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冰心】窗外的那些树(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短篇小说

冬天了,我始终坐在家里不肯出门,因为怕冷的缘故,我想自己在大自然的力量之下终归是服了软的。现在服了软的我正倚在窗户边,望着那楼层下的一片枯燥。城市虽然是繁华之地,但比起乡下的景象还是缺少一点生机的。透过窗户的玻璃我望见的路边的一片树,冬天的力量在这些树上彰显出来。我从它们的树干上,树枝上,树叶上可以读到冬的痕迹,看来看去,发现只有一棵上布满了金黄色的色彩。但从这片色彩当中我看到了一些从没有感受过的滋味儿,这种感受无法更好的用文字烘托出来。是希望,对,我终于发现自己感受到的是树的希望。那一树的落寞中透露出一种希望,它在等待明年的春暖花开吗?顿时我对这种等待肃然起敬起来。

冬天刚来,我们就已经在期盼春天了,但冬天不好么?在许多人的眼里,冬天是落寞的,无情的,是萧条的,是寒冷的,可就在这样的冬天,我们还能感受到一些孩子般的童真和无邪。那一片片落叶就象挣脱出母亲的怀抱的孩子一样,它们的淘气它们的顽皮它们的离开都是暂时的。你敢说它们真的离开大树这个母亲了吗?我分明瞧见它们是落入树根下的土里,为明天的春泥而做酝酿。落叶归根是一种思乡情绪的体现,是一种热爱家的体现。从这一点来看,树是幸福的,孩子短暂的离去,成就了来年的繁华昌盛。从一地的落叶中我渐渐地读懂了什么是断舍离。以前一直对断舍离不屑,认为这种家居整理术只是一个新名词,没有什么作用,但今天我从窗外的树中悟出断舍离的真谛。一个家居整理术不仅仅在家庭生活中起到相当大的作用,也可以引用于丰富我们生活的情感世界中来。断,象落叶毅然飞奔脱离母体的那种人生体验;舍,看似是舍弃了重要的东西,但却让你的未来出口宽广;离,就是通过断和舍,来脱离对原来拥有的执着。这是一连串修正人生,让生活充满能量,流动向前的方式。

雪,来得有些突然,开始是以缓慢的节奏登场,第二天却下得纷纷扬扬,路上小心翼翼地行走,生怕象踩死一只蚂蚁似的,这样的行走令自己心安,面对一片白茫茫的大雪,我很怕摔跟头。走着走着,听到一位父亲在教女儿念诗:“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女儿也跟着念了一遍:“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爸爸,这路边的树也象青松,挺且直。”听着听着,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来到办公室,急不可待地朝外望。

窗外的那些树,一片叶子也没有挂在枝头上了,风雪好象是摧残了它们似的,但我却从那些树上看到了坚强,它们并没有被压弯,被白雪覆盖的树枝更加的美丽了。雪一片一片地洒落在枝头,连树干也将要被雪笼罩了,那清新脱俗的雪呀,就这样飘落飘落,象软绵绵的小手在抚摸着窗外的那些树。

雪和树成了朋友,我分明看见树敞开怀抱,承接着这雪花,树是高兴的,是喜悦的,但这高兴和喜悦之间还混杂着一种细细的情感。它丝毫没埋怨风与雪撵走了自己的孩子,我明白它的心,这些落叶们的灵魂已经升华了,明年就要脱生了。仔细想想,做为植物真好,它们的生命是可以更新的,而我们人类只有一遭,就是这么一遭也必定是小心才好,如果一不小心便被挫折困难缠绕,虽然也成就跌宕起伏的一生,但谁不希望自己的一生顺顺当当,平平安安呢。相比较而言,树就幸福多了,经过四季迭替,它们的生命力更加顽强丰富,如果内心脆弱了,就要向这些树学学才是。树大部分总是以默不作声的姿态展现给我们的,但实际上它们也是有声音的。风来了,它们被刮得左右摇摆,发出“簌簌”声,我明白它是在与风对语,随着风的力度这种声音错落有致的上下起伏。雪与树的对话,估计很少有人能听得懂。但我看着看着,真的融入了它们的对话当中,雪轻声细语的与树对话,它在安慰树,告诉树,这些孩子只不过是暂时的离开,或许是冬眠,劝树要耐得住孤独和寂寞,等待明年的春暖花开。明年,我们都可以看到那一树的春光,一树的骄傲,一树的自信。而我们人呢,是不是也耐得住寒冬的苦捱,耐得住岁月的飞逝,抗得住年轮的无情?

树是那样坚强和睿智,敞开了胸怀尽情的迎接大自然赋予的洗礼,生活中有许多的人在努力地效仿树的精神,尽可能地做到那种对待生活的洒脱。然而真正的做到的人有多少呢?有的人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树身上所透露的精神:沉默、低调、坚强。树的这种内涵深深地吸引了我,长久以来,它所保持的那种积极向上和顺应自然的态度令我折服。

每次站在窗内眺望那些树的时候,无论刚刚经历过什么样的挫折,我都会平息凌乱的内心,尽量地调节好心情,为了更好地迎接更美好的明天和未来而做准备。正因为树给我的启迪是无限量的,所以我比平常人要更多地关注它们一些。雪下的时候,树一直保持着沉默,好象在思索着什么似的,难道处于静止状态的它还会思索自己的一生吗?我的好奇心顿时升起,于是便经常站在窗前望着它们,想从它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中寻找出什么来。

这么寒冷的天气,它如何将自己的内心做得如此隐密,总感觉它蕴藏着许多的故事,而这些故事将要在春天被揭晓。于是我便在冬天里盼望着春天,这冬刚刚来临,我便在盼望着春天,这种心情是否有悖于自然?就这么站在窗前望着树,我经常这么得望着它们,忽然有一天雪停了,久违的阳光出现了,树呢,在我的注视下挣脱了雪的压力,我分明瞧见它使劲地张开枝丫,抖落掉了一身的雪。这雪啊,是轻盈的,但是确确实实地给了树一身的压力,但如今它解脱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承受能力在支撑着树,这种能力是树与生俱来的吗?我可不可以象树一样做到如此的状态吗?一个个疑问由心升起,谁来给我答案呢,深思许久后,发现只有树了,只有树可以给我答案。此时的它还是沉默不语,偶尔有人和汽车从它的身边经过,也时不时地有一只候鸟从它的头顶上掠过,这一切好象发生的很平常似的,除了我谁还曾注意过这路边的树呢?此时的空气仿佛静止了,树在思索我也在思索。突然我发现树和人一样也是群体的,这马路上的人来人往,人生途中的人来人往,都预示着自己是处于群体效应当中,而树的不远处也是有伙伴的。原来,树和人一样也是耐得住孤独和寂寞的,当然孤独和寂寞也经常与人为伍;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将要被它们吞噬,阳光可以驱散它们。

我现在开始庆幸自己可以终日站在这栋楼上望见窗外的那些树,有了这些树,就有了战胜困难的信心;每当出现迷芒心情的时候,我就在想窗外的那些树是如何经历过风雪交加的日子,于是仿佛前方亮起了曙光。渐渐的我有了更多的力量,确切地说从窗外那些树的身上,我获得了正能量,于是,便积极地掀开生命日历中每一页。窗外的那些树和树身上所具有的禀性,将成为我人生的里程碑。但愿岁月厚待窗外的那些树,与我一直共同存在很久很久,我也将是它们生存的重要见证人之一。

癫痫偏方效果怎么样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呢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在哪儿哪家医院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