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女人的友谊(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红色经典

清荷搬到新楼来了,像做梦一样。二零一二年年底交的首付,一三年八月拿的钥匙,元旦就可以入住了。呵呵,怪不得像做梦,因为这一切都是老公一手包办的,包括女人最感兴趣的挑选家具清荷也没掺和,乐得清闲自在。

她家在二十九层,高高在上,视野开阔。现在,站在一百三十五平的房子里,清荷止不住嘴角上扬。环视着四周,大三居,三室一厅,一厨两卫,宽敞,豁亮。新买的发财树、平安树站立在电视墙两侧,绿意喜人,两盆吊兰悬垂在冰箱上,青翠可爱,大红的中国结挂上了墙,喜气洋洋。一水儿的实木家具,朴实中带着低调的奢华。清荷本不是张扬的人,她对老公的眼光很满意。就差窗帘儿了,不着急,她的亲戚兼好友晓玉就是开窗帘店的。在得知清荷买房时晓玉就拍着胸脯子表态了:“你放心!我怎么给自己家安装,就怎么给你家安!包你一百二十个满意!”于是,清荷选好了花色品种,其余的都是晓玉做主。

清荷看看手表,到点了,说好了今天九点来安装窗帘。怎么还不来?打个电话吧,通了,传来晓玉的粗嗓门儿:“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安装工已经带着东西往你那儿赶了!”清荷放下心来,用软布轻轻擦拭着沙发,沙发是她最喜欢的,流行的木布材料,高贵的红木,浅紫色的布垫,印着雅丽的荷花。

又看了看手表,十点了,晓玉仍然没有出现,再打一通电话,“你不要着急嘛。刚才有一家客户要维修,现在就去你家!”咳,这个晓玉,总是忙的晕头转向的。

“当当当!”有人敲门,“开门!清荷!”是晓玉。“来啦,等你很久了!”

晓玉和一个安装工进来了,立在客厅里,上上下下打量着,用手一指:“这是谁买的沙发?”“你表弟啊。”“一看就知道是他的眼光,真磕碜!”晓玉皱着鼻子说。“啊?"清荷大吃一惊,自己这么中意的东西晓玉居然看不上眼,“不会吧?你开什么玩笑?这是我最喜欢的款式。”“我可没工夫开玩笑,俗气巴拉的样儿,还不如旧货摊儿上的好看。干活了干活了!”晓玉说话跟开机关枪似的。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安好了。清荷说:“咱们下去吃个饭吧。”晓玉对安装工说:“你先回店里,我吃完饭再回去。”“别呀,让师傅也一块儿吃吧。”“店里还有一堆活儿呢,让他先走。”

安装工走了,临出门清荷四下里看了看,咦?这扇窗帘和别的怎么不一样?还有这儿,怎么还缺一个挂钩?晓玉一看,“哎呀!这人,干活真马虎,安反了!”“怎么办啊?要不打电话叫回师傅,应该还来没走多远。”“这么点小事,回头儿让表弟自己弄弄吧,还有挂钩,你有时间去店里拿一个,也让表弟自己安上吧,也不是什么技术活儿。”“这样啊,那……”清荷没把话说完,梗在喉咙,生生咽下去了,咽下去的话在肚子里说了:“晓玉,你也太大大咧咧了吧,你在别人家干活也这样吗?什么跟什么嘛,让我一点儿也不心顺!”清荷不言语了,气氛就有些冷冷清清,晓玉脸上讪讪地:“那什么吧,我也不吃饭了。赶紧回去了,你得空儿去店里拿东西吧。”说完,一溜烟似的走了。

清荷独自立在空荡荡的客厅了,再也没心思收拾打扫了,看着不顺心的窗帘,一阵懊丧,唉,这叫什么事儿啊?!

清荷和晓玉是老相识了,从小学三四年级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中学虽说不在一个学校上了,可每到周日,寒暑假,俩人还是厮混在一起。到了女大当嫁的年纪,晓玉把清荷介绍给了自己姑姑家的表弟,用晓玉的话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姑舅亲辈辈亲,砸了骨头连着筋。清荷订婚的时候,晓玉嘿嘿奸笑着说:“清荷姑娘,你生是我们家的人,死是我们家的死人,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儿了!"从同学好友变成了亲戚,扯也扯不断了,看来清荷这一辈子都要和晓玉纠缠在一起了。

两个姑娘同一年出嫁,来往还是很密切。清荷隐隐觉得,晓玉结婚后像变了个人,似乎有意无意地在跟她作比较。晓玉两口子关系不融洽,清荷两口子却蜜里调油,晓玉说话就尖刺刺酸溜溜的。后来清荷生了儿子,晓玉流产了,俩人面对面的,晓玉就皱眉撇嘴,说:“我最讨厌小毛头了!身上一股奶味儿,臭烘烘的……你给你儿子起的什么名字啊?一点儿也不好听!看看谁谁谁家,那名字多帅!”听得清荷心里疙疙瘩瘩的,不知道怎么接话,就沉默不语,忍不住了才嘟哝着说我闻着孩子香着呢,名字怎么了?我就这点儿水平,父精母血,就叫他个狗丢儿狗剩儿的别人也管不着。

后来,晓玉生了个女儿,和老公的关系并没有缓和,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每每这时就会抱着孩子找清荷哭诉,骂骂咧咧一通,清荷一家左劝右劝的,劝好了还得留她吃饭,她叹口气说:“我的命真不好,你看你多命好。我是不是不会哄人啊?你就哄得我姑姑他们滴溜儿转。”清荷唉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孩子大了,上小学了。晓玉很有志气也很有魄力,自己开了一家窗帘店还卖床上用品,里里外外忙个不停,联系客户,进货,测量尺寸,加工,都是她自己,她老公像个没嘴的葫芦似的,只负责安装。晓玉一忙,鸡犬不宁,常常急匆匆的把孩子往清荷那儿一放,边走边说:“我有急事,跟着你待半天儿吧。”和清荷就很少在一起叙长话了。忽然有一天中午,晓玉打电话,语气哽咽:“清荷你过来一下,我快死了!"什么事要死要活的?清荷放下手头的一切就急匆匆奔了过去。

到店里一看,地上一片狼藉,孩子在屋里哭,晓玉披头散发坐在桌子旁边,酒气冲天,桌子上放着一瓶酒,晓玉手里还拿着一瓶,哭成了泪人儿。清荷一把夺过酒瓶,着急地问:“到底怎么了?有什么过不去的?非要折磨自己?”“什么玩意儿!什么王八蛋的人!我晓玉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挣钱!我是掏了你的心还是剜了你的肺!是掘了你家的祖坟了?犯得着这么说我!说我偷人养汉不正经,你们才是又破又臭的臭不要脸!”原来,晓玉开了店后,要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有时候还会请客吃饭喝酒,在某些女人看来,她不可能这么这么能干,肯定是不学好在走歪门邪道了,就在背后嘀嘀咕咕,终于传到了晓玉老公的耳朵里。这个平时蔫头耷脑的人此时倒有了血性,不问青红皂白打了晓玉一顿,扬长而去。

清荷深深地同情起晓玉来,哪个女人不愿意事事不管当一个滋润的全职太太,如果不是男人太无能,晓玉也不至于这么拼了命的挣钱养家。陪了晓玉一下午,把她劝得收了泪,冷静了。俩人把孩子哄住,把店里收拾好,清荷又给晓玉的老公打电话劝解一番。等他们一家人都安定了,天色已晚。

放暑假了,她俩商量着带孩子出去旅游,散散心。因为孩子还小,就选择了离家比较近的保定府。从上车开始,参观景点,游玩,买衣服,投宿,吃饭,等等杂事都是晓玉跑前跑后。还别说,清荷就是命好,有这么强势的朋友,一切都不用操心。清荷满心里感激她,就拿这次买楼房来说,晓玉知道后,立刻拿过来五千块钱,让人心里暖洋洋的。

晓玉啊晓玉,简直是个妖精!

次日,清荷还在被窝里,手机就铃声大作。迷迷糊糊:“喂?谁啊?”

“快开门!懒虫!我已经在你家楼下了!”

“晓玉?这么早啊?”

晓玉一进门,指挥着安装工,三下五除二就把窗帘弄好了。“怎么样?这回你满意了吧?走!吃饭去!我请客----你掏钱!哈哈哈!”

呵呵呵,清荷也笑了,看样子,这辈子算是逃不开了,还得继续和她纠缠下去!

合肥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呢?济南哪里有治癫痫的好医院?癫痫病到底是怎么得的呢甘肃癫痫病医院治疗的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