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往事伴着雪花飘(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雪是上天赐予人类的礼物,是冬天可爱的小精灵,不经意间,天地都笼罩在冰天雪地里,有雪的冬天似乎全世界都晶莹成了童话。看着洁白的雪花在天空中飘飘扬扬,每个人内心的欢愉不自觉地溢上嘴角,用各自的方式抒写着对雪的喜爱。

伴随着飞舞的雪花,那些如雪的往事就如一幅立体动感水墨画,晕染着时光的色凋,抖动着岁月的翅膀,缓缓铺展开来。

小时候,每逢下雪天,我家宽大的院落就成了孩子们玩乐的天堂。大家兴奋地跑着、跳着、笑着、闹着,堆雪人、打雪仗,欢乐的笑声汇合成一首悦耳的歌,久久回荡。我那时最爱做的就是偷偷团起一大团雪,捏成圆球状,趁小伙伴不注意,快速塞进他(她)的脖子里,听着他们的尖叫声,看着他们手忙脚乱地想取出雪团的着急样,冲着他们不停地做鬼脸。沉浸在自以为是中的我,往往被反应快的孩子出其不义地反攻击,一边不停地抖衣服,一边笑着去追赶……雪里,总有数不清的快乐,我们无师自通地做着与雪有关的游戏,渲染着童年的缤纷。玩累了的我们,一口气跑进屋里,抓起放在烤箱上烤熟了红薯就往嘴里塞。那是一台笨重的老式烤箱,是从遥远的西北带回来的,四四方方的铁身子,长长的铝皮烟囱通过墙体直通屋外,仿佛一个神通广大的巨人,传达交流着屋内外的秘密和新闻。这台烤箱是烧煤的,块煤和碎煤都可以,冬天有了它,整个室内都温暖如春。我们经常用它烧水、烤红薯、烤土豆、为父亲温酒、妈妈甚至还把棉衣、棉裤、棉鞋或绑在四周或直接放在烤箱上烘干。我们高兴地吃着各种烤食,父亲和他的朋友们坐在屋子一角边小口啜饮边谈笑风生,大有“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温馨和惬意!屋外大雪纷纷,屋内暖意融融,原来雪里不仅有快乐有欢笑,还有平常人家的细水流长和岁月静好。

雪里的场景如幻灯片一样地切换着,终于镜头定格在了那一个冬天的夜晚。那晚,村里有露天电影。禁不住我的缠磨,妈妈终于答应我去看。外婆不放心,搬着凳子执意跟着我去。电影还没开映前,天空开始飘雪,细细的、碎碎的雪窸窸窣窣下着,仿佛为电影开幕设置一个前奏,没多久,大朵大朵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人一下子走了一半。不知道是痴迷当天的电影,还是痴迷那天的大雪,尽管外婆不停地催促我走,我就是坐着不动。没办法,外婆去附近借了一把伞,陪着我一直到电影结束。回来的路上,我的双脚像冻僵了一样,机械地拉着外婆的手往家走。回到家,外婆赶紧为我换上干衣服,端来洗脚水为我洗脚,在热热的水中我沉沉地睡去。现在想来,不知道是该为自己的任性愧疚还是为外婆的爱而感动。不一样的雪天里总会收获不一样的温暖。

年年岁岁雪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每飘一次雪,我就又长大一岁。我长大了,外婆老了,雪里的故事还在重复上演着,只是我成了雪里的主角。那一年,我已经上中学了。一天早上,妈妈早早喊醒我,叫我骑上车子给外婆送些肉和鱼。我看了看外面厚厚的雪,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因为是去外婆家,我还是快速围上围巾、戴着手套出发了。天寒时早,路上几乎看不到人,我就如一个在雪地里移动的符号,在苍茫大地间行走着。很长一段路,我都骑的很顺利,很快到了一个下坡处。我不管不顾地往下冲,一下子连人带车摔在了雪地里,尽管穿着很臃肿,屁股还是摔的生疼生疼。我吃力地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捡起摔的老远的肉和鱼,继续往前走。不知道摔跤是不是有连锁反应,接下来,又摔了两跤,直摔得我龇牙咧嘴。一到外婆家,外婆赶紧把我拉到屋里,一边给我打雪,一边说:“这么冷的天,咋自己骑车过来了?路上摔跤了吧?赶紧坐下,我再去给你做点饭。”看着外婆花白的头发和开始变得蹒跚的脚步,我才知道,雪有时是冷酷的,它将它的白不动声地给了外婆,悄无声息地浸染了外婆的黑发,刺痛着日益长大的我的心。

快乐的、诗意的、温馨的、残酷的……不同的场景在脑海里轮换着,雪还是那个雪,看雪的心情却不一样了,曾经陪我看雪的人也换了一批又一批。多年之后,我终于明白,雪里不仅有故事有情节,更有生活和人生,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串起了我关于雪的记忆,我在而立之年的雪天里,细细品味着,突然之间就泪流满面。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个看雪的冬天,还会有不同的人陪我看雪,我也会在一年年的雪中不知不觉地老去。然而我明白,有些人有些事已经如同雪花一样融化在了不同的季节里,需要我慢慢地去打捞,去感悟他们留给我的不同印记。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我隐约看到雪花用不同的舞姿画出一个大大的两个字——珍惜……

抽搐是癫痫病发作的症状吗乌鲁木齐治小儿癫痫哪里好济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