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生中最温暖的情节(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午后的温暖】

这是一个冬日的午后,没有下雪,天气晴好,阳光溢满着整个村庄。午饭后,觉着屋里阴冷,便搬着一张椅子去了院子里,寻着一处阳光充足的角落,靠在椅背上闲懒的坐着小憩,不知不觉中就闭上了双眼,脸上荡漾着一屋薄薄的温暖,觉着很舒服,无比的惬意。在这样一个属于寒冷的季节里,一缕阳光带来的温暖都是显得难能可贵的。我突然就笑了,但没有出声,我感觉到脸上的温暖是一双手带给我的,一双暖暖的手正捧着我的脸。此时此刻,我想起了奶奶,那个曾经像阳光一样温暖过我生命的人。

在另一个这样的午后,奶奶信步走在院子里,用搪瓷碗盛着碎麦粒,抓一小把洒在院子里,嘴里叫着“咕,咕,咕……”院子里的鸡听到叫声,都飞跑了过来,将奶奶围定,并不断啄食奶奶洒出的麦粒。奶奶当年喂鸡时,身子还是那么的硬朗,但如今却再也站立不起来了。留给我的也只有这些残缺的,片断的记忆。温暖的午后,奶奶也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日头,洗被褥,衣服时,奶奶就在院子当中摆上一个塑料大盆,往炉子上烧一大壶开水,然后再提一桶冷水,掺合在一起。奶奶端个小木凳子,坐在大盆边上,往盆里加水,用手试水温,然后把搓衣板放在盆里,一头搁在盆边上,另一头在盆底。把洗衣粉放在右手头边。然后就在搓衣板上揉搓起来,那刷刷刷的声音很有节奏感。洗完后,奶奶会踮起脚,一件件把它们晾在院子里绷起的绳子上,一排排洁净的衣物迎着阳光发出刺眼的光芒。如今,院子里绷起晒晾衣物的绳子早己不知去向,整个院落顿时显得空荡荡的。多年以后,我眼前时常恍惚的出现奶奶信步走在院子里,在院子里晒晾衣物时踮起脚的背影。

奶奶拖着我的手,在乡间的小路上走着,奶奶要带我去她的菜园,就在家门口的不远处,不好走的地方,奶奶会抱着我背着我走,菜园到了,我站在地头,奶奶让我待着,就用一个小铲子铲除菜园里的杂草,菜园不大,不一会,奶奶就忙完了,临走时,奶奶会顺手挖几颗白萝卜,对我说,回家炖肉吃。这是我小时候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我说的就是白萝卜炖肉,奶奶做的。白萝卜很甜,汤很美味,那滋味至今让我回味,留恋。奶奶去世后,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可口的白萝卜炖肉。总觉得那些白萝卜吃在嘴里是苦的。反正再怎么吃,也吃不出那个味了。

我相信那是真的,一个人就算死了,她的气息也会留在屋子里,我说的是我的奶奶。她没有做完的活,由她的后人继续去做。我还住过奶奶曾经住过的屋子,还种奶奶曾经种植过的小麦,水稻,玉米,高粱,大豆…….这是生命的一种继承和延伸,我血管里流着奶奶的血,去做完她还没有做完的活。一个人就算真的死了,就算她的名字被人忘记,就算她的坟头被杂草覆盖,但她曾经对我的疼爱是真真切切的,如冬日午后的阳光,让人感觉到格外的温暖。

【你是我的潜伏期】

我看到墙角堆放着一堆煤屑,泛着黑色的光泽,过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后,煤屑被清理掉了,我想可能是烧掉了。煤屑没有了,但煤屑的黑色却还在,它己经深深的嵌入了白灰色的墙面,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粘合,而是融入。任由你如何刮其表面,但煤的黑色还是会出现在墙里,更深层的位置。我相信有一种东西,它就像煤的黑慢慢侵入墙里,缓慢,却绵绵不断,有生命力。等到发现的时候,它己经不在是粘合在一起的程度,而是渗透,完合融入,再也无法分离开来。

奶奶离开我的时候,我处在半生不熟的年龄,说不懂事就是个孩子,说懂事也是一知半解,奶奶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母亲,我从小就跟着奶奶睡,直到奶奶最后离开,不得己我才跟着母亲睡。奶奶走的时候,以及在走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哭过,一滴泪也没有流过。要是把这些归于年少无知,也说的过去,但当时的我,就是这个年少无知的我,却把婶子和姑姑的一段对话记到现在,十五年之久。奶奶下葬的那天,我一脸的无所谓,别人都哭的昏天暗地的时候,我还是面无表情,婶子和姑姑议论着我说,咱妈生前最疼的就是他了,他怎么就不哭呢,还小,还是个孩子,不懂事。我很清楚的记得,我听到了这一小段对话,因为她们并没有避开我。我的心在那个时候猛的沉了一下,然后很快的离开了现场。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一颗十多年以后破土而出的种子。

奶奶走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奶奶只是走远门亲戚了,因为这在以前就有过,奶奶迟早会回来的,只是在时间上会比以往长的多。在后来长大了一些后,知道奶奶再也不可能回来的时候,明白了死亡对于一个生命的意义后,我还是只愿意相信奶奶只是走远门亲戚了,我曾经不止一遍的看过《西游记》,我想奶奶也可能是做同样的事去了,要遭受很多苦难,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我一直期盼着她能回来,因为我知道奶奶是最疼我的,她一定不会舍得丢下我不管,她一定会回来,一定会再回来看我的。很多次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丢下书包,叫着奶奶,奶奶,跑进奶奶曾经住过的老屋,揭开门帘,屋子里空荡荡的,迎接我的只有空气。每每这时,我的心情都是异样的,像丢了东西一样。我会跑去找母亲,对母亲说,奶奶去哪呢,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回来,我想她了,母亲摸着我的头,我扯着母亲的衣角,嘟着嘴,母亲说,乖孩子,听话,我不依不挠,硬扯着母亲的衣角说,妈妈,带我去找奶奶好吗?她是不是去城里的姑姑家了?母亲蹲下来,把我抱入怀里,然后使劲的抹着眼泪说,你再也见不到你奶奶了,你知道吗?我似懂非懂。然后挣脱母亲的怀抱,一路小跑,边跑对着身后的母亲说,你瞎说,奶奶就是去城里姑姑家了,你不想带我去找,是怕我跟奶奶睡,不跟你睡。

奶奶要去城里姑姑家那天,我还要上学,奶奶也没想带我去,因为我很是调皮捣蛋,总是把姑姑家的小弟弟惹得哭,而且把姑姑家搞得乱七八糟的。从小被奶奶宠坏的我,天不怕,地不怕,谁都管不住我。奶奶要到村口去坐班车,被我看见了,我就放下书包,不想去上学,想跟着奶奶去城里姑姑家玩,父亲和母亲知道我想跟着奶奶去,硬是不让,班车来了以后,奶奶上车时,父亲和母亲硬拉着我,我一急就哭了起来,而且躺在地上打滚。班车开动后,从小有些叛逆的我竟然爬起来去追班车,这一追,竟追出了一里地,奶奶心疼我,让班车停了下来,但父亲也追了上来,硬拉着我,让奶奶走,就这样奶奶还是走了,我特别的委屈,哭了一个下午。第二天一大早,城里的姑姑来到我家里,接我去她哪里,去奶奶哪里,姑姑说,奶奶去到她哪里,饭也吃不下,一个晚上没睡着,想着我哭着追班车,这一大早,就打发她过来接我过去了。我知道奶奶是疼我的,她一定是放心不下我。

奶奶牵着我的手去村子里,看到别人家做好吃的饼子,或者是其它吃的,只要人家没有给我吃,她就会生人家的气,让不让她都无所谓,但只要没给我,她拉着我的手就走,回来后自己做给我吃,还说人家的不是。搞的到后来,我进了村子,别人都会说起奶奶是那样的疼着我。我还很小的时候,奶奶就把我当宝,婶子抱我没抱稳,掉到了地上,奶奶硬是拿着扫把在院子里把婶子赶了一圈,直到婶子求饶,全家人出来劝阻,奶奶才罢手,在奶奶眼里,我这个长孙是她的一切。我过第一个本命年的时候,奶奶为了“还愿”,特地为我杀了一头猪,办了一个宴席,这在当时是绝无仅有的。奶奶对我是疼爱有加。现在最让我痛心,懊悔的是我曾经伤过奶奶的心,我顶过奶奶嘴,而且更可恶的是用头把奶奶从板凳上顶在胸口顶翻在了地上,奶奶用手压着胸口,说着胸口痛的时候,其实真正痛的是她的心。我真切的看到奶奶的眼角有泪花充溢,那在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心碎。

这一晃很多年过去了,上学,放学,后来住校,一直到毕业出来好几年,我对失去奶奶的感觉似乎是淡了,忙着学习,忙着考试,到后来忙着工作。等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背井离乡,远在他乡的时候,每每过中秋,我就会不由自主的觉得孤独,落寞,想起奶奶在过中秋时炒板粟,还有分月饼给我吃,就不禁的伤感起来,这是一种离愁。每次回家,父亲,母亲,总会在第一时间说,回来了,去给你奶奶上个坟吧,你奶奶生前最疼的就是你了。这个时候,我不再说话,马上沉默起来。等母亲备齐了上坟的物品,我拿着就往外走,走上那条乡间小路,直到来到奶奶的坟前,一路上,我都在想着,到了奶奶坟前,对奶奶说些什么,等到了奶奶坟前,所有想好的一切都变了,我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我就那样跪在奶奶的坟前,烧着纸钱,然后磕头,起身作揖,而后,落寞地离开,一次次的回过头看,看那块龚起的黄土地。当我再次抬头看天的时候,我相信,人们所说的天堂就在上面某一个地方,奶奶肯定在上面看着我……

十多年过去了,我猛然间醒悟,恍如隔世。奶奶留给我爱的种子也己发芽,于是,在想念奶奶的每个日子里,我只能悄悄的抹眼泪。对着一张发黄的黑白相片,犹能感觉到奶奶带给我的温暖,奶奶,那个曾经像阳光一样温暖着我生命的人,将一生嵌进我的记忆里,犹如煤的黑,随着时间的推移侵入墙的深层,任风吹雨打,刮都刮不掉……

【谁弄丢了我的中秋节】

对于中秋节,或许是淡忘了,其实更多的是不愿意提起,自打离开家以来,我一直不是很清晰的记得还有中秋这个节日,每次看到街上,商场内琳琅满目的中秋月饼,我才嗅到了一点点中秋节的味道,然而我并喜欢吃月饼,我觉得它太腻,而且相对于我个人而言,一盒上百块钱的月饼太贵,我吃着觉的奢侈,甚至是一种浪费。

离开家以来,我一直不喜欢过节,尤其是中秋节,我觉得这节过的没滋没味,城市里压根就没有过节的那种气氛,中秋节是一个团圆的节日,而一个在外怎么团圆,和谁?每次,我都是装作没有这个节日,和往常的日子一样,平平淡淡波澜不惊的过,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于月饼,压根就提不起一点点的食欲。只是喜欢在这个夜晚望着圆圆的月亮,不知不觉中,一幅幅画面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或许那才是曾经属于我的中秋节。

“好香啊”我站在锅边馋着嘴。一只手爬在锅台上,另一只手去捞锅底平躺着的粟子,我捞到了一颗大的,还没有拿稳,就感到指头像冒火一样的烫,然后“哎呀”大叫着扔回了锅里。奶奶在旁边紧张的叫着:我的小祖宗,小心烫着,烫到了没有。赶紧扔下手中的锅铲,拉着我的手,揉搓着,嘴里不停的朝我手指上吹着气,奶奶说,没事,看你馋的,乖孙子,听奶奶话,坐着等一会,马上就好了。要不出去看你爷爷回来了没有,今天是八月十五,爷爷会带甜甜的月饼回来给你吃。

我从小最听奶奶的话,一只手压着那个被烫了的手指,嘻闹着跑出了家门,远远的就看到爷爷骑着自行车回来了,我赶紧又跑回来,边跑边嚷着:爷爷回来了,爷爷回来了,爷爷推着自行车进了院子,把自行车打起来,我看到自行车前面挂着用褐色的纸包着,然后上面有一张红纸,用纸绳十字打起来的包包,爷爷提下了它,对奶奶说,今年这个月饼是加了冰糖的,很甜的,我听了直流口水。爷爷拖着我的手,提着月饼进了屋,先拆开来,给了我一块,我咬了一口,那月饼的散沫顺着我的嘴角流的到处都是,下巴,衣领上……

那一年,我十岁。在我的记忆里,中秋节少不了月饼,现炒的粟子,还有就是苹果,核桃之类的……

奶奶在院子里摆张桌子,把月饼,苹果,核桃等用盘子装起来一部分,奶奶说,这是给月亮吃的,然后,再在屋子里摆上一桌,叫来一家大小,有父亲,母亲,,叔叔,婶子,弟弟,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看着电视,吃这个,吃那个,谈笑着,嘻闹着……那时候,我觉得我是最开心的。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我一人在外,有的只是无尽的离愁,偶尔回家过中秋节,也是物是人非,奶奶,爷爷都己经不再了,没有她们,我感觉不到团圆,而是非常的孤独。从此以后,我便不愿再过中秋节,一想起来,便徒增了多许伤感。以及对她们的怀念之情。

她们走了,我的中秋节也跟着走了,我再也没有找到属于我的中秋节。

【一生中最温暖的情节】

儿时的我,脚下还不是很灵便的时候,就喜欢在院子里信马由疆,跑来跑去玩耍,每次进屋出屋也都是跑着的,冷不丁的脚就攀在了门槛上,顿时爬倒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每每这时,总有一双手从背后托着我的腋下位将我拉起,并帮我拍掉身上的尘土。这是一双粗燥,干瘦的手,但却是那么的有力,可以支撑起我的整个身体。从此以后,每次过门槛,都是这双手拉着我,将我轻轻托起。让我可以轻而易举的跃过门槛儿。事隔多年,现在很少能看到有门槛的门了,老屋的门槛和老屋也都己变成了遥远的记忆。然而每次不经意间的想起,心里就会莫名的荡起一股温暖。这双手的背后就是我的奶奶,曾经最疼爱我的人,现在她己经离我很远了,我再也无法触摸到那双粗燥,干瘦的手了。但这些记忆会一生一世伴随着我,有些记忆,需要珍藏,有些需要忘记,而有些只可慢慢消磨……

西安看癫痫去哪个医院更好?双眼上翻、无意识是癫痫发作吗武汉市到哪看羊癫疯北京看癫痫病比较专业的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