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水系】暗香飘尽,点滴凄清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红色经典
【楔子】   穿梭在迷宫般的城市,颠沛流离,总有莫名的寂寞。风空洞洞地吹过,缓缓飘落的枫叶,片片凋零的花瓣,到底带走了谁的思念?所有的暗香飘尽,褪却了繁华,逃离了梦魇,却阻断了记忆流淌的轨迹。   记忆深处,焰火绽放,倾泻如雨,绘出一束火树银花,那里曾刻下我们的纪念,任年华逝去,流光消散,不曾磨灭。   纵使只剩点滴凄清,亦永不磨灭。   【一】飞花清梦,若雨寒风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写下你的名字时,原来我的指尖还会尖锐的疼痛。飞花席卷的清梦,摇摇晃晃,终于在风雨中不断夭折。   故事的故事并不是很长,却满满承载了青涩上扬的嘴角。   当穿着白色暗格衬衫背着一把吉他的洛清寒来到晓桐的生日Party时,便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我没有注意到这个不速之客到底有多帅气,使我惊讶的是,刚才的嘈杂声顿时化作了阵阵哇哇的感叹。   好朋友慕歆用力摇着我的胳膊,激动地对我说:“晓诺,晓诺,快看,晓桐的哥哥洛帅终于回来了!”   我抬起头,顺着慕歆的目光看去,这才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晓桐那个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哥哥。那是一个清瘦的身影,棱角分明的脸上嵌着琥珀色的双眸,看上去深邃明亮,像是能让人深陷的旋窝。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那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弧度。他眼带笑意向晓桐走去,温柔地看着晓桐说:“我最亲爱的妹妹,生日快乐!”   晓桐激动地落下泪水,扑到洛清寒的怀中用颤抖的声音说:“哥哥,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开心你能来为我庆祝生日,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洛清寒轻抚晓桐的头,宠溺地说:“哥哥怎么会忘记妹妹的生日呢,我这不是赶回来了么?我还准备礼物了,晓桐不想知道是什么吗?”   晓桐抬起头,擦了擦眼泪说:“哥哥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洛清寒像变魔术般变出一个精致的礼盒放到了晓桐手中,“晓桐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你一定会喜欢的!”然后他拿起吉他走到了麦克风前。   “今天是我妹妹晓桐的生日,我想送她一首歌,名字叫做《第二世》,希望从今天起,我们都有一个全新的生活,执着该执着的,放弃该放弃的。”   只见洛清寒用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拨动琴弦,弹奏出一曲节奏感强烈的乐音,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      “一生几多次心跳,我跳了多少就在今天刚开窍,极乐到大叫,很多东西碰不了,我错过多少,做什么都不得了,我要发高烧,从前最美好的献给记忆,原来有更好的我想见识,潜龙无悔,活着未怕更刺激……”      一字一句充满着重生的味道,也许是由于职业嗅觉,所以我猜他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否则他的眼睛不会在离开晓桐时,便弥漫着忧伤。即使是演奏着动感十足的歌曲,也无法掩饰在他的琴弦中流露出的感伤。   当他弹完最后一个音符时,全场鼓掌欢呼。站在我身旁的慕歆突然大喊了一声“洛帅,你好棒!”   这一句尖叫成功地吸引了全场的目光,连洛清寒也像我们这边望过来。慕歆的脸瞬间变红了,我知道她一定是喜欢洛清寒的,她从来都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感情,敢爱敢恨是她的个性,也是我最欣赏的地方。   当洛清寒看过来时,我发现他明显的一怔,随即摇摇头苦笑了一下,我无法确认他到底是在看我还是慕歆,因为晓桐走过去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他便移开了视线。      “晓诺,刚才我很丢人,是不是?”慕歆有些委屈地对我说。   “没有啊,你很可爱的!”我笑着对她说,“我要去跟晓桐道别了,你要不要一起走?“   “可是我还没玩够呢,洛帅还在这呢!”慕歆嘟着嘴说,“洛帅呢?洛帅怎么不见了?”   我们四处看了下,洛清寒的确已经不在了。我的心里突然有些失落,可是我却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晓诺,我们去那边吃冰淇淋,好不好?”   “你去吧,我有些累,想回家了。”我有些疲惫地说。   “好吧,你去和晓桐说一声啊,我去那边玩了啊。”慕歆踏着轻快地步子离开了,她看起来总是无忧无虑的,让我非常羡慕。   当我找到晓桐时,她正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聊天。他的容貌给我一种非常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可是我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晓桐见我走来,便激动地抱住我:“晓诺,我哥哥回来了,我好开心!”   “我也替你开心啊!”   “晓诺,哥哥有事先走了,等有机会我就介绍你们认识啊!”晓桐还神秘地冲我眨眨眼睛,“哥哥一定会喜欢你的,因为……”   “晓桐,你还没介绍我和这位小妹妹认识呢!”晓桐身旁的男人突然插话。   “小妹妹也是你叫的?”晓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晓诺是我妹妹!”   “你妹妹不就是我妹妹吗?”他有些暧昧的看着晓桐。   我本不喜欢这种油腔滑调的男人,可是面前的这个人就是给我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让我讨厌不起来。   我笑着像他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蓝伊诺,晓桐的好朋友。”   他握了下我的手,笑着说:“你好,我叫余逸风,晓桐的男朋友。”   这一幕似曾相识,却始终捕捉不到任何有关的画面。   晓桐突然一肘挥向余逸风,吼道:“我什么时候说你是我男朋友啦?”   余逸风有些好笑的看着晓桐:“我是不是你朋友啊?”   “是。”   “那我是不是男的啊?”   “是。”   “那不就结了……”   “可是……”   “停!”我果断地打断了他们的争执,“晓桐,我想先回家了,你们慢慢玩啊。”   “大编辑,又要回去赶稿子了,是不是?”晓桐无奈地看着我。   “只是有点累了,想回去休息了。”我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她。   “好吧,怕了你了。路上小心哦!”   “知道啦,我走了,拜拜。”我向他们挥一挥手,然后转身离开了喧闹的Party。   凄迷涂墨般的夜色将所有华丽的布景和喧嚣的狂欢都隔绝在身后遥远的距离,而我,却在城市的流光溢彩中,霓虹闪烁下,跌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治疗最好落到另一场闹剧里。   流年过往,回首又见他,却不是毫无预兆,只是我并不知情。      【二】月之清辉,火之灼焰   辗转过后,厌倦漂泊,百年轮回,千年泪雨。当时光流向未来而回不到过去,眼前那些跳动的清晰的模糊的画面里,你究竟看到了什么?等到风景都看透,来不及看细水长流,到底是谁遗忘了谁?      暗夜未央,街上的行人很少,除了那些开往未知方向的车辆,就只剩下星光点点,月影斑驳。脚下的影子被拉地很长,勾勒出一个寂寞的轮廓。坚硬的轨道上,找不到柔软的光芒,一切都是黯淡的化身。   我就这样,走向家的方向,一个只有孤影徘徊的家。忘了从多久以前就开始一个人生活了,只记得母亲和别的男人带着另外一个男孩儿去了国外,几年以后,父亲去世,我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后来就来到了这座城市,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后来认识了晓桐和慕歆,并且成了很好的朋友……   我没有张扬而灼热的青春,我只是以最静谧的姿态穿梭于一个又一个城市,看过一场又一场细花飞雨般的飘零,望尽一段又一段天涯陌路。一直以来,我自心如止水,梨涡浅绽,岁月安然,静默。   我暂时选择定居在这座城市,但是不知多久之后,我又会背起行囊,起身离开,只愿到时我们三人的友谊可以不被空间阻断,我第一次如此期盼着一种延续,直到天长地久,沧海渐变成无边的荒漠。然而,永恒只是今生最大的奢望,瞬间定格是逃不开的结局。      “蓝伊诺!”身后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突然叫住我。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他!一双眸子在迷茫的夜色中闪着清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久别重逢的气息。我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日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一张脸,一张微笑着忧伤着凝望我的脸。就像我现在一直想不起,这一种熟悉感到底从何而来。   “余逸风,怎么是你?”我惊讶地说。   “呵呵,还好,还记得我的名字,小丫头。”他看着我,露出一副大男孩似的调皮笑容。   “有事吗?”我淡淡地说,“还有请不要叫我小丫头!”   “你除了记得我的名字,还记得别的事吗?或者说关于我,你还知道些什么?”他对我的冷漠不以为然。   “我对你几乎一无所知,而且我们之间也没那么熟悉吧?”我又些好笑地问他。   “现在不熟悉,以后会熟悉的。而且我们有共同的朋友晓桐,不是吗?”他耸了耸肩说道。   “你喜欢晓桐吧?”我好奇地问。   他笑了一下,不置可否。   “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你做我的妹妹,帮我追晓桐,好不好?”他的眼中闪着恳求的光。   “为什么是我?”我觉得这不是个简单的交易。   “因为你是她的好朋友啊,有了你就可以深入到内部,做什么都方便了。”他狡黠地笑着。   “我怎么听着像是间谍工作啊?”   “没那么复杂,你想多了。既然是交易,你可以提你的条件啊!”   奇怪的是我居然不想拒绝他,而且心底有个声音在说,我希望眼前这个男人可以追寻到自己的幸福。   “好吧,可是你也要帮我做件事。”我不自觉地答应了他。   “妹妹有什么事情需要哥哥我做呢?”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我帮你追晓桐,那你就帮我追洛清寒吧。”天知道我怎么会一冲动就说了这个条件。   余逸风的身体一僵,很严肃地对我说:“晓诺,你喜欢谁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喜欢洛清寒,他会给你带来无尽地痛苦……”   “为什么?”我很不解地问。   “你根本不了解他,你们不合适。晓诺,哥哥不会害你,记住,一定不要对他动情!”看到他紧锁的眉头,我心里突然一阵抽痛,却也为那“哥哥”二字而倍感温暖。   今生今世,我还能有幸拥有一个亲人吗?   我故作淡然一笑,“我开玩笑了,我怎么会喜欢他?”   “那样我就放心了。”他像是松了口气一般,接着对我神秘一笑,“哥哥给小诺准备了见面礼,回头看看……”   我刚一转身,泼墨似的夜空刹那间被七彩光芒照亮,一束一束的烟花在黑暗的苍穹下绽放着,开出一朵一朵绚烂的花,武汉哪里有专业的癫痫病治疗医院然后倾泻而下,如雨滴般降落人间。   越美好的事物,往往生命的周期是最短的。就像烟花在释放出最美的瞬间时,便走向了盛大的衰亡,任谁都无力阻止。而我们能做的只是记住她们现时的辉煌,在记忆中刻下深深的痕迹,从而永不磨灭。有些事,在灿烂中死去,却会在灰烬里重生。   “成年癫痫患者的心理疗法有哪些喜欢吗?”余逸风在我耳边轻声说。   “好漂亮,谢谢你!”我感激地说。   “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当我们到达我家楼下时,我原本想请他上去坐一下,没想到他拒绝了,说只想看着我上楼。于是,我只好随他的意,一个人回了家。   我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深深地注视着我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丫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还是你根本不愿回想起那段记忆?丫头,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想看着你幸福而已。   【三】空花尘世,浮华一梦   午夜之后,黎明之前,在时光的缝隙里悄然绽放出一朵清丽的花朵。谁的笑容那么明媚?谁的眼波那么清澈?谁的誓言那么永恒?谁的怀抱那么温暖?我开始渴望不离不弃。   我用铅墨的底格,泅渡你蔚蓝的茫茫海洋,扬帆启程,行过万里,却始终找不到彼岸的方向。浅笑低吟,今生注定为谁痴狂?   晨曦初起,万籁寂静,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凉风吹过,望着湛蓝的天空,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或许我还是不敢相信,忽然之间,我有了一个哥哥。心中一股暖流滑过,沁人心脾。   几日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那个交易的意义只在于他认了我这个妹妹,而无关于我怎么帮他追晓桐。因为很快,晓桐就正式成了余逸风的女朋友,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如果我不是无意中撞到他们,或许我会是最后一个知道他们在交往的人。   那天我去晓桐家拿最新一期的杂志样本,碰巧晓桐不在家,开门的人是她的哥哥,洛清寒。   当他看见我时,居然有一阵恍惚,我连续叫了他好几声洛先生他才回过神来。   他面露尴尬之色,并向我道歉。   我对他说明了我的来意之后,他说:“晓桐不在,你先进来坐一会儿,我去帮你找一下那个样本。”   “好的,谢谢。”我微笑着说。   很快他就拿来样本,并且一改刚才的失神状态。他用极富磁性的声音说:“你是叫蓝伊诺吧,晓桐的好朋友?”   “是的,洛先生。”我点了一下头。   “我是晓桐的哥哥,你就叫我寒吧。”他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阳光在他的眉际璀璨地盛开,天地万物,迅速退却,转瞬间失去了绚丽的颜色,只剩他一个人的风华绝代。   我想,我大概就是在那一刻开始沦陷的。   “呵呵,那你就叫我小诺吧。”   “好啊,从现在开始我们就真正认识了!”这一刻的他,单纯地像个孩子,“我看过你写的文章,写得很好。”   “写点字,骗骗读者,换点物质财富而已。”我轻笑一下,然后指着他的吉他说:“对了,你是在练吉他吗?” 共 15693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