   “嗨,小马,买到票了?”许猴子拖着笨重的行旅箱,不无得意地说。   小马一见是许猴子,气不打一处来,怒道:“猴子,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跑了,我不至于连张票都弄不到手!”   “咋啦?”许猴子挤眉弄眼,笑道。   “没票了,你个混毬。我怎么回家呀?!明天都大年三十了!”小马吼道。   “找黄牛党呗,你傻呀,黄牛党手里有的是票!我的票就是找黄牛党拿的,嘻嘻!”许猴子的脸上象是笑开了一朵花。   “黄牛党?!”小马一拍大腿,嚷道,“许猴子,快告诉我,黄牛党在哪儿?”   “在……”刚说了一个字,许猴子的脸色突变。不安地对小马道:“小马,那黄牛党被铁警抓了,看来,你拿不到票了……”   小马定睛一看,几个黄牛党被铁警的手铐扣着手腕,跟随着铁警的指令顺溜溜地走了。找黄牛党拿票的希望顿时熄灭了。小马“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我爸我妈我女女都、都等着我回家过年呢……”小马在许猴子面前哭开了。   “嘿嘿,依哟喂,小马,猫儿尿怎么说流就流呢,二十三岁的人呢,羞也不羞……”许猴子调侃道。   “滚,滚,都是你害的,干嘛买票都不吱一声,干嘛提前下班也不告一声,许猴子,你个千刀万剐的,我回不了家,我跟你没完没了……”小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一把上前,狠狠地拧着许猴子的腮帮子。   “哎呀,你个死猫手,把人家揪疼了。别闹,我给你想想办法……”许猴子挥别了小马的手,转身赶紧离了开去。   看着许猴子离去,小马只得收了泪,在站前广场四处溜达开来。他希望还能遇见黄牛党,因为,小马心里明白许猴子嘴里所说的想办法只是一种逃离的借口。因为,他与他已不再是NK公司的同事,他们从今天下班的那一刻起,就应当是陌路人。小马铁定了心要跳槽。   “有票吗?谁有多余的票么?”雪花也开始飘了下来,小马的吼声也在雪花中舞蹈。小马的心“嗵”地一缩,心想,完了,这下真的完了,下雪了,更回不去了。   突然,小马想到自己包里有着八千三百块钱,于是,他决定租辆小车子回去过年。他把希望寄托在了租车这一举措上。只是,经过几番努力,小马还是失望了。一两千里的路程,没谁肯干,出再多的钱,你要过年,人家司机也是人也要过年,不会为他的几千块钱而放弃与家人团聚的机会。他们那些司机就道:“傻小子,只你要过年,我们就不过年?在市里,那还好说,要跑到一两千里外的穷乡僻壤,给再多的钱我也不干,打死我我也不干!”是呀,不是他小马一个人要过年哦,是中国人都要过年滴,想想吧……   雪花漫漫覆盖着希望。许猴子也再无音信。雪中的霓虹灯眨巴着好看的光亮,不是小马想要的。   小马回家过年的念头就更为强烈。爸爸,妈妈,还有女女,一定都在殷殷企盼。小马的泪禁不住再次流了下来。   手有些僵冷,脚也有些僵冷。“我就不信到不了家,走!”   有些倔犟的小马,为自己的决定怔了怔。重重一抹泪眼,小马甩开两条胳膊,滑动两只长腿,开始他的行动计划:走回家去过大年!   刚走到站前广场的边缘,一辆银灰色的小车“嗖”地一声停在了小马的身边。   “上车吧,我送你……”车门洞开,牛老板跳了下来,作了一个请的姿式。   “送我?”小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自己的眼睛。   “对,送你回家过大年!”牛老板一脸的严肃。   “我不是你的员工了,你也别想我再来上班!”小马立即感到这是牛老板的良苦用心。   “两码事。”牛老板脸上的青筋跳了跳,道,“就算不是我的员工,可我们还是哥们兄弟!我更应送送你!”   “切!我不吃这一套,死了这份心吧!没前途的公司,只有许猴子才愿呆下去!”小马梗着脖子犟道。   “你莫瞧不起许猴子,人家可是个热心人呢!要不是他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你买不到票呢……再说了,人不能没有一点交情,人非草木。我看重你的技术,那是的,但我更看重的是兄弟情义。我把每一个来我公司上班的员工都看作兄弟,而不是打工的……”   这话让小马很纠结。他想逃。于是,他快步跑了起来。   小马的步幅快,可抵不上牛老板的车轮快。没几步,小马就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   “上车!”牛老板打开车门,跃了下来,一把扯住小马,将小马塞进了后座。   “小马,你牛大哥六七年都没回家过年了呢,为了这个公司武汉看羊角风到哪个医院……”副座上有人说话了,莺声燕语。   小马一惊,定睛一看,原来是老板娘。   “老板娘……”小马嚅嗫道,有点青海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更好不知所措。   “你牛大哥和我一同送你回家过大年!”老板娘笑了笑。   小马的鼻子有点酸。他不吭声,他怕自己一吭声,明年就跳不成槽了。他决不感激他们,决不!他要为自己的前途与命运着想。如果现在开车的是牛皮哄哄的闻名世界的大老板李嘉诚,就是赶他走他小马也不会走,他要留在李嘉诚的公司里,那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职员,但是,有前途。然而,牛老板只是小老板,毫无前途可言的小老板,每月借好朋友的钱为他们发工资的小老板,其实这已经是他们这些员工的黑夜。   “开车!”牛老板给自己下了一道命令,同时,也是给小马提了个醒。   一两千里的路程,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中途,牛老板还下车给他小马买了夜宵。那是一只腊鸡,有年的味道,也有家乡的味道。   小马的鼻头翕了翕,那香味直沁肺腑。着实,他有点饿了,从中午到晚上,他没吃东西,连一口水也没喝。   小马的心头就乱开了。   一路上,小马不做声,把衣服裹得紧紧的,装睡。   只是,小马还是有一忽儿梦周公了。待他睁开眼睛,觉得有点不对头,身上多了一件衣服。那是牛老板的。牛老板好象也在假寐,开车的是老板娘。   一阵手机的音乐铃声响起,牛老板忙拿起手机。因是免提,小马也就听得一清两楚。   “伢,你快赶回来吧,你母亲病重,想看看你……”   “爸,我,我会赶回来的……”那声音有点凝噎。   小马听得出那声音中的焦躁与不安。心想,牛老板的母亲怎么病重了呢?这……   “我走回去……”小马尖声叫道。   “给我坐好!”牛老板吼道。   这一声吼,让小马害怕了。   “你母亲病了,你快回去看望你母亲吧……”小马小声嘀咕道。   “不用你操心!送你到了家,我自然会安排好的!”牛老板的声音由粗鲁到温言细语。   “小马,你家也快到了,你就安心坐着吧。”老板娘轻声说道。猛然回过头来看了小马一眼,很是那么亲切还有那么一丝关爱。   “值得吗……”小马的眉头拧得更紧。   看看手机,吓了一跳,原来已是大年三十的上午十点半了。小马没想到自己真能睡呵,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只是,此刻他也暗暗的为牛老板的母亲担起心来。他暗暗地祈祷道:牛伯母,你一定要好起来呵,一定一定呵……   终于到家了。小马下了车,轻声说道:“向伯母问个好,祝她老人家健健康康……”   “小马,过年了后,来上班么?”这次是老板娘询问。   “不……”小马依然拒绝道。只是,这次声音不很坚决,因为面对的是老板娘。老板娘大概也有那么一点憔悴样儿,曾经可是玉颜倾城呢!小马知道,为了这小小的NK公司,老板娘也付出了很多。许猴子告诉了他太多的事。   “弟,不管你到那,有困难吱一声!”牛老板丢下一句话,忙启动小车飞驰。因为,三千里外,牛老板的母亲重病中想念她的儿子。这,让牛老板不能不归心似箭。   “快放鞭,快放鞭,老头子,咱们的儿子回来了!”看到儿子回到家的那一刻,小马的母亲乐得合不拢嘴。   “爸、妈,……”小马扑进了母亲的怀里,脸上都是泪。   “宝贝儿子,快,还是你来放鞭吧,你放鞭最拿手……”小马的父亲乐颠颠的,把鞭炮塞在了小马的手里。   鞭炮响了,响彻十里。一家子乐融融的团聚,年味儿就在浓浓的腊味里徐徐的飘香。   “湖北颞叶癫痫如何治疗妈,咱家也装修了?”看着满眼的簇新的色泽,小马疑惑道。因为,装修的费用不菲,他知道自家的家底,根本是装修不了的。可,小马谈了女女,家里的房子若不装修,够寒碜的,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你牛老板没告诉你?”接话的可是小马的父亲。   “他?……”小马的嘴唇颤了颤。   “儿子呀,你牛老板说你是个人才,说是奖你一笔奖金,让咱好好的装修一下房屋。还是那个许猴子带人来装修的,那许猴子可能干呐!”小马的母亲那脸上的笑是那般的动人。   “难怪……”小马轻言道。难怪许猴子曾请了一个月的假……   我是人才吗?小马不禁扪心自问。“牛老板,何必呢,我不是人才呵……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不值得你如此……”小马揪着自己的头发,暗暗地自责。   吃了年饭后,小马赶紧打的赶到了火车站,买了一张预售票。那是正月初六的票。好在买票的只有他一人,而且他很幸运的买到了一张座位票。   正月初六的夜晚,小马登上了南去的列车。   初八,开班的第一天。第一天,按约定俗成的规矩来说,是要发红包的。许猴子举起老板娘给的红包,大声笑说道:“老板娘,我要两个大大的红包!”   “猴子,干嘛要两个红包?这个红包是给小马留的。”老板娘微笑着解释道。   “老板娘,小马是铁了心要跳槽,辞职了,不会再来了。给他,不如给我,他不来,我加班干就是!”许猴子拍着胸膛笑道。许猴子似是也豪气干云。   “想得美!”声随人到。小马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咦,小马……”这下可好了,小马与牛老板闯了个满怀。   “牛老板,……”小马有些腼腆与不安,“我不是来抢红包的……”   “那你来干嘛呢?”许猴子看着红包眼睛都直了。   “上班呀,笨!许猴子,你真笨!”小马嗔道。   “哟嚯,不是辞职了么?不是好马不吃回头草么?小马还是儿马,很嫩滴,嘿嘿,吃回头草的小儿马,嘿嘿……”许猴子搞笑道。   “咱小马就吃回头草,这一回吃定了,跟你死磕!怎么滴?!”小马发狠道。   “小马,一家子呢,这是回到自家了……”老板娘眉开眼笑,道。   “正是,小马,小兄弟,回到兄弟的家了,好,好极了!”牛老板的愁颜刹那间不见了。   许猴子把抢到的红包往小马的手里一塞,嚷道:“不信春风唤不回……”   “切,许猴子,就你臭嘴……”小马这次开心地笑了起来,朝许猴子的肩头狠狠地拍了拍。         在贵阳治疗癫痫的手术费用要多少?共 532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