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父亲节,那温暖的疼(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历史小说

看到大街上到处都是父亲节的字眼,我突然想起那年的父亲节,泪水禁不住地流了下来。

读师范的最后一个学期,我迷恋上了文字,常常也有“小豆腐块”,见诸于报端。更可怕的是我迷恋上一个人,迷恋上他的文笔。我过分地同情他,不忍看到他在父母离婚的痛苦里沉沦,挣扎,浪费青春年华。我幻想自己能够解开他父母之间的疙瘩,无形中,我给自己挖了一个陷阱,背上自己刻的十字架,不能自拔。明知道,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可我却沉浸其中,关注他的一举一动,跟着他莫名地欢乐与忧伤。直到有一天,我实在拗不过自己内心的煎熬,就写了一封信让同桌转交给他,姑且说是“情书”吧,其实,那只是一篇散文。可我实在没想到,那封信,竟在男生宿舍公开传阅。到底是被同学发现,还是他公开的,我最终不得而知。但它给我的伤害,却是致命的,是一生的疤。我这个班里所谓的才女,成了班里同学目光的焦点。自责,后悔,惶恐,自卑,伴随着我夜夜失眠,在噩梦中,我一次次惊醒。我开始寻求自杀的方式,幻想自杀的结果,日日痛苦,夜夜痴呆。那天的经历,让我彻底消除自杀的念头。

上体育课时,我们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个比我们高一届的女生,而且是我老乡,因为暗恋老师被拒绝,在宿舍楼里上吊自杀了!我们一窝蜂似地跑过去,我亲眼目睹了悲惨的情境。当她着一身白色连衣裙,面色安详,身体僵硬,从楼上,被警察抬下来的时候,她那白发的老父亲,浑身战栗,泣不成声,被人搀扶着疯狂地扑向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心着实被击痛,被唤醒。我觉得自己曾经也和她一样愚蠢,一样傻瓜。我想到了我老家的,烈日下,风里,雨里,在田地里劳碌的父亲,想到了父亲那期盼的骄傲的眼神。要知道,我曾是父母眼里的乖女儿,是他们心中的骄傲呀!为了庆祝我考上师范,端上了国家的铁饭碗,也为了激励我的兄妹,一分钱都想着掰两瓣花的父亲,却花钱在村里请人连续放了两场电影,让乡亲们一起分享他的欢乐。

那天夜里,我彻底失眠了。我一口气写下一篇一千多字有关父亲节的征文《心河》,给广州一个杂志社寄去。我发誓,从此不再碰文字。

有些事情,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那天早自习,班里搞一个普通话学习活动。抽到相同幸运卡的同学,要一起去讲台表演节目。我和他竟成了共同的幸运卡,那一刻,同学们都在说笑,我的脸火烧似的烫,真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或者想去南山,永远不再回还。事后,我一个人偷偷地跑到校园外的一个小河边,哭了很久。就是一秒钟,我也不想待在学校,不想待在教室里,更不想看见他。回到学校,我就直奔班主任办公室,向他请假。我说我有病了,要回家一段时间,到时候我再来参加毕业考试。班主任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有病就在学校看,还讲了许多大道理。我说,不管怎样,我一定得回家几天,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于是,我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哭,任班主任怎么劝说。后来,他竟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也就贼一样从学校匆匆逃离了。

我没想到那天竟是父亲节。我也没想到,父亲竟在这天,骑着自行车,走了二百多里路来看我。我和父亲就这样错了相见的时间。究其原因,却令我苦笑不得。

原来,我写的父亲节征文《心河》,得了优秀奖。广州那家杂志社在父亲节前夕,给父亲寄一个制作精美的音乐卡片。信封地址是我参加大赛时,按主办方要求写好的,当然是我的笔迹了。就是这个信封,使父亲又惊又喜。他不明白我怎么会跑到广州给他邮寄礼物,母亲说:“这妮子一定偷去广州打工了,上次她回来还说,不想上学了,要去南方打工的。”父亲说:“还不是因为你,成天叨叨说她花家里钱了,她才赌气去广州挣钱的。女孩家将来毕业,回家当个老师多好呀!”父母为此争吵不休,他们一夜未眠。第二天,父亲没顾得在家吃早饭,骑着自行车就出发了。

父亲来到我班教室门口,向老师询问我的时候,同桌告诉他:“她请假回家了!”父亲当时的劳累和失望可想而知。

转眼,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每每想起,我都觉得对不起父亲。但我却早已忘记了心中的自卑,忘记了耻辱。青春,没有对错,爱也是没有对错的。有人说,上帝为你关上了一道门,同时也为你开了一扇窗。我甚至从心里感谢他的拒绝,感谢他的决然,我才有幸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工作,能够近距离地孝顺父母,做父母心中的小棉袄。特别是当哥哥、妹妹们他们都选择了在外地安家时,我更庆幸自己能守住自己的爹娘,能够做他们无助时的拐杖,能够在风雨来袭时给他们一个幸福的依靠。

哈尔滨看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天津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呢?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癫痫病人平均寿命是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