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有你】魔鬼与帅哥(随笔)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激情小说

从前读诗,看过一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作者忘了。

今天,我想说一句话,“莫道无用是书生”。

书生有用,而且有大用!

因为落拓书生,给我上了一课,也给了我灵感,我有必要写下来,算是对他的感谢。

落拓书生,简称书生,而我习惯叫他“老助理”。其实,他早已二进宫,是现任助理了。可我还是觉得“老助理”顺口,况且,一个“老”子,说明有资历,有能量,我看挺好。

我和书生的结缘,是去年9月,秋高气爽,也是我第二次复出,刚来社团的时候。现在想想,书生在我的印象里,创造了“三个第一”。

第一个“第一”:

书生是第一个主动让我去评论他作品的老师。

我凭什么去?我比人家书生强吗?我文学水平很高吗?我跟他书生很熟吗?

都不是。可我还是去了。

书生的作品,要我概括,那就是纪实性强,真人真事真感情,有乡土气质,这个难得。说实话,我喜欢看偏重纪实性的作品,而且书生果真没有让我失望,记得那一篇,叫《恨一个人二十四年》,写的是件家族内部矛盾,我看了,感觉过了场电影,历历在目。我于是,一口气给了他一个长评,提出了一点创作体会,我是发自内心的。写完后,我不由得暗笑,这个书生,与我素不相识,年龄段又不一样,却这么诚心地请我,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第二个“第一”:

书生是第一个和我“闪婚”的朋友。

放心,我和他,没有领证,更没有同居,我和书生,性取向都非常正常,这一点绝对没问题。

说我俩“闪婚”,是指,我来春秋,这么长时间,交的朋友不少,但都有一个过程,少则几月,多则半载,就连我和三微花,最当初,也只是编辑和作者的关系,是过了几个月以后才慢慢熟悉的,直到现在。可书生不同,我去年初秋来社团,我发现我刚来没三天,他就对我特别热乎,有事没事总是找我说话,而我,也觉得这个小帅哥很不错。

当时谈点什么呢?忘了,不好意思,好像就是关于评论,写作,还有各自情况等等吧,直到有一天,他说他写了一个新作品,让我去看看,去评论,我觉得这帅哥,干什么还都挺神速。

第三个“第一”:

书生是第一个让我开窍的人。

这个事啊,说来就话长了,我得慢慢说,细细说,可能会有点长。

我很困惑,也很无奈,可是我没人倾诉,我突然想到了这个帅哥。

我问书生:为什么有些人,不愿对我敞开心扉呢?不能够理解我呢?

书生答道:老魔呀,你呀,你这个人,你明察秋毫,你善于概括,你擅长总结,你会做工作,总之,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人心。假如一个人,他把你当作重要的人,他自然会什么都对你说的,可是如果,他觉得你不重要,自然也不屑多说一句话。

书生进一步解释说:比如吧,你老魔刚才在微信在给我留言说,“在吗?”我完全可以不理睬,反正你也不知道我在不在上网,在不在手机旁边,对吧?如果过后咱俩偶然相遇,我也只会随口打个招呼,而你给我的那句留言“在吗”,如石沉大海一般。可是,我看到了你的留言,我马上起身了,我赶快安顿好正在哭闹的小侄女,插上充电器就去跟你说话,说明什么,说明我心里有你。

书生最后总结说:所以,老魔,你放宽心吧,不是每个人都能相处得来的。

我明白了。

我明白什么了?我明白了两个道理。第一,我就是典型的“医不自治”!是呀,书生说的没错,我应该是最了解人心的,这是我的强项,可是偏偏对我自己,我却毫不了解;第二,我明白了,人和人,是要讲缘分的!

书生、张三、李四,共三个人。书生对我如此重情,张三呢,对我不冷不热,李四呢,别说搭理了,甚至还烦我。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我请书生喝酒了?我请张三吃饭了?我请李四泡温泉了?都没有。

反过来,我和书生吵架了?我砸张三的玻璃了?我打李四的脑袋了?也都没有。

照这么说,书生、张三、李四,这三个人,我是既没有施恩,也没有损利,这三个人,对我来说,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可是为什么对我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我没有再问书生,因为书生睡了,我不能再打扰他了。否则,书生还是会给我解答的,那么,我就自己给自己解答一下吧。

我想了,这个问题,总的来说,一个“缘”字。如果嫌抽象,嫌笼统,具体的说,那就是三观不同造成的。什么是三观?咱们在文说文。所谓三观,就是文学观、价值观、择友观。三观相近或类似,就容易相互吸引、相互欣赏,否则,三观相悖,就容易互相排斥、互相反感。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当然,也会有性格上的问题,但主要是三观的问题。

我释然了。书生呀,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你认为我说得怎么样?如果你还有什么不同意见,请你跟评的时候写出来好吗?我知道你最近没网,没关系,什么时候写都行。

哎,说点别的吧。

我想说点一直埋藏在我内心深处的秘密。

我先说女的。

春秋社团,有一位女老师,是春秋前期的一位散文高手,也担任过一段春秋的高管,现在几乎不来了。

有一次,我问她,我说老师,你对我什么评价?

她说:你就是个随从而已。

我笑了笑说:谢谢,你没说我是个老仆人,已经是你嘴下留情了。还有吗?

她又说:你,信说可以,但文学水平不行。(注:信说,陕西方言,意思是胡说,随意而说,瞎侃,胡咧咧)

再往下的对话,我不写了,她说了很多,也涉及了很多人。

我想说什么?我有感慨,想当初,这个女老师第一次来春秋社团,她的第一篇文章,就是我编辑的,当然,也包括一些其他的。当时,2013年3月19日,我编辑完了,她在她第一个文章的回评里,对我是感恩戴德,谢了又谢,充分认可。可是现在呢?她又说我是个随从,老仆人,说我水平不行,信说可以。

呵呵,真的,我不生气,就是无奈呀,深深地无奈。人啊,人啊!可能吧,人家名气大了,正常,理解。

还有个女老师。

她对我说:摩高啊,你应该自我一点,你应该把你的精力,用到自己的写作上,这样才好。

我说:谁不想一心一意搞学术啊?我不想吗?可是怎么说呢?可能我就是贱,“招生办和后勤管理处”的工作,总得有人干吧?

她又问为什么?

我说:现在我写作,有点像上春晚。不上吧,有些人抬我,还想看看,所以说不上有点拿架子。上吧,上完了,人们会说,就这呀?什么玩意呀!没多大意思!所以上也是不讨好。哎,我也难。我现在是彻底理解那些春晚明星了,也不容易。再说了,春秋需要人,否则,还组建什么社团,要什么社长呢?大家各写各的不就完了吗?

我和她聊了很多,不写了,我领她的情,真的。

这个女老师是关心我呀,好人!外人,谁管你呀,你爱写不写,你爱干啥干啥,跟人家半毛钱关系没有!哎,人啊,人啊!

好,现在我说说男的。

我说这个男的,也不是一般人,他也当过一段春秋的高管。

说实话啊,我对他挺敬重的,更谈不上对他有什么冒犯。2014年10月8日,我在我的文章里,公开地,真心地对他表达了敬重之情,我谢谢他。可是呢,两年了,他貌似从来没有回应过,究竟是为什么呢?按照常理,这不应该呀,也不正常,按说人嘛,谁说谁一句好,那就是装,也得装出来一点客套吧?呵呵,我不得而知。他对我,一直不理不睬,更是从来没有主动跟我说过一句话,更别说交流了,我很纳闷,我通过多种渠道去求证,也打探不出什么来,呵呵,我就是多余,吃饱撑得!

哎,人啊,人啊!

有人说啊,老魔同志,你就别魔怔了!你钻牛角尖了!

是,我承认,我是太任性了!

以上,我说了三个小秘密,我想表达什么?大概啊,各位啊,有各位的看法,书生同样有的。

我经常说,我重感情,重感情,大家都听烦了,都认为我作秀。都不信了。

甚至有人说,你摩高重什么感情!你嗓门最大,脾气最急,你最任性,你重什么感情,烦人!滚一边去!

呵呵,我真是气乐了!哈哈哈哈!

现在,有人问我,摩高,如果现在一个人出来赞美你,你最想听什么词汇呢?是不是什么“摩语大师,评论大师,社团元老,文学怪才”之类的?是不是?

我说,对,太对了,我就是最想听这几个词,太想听了,太想了!呵呵。

一个老朋友,是一个老朋友,那是一个老朋友,对我说:摩高,我对你,有了一些之前没有的看法!是我看人有问题?还是我看上的人有问题?

我没有回答,我只是谢谢。

我不想回答,我有点累,想静静。

书生给了我感悟,给了我灵感,我谢谢书生。

祝落拓书生,早日恢复网络!

癫痫患者有打人的情况发生吗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那个较为专业中药能不能治疗癫痫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