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冬夜(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女生悬疑

初冬,夜色很早降临。

下了班,买些母亲喜欢吃的东西,匆匆赶去母亲的家。母亲一个人住着,身体又不好,让我放心不下,每晚都去她那坐上一会,陪她说说话。

来到母亲家楼下,看母亲的房间里亮起了灯光,我的心被灯光温暖了,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不由停下脚步,看一会母亲在窗前绿化带里种下的几畦菠菜,矮矮的,稀稀的,经了秋霜,匍匐在地,失去了生机与绿色。母亲说,那是留到明年春天吃的,有了根系,明年春天一到,菠菜长的飞快,和春天第一茬韭菜和在一起做馅,烙了菜盒子,那美味可以飘出好远。

还有几日才供暖,房间里有点冷,母亲穿着臃肿的棉衣越发显得笨拙,母亲不舍得用空调,只加衣服在身上。从村里来到城里,母亲还是遵循村里的作息时间。不过晚上六点多钟,母亲已吃过饭,把自己安置在沙发上,昏沉沉要睡去的样子。母亲的日子与电视机为伴,随着电视剧里人物的悲欢离合,打发着日子里的孤单寂寞。

我与母亲说着话,快到“寒衣节了”,我和妹妹们回老家给父亲上坟,送“钱”和过冬“衣物”,问母亲还有哪些要嘱咐的。母亲叹口气,“哎,上个星期天就该去的,天冷了,你爸在那边要挨冻的”。家乡的风俗,每年阴历十月初一为“寒衣节”,要给家里故去的亲人送“钱”和过冬“衣物”,必须在阴历十月初一的前十日之内,不然那边的亲人收不到。我有些愧疚,这件事情我没做好。“回村时看看两个叔叔婶子,不能忘了那是家里人,我身体不好,不回去看他们了。”母亲嘱咐完这些,从沙发上慢腾腾站起来,脚步迟缓着去了厨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袋包子递给我。“包子还热着,拿回家去吃,天黑路不好走,早点回去”。我这已到中年的女儿,还让母亲担心我走夜路不安全。我想多陪母亲说说话,冬夜漫长,母亲的孤寂更是无边。拗不过母亲,只好回家去。

路灯闪着柔和的光,照着平坦的路面。我决定步行回家,不去坐公交车。半小时的路程,只做晚间散步,欣赏一下城市夜景。

路旁的银杏树上不时有叶子飘落下来,我的目光追逐着落叶,看它们在空中舞动,而后轻轻的落于地上,跑过去拾起一片,拿在手里看,我要把它带回去,夹在书中,做时间的记忆,如同收藏起一个季节。

树下有一团黄色的身影,我好奇的走过去看,是一个人蹲在那里。他穿了一身破旧的土色衣服,头上的帽子看不出颜色。在他面前摆着几个颜色不同的塑料袋,里面应该是些吃的东西,我看他伸了筷子在里面夹东西吃。是流浪汉?还是拾荒者?我手里的包子还有余温,送他几个?我有点迟疑。他并没有发觉我站在他身后,或者他不必在意别人,他在吃他的晚饭,周围的人和事与他无关。我如果把包子给他会不会不妥?伤到他的尊严?虽然我并不是把他当做乞丐,只是热心肠。我还是离开了,慢慢朝家里走去,心里有些压抑。不由想起三十几年前的事。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姑娘。冬天的一个晚上,全家人坐在饭桌旁吃饭。母亲熬了一锅玉米粥,切了红薯腌制的咸菜,一碟炒花生米,白面馒头冒着热气。父亲和母亲说着家常,我和妹妹抢着吃花生米。

院门口有说话声,声音不大,听不清说的是什么。父亲放下碗,没披衣服,溜下炕去了院门口。农家院里,只在睡觉前才关院门。只一会,父亲带着一身寒气回到屋里。“小云妈,盛碗热粥,拿个馒头,门口有娘俩要饭吃,说是家乡发了水,家冲没了,只好出来讨饭吃。”母亲赶紧溜下炕,从锅台边拿起一只大碗,盛满热粥,拿上一个白面馒头,想出去送给门口的娘俩。我自告奋勇要出去送饭,父母的善良感染着我。母亲给我披上棉袄,我端了碗,拿上馒头,小心翼翼走到院门口。

一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男孩依偎在母亲身上,怯怯的看着我。她的母亲连声说着感谢的话,接过碗递给男孩,看他吸溜溜喝着粥,很快碗见了底。女人把馒头装进身上背的布袋子,看我盯着她看,解释说,不知道明天能不能遇到我们这样的人家,馒头要留着明天吃。女人看男孩吃完,拿过碗还给我,牵了男孩的手走了。我冻的打颤,看她们走了,飞快跑回屋里,爬上热炕。

“天这么冷,她们住哪啊”?我急不可待的问父母。

“去村里麦场住一夜,我告诉她们地方了。那有两间看麦场的人住的房子,冬天没了粮食,看麦场的人不住在那里。”父亲的回答让我稍稍安心。

“以后遇到要饭的,给点吃的,别关院门”。父亲边吃饭边唠叨着。

村里有些人家见到要饭的人进了村,赶快跑回家去,关上院门,不肯施舍一顿饭。父亲对那些人看不起。只是从那以后,村里再没来过讨饭的人。而父亲的话影响着我,做善良的人,在你有能力的情况下,对人施与关爱。

如果父亲还在,面对今晚我遇到的人,父亲会如何做呢?会不会和我一样纠结?父亲无法回答我。

这个冬夜,我走在路上,那些纠结由它去吧!转回身去,包子还有余温,送与那人吃,真诚的。天冷,吃些热的。、

湘潭有哪些能治癫痫的医院老年人癫痫病因常见癫痫病病因郑州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