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项链之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短篇小说
1.
   伸手摸到口袋的项链时,梦凡已经快到家门口了。
   才晚上七八点而已,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可能是冬天的缘故吧。北风呼呼的吹着,只有路旁的大树“沙沙”的声音。她双手抱在胸前,快速的走着。可能是突然觉得这样的姿态有点不雅,又或许是有点累了,她自然的把手伸进了口袋。突然摸到了什么,她紧张起来,赶紧拿出来看,居然是那条价值两千多元的项链。
   梦凡顾不得跑进家门,立刻给她的好朋友诗如打电话。电话刚接通,她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你缺钱花吗?听口气,看来诗如已经知道项链少了,而且确定是她拿的。梦凡企图解释清楚,赶紧实话实说:我快到家了,不小心伸进衣袋,才发现,口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项链。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马上拿回去给你……
   说着,梦凡才发现,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看才知道,电话已经挂了。准备再打时,才发现居然打不出去。可恶,关键时候,居然没电了。也不知道她听到自己的解释没有。她会不会以为自己心虚而挂了电话。
   2.
   诗如是梦凡的发小。她们从小学一直到高中,都在同一个学校。只是高中的时候,她们分在不同的班级,为此她们还郁闷了好一阵子。
   其实,开始的时候,梦凡与诗如并不十分要好。诗如的家在小镇上,小学和初中都在她家附近,所以她上学特别方便。梦凡却住在小镇对面的小山村里,看起来不远,却被一条小河边硬生生分成了两边,一边热闹富裕,一边荒凉贫困。若非上学,她们就像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会认识,更不会相知成为好友。
   从小山村到小镇,通常是绕山路,运气好的话,刚巧遇上渔家人要到对岸买点东西或办点事情的时候,就能坐上小船了。这时候,如果遇上熟悉的人,你还可以把脚伸到河里,简直悠哉极了。
   梦凡上学时,每天都要来来回回的绕山路走好多遍。这样走着,不知不觉就走过了几个春夏秋冬。转眼,她就升初中了。初中要晚自习,去的时候还早,倒是没什么。但是回家时,山路里早已一片漆黑,有时连月亮都看不到。梦凡通常是和一群同学跑着回家的,偶尔有些调皮的男生会跑的飞快,然后躲在前方,等女生们快到时就大声尖叫起来,接着一哄治疗癫痫病而散,常常把女生们吓得魂都丢了似的跑回家。
   时间久了,晚归的害怕,却依然如故。常常,梦凡看着波光粼粼河面发呆,心想:如果河面上能升起一座桥,该多好呀!
   3.
   诗如知道了梦凡的难处。一天晚自习下课后,诗如特意走到梦凡的旁边,挽着她的手说,梦凡,去我家吧!经过小学六年的同窗之谊,这时候的诗如与梦凡已经算是比较好的同学了,只是每次梦凡下课都要赶路,所以,下课时她们一般都走不到一块。
   梦凡笑着说,不太好吧。我还是回家吧。边说边挣开诗如的手,准备去找一起回家的伙伴。诗如却不松手,带着点恳求的口气说,我最近看恐怖片看多了,一个人睡觉挺害怕的,你当陪陪我呗!何况我爸妈都很喜欢你。没什么不好的。梦凡就在诗如的半哄半骗下,被诗如拉着回家了。
   梦凡个子瘦小,面孔清秀,待人礼貌;虽然家境贫困,却是班里的尖子生。相较之下,诗如家是比较富裕的,但诗如的父母都是善良人,他们打心里喜欢着她。因此,每次见到她,总是嘱咐她要常来,有好吃的也不会少了她一份。日子久了,她慢慢融入了这个家庭,与诗如的情谊是越发好了,像亲姐妹一般。
   常常她们躺在诗如床上,天南地北的聊着,诗如说,将来我们要在一起工作,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就现在一样。诗如说着,脸上有一种期待的幸福。
   梦凡非常感动,心里有个声音在说,诗如,以后,若是你遇到困难,我会竭尽全力帮你。若是你需要我,我会一直在。但是这么煽情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只是笑着附和道,会的,一定会的;即便,我们各分东西,情谊亦会一如现在。
   两个朦朦胧胧的女孩,偶尔也会聊到关于男生的话题。诗如性格乐观,古灵精怪,时不时总会冒出一两句惊人的话来,这不,她又来了一句:梦凡,将来如果我们喜欢上同一个男生,该怎么办呀?虽然还不懂得何为爱情,但是此刻,在梦凡的心里,她们的情谊大过天。她毫不犹豫的说,只要你告诉我,我就退出让给你!梦凡说的慷慨激昂,像是马上要上战场的战士。
   诗如笑了,搂着梦凡的脖子,说:你真好!但是片刻之后,又对梦凡眨眨眼睛,说道:如果真这样,不如,我们都不要他了吧!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4.
   每每不经意忆起当年,梦凡的嘴角都会不自觉得微微上弯,像一朵初开的花儿,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她常常庆幸,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拥有诗如这样的朋友。
   诗如不仅家境富裕,长的也特别漂亮,读书时就是班里公认的班花,她性格乐武汉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观开朗,爱唱歌、爱跳舞,集所有优点于一身。她就像一朵盛开的花儿,走到哪里,都会让人眼前一亮。
   梦凡常常想,上苍已经很照顾她们了。现在虽然没能和诗如一起工作。但却同在一座城市,呼吸着同一样的空气。她已经很满足了。
   或许,善良、美丽、爱笑的人,上苍都会眷顾的。现在的诗如,爱情事业双丰收。梦凡也由衷的为她感到高兴。只是当初想着能为她做点什么的,结果反过来,却常常是诗如帮着她。
   诗如的男友苏宇安武汉正规治疗癫痫医院是一个大型商场里的经理,管理着商场的一切运行及操作,是商场的核心人物。他在一次招商活动中认识诗如,被诗如美丽大方所吸引。那时,诗如想在商场里租一个小专柜,专营金银饰品的营生。结果,在苏宇安的帮助下,诗如如愿成了老板。虽然专柜不大,但诗如却非常用心的经营着,从专柜的装修,到柜台的设计及饰品的摆放,她无一不亲力亲为。终于,专柜的经营慢慢步入了正轨。与此同时,苏宇安亦如愿成了诗如的男友。
   苏宇安,一表人才,成熟稳重。诗如聪颖美丽,精明能干。他们走到一起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让人羡慕又嫉妒。
   梦凡打从心里祝福着诗如,那么多年过去了,虽然自己混的不是很好。但诗如待她一如往昔。因此,她珍惜诗如胜于任何一个朋友。
   有空的时候,她也会到诗如的专柜里帮忙。其实说是帮忙还不如说是两个女孩儿腻在一起,天南地北的侃,当然经常也会聊聊心事与烦恼。来的次数多了,与苏宇安也慢慢熟悉了起来!但她时刻都会记住他是诗如的男友,偶尔还会半玩笑半认真的说:“诗如这么好的女孩,真是被你捡到宝了。”“你若对不起诗如,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等之类的话,苏宇安也不恼,总是保持得体的微笑与笃定的表情。而一旁的诗如,却常笑着说她,梦凡,你别闹了!
   看着他们在一起开心的模样,梦凡也开心。但是她也明白,她这么大一个电灯泡横在他们中间难免令人尴尬。所以,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梦凡变得很识趣,空闲的时候,她常常会独自一人宅在家里。
   5.
   这段时间金价暴跌,据说那些做黄金买卖交易的人,赚的赚疯,亏的也亏到破产了。这一天,梦凡刚来到诗如的店里,诗如就叹着气对梦凡说。
   梦凡对金银不大了解,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暴跌”一词,让她有些担心,诗如的生意会不会也不好做或亏损呢?
   诗如看着梦凡的神色,了然她对自己的担心。于是说,别担心。我做的是实体金银买卖,而且库存量不多。即便亏,也亏不了多少的。主要是你啊,一点手饰的都没有,要不趁着现在金价大跌,买条项链呗!即便不戴,存放着也可升值呀!
   梦凡向来都是素雅的。她喜欢简单大方,对于金银手饰等从来都不太上心。但是此刻,她实在不好拂诗如的好意,何况诗如说的也有道理。
   诗如见梦凡默许了,便顺手在柜台里找了一条时尚简约光砂黄金项链,轻快的帮梦凡戴上,细细端详之后,拿镜子给梦凡看。白皙光滑的脖子上金光闪闪,梦凡觉得太过张扬夺目了。
   诗如又挑了一款较细的满天星项链,这款精致、小巧,梦凡戴上显得贵气又大方。远远看着若隐若现,像夏日夜里的星星忽闪忽闪的,美丽极了。
   今天是周一,现在又是白天。店里人流量不多。反正也闲着无事,诗如一边拿各款项链或手饰给梦凡试戴,一边和梦凡闲聊。
   正当她们聊得正欢的时候,诗如接了个电话。然后告诉梦凡她有点事,要出去。店里就拜托梦凡照看着。
   俗话说,亲兄弟明算帐。店里都是贵重的物品,虽说与诗如的关系如姐妹一般。这样似乎不太好。可是不帮忙似乎又过意不去,何况诗如又如此信任她。只好答应了下来。
   6.
   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早,才五点多,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商场里的灯光却异常华丽,让人看不出白天黑夜。商场员工已经陆续换班,她知道晚饭时间到了。梦凡一个人在店里,从开始的不自在,等到现在已经有点焦急不安了,诗如怎么还没有回来。打她手机,她说很快就回来了。
   终于,在将近七点时,诗如和苏宇安一起回来了。还给梦凡带回了盒饭。梦凡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咕噜叫。不管三七二十一,三两下就把饭盒解决了。然后把整个下午的寥寥几张清单交给了诗如,就回家去了。
   梦凡快到家门时,突然发现了口袋里的项链,她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项链自己长脚跑到我的口袋来了?还是我一不小心,顺手将项链塞到了口袋?梦凡重复在脑海里播放她在店里的点点滴滴,觉得似乎都没有可能。
   唉!不管怎么回事,还是先赶回店里,把项链还给诗如,并且先说清楚吧。项链事小,影长春治癫痫病要怎么选好的医院响我们的感情就不值得了。
   这么一想,梦凡也顾不得回家了,匆匆掉头,冒着严寒,又往诗如店里赶去。
   7.
   梦凡赶到店里,诗如正在与顾客攀谈,苏宇安已经走了。梦凡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些事情给苏宇安看到,毕竟不好,诗如了解她,肯定会相信她的,但是苏宇安就未必了。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她怎么会如此在乎苏宇安对她的看法呢!
   良久,顾客终于走了。梦凡就把项链淘出来,递给诗如,着急的说,不好意思,诗如,给你添麻烦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诗如接过项链,淡淡一笑,没事,让你帮我看了一个下午的店,都没好好谢谢你。诗如的脸上虽然微笑着,但话语明显客套生分了。梦凡的心,顿时凉了一截。她自然的拉过诗如的手,急切的说,诗如,你要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事实上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诗如轻轻的挣脱开梦凡的手,说,算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们都不要再追究了。
   8.
   梦凡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的。窗外已经漆黑一片,只有彻骨的寒风依然呼呼的吹着。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了吧!只有她呆呆的望着窗外,心寒到了极点。诗如不相信她,那么多年来,第一次,诗如与她客气起来了。以后,她们不再是朋友了吧!
   恍惚间,又回到了那年的毕业晚会。
   诗如穿着一件花边领纯白色的上衣,一条齐膝海蓝色裙子。头上一顶俏皮天蓝色帽子,头发自然垂下,肌肤胜雪,眼睛闪亮。远远看去,有着学生的青涩俏皮,又略带公主般的美丽可爱。她一走上舞台,就引发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掌声停顿,就听到她甜美的声音:大家晚上好!有个人对我说过,即便,我们各分东西,情谊亦会一如现在。现在,我想对她说,即便,我们各分东西,只要你需要,我会一直在。
   梦凡听着,眼泪就不自觉地流了出来。诗如把她没有说出口的话,在这样一个喜悦而又伤感的时刻说了出来。原来她们真的心有灵犀。她轻试泪水,听到诗如接着说,下面我要把这首《永远是朋友》送给她及亲爱的同学们,但愿我们永远是朋友。
   轻柔甜美的歌声缓缓的流出,突然之间,梦凡感慨万千,泪水像断线的珍珠,止也止不住。除了感动,还有毕业的喜悦、分离的悲伤及对未来的迷茫,更多的是对她的不舍。
   甜美的歌声还在耳边缠绕,温暖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可我们却将逐渐走向陌生,成为彼此生命的一个过客吗?不!梦凡内心抗议着,她无法割舍这份情谊,这份十几年的情谊。可是,诗如却一点都不相信她,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甚至故意拉开了她们之间的距离,为什么?
   9.
   这个冬天特别冷,似乎没个尽头。
   诗如明显与梦凡生疏了起来。她忙着店里的工作,忙着恋爱,似乎已经把梦凡忘了。梦凡找她,她总是用客气且冷淡的语气回绝。
   梦凡明白,她们的之间的情谊随着这起项链事件一起消失了。她心痛,她想不通,项链怎么会自己跑到她的口袋里。她更想不通,她们十几年的情谊,竟然如此脆弱。诗如待她,突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梦凡为了这份亲如姐妹的情谊,好几次,放下自尊,去找诗如。但诗如依旧是不冷不热、保持距离的冷漠语气。一次又一次,慢慢的,她再也提不起勇气去找她。她以为,她们这辈子就这样了。
   俗话说,地球上不管少了谁,每天依然照样转动。梦凡的生活里少了诗如,心似乎被人挖走了一半,再也快乐不起来。本来话就不多的她,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工作之余,很少外出,整天都宅在家里,常常望着窗外,呆呆的好半天。

共 634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