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花妖】我爱了你整整一个曾经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伦理小说
很多年后,经历了一系列的坎坷,我才发现,人生就是由遗憾悔恨痛苦悲凉等等交汇在一起的一条漫长的河流,你永远没办法知道这条河流什么时候会惊涛骇浪,把你掀下水,也没有办法预测到风云突变。你会在孤独的木筏上被浪头砸晕。更没有办法躲避那些风雨雷电,暗流汹涌,以及河流中宛如浮木一样的鳄鱼。
   即便你九死一生,飘出这条河流,投奔向海,那里也有更多的危险,你知道,那里有鲨鱼。
   ——引自《漫长的河流》
  
   1、你在橱窗前,凝视碑文的字眼,我却在旁静静欣赏你那张我深爱的脸。
   许童童来的时候,我和宋念仁正在街上奋力发着传单,为这个月的业绩而努力着。
   远远的就看见她穿着CK的呢绒裙子和Gucci的鹿皮短靴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宋念仁身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后,转身走上了不远处的一辆法拉利跑车扬长而去。然后我就看见宋念仁站在那一动不动,视线随着跑车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曾离开。
   就在这时,我期盼的第一场雪在这样的场合下不期而至,人若伤,天亦是悲的吧。我走到宋念仁身边,轻轻拂去他头上的雪花。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压低了声音,却是掩饰不住的凄凉:程小雨,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一怔,盯着他灰暗没有光泽的眼神,酸楚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我们就这样在大街上僵持着。
   是,我早就知道。一个月前许童童第一次晚归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当晚她出奇得开心,撕扯着我的衣袖一脸幸福地对我说:小雨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觉得女人可以如此幸福,被一个男的宠着爱着,我的所有要求他都答应,你看……
   说着,她跑去沙发上拿起一个崭新的包包对我说:CK的,怎么样,漂亮吧。
   宋念仁发财了啊,怎么能给你买得起这个。我惊讶的问。小雨,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连一万块钱的戒指都买不起,我不知道自己还在他身上浪费什么感情,杜哥多好啊,我们只不过跳了一支舞而已,包包就到手了。她拿起包包在镜子面前左照右照,时不时回头问我:好看么。我点点头,她看似兴奋地不得了。很多年后,当《北爱》播出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当年的许童童和北爱里的杨紫曦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杨紫曦和安迪在一起后,曾对吴狄说:你一直都给我这个梦,我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我不能一直靠着梦想过日子啊,我现在终于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可惜这些东西你给不了。
   在真爱与金钱面前,她毅然决然地奔向了跑车和大房子。就像现在的许童童,相恋四年比不过别人给她的一个名牌包包。我忿忿不平地问许童童:你要跟那叫什么杜的在一起,那宋念仁怎么办。小雨,你以为我们在拍电视剧裸婚啊,我可没童佳倩那么伟大,我需要钱,你懂吗?她把包包放进衣柜随即走进了浴室,从容淡定到好像宋念仁根本不是她的谁。
   我微微有点小开心,而后又难过,如果宋念仁知道了这件事怎么办,盯着浴室的那扇门,听着她在里边哼着小曲,我的心早已五味杂陈。
   后来,每次到嘴边的话却被宋念仁一句“童童她又怎么了”尽数吞回肚子里去。最终我还是选择不说,我怕宋念仁难过怕他悲伤,我知道,宋念仁把许童童爱到了骨子里。
   宋念仁松开我的手,踉跄的退后一步:程小雨,你们女人都是为了钱可以出卖爱情的吧。听着他痛苦与酸涩的声音,我的心狠狠一沉,忽然有种想抱住他哭的冲动。宋念仁指着橱窗内摆设一枚精致的戒指喃喃道:还有几天我就能买了,可惜她却提前离开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难道连这几天都不能等么。
   看着那枚戒指,想起他每次发传单受挫后就总会走到这个地方,他说他看着这枚戒指就是动力,他一定要为努力冲业绩为许童童买这枚戒指,而今天,许童童恰巧选择在这个地方分手,无疑给了宋念仁致命一击。我再也忍不住流下了泪,仰起脸看着他,朝着他大喊:宋念仁,你可不可以清醒一点,许童童背叛的是你们的爱情,不是背叛的这枚戒指你懂不懂,假如你给她买了这枚戒指,她还是会离开,她要的不只是这些,你懂不懂懂不懂啊。
   其实我多想对宋念仁说,许童童她不值得;多想说,为什么有许童童在的地方你从来都不曾多看我一眼;多想说无论你是怎样,我一直都在。
   宋念仁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橱窗前的戒指。我也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他俊逸的侧脸,天已经微黑,华灯初上,街头暖色调的灯光映在他脸上,忽然就把他脸部的线条柔化了。看着他好看的面容,我的心微微荡漾,这张脸,我整整爱了四年。
  
   2、你为她封锁了心,我却为你倾尽了整座城。
   我跟一个人从小把我拉扯大的母亲断绝了关系,为了一无所有的宋念仁。我记得,我离家前妈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你一定会后悔的。我坚定的笑笑:我不会。
   我相信宋念仁,一颗心一个人,再也想不出更好的词去形容他爱一个人的那种执着。想起我在江边对他说在一起的时候,他摸着我的头:程小雨,我一无所有。我摇摇头扑在他的怀里,一切就这样尘埃落定,无须再多的话语。就算他一无所有,我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甩门而去,坐上了他那辆破旧的摩托车。环着他的腰,我觉得此刻的我拥有了整个世界。我突然在那一瞬间理解了童佳倩为了嫁给刘易阳所做的一切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字,那就是爱。
   我们开始居住在我和许童童曾一起租的那间小破屋子里,白天一起去公司上班,晚上一起回家做饭,日子平静且安逸。他从不会说爱我,我也不会去特别在意,我必须给他时间,去忘记许童童带给他的伤害。然而,在许童童离开的第三个月后,也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三个月,宋念仁最终还是把那枚戒指买了回来。那一晚他喝得迷酊大醉,抱着我痛哭流涕。他说他想许童童,想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多艰难的日子都走过来了,为什么在他有能力买下这枚戒指的时候,她却不在身边。
   他紧紧地抱住我,仿佛要镶嵌进骨头里,鼻涕和眼泪全灌进了我的脖子。他柔情脉脉地看着我,拉过我的手:童童,这枚戒指我亲自给你带上。然后霸道地将我锢在怀里。那一刻,我僵在原地。
   接着牵着我的手到了床边:童童,我抱着你睡觉。然后看着他安静的闭上眼睛,嘴角溢满笑容,满足得像个孩子。整个过程,我一直像个木偶一样受他摆控。那一夜,我彻夜无眠。
   第二天,当宋念仁看到我手上的戒指时,有些口齿不清地问:这……怎么会在你手上。
   即使他是如此小心地掩饰,我仍能看到他惊讶眼神里藏匿不住的厌恶。
   心脏像是被刺了一刀,痛得我无以言表,强忍着泪水,我平静地说道:因为昨晚你把我当做了许童童。没有去看他是怎样的神情,我慌忙逃离那个令人窒息的小屋子,大滴大滴的泪水狠狠地砸在地上,宋念仁就那样看着我跑出去,却没有追上来。我疯狂地奔跑着,心脏有种致命的疼,疼的我喘不过气,忽然觉得,就这么死了,也是一种解脱吧。眼前开始浮现妈妈绝望的眼神和我甩门而去时颓然倒坐在地上的一幕,我真的有些后悔了,我究竟在做一件什么事情,在垂死挣扎些什么?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医院,身上盖着一个男人的衣服,而衣服的主人早已不在。枕边放着一张纸条:我还有事先走了,不能等你醒来了,医院的一切我都打点好,有缘再见。
   我忽然间明白,我所有的所作所为都只不过是我一个人的一厢情愿,我所有的幻想都只不过是我自己一个人对爱情的期待,我深爱的男人,竟然抵不过一个陌生人。
   宋念仁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医院的窗边晒着太阳,冷漠的当他不存在。他走过来从后边抱住我,头窝在我的颈边,温柔地说:小雨,对不起。就这么几个字,我心里刚刚竖立起来的城墙就在顷刻间瓦解,转过身砸着他的胸膛:你走,你走,我不爱你了。说着把戒指摘下来扔在了地上,推开他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他把戒指捡了起来,重新戴在我手上:小雨,你就是我宋念仁的新娘。他的唇重重的压在我的唇上。我的大脑突然停止了运转,没错,我是傻了,我们住在一起三个月,都是分居而睡,我唯一相信我们是真的在一起的理由,是他偶尔会牵我的手。
   而今天,是他第一次吻我,那种感觉酥酥麻麻的,让我没有力气去反抗,我沉浸在了他吝啬的温柔中。于是,我又开始相信爱情,相信了宋念仁编写的童话。我的软弱,我的卑微,只为我爱宋念仁而存在。
   那天过后,宋念仁对我出奇的好,像当初对许童童那样,做我喜欢吃的菜,陪我逛街给我买我喜欢的衣服,所有的家务都他一个人做。我们会抢一包零食,会抢着换电视,会抢着去洗漱,他也开始习惯性的捏我的脸,柔柔喊着我傻瓜。他会清楚的记得我的生理周期,然后再那几天里忍耐我的任性我的自私我的坏脾气,而且,再也没提过许童童三个字。我突然就觉得原来太阳可以如此耀眼,我也可以拥有宋念仁给得幸福,即使伤痕累累,我也无怨无悔。什么跑车,什么大房子,比不过他的开怀一笑。我安逸的窝在宋念仁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说:宋念仁,你想要我吗。
   感到他的身体轻轻一颤,我早路遇癫痫患者怎么急救已羞红脸颊不敢抬起头来。他缓缓地抬起我的下巴,震惊中带着欣喜的看着我:小雨。我清楚的看见他眼睛里所表现出来不同寻常的光芒,我不笨,我还是懂得,那种光芒叫做男人的欲望。我轻轻的从他怀里站起身来,一件一件的把衣服脱掉。我是很紧张的,我当然知道这一脱意味着什么,可是,坐在我面前的,是我深爱着的男人,是我想一生一世白头到老的人。好像过了很漫长的一个世纪,当我终于脱得一丝不挂的时候,宋念仁再也把持不住,一下把我扑到了沙发。我们就那样激烈的吻着,好像彼此的身体都交合在了一起。屋外寒风刺骨,大雪漫天,屋内却到处充斥着温暖暧昧的气息,我不后悔。
   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武汉的癫痫医院排行榜的时候,我们同时石化,因为门口站的是挺着大肚子的许童童。这是怎样一幅令人难堪的画面?我和宋念仁在沙发上赤身交战,许童童拖着行李箱挺着大肚子一直盯着沙发上的我们,我们都呆了般地盯着对方,时间好像定格在了此刻,没有了下一秒的开始。直到许童童笨拙地走了过来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撕扯着嗓子骂了一句贱人愤愤地离去之后,宋念仁突然像清醒了过来从我身体里出来,迅速地穿上衣服,随着许童童冲出门外,留下了赤裸裸的我。
   冰凉的寒风从那扇敞开的门呼呼的吹了进来,很冷,很冷。然而,再冷,冷不过人心。
  
   3、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
   那天晚上,在街上漫无目的游走的我,认识了杜可毅。杜可毅说,这是我第一次认识他,而他却是第二次认识我了。我疑惑,他解释道,哪次送我去医院的人是他。我笑,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小到一转身便可遇到。杜可毅问我: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街上瞎晃悠,不怕碰到坏人啊。我甜甜的笑:不怕啊,因为世界上没有好人。
   他坐在我旁边,擦着我脸上残留的泪痕:怎么每次见到你都这狼狈。他这一个轻微的动作,一句不怎么好听的话却让我瞬时崩溃,第一次,我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哭泣,第一次把自己这四年来所经历的讲给他听,我压抑了很久很久的委屈,在他的怀抱里得到宣泄。
   我趴在杜可毅怀里,梗咽的说道,我也需要被爱,我也是个女人。
   杜可毅缓缓地说:爱情这东西,说好听了是互惠互利,说的不好听点,就是一个玩命付出,另一个玩命接受,你任劳任怨,人家甘之如饴。我不服气的说:你懂什么,这才是爱。杜可毅长叹一声:是,我是不懂,但是我知道一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敢断定知道现在你心里还想着其实宋念仁是爱你的。我不说话,把头深深埋进了膝盖,当是默认。
   然后我就听见杜可毅说:程小雨,你真让我心疼。后来,我才知道我们的故事里,最不明白的就是我,而最执着最固执的就是宋念仁。
   宋念仁再次回来这个小屋的时候,我和杜可毅正在厨房里一起做饭。他就是一个闲人,每天早来晚回的陪着我,我从来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而我也不问。几天不见,记忆中宋念仁阳光刚毅的脸此时满满的全是沧桑,那颗绝望的心,在隐隐犯痛。他说:程小雨,我们谈谈。他终于开口了。呵呵,他喊我程小雨。杜可毅拉住我的胳膊,示意我不要,我笑笑,把他的手拿开,转身出了门。即使被他伤害的千疮百孔,可是,我爱他,还是深深地爱着他。我跟在宋念仁身后,彼此都沉默着,谁都不说话,我以为,宋念仁是来找我解释那天发生的事。直到走出这条幽深的胡同,看到对面的马路上焦虑的许童童时,我才发现,我又天真了。
   童童被那个富商抛弃了。他点燃一颗烟,悠悠的说道。然后呢?看着许童童怀了孩子而略显发福的样子,我冷笑。她以前因为打掉过许多孩子,所以这个孩子不能打了,不然以后就不能生育了。我微微有点吃惊,随后哈哈大笑着,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眼泪簌簌的留了下来:所以你是要跟我说你要跟我分手,要去抚养她的孩子是吗?你还记得我们曾经说的话么?

共 10142 字 3 页 首页长春哪家医院看得好癫痫病ndex.php/article/showread?id=357476&pn2=1&pn=1">123
郑州癫痫病发作="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