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登石榔头山(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恐怖小说

八月十三日早晨,我们曲靖M富源文旅组一行二十一人,在卢老师的领导下,来到古敢水族乡皂角树村,去登村右边离村三千多米的石榔头山。

车行至村口,古敢文化站的李秀元老师早已等候在那里。我们刚下车,他就搬来矿泉水发给大家。边发边给我们简单介绍石榔头山的路况,提醒我们换穿休闲运动鞋。清点好人数,在李秀元的带领下,我们向石榔头山进发了。

离开村子,经过一段湿滑的土路,就进入崎岖的石板路。路面很窄,不到三十厘米宽,路两旁荆棘丛生,红红的豆精粮到处都是,摘三五颗放进嘴里,酸酸的,甜甜的,涩涩的。老米粗还不熟,摘几粒放进嘴里,又苦又硬。突然看到一种果,淡黄色,毛绒绒的,圆溜溜的,直径大约一厘米。因好奇,我便去摘,“妈呀,有刺!”手条件反射性地缩回,仔细查看,才看清表面毛绒绒的东西原来是刺,只是太细,难以发现。不但果有刺,而且树干、树叶上都有刺,这小东西还真会保护自己。你不给我摸,那就照张照片带走好了!

“快看,那就是石榔头山了,你们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是不是看到了一个石榔头?”李秀元的手定格在那里,可我怎么也找不到石榔头,摘下太阳镜,揉揉眼睛,使劲找,还是没看到。“噢,我看到了!在那!在那!”顺着杨平原老师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座小石头山,左看右看,怎么也不像个石榔头,是我缺乏想像力,还是眼睛有问题?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空间想像力了。

管他了,往前走,离近了,也许就像了。于是,我沿着高低不平的山石小径继续前行。走几步,停下来看看,又走几步,又停下来看看。“杨老师,快来,我看到了一尊大佛!”咦,他们眼中的石榔头,怎么在我眼中就变成一尊大佛了呢?我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再看,还是像。杨平原老师跟了上来,仔细分辨着,“你别说,还真像呢!”正当我为自己的不同发现得意时,离我俩十米左右的钱本富老师大喊,“那分明就是一个望夫的女子嘛!”我俩马上赶过去,“呀,真像!真像!头上还戴着一束花呢!”杨老师快乐得像个孩子。

“对面的朋友快过来,石榔头这里太神奇了!”李季在对面手舞足蹈。我挽起裙子,跟在杨平原老师的后面,往石榔头那里赶去,裙子不断被荆棘挂住,小腿剐了几道口子,渗出血来,也不管不顾,手脚并用,三下两下就纵到了石榔头那里。李秀元站在离石榔头不远的大石头上,不断提醒陆续到来的欢呼者注意脚下的安全。

站在石榔头山前,总算看清了石榔头的全貌。这个石榔头,大约有十吨重,被细细的石柄托着,矗立在一块临崖的巨石上。蓝蓝的天空,偶尔有白云悠闲地飘过,那石榔头仿佛要倾倒下来似的,有些瘆人。见文友们摆首弄姿在石榔头边各种留影,我也心痒痒的,跟杨老师相互扶挟,摇摇晃晃来到石榔头下,扶着石柄站起来,曹波拿起相机,“咔嚓!咔嚓!”不断按响快门,给我们留了各种姿势的影。大家或蹲或站,或拉或扶,或说或笑,反正怎么好看怎么照,怎么舒服怎么拍。而两位摄影师——董宾和卢老师,一远一近,配合拍摄,忙得不亦乐乎。“夏老师,我俩来一张!”在美女海丽的提议下,我爬到她身边,小心翼翼地扶着石柄站起,突然,一阵狂风掠过,把我俩的裙摆撩起,还好反应快,及时蹲下用手按住,不然就爆光了。“撩起来照了好看嘛!”曹波坏笑着说,“哈!哈!哈!”在场的人大笑起来,我羞得把脸转向石榔头,莫名产生了些恐惧。

从石榔头山下来,在周边的石山上留了几张影。这时已经十一点,因十二点要赶回洒交凼村品尝长街宴,太阳又火辣辣地照着,实在有些受不了,就约着几个同伴先下山。

原路返回皂角树村口,见一户人家门口有三个人在聊天,我们也有些累了,就坐下来跟他们搭讪,女主人老大娘搬出凳子,热情地招呼我们。当杨老师问起石榔头山的情况,那位八十三岁的王大爷告诉我们:石榔头山,被全村人奉为神山,村里哪家有不顺利的事或者小孩长时间哭闹不乖,都要杀猪宰羊到那里去祭拜,包括村里的皂角树,也被奉为神树,村里人逢年过节都要去祭拜,破四旧时全砍倒了,后来不知何故又从躺倒的树边长出一棵新的来,皂角树村因此而得名。

听了王大爷的述说,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敬山敬树敬自然的村落。难怪这三位老人个个面色红润,身体健康,原来是心中有信仰,精神有寄托啊!我不禁对石榔头山、对皂角树和皂角树村的村民肃然起敬,同时内心有了深深的歉疚和后怕,如果去爬山之前先向村民了解一下关于石榔头山的情况,也就不会爬到石榔头山上去造次了。我们站立的位置,正是石佛的肩头,手扶的地方,也就是石柄,相当于石佛的脖子。

人无敬畏之心,是多么的可怕,可以乱砍滥伐,可以肆意掠杀,可以骄奢淫逸。如果心存敬畏,尊重民俗,尊重生命,不跟山比高,不与海比深,不就社会和谐,人人礼让康健了吗?

沈阳癫痫检查费用是多少为什么会得癫痫病是哪些原因引起的呢辽宁那个医院对癫痫西安靠谱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