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我的闺蜜是个妖艳贱货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6-10 分类:茶艺

我叫石榴,女娲在造我时可能打了一个盹,长得那叫一个鬼斧神工。

在家里排行老二,爸爸喜欢弟弟,妈妈惦记姐姐。我两头都落空,经常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在学校,是个小透明。我也有好朋友,是班上长得最好看的女生,为了维持这段友谊,我花光了我所有的零用钱,每天鞍前马后买早餐给她吃,晚上下课后去小吃摊从来都是我掏钱。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亲耳听到她对别人说:“那个丑八怪,我跟她哪是朋友,我只是想着跟她走在一起更能衬托出我的美而已。”

就算我天天跟着班花的身边,可是还是没有一个男生正眼看过我。我仅有的价值,只是班花的情书传递机而已。只有在那时, 他们才会和颜悦色的跟我说说话。平时,他们对我都是避之则吉,如果,我的名字跟一个男生排列在了一起,那个男生会视之为奇耻大辱。

我想过自杀,如果成功,我想这大概是我的生命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次事件了吧。可是,我下不去手,我不甘心,我恨。

我恨世间人的有眼无珠,每个人都只注意皮囊,完全没人注意到,我也渴望父母的疼爱,朋友的支持,爱情的甜蜜。如果有人对我付出一分的爱,我愿意献出满心的热忱,可事实上,大家都对我视若无睹。

直到我遇到了芒果,一个妖艳贱货。

那是大学入学的第一天,我一进宿舍,就发现了身着小吊带跟热裤的芒果,她身材高挑,浑身肌肤雪白,艳光四射,那一瞬间,昏暗的宿舍里所有的光似乎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就是我一霎那,我知道,我们即将成为朋友。因为,我羡慕她。

我卑微又弱小地活在阴暗的角落里,那里完全没有阳光。我一直想冲破这一束缚,可最后,却只是让黑暗将我包围得更紧。但这世上,还有一种女孩,他们什么都不做,就能成为众人的焦点。她们大大咧咧,离经叛道,从不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她们会喝最烈的酒,交往最多的男孩,你却只会觉得那是真性情而已。

也许别人会鄙夷他们,可对于我而言,那是我渴望的生活。

在宿舍第一晚的卧谈会上,芒果宣称,她最爱的运动是床上运动。自从高一时跟男同学偷吃禁果之后,她就疯狂地爱上了这个运动。

她说,你们,以后找男朋友,要记得看他的鼻子,鼻子越挺的男人,性欲越强,这样,女生才容易获得高潮,才会体会到什么叫水乳交融,冲上云霄。

“你们别不爱听,以后你们都会感谢我给你们上的这宝贵一课的。”芒果意犹未尽地总结道。

听着她的话,我如同开启了一个新世界。

宿舍的其他女生却不这么想,她们从不跟芒果说话,就当她是隐形一样。有时候,我看见她们在一起交头结耳,窃窃私语。我想,她们应该是在说芒果的坏话。

很快,另外三个女生如同避讳传染病一般,急急忙忙地搬了出去。这个宿舍,成了我与芒果的天堂。

芒果很忙,忙得跟各种不同的男人约会上床,每天上课从来不见她的人影,但她会在熄灯的最后一刻窜进宿舍,然后,开始我们每日例行的卧谈会。

芒果会在卧谈会上跟我分享各色男人的不同,比如她会说,以前她总以为男人有胸毛很性感 ,可是真当一个男人光着身子,骄傲地展示着胸前那几根稀稀拉拉的毛的时候, 你不会觉得性感 ,只会生理性的恶心。

我一般不说话, 只是听,有时候也会问芒果一些问题 ,我们的卧谈会,荤素齐上,百无禁忌。

那是我一天最快活的时光。在白天,我谨小慎微,低眉顺眼,而只有在夜深人静的那一刻,肆无忌惮,满口黄腔, 我觉得那才是真实的我。

我也跟芒果分享过我的小秘密,我喜欢上了一个男生,是我们高一级的学长,人长得不是很帅,但个子很高,是个活力十足的篮球选手。每次看他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的时候,我就痴痴地坐在场边看着,满眼全是星星,甚至有一次被飞过来的篮球砸到了头我也没察觉。

可我这暗恋的嫩芽才刚刚破土而出,就遭到一场前所未有的霜降。有一天,我惯例性的坐在了场边,他就停下款款走了过来,那一刻,我的心跳得好快,感觉就快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一样,可他接下来对我说的话,就让我的心立马死了,再也不动了。

他叫我再也不要来看他打篮球了,因为,被一个丑女喜欢,那比被一个美女讨厌受伤害的程度要大得多。

我是哭着跑回寝室的,我发疯地摔破了桌上的罐子,那里装的是一颗颗折出来的小星星,是我准备圣诞节跟他表白的礼物。

我一直哭到了芒果回来,眼泪其实早就没了,但心却一直痛得很厉害。也许,我被拒绝这件事本身并不值得如此伤心,但我哀悼的是我的命运。无论我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只要我的样子还摆在那里,我就得不到一丝的关注与重视。

开了门的芒果见到这个情景,吓坏了,赶紧手忙脚乱地安慰我。在听说了整件事情之后,她豪气地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放心,我帮你,我要让他成为全校的笑话。”

一个星期后,篮球学长的裸照贴满了学校大大小小贵阳市哪里医院治癫痫病权威的布告栏,一时间,篮球学长的大名无人不知,那震撼的程度比来年的艳照门还来得强烈。

原来,芒果在经过调查之后,精心设计了跟篮球学长的相遇。篮球学长被迷得七荦八素,两人相约开房。在篮球学长洗完澡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之后,三个手持相机的男人对着他一顿拍,羞得篮球学长差点没挖个洞钻进去。

“欺负我没关系,欺负我的朋友可不行。”芒果专心地修饰着指甲淡淡地说道,气场两米八。

我简直爱死了这个女人。

校园四年的生活过得很快。

毕业了之后,我与芒果一起来了深圳,我进了一家外贸公司做了一个小文员,芒果却去了房地产公司当销售员。

她阅人无数,又豁得出去,很快,就被公司调去卖别墅了,专门侍候高端客户,一年就算只开一单,那也整年都不用愁了。

芒果虽然有钱了,可还是跟我挤在一个破出租屋里,一切还跟学校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芒果开始夜不归宿了, 有时早上一回来,妆晕了满脸,眼圈黑得跟个熊猫一样,一看就是折腾了一夜春色未褪的景象。

芒果有时也会抱怨有钱人难侍候,花样太多,尊严完全被践踏还要笑嘻嘻地陪着脸子。她每次气呼呼地回来,大叫老娘不侍候了,可电话一响,她又带着那职业化的笑容踌躇满志地去了。

芒果跟我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我在格子间里一个字一个字检查着文件时,她在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的Party笑靥如花,我苦心算计着中午外卖哪个满减更划算时,她在高档餐厅一掷千金销金如土。

可是我们还是很好, 就如《流金岁月》的蒋南孙与朱锁锁一样,无论她如何堕落,无论别人怎么说她,她始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爱她。

爱她的还不止我一个,芒果有一备胎,是他们在工作中认识的,爱芒果爱得发疯。

我从来没见过他。每次他来深迪庆州癫痫病在哪治疗好圳,芒果都是约他在酒店见的。但我接过一次他的电话。在电话里,他说芒果的电话关机了,可否请我把电话给芒果,因为他现在就在深圳,准备给芒果一个惊喜。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知道我的电话的,我完全无心理会这些,当时最大的问题是芒果不在家,早就出去鬼混了,我该如何跟他解释,一个女生,半夜12点还在外面浪荡,电话还关了机。

我已经记不得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拙劣借口,但只要是个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是,就算是那样,最终备胎还是没有离开芒果。也许,他后来想明白了,要想最后拥有芒果这样色艺双绝的女子,那只能等,而在等候过程中的细节是无需知道的。

大学毕业五年后的一天。

正在上班的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们大学时的班长苹果,苹果在电话里大呼,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可以成功地通知我参加晚上同学的聚会了。

我在大学的记忆,除了芒果,一切并不美好,所以,毕业了,我刻意跟他们减少了联系,可没想到,在五年聚会的这一天,苹果还是成功地把我找到了。

我有点受宠若惊,于是答应了。

下了班之后,我便赶了过去,跟着一群记忆里完全很陌生的人见了面。

人来得很多,应该在珠三角的大部分同学都来了,每个人都人模人样的聊着房子、票子、车子、孩子,而这些东西,离我是如此遥远。

我索然无味地转了一圈,没有发现芒果,又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实在忍不住了,我拉着正聊得起劲的苹果,纳闷地问她:“我没看见芒果,你没通知她来吗?”

一圈围坐着叽叽喳喳的人似乎全都吓住了,个个眼神恐惧地望着我,一副随时准备拔腿就溜的样子。

良久,苹果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把手攀上了我的肩头,小心翼翼地说:“石榴,你的病还是没好么?我认识一个精神科医生,等下把他的名片给你。”

我啪的打下她的手,厌恶地说:“我问你芒果怎么没来,你说什么精神科医生?”

苹果讪讪地收回了手,怜悯地望着我,一字一句:“我说精神科医生的原因是,我们从来没来一个叫芒果的同学,那全是你想象出来的,不然,桔子他们怎么会吓得搬走?不然,为什么你大学期间,都完癫痫病人到底能不能生孩子啊全没有人跟你说话? 不信,你可以问问其他的同学。”

在苹果的手指环绕一圈下,每个人如捣蒜一般的点着头。

“我以为,这么多年了,你的病应该好了,想着怎么着大家都是同学,谁知道看现在这情况,你是越陷越深了。”苹果补充道。

“不可能” 我大叫,“你们不喜欢芒果,所以故意气我。”

苹果摇了摇头,转身从背后的包里抽出一张照片 ,摆在面前的桌子上:“这是等会要放幻灯片的毕业照,你现在看看,你说的芒果在哪里?”

我捧着毕业照四下搜寻,瑟瑟发抖。没有,我找了无数遍,真的没有芒果。

我抬头望去,视线所及之处,全是模糊一片,四周如同一个巨大的旋涡。我抖得更加厉害了。

我害怕地想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芒果,那也就是说:

那个在大学里每晚温暖着我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那个在我受委屈后替我出头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那个赚了大钱仍愿意与我屈居蜗居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癫痫发作恰当的急救方法是什么

那个阅人无数却仍得到真爱的人,从来没有存在过。

生命里唯一的萤光,就此没有了啊.....

我一阵抽搐,头脑空白,手捏照片,一头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