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母亲的菜园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文学
破坏: 阅读:905发表时间:2018-10-21 22:32:51
摘要:母亲的话永远激励自己,母亲菜园的菜成了我的美好回忆

在家乡,重阳节过后就是各种农作物收获的季节了。昨天姑姑家媳妇做的薯米果,那是客家人喜爱的小食之一,有米浆的香甜和大脚薯的柔绵,或炸,叫薯包,或现锅和,叫糅团粄。秋雨在窗外滴滴答答,仿佛是诉说夏的燥热和忧伤,更有一番怀念亲人的思绪。品尝着儿时念想的米果,让我想起母亲的菜园……
   离家两里外是附近村民的田地,高高矮矮的山丘地在村民眼中也是个擦边球的,常年荒着。母亲利用周末,带着姐姐几个,尽是开出了十几畦菜地,三三两两一处,高高低低两层,或笔直,或拐弯;沿山段或三角形,或长方形;就像是给山丘铺上一条方格地毯,顿时生机勃勃;犹如给凌乱的大地修整一番,立刻干干净净、利利索索,清爽而舒服。母亲因为要照顾几个年幼孩子,从单位离职,这片土地就成了她的去处和念想,更是我们家后勤的保障,让我们的童年时光都是五彩缤纷和美好回忆。
   春天。天气转暖总是等到元宵过后,家乡的春天舒醒地有点晚,就像是爱睡懒觉的姑娘,好不容易自己跟自己挣扎着,睡意朦胧的,不禁贪婪温暖的被窝。母亲忙碌菜园也是从惊蛰节气开始的。母亲说,一切春意在蛙叫声中,惊蛰就是万物复苏,开始备种、下种的时候。母亲在五十年代高小毕业,加上生活经验的积累,对农作物的季节变换有自己的想法。但母亲还是不语耐烦地向附近村民打探白菜种子哪种好,红薯哪种收获多,韭菜要放哪些肥,农家肥要怎样发酵和存放,哪家有秧好了的青菜苗等等。周末,放学了,母亲挑着农家肥,那是到邻家养了鸡的鸡粪,姐姐扛着锄头,我提着小水桶走在后面。隐隐约约、时有时无的鸡粪味飘来了,我和姐姐赶紧走在母亲前面,母亲笑笑,低语说,虽然丑,可却是宝贝哦!菜地被母亲修整平坦而有型的,仿佛是整齐待发的战士,让我们检阅。放下工具,看见母亲把鸡粪倒在一个埋在地里的水缸里,有些不解问母亲:为什么要把水缸埋在土下面。母亲笑笑说,土里有土气,让农家肥发酵快,水缸也不易晒坏。哦!原来如此啊!学问真不少哦!母亲张罗姐姐把刀拿过来,我想,不是有锄头吗?要到刀干什么呢?待我走近一看,母亲从土坑里拿出几块大脚薯,一边再用刀切着大脚薯一边说:等会我把大脚薯切好一块块,你们就拿到这边草木灰裹一裹。刚刚切好的大脚薯水分汩汩的,露出红红发紫的里肉,丝丝滑滑、黏黏稠稠,就像鲶鱼身上的保护膜,让人亲近让人琢磨;我拿起一块,往旁边的草木灰一丢,母亲见状,赶紧给我带上手套说,要轻轻拿,放到草木灰上滚一滚,让它沾满草木灰,大脚薯才会有长的。照着母亲的话,我轻轻地把大脚薯放在草木灰一滚,刚刚还是惹人欲眼垂涎的大脚薯,瞬间,面目全非,仿佛是给它穿上一件灰暗麻点的外衣,直播魔术师的戏法,不禁感叹外观的华丽也是一时半会,适宜环境生长才是王道。母亲把大脚薯们安顿在一个个不浅不深的土窝窝,敷上土盖着,嘴上说着,好好长哦!接着把一包包豆类种摆在菜畦边:四季豆、豆角、苦瓜、冬瓜,最后散露出花生种,我们按母亲的做法,一一放入土窝窝,敷上土就可以了。红薯枝叶、魔芋个头在母亲的手里,一边埋入土里,一边露出半头马脚,母亲告诉我们,不同的蔬菜种法不一样,也会挑剔不同的土壤。红薯喜欢黄土,长出来的红薯甜甜的,带有绵味;魔芋和大脚薯喜欢松软的沙瓤土,长出个大。忙活的时间过得真快,待我们收拾农具时,夕阳西下,狭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专业长的身影仿佛还在弯腰、插枝,浇水着,母亲直起身板说,不错不错,种豆得豆,种瓜得瓜。那时还理解不到母亲的话,待自己成为母亲时,慢慢理解,母亲给我们种下勤劳和爱意的瓜。最后离开菜园的活就是割韭菜了,母亲说,春韭菜是一年里最香的时候。我一手拿着刀,一手抓起一把韭菜就割,母亲赶紧喊住我,不是用刀割,来给你们河蚌壳,说完,从菜畦一角拿出几个河蚌壳,我拿到河蚌壳照着母亲指点,咦!真神奇!居然还割得那治疗癫痫办法有哪些么整齐,像听懂了指令般,在我的手上码得整整齐齐,再看看韭菜根,白白净净的,就像是刚刚刷好的牙齿一般,晶莹剔透。沿着河蚌壳边,插入韭菜畦里,一会儿功夫就割好了。晚饭,吃着香喷喷的韭菜炒鸡蛋,一天的劳累早已抛到九霄云外,母亲乐呵呵的。
   夏天。孩子们吃过午饭上学了,母亲就挑着水桶往菜园赶去。遇到风调雨顺的时候,傍晚的时候总会来场及时雨,让干涸的菜园如鱼得水,顿时片片绿叶爬满山坡,雨珠在豆叶上滚动,仿佛是在扭动欢快的身姿;滴落在土里的雨水,冒出一圈圈小气泡,仿佛在跟韭菜、花生苗捉迷藏,显得格外淘气。有段时间,半个多月多不见雨了,母亲在吃饭的时候就分配了任务,姐妹几个放学后挑好水桶,到菜园浇菜。菜园不远处有一口鱼塘,那是村里的集体鱼塘,能养百来条鱼。一放学就挑好水桶,来到鱼塘边,几块显露的大石头就是站脚提水的“码头”。提着水桶试探几次,才提到半桶水,挑在肩上,摇晃摇晃到菜地。母亲把刚刚长好的四季豆、豆角,冬瓜,苦瓜用木棍、竹子爬好藤,干渴的根基,露出白白的颜色,显得苍白无力。我赶紧浇水,母亲一边搅拌有机肥,一边让水融入根基。坚持一周后,发白的根基慢慢湿润起来,仿佛又回到春季时节的盎然生机。抽出一根根新芽的四季豆,像个害羞的小姑娘,耷拉着脑袋,就是不愿直起头;叠叠重重的片片豆角叶,像在争艳似的,你推我挤,让阳光雨露沾光。每每天刚亮,母亲就到菜园采摘豆角叶,回来在四方井洗净,烧好一锅开水,把豆角叶放入锅里,煮上一个小时,那清香、那美味,永远也抹不去的。青翠的豆角叶在沸腾水中翻滚,褪去本色,犹如熟透了的果子,尽显本味,让我们味觉得到最大的满足感。丝丝心动的豆角,挂着挂着,偶尔阵阵微风吹起,荡漾着欣喜。
   八月底的一天,母亲告诉我们,今天下午去菜园收花生。我们到了菜园时,母亲已经挖好了一半的花生,散落在菜畦边,带着花生叶苗,坐下来了就拔花生,一颗颗带有泥土气息的花生,丑丑的、黑黑的,我们姐妹几个一会功夫就把花生收好了,提到鱼塘洗净泥土,干净而饱满的花生在篮子里显得格外可爱,我不断地用手去捞着,一下子就亲近起来,尽然剥开花生仁,往嘴里塞,甜甜的、香香的。母亲笑笑说,晚上我们回去剥花生仁,给你们煲汤喝。吃过晚饭,写完作业,等快洗漱的时候,从厨房飘出阵阵排骨花生米的香味,母亲已经给姐妹几个每人盛好一碗花生米排骨汤,正凉着。母亲告诉我们,花生米排骨汤润肺,所以睡前吃更好,以至于今天还是非常喜欢花生米排骨汤,只是母亲自家种的花生更多一份爱和甜蜜。枝藤上挂着两个白白的大冬瓜,压得竹竿弯着腰,仿佛露出不情愿的样子,母亲用一张靠背椅子让冬瓜坐着,经常让我不禁多看几眼。空出的菜地,母亲早已准备好大青菜和萝卜苗,一阵雨后,就种好了。
   秋天。菜苗在秋风中显得有些瑟瑟,都说一阵秋雨一阵寒,家乡的秋季不是特别明显,没有枫叶的精美绝伦,没有银杏叶的娇艳欲滴,只有樟树,墨绿墨绿迎来秋风的时节,却不见扫落了的情形。秋季收获的时候都是在寒露开始,到重阳节就是各种农作物收获的最佳时间。初春插的红薯,经过寒露时节的洗礼,红薯叶开始有些收敛自己的成长,慢慢地让养分留在红薯身上。有些红薯隐约不顾土壤的怀抱,霸气地生长,像欢快的娃娃,裂开双嘴,让身体裸露着。母亲清割了发黄的红薯叶,一畦畦的红薯,像跟我们打招呼,红红的皮,紧绷紧绷地,宛如喝饱睡足的娃娃,等待你的的拥抱。我赶紧拿过锄头,跟着母亲的样,用力一除,红薯的一半在锄头,另一半还在土里,拿起一看,啊!粉红粉红红薯肉怎么有眼泪啊?又不像眼泪,渗透出来白白的、浓浓的,像汁,一会儿就结成圆圆的晶体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有副作用吗;像泪水,一会儿遇到空气就不流了。我用手摸摸,黏黏的、粉粉的,一会儿在手上就有一个印子;闻了闻,还是清清淡淡的香甜味。母亲告诉我,锄头要在红薯两边刨土,等土松动了,红薯自然分离开了,就可以提出来了。看看母亲挖出红薯的菜地,比比我挖出的红薯的菜地,母亲风趣地说,像野猪啃过一样。母亲笑笑说,没关系,不会就学嘛,只要有心,有什么学不会呢!收获满满当当的两罗担红薯,今天,母亲的话也不断激励自己,做个有心人。重阳节前一天,母亲早早准备好锄具,到菜园去挖大脚薯。放学回来,看见满满一罗担大脚薯,姐妹几个不禁惊讶起来,母亲说,你们姐妹几个裹草木灰很棒,今年的大脚薯比往年大又多,明天重阳节做大脚薯米果,请外婆舅舅家一起来。吃过中饭,姐姐们就开始给大脚薯去皮了。我挑了个脚丫状的,满身长着一根根细藤,像老爷爷的胡子,稀稀拉拉,只能用手轻轻拉扯,就像一个理发师一样,把布满胡子拉碴的脸,收拾的干干净净;再用武汉癫痫是怎么的小刀滑动外皮,紫紫的,略带泛红,滑滑嫩嫩的大脚薯露出诱人的真面目。经过一夜的晾干,大脚薯外皮紧绷绷,这样方便我们用磨刷(客家人用铁皮转好小孔)磨碎。重阳节一早,母亲就用磨刷在磨大脚薯。我们起床一看,一块块大脚薯,在磨刷下磨成丝丝的、黏液般,显得更暗紫暗兹了。母亲说,这种大脚薯最好了,有粘性、柔性,吃起来绵糅,又暖胃的。丰收的秋天,享用着丰盛的米果,或炸薯米果,香而脆;或在锅里现和,粘糅而可口;或在簸箕蒸,制成烫皮样,蘸着辣椒酱油,美味而清香。一家人和和美美围坐在一起吃着菜园里收获,母亲说,一家人高兴平安,再辛苦,也值得的。
   冬天。霜冻过后,就是萝卜,大青菜等蔬菜最好吃的时候。母亲就会趁着早冬,把大青菜一打打收回来。周末下午,母亲已经开始收大青菜了。菜叶像伞一样撑在菜地,本来不够宽大的菜畦,显得愈发窄小,每每浇菜,都要侧着身子,像似钻山洞一样。母亲还是很高兴的,把一棵棵大青菜割下,在分开菜兜、菜叶、菜心。片片绿菜叶,先在井边洗干净,再挂在竹竿搭起的晒台,一排排的菜叶,像铺在竹竿上绿草坪,东方吹来了,还稳稳当当的。菜兜子可以煲汤;菜心,因为嫩而有些冲鼻子,做出的腌菜,是我们客家人喜爱的干菜之一。待大青菜叶凉了几天后,大如伞状的叶子缩成皱皱巴巴的,像奶奶的脸,挤干了水分,菜叶秆也没有水灵灵的模样,宛如奶奶晒过太阳的手臂,显出里肉的脉络,格外干涸。母亲说,这种菜叶适合做梅菜干,每每过年吃了大鱼大肉,来一碗香辣有味的梅菜扣肉,不肥不腻,正好解馋而下饭。菜秆子放入醋坛子浸泡半个月左右,可以拌着吃,也可炒着吃,酸酸甜甜的入味,是一道不错的下饭菜。每每放学,同伴在我家玩耍,从醋坛子捞起菜秆子,直接就吃,越吃越想吃的。白白胖胖的萝卜也让母亲欢喜的,或切成丝,放在火锅里,翻滚的萝卜丝,把汤汁煮成鲜美可口;或切成块,与鸭子煲成鸭子萝卜汤,清甜而不腻;或晒成萝卜干,可以连皮带肉一起晒,脆脆爽爽的,别有一番风味。母亲说,魔芋可以收成了。魔芋只能磨成魔芋粉。每每收魔芋时,是我们几个姐妹最怕的事。寒冷的晚上,母亲分配好没有修整的魔芋,戴上手套,让魔芋身上片片根须,用刀修干净,魔芋身上黏液让手黑黑的,不容易洗干净。修好后得挑到河里洗好,再到碾米店碾碎。第二天,一早母亲就会用一个大水缸,一块纱布(专门洗粉布),一坨坨洗泡,让魔芋粉留在水里,经过反复几次洗泡,一天后澄淀在缸底的魔芋粉就清晰可见了。母亲把水缸的水倒干净,就可以晒魔芋粉了。像削刀削面一样的功夫,一片片的,薄薄的,一会儿就在垫着牛皮纸的长方形的簸箕上,阳光射来,闪闪发亮的,晒上几天,魔芋粉就可以享用了。母亲总是在雨天不出门时,用魔芋粉做成丸子,或炸,香而有嚼劲;或煮,黏而不糊,脆骨一般;或煎,裹上馅,俗称蛋饺,让人百吃不厌。我们真心觉得虽然魔芋不好修整又长得丑,但是吃着做成的各种美味,就不觉得苦差了。母亲说,事物不能光看外面,需要看内在有没有有用的东西。
   母亲的菜园从郁郁葱葱到粒粒金黄,从葱姜蒜薹到瓜果豆薯,从春夏秋冬到冷热霜冻,就像是母亲的孩子,轻轻抚摸,倾注情感,永远用心呵护,用情栽培。吃着母亲菜园的各种蔬菜果实,健康平安成长着。母亲的菜园,也是我身心健康成长的乐园!

共 47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