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远去的列车 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激情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589发表时间:2016-09-09 09:02:23 摘要:年少时的情怀 他偷窥我的眼光,让我总也躲不过地像穿透全身。   他是大专班的男同学,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他的家在大兴安岭。或许是来自更寒冷的地域,我感觉这个人也真的很冷,他总是踽踽独行,脸漠漠的,语言也很少。   我只恐他向下说什么,局促地想走开,但也没走得那么无情,因为他的话还没有结束。   他说他是个私生子,从没有见过亲生父母,却经历了几个养父母的恶毒,从未体尝过父爱母爱的温暖。他说他小时候的每年冬天,手被冻得溃烂,说着,他伸出手给我看,那真是一双被冻成伤疤的紫红的手。   一个夏天里,他因未去挖猪食菜,被养母臭骂着,养父则用木棒狠狠地打得他翻滚,打进皮肉里的木刺,是到医院里才被取出来的,一共十三根。   “可我……从未对任何人讲过,甚至医生也未逼出来。”他最后艰涩地说。   我听了,吃惊而呆呆地看着他有点帅气的脸,心沉下去很久浮不上来。那应该是一颗承受多少伤痛的心呢。我明白了他的冷。   “那……你怎么对我说?”我站定着没有转身。   他冰冷的脸上,不意渗出了淡淡的绯红,嗫嚅着说:“是因为……爱。”   我倏然清醒过来,那个时候,正是自己害羞的年龄,还不懂得恋爱,只要一听男孩子对我说爱,便会吓得心跳地跑开。   此后,我就躲着他了,害怕他再说那个字。   同在学生会,不免又会走到一起,倒也总想偷偷地看他一眼,但那一眼绝对是暖的。有时却发现两人都在窥视着对方,四目撞上却又倏然被电打回。那次,他闭上眼睛,头使劲地向后仰去,好像把心中无法表答的焦躁和烦乱,向上苍倾说。   我不知怎么理清自己的情感,又怎么安慰他,也不知用什么方式去同情他,却又要强装着一副漠然,而心里也说不出的愁乱。   那个影子沉闷的苦,不知怎的,自己因此再也高兴不起来。那一段时间,心常常承受着一种莫名的折磨。   害怕见到他,又偏偏碰见,心跳得让我无力。   一次周末回家,和父亲一起吃饭时,吞吞吐吐地将这件事说了出来。我观察着我的那个既传统又开明的父亲,父亲默默地吃着饭不看我,没有责怪,也没有鼓励。   看样子我没犯错误,可父亲什么指西安癫痫医院在哪?导也没给我。   我还是惶惶地不知该怎么做。其实那时我已二十六、七岁了,却单纯得还是幼稚的孩子。   毕业的时候,我由于家在本市,送着各奔东西的同学。那一天晚上又去火车站时,忽听有人唤我的名字。我回头,见一个人的上半身从车窗里倾出来(那时的火车窗能打开),举着手死劲地向我挥。那正是他,他也毕业了。   我的心猛地狂跳起来,这次我没有逃,竟是飞快地奔了去,伸出手与他握着。两只手握得那么紧,似乎都想就此不松开。 哈尔滨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我的眼睛有些热。看向他,他的眼睛也潮湿着。两个人的手抱在一起,好像有很多想说,却又什么也没有说。这时,列车鸣笛启动了,我随车跑了几步,紧抓的手散开了……   载着他的列车,走了。   那个在车窗内向我回望的寂寂的影子,很快就被融进了夜幕里。我望着那片黑暗,心空空的,感觉好像突然失去了什么,又好像是欠了那个人什么,眼泪竟是一下子流了出来……   至今后悔,当初竟没有勇气问他分配去了哪里?我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想,那列车应该是向北开的……   共 12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