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感受小鸟(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古典诗歌

很小的时候,我就特喜欢鸟儿。手掌般大的体积,毛绒绒的可爱。落在地上,一蹦一跳的,很是机警灵巧。那双黑亮亮的眼睛总是不闲着,瞅瞅这儿,又瞧瞧那里,总能找到可吃的食物。不知是什么东西惊扰了它,正跳着悠忽一闪,便穿梭到一棵树上去了,在那里它仍是不停地跳动,从一处跳到另一处,稍不留意,就不见了身影,却能听到它的鸣声。

真羡慕这小小的鸟儿是那般的自由,想到哪里就去哪里,在地上走累了,一闪身就落在了树上,又唱又跳的样子,呆烦了,就又飞上房顶,卧在春日的暖阳下,梳理身上的羽毛,舒服地眯上一会儿眼。休息了一会,突然又要走了,一起身,飞向空中,瞬间便无踪无影了。到了晚间,那鸟鸣声又在房顶上响起,叽叽喳喳得非常热闹。总想这鸟儿是世间最自由自在、最无忧无虑的小生命了。

记得是在小学的时侯,一次在花园中玩耍,突然听到几声鸟叫,是从草丛里传来的。我便遁声而去,竟然捉到了一只小鸟,我把它托在手心里,细细地瞧它,那嘴角的乳黄色还没有退去,它不停地张嘴叫着,身体暖暖的,却不住地颤抖,眼睛似乎很疲倦。我不知如何是好,既怕弄伤了它,又担心放它到原处会被野猫吃掉的。于是我带它到家里,编了一只鸟笼,将它轻轻地放在里面,又找来两个瓶盖儿,一个剩水,一个捏了些小米放在里面。心想这鸟儿这回有了一个新家,一定会很舒服的。

第二天大早,我去看它时,水被跳翻了,米却未动,它缩在笼角里,浑身在抖着,叫声很细很小。我怕它会这样死去,小心翼翼地忙把它拿出来。来到花园的草地上,轻轻地放下它,开始它并不动,只是在叫,慢慢地它便能扇动翅膀,窜出一米来远。它的嘴拼命地往上翘着,像要吃东西的样子。我急忙在草丛里寻找虫子,捉到了一只土蚂蚱喂它,它却没有任何反应。我把它那张小嘴掰开,放进那只蚂蚱,它用力地吞咽着,很快那虫子被吃进去,马上又张开小嘴叫着。我就捉了许多虫子来,慢慢地喂它,并找来一个眼药水瓶子给它喂水。就这样它习惯了我为它做的一切,每每听到我的口哨声,它就从草丛中扑着飞过来,张着大嘴要吃东西。夏天过去了,树上开始落叶,小鸟的嘴角已经退掉了乳黄,也能飞出十多米远了,我开始担心有一天它会远走高飞,再也看不到它了。然而它还是跟着我,吃饱了就在那笼子里安安地睡觉。

这年冬天,我突发奇想,应该给鸟儿一个真正的窝,于是我便在一堵土墙上掏出一个圆圆的洞,又铺上厚厚的麦草和棉絮,把鸟儿放了进去,又用木板儿做了个窝门,把洞口盖住。每天清晨我准时去打开窝门,放它出来,喂它吃喝。

一天清晨,天落起大雪,雪花在空中飞舞,寒风竟像刀子一样割人,我急忙跑到那堵土墙边,奇怪没有听到鸟儿的叫声,我匆忙取开窝门,看到鸟儿一动不动地卧着,眼睛是紧闭着的,身体已经冰冷,小爪儿直直地伸在后面。我的心情变得很沉重,后悔给它弄了这么个窝,一连几天我都在想它,后来在花园的一棵海棠树下把它埋葬了。我想如果早早地把它放飞,它是不会这样死去的。

是哪一年的事,我已记不清楚,只知道把麻雀作为四害之一而扑杀灭绝。只要拿到麻雀的尸体,就可以得到居委会的奖励。那时的人也老实,只要政府发了号令,人们就会集结而起。全国同一盘棋,同一时间,不同的地点,人们纷纷拿起竹竿扫帚,绑上个红布条儿或破衣服,爬到树上,站到墙上,登到屋顶上,嗷叱嗷叱地大喊大叫起来,一时间,人声如雷,物动如风,不要说麻雀,就是苍蝇蚊子也会被这种气浪击昏的。

那阵子我也是受着环境的影响,一连三日都爬到房顶上去,站在瓦楞上,举着一把扫帚,大呼小叫,足足摇晃了几个小时。那时是很少有楼房的,我就站在自家的房顶上,也算居高临下了,可以看得很远很远,好多房顶上都立着人,有晃红布条的,有摇扫把的,还有拿着铜盆当锣敲的,各式各样的动作,各种呼叫的声音,让我觉得十分有趣,索兴坐在房顶上瞧起热闹来了。

说起那鸟又真可怜,我吆喝了三天,一只鸟儿也没打下,但看到一些鸟儿在空中紧张地乱窜,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呐喊声,鸟儿是无法停歇的。就在第三天上午,我看到几只小鸟飞着过来,我刚要举扫把,就见一只鸟儿像石子一样从空中掉到房顶的瓦槽里,我慢慢地爬着过去,那鸟儿一动不动,只拿眼睛瞧着我,身体急促地起伏着,我慢慢地靠近,它仍卧着不动。当我托起它时,那双小腿不住地在抖。我想起了让我害死的那只小鸟,便悄悄地把这只鸟儿放进瓦沿下的一个小洞里,那里原本是有着一个鸟窝的。那鸟儿便钻了进去,我希望它能够活下去。第二天大早,我去扫院子,在天井的一个角落里,看到了一只死鸟,它张着大嘴,眼睛半睁着,它多半是我救了的那只鸟儿,它真是累死的,而且死不瞑目。我没有拿它去换取奖励,却将它埋在后院的墙角下了。

没有多久,我就听大人们讲:有人给麻雀平反了,说麻雀是吃粮食的,但吃的害虫要比粮食多,所以功大于过,不在列入“四害”,不可诛之。但问题是经过这次劫难,我们身边的那些鸟儿果真很少见了,而且一连数载。

八十年代中期,我学习新闻写作,在一家市级报社实习,我与一位社会版的记者跑一个专题采访,正好路过我家门口,进家去喝口茶水。那日阳光明媚,院里的几株桦树枝梢上跳满了嫩绿,在那绿叶之间传来了阵阵的鸟鸣声。从院门走到家门就几分钟,但对她来说却欣喜地看到我已司空见惯的一种景象:那便是满院春风鸟啼鸣啊!这对于我们这个都市来说,真的太缺乏了,她非常激动,满脸的喜悦,告诉我一定要写个东西。很快,一篇《满院春风鸟啼鸣》杂文发表了,而且这篇文章也引来了许多人的关注,打听这个地方的位置前来感受。

读过那篇文章,我也常常闲时坐在凉台上,感受鸟儿给我带来的快乐。

每日清晨,几乎很准时,天开始泛亮的时侯,总有一只鸟儿发出第一声鸣叫,接着就是两只、三只叫起来。当人们洗漱完毕,吃罢早点准备上班去了,那些鸟儿就成群地在树枝上、房顶叫个不停。有小鸟出世了,老鸟便飞来飞去,忙着养育自己的孩子,将食儿送进窝里,那小鸟的叫声很细嫩,还带些沙哑的味道。突然间,静静的院里响起了鸟儿急促的叫声,那一定是谁家的花猫立在了树下,那猫蹑手蹑脚的样子,眼睛死死地盯着树梢上一只学飞的幼鸟儿,那鸟又飞到另一枝梢上,竟没落稳,滑到下面一个树枝上。猫急速地跑了过来,仰头望着,好像要爬上树去。到是那两只老鸟急得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忽然一只老鸟从树上冲下来,向着猫的位置做了一个俯冲式的惊扰,就落在距猫不远的地上,那猫就追着这只老鸟去了。鸟儿也懂得调虎离山哦,猫真的被引走了。院里又开始安静下来,时不时有一两只鸟叫声。

我常常被这些鸟儿吸引着、感动着,也写了一篇《鸟梦》的散文发在报刊上,寄托了一种对鸟儿的热爱之情。

我喜欢大山,也常常到山里去体验自然。当你踏进山林之中,站在布满绿苔的山石上,用手掬起渗凉凉的山泉水时,心里就如这泉水一般清凉、舒坦、清心和愉悦。在杂草丛生的林子里,好像听到了鸟叫,我轻轻地蹲下来,寻找那声音的来源。又是一声,很细小,就在附近,是吱吱的声音。我顺着那声望去,在蒿草的叶杈处,有一只枣儿大小的山雀,毛色是土黄的,它吱吱吱地快叫,身子一闪一闪,眨眼就瞧不到了,可那声音还在,再细瞧,又看到了。这么弱小的鸟儿在这大山之中是怎样的生活呢?特别是在寒冬时节,它如何能熬得过呢?我带着这种担心问过一位山民,他笑说:“那叫吱吱鸟,山里多得很,也极难捉到,这鸟儿不大结群,喜欢独处。到了冬天,就数它最活跃了。”看来我的担心实属多余。

近些年来,我感受到身边的鸟儿在增加,特别是鸟的种类在发生着变化。那些年里,我常常会在这繁嚣的都市里看到长长尾巴的灰喜鹊,它们总是成群地飞来,十几只一群落在大树上,吃那树上的果子,也叫得好听,更让人听得喜欢,总认为有喜事要来。看到麻雀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如今城里的麻雀已适应了车水马龙的生活,人行道上人来人往,燥音无处不在,而麻雀竟视若妄闻,该吃食了,就从空中飞落下来,一跳一跳地觅食,你走你的路,它吃它的食,除非要撵它,它才飞到路边的树上。你过去了,它又下来去吃,就连羽毛也变得青灰,好像才从煤堆里钻出来似的。

如今,我已住进花园小区里,这里集中了好几百户人家,居住环境与过去天壤之别,这里有花园,有水池,有高大的桐树、雪松、银杏、木瓜、樱花和玉兰树,地上是绒绒的草坪,路边是修整的黄洋,从春到夏,由秋到冬,四季花香叶绿,十分宜人。环境好了,这鸟儿就多了起来,麻雀随处可见,常常成双地在枝头上鸣叫,过去是在笼中听到的声音,现在立在树下就可以聆听。那鸟儿是灰白的花色,叫声委婉动听,时儿高亢,时儿清悠,音律转换莫测,音色悠杨飘渺,使人不得不驻步。常常可以见到布谷鸟儿,那是自小在农村麦子收割季节里能听到叫声的一种鸟儿,如今在我居住的小区里,天天都能看到,而且就在我眼前的石子路上,一对布谷鸟一摇一晃地在散步呢,好像两只鸽子,却比鸽子瘦长,你走近了,它们便飞到树上去,“布谷布谷”欢唱着。

我没有研究过鸟类与环境的规律,但我却感受着鸟类给我带来的愉悦,我热爱鸟儿,鸟也该热爱人类吧?这几十年来的变化,能告诉我们什么呢?我依旧在慢慢地体味着……

南宁看癫痫的好医院老年人治疗癫痫需要注意什么癫痫病因有哪些武汉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