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好人新奎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恐怖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603发表时间:2017-12-24 10:03:09 摘要:对同事加兄弟的好人新奎,由初识印象不佳,到了解以后,成为好同事、好兄弟,以及生病、去世后的怀念。    往往人们在一起的时候,很不在意身边人的那些长处和优点。一旦离开或是不在了,回忆里的都是好,我也不例外。   我的同事新奎两周前走了,永远地走了。随之也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   奥运相聚北京那一年的9月11日,组织部找我谈话,由于年龄的原因,把我从党的学校,调到看起来权力似乎很大的举手单位;9月18日,组织部长送去报到,新奎就成了我的部下。新奎,不到一米六的个子,黑瘦,体型、脸型、眉毛都酷似平型关大捷的总指挥。说话不是很咔嚓,爱重复,又像是嘟囔。爱吸烟,从来不喝水,工作时间也不上卫生间。我刚去不久,市里要来检查。我对情况还不熟悉,便让其给我写个汇报材料。两天后,材料交我。条理不清,顺序混乱,事例交待模糊。看后,我不高兴:“听说你在这个部门干了二十多年,还当过小学教师,就把个汇报材料写成这个样子?”我拿出汇报提纲说:“来,我问,你说。”汇报材料我自己完成,新奎不语,尴尬,我亦不悦。   俗话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果然不错。一个月后,门卫打电话说有上访的,让上楼不?对了,我们是对公、检、法实行依法监督的部门,涉法上访都到我们这。我说:“让她上来。”心想,上访有啥可怕的。结果那人一上来,单位的同志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我还没反应过来。上访者是一个年龄挺大的妇女。进屋就奔我来了,问我管不管?我问是什么事?结果拿出了一大包材料,足有四五百页。这看完得多长时间啊!我说:“你简要点儿说。怎么回事,你想干啥?”哪成想,她说起来滔滔不绝、反反复复,弄得我有点懵。这时,新奎说:“这事我都和你说过无数次了,你的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你的诉求不合理。你如果没有新的证据和诉求,你就——”“我就知道你们不会管我的。”新奎又和她反反复复讲了很多很多。最后也只好悻悻而去。新奎给我介绍:“此人是十几年的老上访,每到有重大会议、重大节日,或者有新领导来,她都会到访。遇到花钱买平安、要想出政绩、职务要升迁的领导,她就会得到些好处。这些年来,她已经把上访作为她的一项收入了。其实,她的所谓那些事十年前就已经处理结案了。”对待上访的,既要热情,又要依法,既不能让好人受冤,又不能让闹访占便宜。这是职责,也是原则,但实际工作中,很复杂,做好很难,新奎做到了。接下来,新奎又把我们工作上涉及到的单位、职责、权限,还有老上访户的情况都给我做了详细介绍,新奎真的很敬业。   新奎很有涵养,在单位,从没和任何人发过脾气,甚至没红过脸;没背后议论过任何人,也不讲口外话。看着事小,能做到很难。在一起聚餐时,给倒多少酒,就喝多少,只是喝了酒以后,话多些。会讲他在农村当小学老师的时候,安电灯接错电线、在臀部扎肌肉针如何画圈、划十字线确定位置的一些糗事、趣事。引得一阵哄笑。有的喜欢拿他名字里“奎”字的谐音开他的玩笑,他也是一笑了之,从不带急眼的。   新奎很有孝心,他中午从不在机关食堂吃饭,尽管是免费。我起初不解,问过其他人才知道,八十多岁的岳母住在他们家。爱人单位离家远,他每天中午要回家做饭、伺候岳母。   新奎心很细。出差我们俩经常住一个房间,我问他满口假牙,晚上睡觉怎么不摘下来。他说:“摘了假牙,脸就变形了,怕你晚上看到吓一跳。”他吸烟很频,但是每次想吸烟,都会去司黄冈到哪里治癫痫病好机休息的房间吸。司机们都在屋里吸烟。竟然时时处处都为别人着想。细微之处见人品。据说在单位的二十多年里,从来没为个人的事找过领导。   新奎热心肠。不管单位还是邻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他一准到场,跑前跑后。休息日新奎爱钓鱼,却不爱吃鱼,每次钓鱼回来,都是收拾好了,再送给邻里们。   几年来,我们曾几次获得过模范集体称号,我和新奎都分别获得过先进个人,还得到过奖金和奖品。   渐渐地,新奎在我的心里已经不是下属,而是好同事、好兄长。   2014年的初夏,新奎病了。在市医院检查确诊为直肠肿武汉哪里治疗脑外伤癫痫病好瘤,需要手术,最后决定去省城医院做。手术那天我和办公室主任勇去了。上午九点左右推进手术室,下午一点半来钟,才推出来。我们和他的家属在走廊里等待。到后来,真是心急如焚,甚至煎熬!手术室每推出一个,我们都亟不可待地上前查看。终于等到新奎清醒着被推出来,我们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原来他们那里做完手术的病人,都要等到麻药过劲、病人醒来,才会出手术室。据介绍,新奎的手术很成功,直肠切除了约十五公分,病灶没有扩散的迹象。很好。新奎住院,我们返回。   新奎出院后,要定期去省城做化疗,尽管身体虚弱,但也从没用过单位的车。只是在家里闷了、想了,就到单位看看我们、说说话。我们也会去新奎家里看他。那时的新奎状态还挺好,只是比以前更瘦、更黑了,说话的底气有些不足。一天,新奎来办公室,兴奋地和我说,前天去省城复查,还做了PKCT各项指标均正常。想报名考驾照。我听后很是高兴,很支持他。我说:“你去考吧,不难的。你以后想出去走走,开车可就方便多了。”我们又聊了很多关于开车的事。他离开单位时,很开心,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年末,单位有一小儿癫痫长大会好吗个晋正科调的名额。领导和同志们一致同意给新奎。虽然涨不了多少工资,却是对新奎一直以来工作的肯定,新奎也很高兴,表示感谢。   2015年9月,新奎正式退休。退休之前,没有让他再上班。尽管工作上遇到一些事情会想到,但还是让其安心养病。这期间我们也会通电话,有事都会到场。我退休了,去了外地后,联系就少了些。   听到新奎去世的消息,觉得很突然,心里很凄然。记得在新奎去世的前一周我们还通过话。是晚上的十点来钟。电话响了有三四秒钟,待我拿起电话接时,就不响了,我看来电显示是新奎。心想:不会是新奎……赶忙回了过去。接电话的正是新奎。我长长地出了口气。新奎说是无意间碰到了发射键。然后,我们聊了一会儿。他说挺好的,只是感觉有些累。我感觉他也挺好的。哪知道这次通话,竟成了我们的永别。   新奎一生平淡无奇,走得也平淡寂然。   车也终于没学会开,女儿尚未出嫁。   这真是:   一生平凡无愧心,大道至简璞归真。   苍天不佑无奈何,空将夙愿遗凡尘。   新奎,我的好兄长,愿你在天堂安好!   安徽小儿羊癫疯的好医院    共 24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