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时尚的味道(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近代诗词

一、时尚的注脚

所有的鞋子都是关于脚的注释,我称之为“注脚”。在过分看重脸面的中国,真正把女人的脚从层层包扎中解放出来,并且突兀于地平线之上的就是高跟鞋了。

如果你从摇曳的曲线上,读懂了“袅娜”这两个汉字蕴藉不尽的美感,你会发现伊人就是一棵从根生长的开花植物,自下而上,娉娉婷婷,像柔风起于细柳。高跟鞋是一位健美教练,它美腿塑身隆胸,赋予女人魔鬼的身段。一叶扁舟,潇湘洞庭。高跟鞋的体型是一种不自觉的动感,如流动的水,飘逸的长发,使女人在行走中款款深情步步莲花。而女人注定成为高跟鞋的模特;女人的身材、青春和性感,恰恰需要一双高跟鞋来注解。

古代的思妇常常依楼远眺,看看飘飞的落叶里有没有一只归巢的鸟;现在的美女只要一蹬上高跟鞋,目光便可以越过男人的肩膀看到整个世界了。尖尖的鞋跟,不仅仅是性的符号,更是个体“触电”坚硬路面的一根杠杆。特立独行,成为高跟鞋与众不同的个性。它的自由个性选择了优雅简约的风格,藕丝绕踝,莲花制面。“玉骨轻举,若生羽翰。凭虚御风,岂乘飞鸾”,随手拈来顾翰《补诗品》中的佳句,来形容高跟鞋衍生的风景是现成的。

高高的鞋跟舞低杨柳,轻移的莲步歌尽桃花。女人喜欢通过鞋子来完成与世界的对话。高跟鞋那足下的春风荡漾,那“笃笃”的清脆旋律,是别的鞋子无法复制和粘贴的。在我蜗居的这座临街的小楼,脚步纷沓如过江之鲫,独有高跟鞋的声音最为入耳,一板一眼,把整座楼房都踩成了音箱,让我真切地感受着我的存在。霓裳羽衣早已褪色,浔阳遗韵已经邈远,青空朗朗,何不婀娜走一回。高跟鞋,是啼绿的春鸟,歌喉一开,但见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还有什么用文字解释不清的,请看脚下的注解。

二、香车美女

单是香车,就足以摄魂荡魄了,加之美女的渲染,更令人眼花缭乱。

工业化的汽车怎会制造出香气?莫非是沾惹了美女的脂粉?其实,香车美女,自古有之。《西湖佳话》中有这样一段记载,说钱塘名妓苏小小叫人制造了一架小小的香车,自己坐了去西子湖畔约会郎君。闭上眼睛略略一想,这香车美女,真真让人情摇意夺心驰神往。

只是,这驶自南齐的香车,经过了唐宋,穿越了明清,驶到今天,便改变了装束,变得熟悉而陌生起来。娇艳的美女或翘臀或挺胸,所有的姿势都在张扬一句话:对面的帅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汽车值得买。

正如每个人都有一个清纯的童年,再现代再抢眼的香车美女所展现的依然是一种悠远的意境。清人袁枚在《续诗品?振采》中的描绘,可以看作是对香车美女这一组合最好的诠释:“明珠非白,精金非黄。美人当前,灿如朝阳。”香本无声,美本有形。只要美女,往车上一偎,这车就香气四溢光芒四射了。美女,当属点睛之笔。在当今社会,香车美女似乎已经成为一个固定词组,中间不需要穿插任何连词或者动词。香车美女,珠联璧合,相映生辉。“宝马雕车香满路”,车驶远了,但是经过的道路上,依然拥挤着浓郁的香气。多么雍容,多么华贵,甚至有一些些霸道,我们不能不惊羡于这一博大的美感。在这个过程之中,是美丽在行走,从我们的视觉走进去,从嗅觉中走出来。我们能不沉醉吗?

阿城在他的随笔《威尼斯日记》中,谈到那则古代寓言《买椟还珠》时说:“其实还珠的人是个至情至性的鉴赏家。”可见,盒子光彩照人,明珠都黯然失色了。由此想到香车美女两者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应该隶属于“人面桃花”这一审美理想。美女玉面含羞,恰似桃花粲然开放。香风吹送之下,汽车看起来有时更像是城市里来去如风的侠客,琴心剑胆侠骨柔情的那种。再严肃的汽车也妩媚啊!树附风声,风依树起,香车美女相映红。

拨开喧嚣的市声,拂去庸俗的气息,一身洁净地站在香车美女前面,静静地玩味,慢慢地品评,你就是一个至情至性的鉴赏家。

三、写字楼

写字楼就是办公楼,好比玉米就是棒子,龙舌兰就是芦荟一样。

集文化、科技、景观、运动等概念于一体,导入5A智能管理,实现安防监控自动化、消防报警智能化,更有飘进飘出的女白领,以细微处见品位的得体打扮,在沉闷中引领写字楼的视觉风暴,写字楼哪一点逊色于金銮殿?在写字楼上鸟瞰一座城市,像面对一张地图,“君临”的定义如此形象而具体,所有的辞典都成了摆设。

与古代书斋的局促、氛围不同,写字楼剩下的只有高雅和气派。书斋是心灵之鸟寄托的暖巢,写字楼是尘世之躯栖居的屋檐。书斋的主人是精神的富翁,写字楼的买家是金钱的主人。所以我说,按照现代汉语语法,“写字楼”应该是一个偏义复词,它更是一座楼,“手可摘星辰”,“写字”的含义已经被钢筋混凝土牢固地挡在外面,像城市拒绝牛哞和拖拉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写字”这个语词可有可无。没有了“写字”,“写字楼”风雅全无,红衰翠减。“写字”,是这种楼的灵魂,如同炊烟之于老屋,广场之于城市。

写字楼的子集是写字间,写字间的子集是一台电脑、一个女秘书或者一段婚外恋,总有味精来调剂一天天朝九晚五式乏味单调的日子,公式化的生活中总有一些不规则的因子在活跃。写字楼真的是我们成就事业的依托?真的举高了我们的地平线?它的高度是不是等同于自信的长度?

据香港特区环保署抽查统计,有37.5%的写字楼空气质量超过标准。不久前,有关专家在北京市进行了办公场所室内空气质量抽样检测,结果发现,有害物质氨、甲醛、臭氧的超标率分别为80.56%、42.11%和50%。就是在这座城市,曾发生过某高档写字楼由于室内空气污染而多人中毒的事件。一种现代文明病“写字楼综合症”在危害着人们的身体健康。尽管如此,也阻止不了写字楼每天进进出出的匆忙步履。于是,在林立的写字楼之间衍生出美容院、健身房、氧吧,试图引领人们走出“亚健康”。

在这样的时代,也许写字楼还不是一条绿色通道,不是某种梦乡和家园,却可以让你的腰部挺直有力。其实,支撑起写字楼美轮美奂的,不是坚挺的钢筋,而是我们的双腿。写字楼因人而生动,人因写字楼而气派。写字楼,是一件外套,是个人形象的一部分。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走在写字楼前的台阶上,站在徐徐开启的电动门前,人的身影或许只是一个标点,然而当他融入写字楼之中,远远望去,但见高高的楼阁触擦出澄明的天空,玻璃的时装折射着斑斓的都市风光。

四、高脚杯

葡萄美酒夜光杯,唐人的葡萄酒仅仅作为一种奔放、狂热的情绪感染着我——感染并不是真的感动。作为城市英雄,我们远离了白玉精制而成的“夜光杯”,却很绅士地去触电一只透明的高脚杯,拈花一笑万山横。

有人说不同形状的杯子是为了助长和停留酒的风味,但在我的视觉世界上,单单把玩一只杯子,就足以构成审美的完整了。简单得接近透明,精致得无比优雅,高脚杯融合着“环肥”和“燕瘦”:肥是丰乳肥臀,硕果累累;瘦是修长美腿,袅袅娜娜。高脚杯善跳掌中舞。当缤纷的色彩沿着薄薄的杯壁缓缓下流,我们总是手托杯肚慢慢晃动,在手掌的呵护下,鸡尾酒的芳香便如丝绸一般滑过鼻尖和心灵。玛格丽特?杜拉斯在她的自传体小说《情人》这样写道:“他的皮肤透出丝绸的气息,带柞丝绸的果香味,黄金的气味。”看来,丝绸缠缠绕绕着的是性感,还有晕眩。这时,轻举着高脚杯,你拥有的是一座浓缩的空中花园。

倒进红酒的高脚杯,仿佛苹果到秋天,红润饱满。红酒雅而艳,杯子薄而滑,加入两三冰块,轻轻的叮当声中,浅浅地啜着夜色中的玫瑰花香,酸甜相间,凉意袭人。尤其是在城市霓虹虚幻的光影里,举杯邀夜色,风度何翩翩。眼前的这只杯子,杯身至杯口边缘处渐次收紧收窄,据说是为了在杯中保留酒香,颇有点怀抱琵琶半遮面的古典韵味。酒吧里萨克斯有一搭没一搭地吹着,年轻的调酒师很专业地把冰杯抛起来,又稳稳接住了。

烈酒海碗是霸道的,不满不饮,一饮而尽。高脚杯只是让人浅斟低唱,它用液体的不同色彩,芳香的不同长度,来流露出不同的情调与情感,它绝对婉约,像一位吟咏宋词的红袖。仅仅倾入一点点酒水,就让高脚杯摇出姿态万千,风韵无限。它的杯壁薄而光滑,它的“脚”纤细雅致,都是完美的同义词。至少在我心目中,高脚杯是男人高贵浪漫的风衣,一杯在握,皎如玉树临风前。于女人,却是一枚作为点缀的精巧首饰,只在优雅的场合才会取出来佩带。这时,她的眼神迷离她的两颊飞红,浓郁的酒红色滑入唇边,女人把高脚杯端在右侧上方的姿态,真是性感。

我想,那最初发明高脚杯的人一定是个唯美主义者,他当初该是怀着对女性美的极大崇拜设计出来的吧。也许高脚杯太精致太完美,因而显得更简单而透明,简单得不堪一击,落地即碎,透明得一览无余,清澈纯净。难道这就是美的残酷性?

美丽,不是罪名。对于高脚杯这样的艺术品,我们惟一要做的是轻拿轻放,像对待自己的初恋。

云南癫痫医院如何诊断癫痫癫痫病手术治疗方法可靠吗癫痫病的发病早期的症状有哪些最好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