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柳树 雪(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文学

前段时间和几位朋友一起走了一趟清涧袁家沟。袁家沟其实和陕北的其他小山沟没有任何差别,一条窄窄的山沟,两条断流的小溪在此交汇,两边山崖上挖着不少土窑洞,靠近马路的平台上是错落有致的石窑,有的一线三孔,有的五孔六孔,虽然已是残垣断壁,仍可看出当年的风韵。在两条小溪交汇处,一座刚刚修复的像遵义会议遗址式的两层小楼,挂一块写着红军指挥部的牌子,下面一座半圆形石桥,构成这里的标志性建筑。它的对面是一排六孔石窑,正在按延安革命旧居的样式装修,这一切告诉人们,这里和中国革命有关。但袁家沟能进入人们的视野,是因为雪。在陕北,这样的旧址太多,有多少已被人们淡忘,可袁家沟人们是不会忘记的。因为毛泽东那首气势磅礴的《沁园春雪》是中学课本中的必读课文,课本的注释不能不提到袁家沟。毛泽东到达袁家沟时是否真的下了一场大雪,现在不得而知,但《沁园春雪》是在袁家沟写的,这是千真万确的。

踏进袁家沟我怎么也理解不了,毛泽东带着上千人的队伍怎么就能看上袁家沟,而且一住就是几十天。在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艰难情况下,竟能写下荡气回肠的诗篇。是上帝的启事,还是人类灵感!毛泽东的目的是抗日、是东征,红军不是流寇,不是山代王,是要干正事的。作为战略家、军事家毛泽东应该有看上袁家沟的理由?是什么挡住了毛泽东前进的马蹄?

“遵义会议遗址”上方,坐两位80多岁的老人,可能这里有很长时间没有外人光临,会感到有点寂寞,见一下来了三辆车,下来十几个衣着鲜丽,扛着摄像机,挂着照相机的陌生男女,觉得新鲜,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当我们围拢在他们的身边时,他们争着向我们讲述见到毛泽东的经过。那时他们只有十岁左右,什么也解不下,一天早晨起来,沟里全是队伍,怕得不敢出门。早晨饭后,村长开始号地方,号到谁家就得腾出来,大家并着住。听大人说,这中间肯定有大官,可不知道是谁。老人指着对面的六孔窑说,一天早晨,我站在这里,照见从中间窑里出来一个大个子,伸了几个懒腰,在院子里走了走,就回去了。因为门口站着岗,我们想一定是大官。当时能进入院子的只有村长,其他村民根本进不去。村里另一个人见过毛主席,是房东婆姨。搬家时,东西没动,可房东家的老人殁了,缟布还在窑里放着,房东婆姨要寻,哨兵不让,就吵了起来。吵声惊动了毛主席,毛主席知道情况后让房东婆姨进窑拿了缟布,她见到了毛主席。

那时的袁家沟和现在一样吗?我好奇的问。

不一样,那时候我们村子在方圆百里都是富村子,你看周围那些石窑,尔格破破烂烂,那时可好哩。老人自豪地说。

据老人介绍,袁家沟当时满河全是柳树,粗的有一搂粗,细的也有碗口粗,实插一沟。毛主席说要过黄河,得造船,要求老乡在一月内造几十条船。老乡们全村出动,拿出了自己的工具,锯子、斧头等,向满河的柳树开战。这些柳树有的有上百年的寿命,顷刻之间被砍倒。“家有百棵柳,斧把不离手”意即柳树一多就有了钱袋子,柴摞子,花钱不愁,烧火无忧。但抗日是大事,村民们只能放弃家庭小事,很乐意的提前十天完成造船任务。并有几十个青壮年跟着队伍过黄河去了。

我突然想,毛泽东在行军途中,能看上袁家沟,在此停留几十天,最初的动机可能就是看上这一河柳树,它可以做渡河的船。毛泽东可能会意识到,这是上帝的旨意,否则到哪里去找造船的材料。毛泽东停了下来,住进了袁家沟。老乡们不但没有因为他和他的队伍的到来给生活带来不便而恼火,反而很热情的、尽其所的有招待他们。那位和士兵吵架的房东婆姨见毛泽东衣衫破烂,在抬埋老人后,竟用自家珍藏的一块白洋布给毛泽东作了一件衬衫。我想,毛泽东一定感触很深,这里老乡诚实、厚道,民心可用,重新激起了他那征服天下的雄心: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从此袁家沟就和雪联系在一起,和中国革命联系在一起。

用现在人的观念推测前人的观念是很难说清的,但当时袁家沟的老百姓谁也不知道那个高个子叫毛泽东,也并不知道毛泽东是谁。他们只知道这支南方军队,深夜来到这里,没有“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哗然而骇者,虽鸡狗不得宁焉。”就倾其所有,盛情款待,包括赖以生存的柳树。这是陕北人的性格使然,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他们不需要回报,曾给毛泽东做衬衫的房东婆姨再没有见过毛泽东,也没有奢望要见毛泽东,没有到处宣扬,居为自傲,向政府“索赔”。推测她的心理,可能只是他一生中接济了无数人中间的一个,并不因为他是毛泽东。

无独有偶,三十多年后,三万多来自毛泽东身边的北京知青,告别家乡,离开父母,来到陕北。本已生活困难的陕北父老乡亲,再次张开双臂,接纳了他们,从自己并不富裕的碗里分一半出来,哺育这些刚踏入社会的孩子。“饿死不吃待客饭”,陕北人又一次“滚滚的米酒摆上桌,知心的话儿飞出心窝窝”。在推荐上大学、招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名额让给了北京知青。在陕北插队的北京知青没有受太大的灾难,这是陕北人用自己的身心为他们挡起了一道坚强的屏障。据说在云南、北大荒、内蒙古插队的知情就没有那么幸运,虽然他们同样来自毛泽东的身边。

毛泽东在延安十三年,延安成了中国革命的圣地,这中间有错综复杂的原因,延安人的舍己为人的性格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延安的地下资源得到了充分利用,红色旅游方兴未艾,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也是上帝对延安的垂青。延安人总信,苦没有白吃的,汗没有白流的,所以陕北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心平气和的笑对人生。

袁家沟的柳树没了,换回的是东征胜利了。日理万机的毛泽东不可能再回袁家沟,但他那千古绝唱的鸿篇中没有写上柳树一笔,令人惋惜,使人们只记住了纷纷扬扬的大雪,而忘记了粉身碎骨的柳树。柳树多像陕北人的性格,“俏也不争春”。顺便一句,跟去东征的几十个青壮年也没有回来,可袁家沟出了四位省委书记,这也算是对一河柳树的祭奠。

癫痫病人强直性痉挛发作是不是很危险癫痫疾病会影响患者的寿命吗癫痫病怎么才能治好南昌癫痫治疗最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