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冰心】那山 那水 那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红色经典

那山

白蘑朵是白云山的乳名,不知道何时政府为了发展当地的经济,给白蘑朵起了个学名叫白云山。只记得小时候,老人们常说:“有木有雨,抬头看白蘑朵就知道,白蘑朵戴帽,下雨征兆。”

白蘑朵,位于泌阳县城东铜山乡境内,北临板桥镇,与板桥水库相依偎,南依铜山乡的铜山湖,站在白蘑朵山巅可以一山观两湖,一脚踏两水(东淮河西汉水),一镇有两座奇山,是我们泌阳县的骄傲。白蘑朵海拔983米,与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相比,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不值得一提,可它一方水土养育着一方人,使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幸福地沐浴在绿色氧吧里,平均寿命高于其他地方好多倍。如果说泌阳的铜山似大气、知性、温婉的女人,那白蘑朵就是那个厚重、刚毅、坚强的男人。它们是自然界联袂生出珠联璧合的一对佳人,是承载着万物,谱写着生命的主题,孕育着春夏秋冬,延续着生命的轨迹。高耸云端的山峰是它高昂的头颅,陡如刀削的悬崖峭壁是它坚挺的脊梁,绵亘延伸的山脉是它结实的臂膀,巍峨雄壮的群山是它宽厚的胸脯,蜿蜒起伏的山丘是它行走天下的大脚。它的质朴厚重、雄浑洒脱与铜山的俊秀婀娜、端庄娴雅相得益彰,恰似一对恋人执手相望“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山,或巍峨、或挺拔,或连绵起伏或横无际涯;或雄伟、或险要、或幽深、或峻峭,或隽秀,但都没有白蘑朵质朴厚重让人震撼,就像现在的钢筋水泥墙里面突然冒出一块长满绿色的草地,让人耳目一新精神振奋。

那山,历经自然界中的一切磨难,沉默在狂风暴雨中,忍受着恶意破坏表面的植被,忍受裸露在烈日曝晒中,哪怕会在风吹日晒中风化倒塌,毅然挺胸昂立着。

风雨的侵蚀可以摧残它坚强的躯体,但不能辱没它不屈的山魂!

那山,“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那水

白蘑朵山脚下流淌着千年不断的溪水,清澈见底。都说“人清则不察,水清则无鱼,”可是那水就是不一样,那弯弯的河水下面就生长着鱼和蟹,深秋了,由于干旱,溪水细瘦了腰身,就像山里女儿,凝目溢泪等待心上人。女人如水,这回我深切地感受到了她的魅力,绵绵流淌的小溪柔情蜜意,停留在低洼处那潭如清洌朝露的一弘清泉蓄满了对山的深情厚谊;它围绕在山的身边流淌,是对山的依赖与敬仰,失去了水的高山会变成岩石嶙峋、生气全无的荒岭,没有了山的依傍之水将变成水天一色、肆意流淌的汪洋。水,能顺势而行,能容纳污垢,洁净万物,随形而变,又不失本色,遇山绕行,遇水融合,遇物滋润,它总能找到自己的平衡点留存在世界上,给人以生活的智慧,启迪人们与万物和平共处是自然法则。“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是对人生的诠释,也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那人

白云深处有人家。

在五棵松处,我真正目睹了生活在高山上白云深处的人家,他们过着自给自足与世无争的生活,常常给上山朝拜的游人提供一些茶水等服务。山里人厚道实在,当你路过他们家门口时,他们绝对不像城里人那样漠然地“嘭、哐”地把门关上,住在对面老死不相往来谁也不认识谁,他们会热情地招呼你“渴不?吃了饭木?”更会急忙地给远道的客人搬个小板凳让你歇歇脚,喘口气,让你真实的感受到山里人的质朴与善良,纯真与厚道。

那里种植有辣椒、西红柿、萝卜,小葱等农家小菜。山下的萝卜早已经上市,西红柿、辣椒罢圆了,可是山上的却还是郁郁葱葱,与主人讨要一些西红柿与萝卜,吃在嘴里香在心里。西红柿绵甜,大白萝卜竟然吃出了像龙在江湖大哥写的《生吃罗卜》的多种滋味,他写道:“产自于北方的青萝卜,上部为青,底部为白,青多白少,是萝卜中的半老徐娘,没有了少女的青涩,还留恋少女的纯洁。这种萝卜适宜生吃,有味道,若经过霜打更好,是最好的下酒菜。”(摘自龙在江湖大哥文)。那天中午成为我们的下酒菜,是别块的那种,个中滋味,只有食客慢慢地细品。

半山腰的其他人家由于景区开发,都下山到景区搞服务去了,景区的开发尽管破坏了白蘑朵原有的原始生态,但也给山里人带来了实惠,祖祖辈辈的种地人成为当年梦寐以求的城里人,有了较为轻松的工作,给景区看大门、打扫景区卫生、开食堂,为游人提供食宿等,过上了幸福富足的日子。只有白云深处的那家人家,依然坚守着那块贫瘠的土地让我牵挂。

北京中医治疗癫痫病北海市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到底怎么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