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阿牧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我甚至不知道阿牧的本名是什么,只知道村里人都这样称呼他。阿牧40多岁了,却仍旧单身。他不大爱说话,每天赶着他的二十几只羊,从村里经过。   其实阿牧是娶过老婆的,日子倒还可以。只不过那媳妇模样生得好,有些娇生惯养。阿牧的娘看不过,整天叨叨,这也嫌,那也嫌。娘数落媳妇,阿牧就点燃一支烟,不吭气。阿牧的爹早逝,娘年纪轻轻就守了寡,为了他,终身没再嫁。阿牧是个孝顺的人,自然不会顶撞娘亲。媳妇年轻漂亮,又是靠养羊的钱娶回来的,就更说不得。阿牧只能被夹在中间,两头受气。这个时候,他就赶着羊群放牧。时间久了,阿牧媳妇受不了,跑了。却也未给阿牧留下个一男半女。阿牧的娘过世后,就剩阿牧和羊相依为命。   阿牧身高很高,1米85的样子,浓眉大眼,不修边幅,衣着随意,完全一个艺术家的造型。艺术家用艺术演绎生活,没进过学堂门的阿牧只会放羊。   别人家养羊是顺带的,而阿牧则是把养羊、放羊当做了生命的全部。   清晨,整个村庄还未完全苏醒时,阿牧已经赶着他的羊群,走在通往田野的路上。羊群很自觉地在前头走,阿牧跟在羊群的后头。羊群在地垄边、沟壑里贪婪地吃草。那两只尚未断奶的羔羊寸步不离地跟在母羊后头,那只身上有点杂毛的公羊,紧紧跟在一只全身洁白的年轻母羊屁股后面。阿牧喜欢看他的羊吃草,也喜欢头枕双臂,仰躺在青草地上,静静望着天空,白云,蓝天,飞鸟,遐想。而不必担心四散的羊群跑丢,即使没有牧羊犬的看守。   羊群吃饱,只要阿牧一声吆喝,羊鞭响亮一甩,羊群就听话地聚拢到一起,随他一同行走在夕阳里,晚归。这是牧羊人同羊之间的默契。羊群的咩咩,成为他生活中唯一的声音。所以阿牧在路上遇到熟人,更多时候只点头打招呼。   阿牧不爱说话,这让他的面相看上去老实憨厚。村中不知何时来了个女人,操一口外地口音。至于那女人的来历,众说纷纭。但都认为这种来路不明的女人,留不得,也留不住。   阿牧,一个与羊同吃同睡的光棍汉子,见了那女人,眼睛都看直了。虽说她已过40,可风韵犹存。涂抹的满脸油光,黑粗上挑的眼线,一看就不是村里人,甚至不像老实本分的女人。可阿牧哪还顾得了那么多。执意留下那女人,过起了日子。   不过那段时间的阿牧,确实发生了很大变化。头发短了,胡子刮了,整个人容光焕发。遇到熟人,都开始问好。但他依旧放羊。只是不再像个牧羊人。人们打趣,阿牧,有了新媳妇,就别放羊了,好好搁家陪媳妇。阿牧只是憨笑。   阿牧和他的女人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嚼头,阿牧真是好福气,白白讨了个好女人,捡了个大便宜。话语间,眉宇间掩藏不住的羡慕、嫉妒。   日子久了,阿牧和他女人的事,已不再被人们津津乐道。就在他们像口香糖一般被人们唾弃时,那女人的离开,让人们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阿牧身上。   阿牧又恢复了以往的胡子拉碴,旧球鞋,长发,见了人,也不再言语。羊群还是很自觉地走在前面,他在后面。整个人已有些神情恍惚。人们在他身后,窃窃私语。阿牧只管走他的路,装作没听到。有时,那话语实在难听,阿牧就停下脚步,回头狠狠瞪着眼,那些人赶紧岔开话题,说些别的,要么散开。   后来村里开始有一些闲言碎语。有的说,阿牧的全部积蓄被那女人骗走了,更有甚者说,那女人用阿牧身份证贷了款,房子还做了抵押。但到底怎么回事,无人知晓。   我老家有个陋习,出嫁的女儿是不准在娘家过年的。我只能赶在年前回了夫家。阿牧的事,也就渐渐淡忘。   再次听到阿牧的消息,大概在半年后。那日母亲与我闲聊,无意中谈到了阿牧,母亲说,之后,银行来了人,好多公家车。阿牧在几天后的一个夜晚,杀光了所有的羊。满院子的腥味,满地的血流到了路上,整夜的哀鸣声。第二天,阿牧疯了。见人就追着跑,尤其是女人。男人见他都躲,女人更是。人们像躲艾滋一样,避之不及。阿牧整日闲荡于集市,衣不蔽体,还不知能不能过了今年的寒冬。   听着母亲的话语,我不敢想象那个夜晚。那个一米八五高个的艺术家,那个牧羊人,进行了一场怎样疯狂的屠杀。善良憨厚的阿牧已不在,如今的阿牧,真的只剩一副躯壳,冷冷地看着这世界。 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有哪些武汉中医可以治疗癫痫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哈尔滨治疗儿童癫痫病哪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