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冬夜无惧(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那些瑟缩的句词,终于等来意外的狂欢。

此刻是逐渐深长的寒夜,和冷冷的冬天的雨。从画家合爱民巨大但拥挤的工作室刚刚出来,脑海中还是那堆满了整个工作室的布画和热气腾腾的群人们。各种颜料,每一张生动的脸,隐秘遍布空间的一波又一波一簇又一簇跳动的仿佛还散发着墨香的方块字。在我发动车子的同时,我感到我刚离开的一切已经融合成一张巨幅的油画,镶嵌在曲靖这个毫无特色的所谓云南第二大城市的中心,在中国的版图上凸现着一种怪异而独特的美。画家合爱民,这样的一幅画,迟早有一天,你会画的吧?

车子倒好了,但一下子出不去。一辆布满鲜花的婚车挡着我。这是曲靖曾经的艺术剧院大院,如今成了修车行、服装店、杂货铺、烧烤摊……也可以这样说,现在这里除了合爱民的工作室,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与艺术没有半毛钱关系了,包括此刻让我受到包围的鲜花店,尽管几个小时前,男作家窦红宇还在这里买了一捧百合玫瑰送给从昆明过来的女作家半夏。窦红宇的书写很少败笔,但是,今天他这一笔在我看来却很失败。因为他送给半夏的是一捧花,一捧很明显是别人准备用在明天结婚典礼上的花。不是一枝,也不是一朵,而且经由再三修理,枝枝丫丫刺刺脑脑已经不在。花束通过精心包扎,装饰华美贵气,鲜艳欲滴的花朵还保持着娇嫩和丰满。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半夏把花束紧抱胸前,快乐而激动。我替她撑着雨伞,我感觉得到,她流露的情意,是真实而真诚的。多么普通的一种方式,两个大内高手相遇,惺惺相惜时所能想到的,也只有这点平俗。

半夏的到来使我的生活产生了短暂的混乱,我不得不把一个下午的时间挤压再挤压,冒着某种风险让一个无聊的会议见了鬼,让晚上八点钟的锻炼也见了鬼。多么奇怪,今天是一整天的雨,不大不小的,只是冷。冷的雨幕让我想象多年未见的半夏的脸。二十年前在会泽第一次遇到她时,是水一样透明的阳光。“我们是老乡啊!我家也是者海的,铅锌矿的。”她笑得明朗而清澈。在同一个地方长大,可是,却在异地相识。那时候,我也一样的明朗和清澈吗?也或许,她根本就不记得我了!想到了她的文字,她的“心上虫草”、“活色余欢”、“潦草的痛”以及“忘川之花”,说实在的,我没有认真读过她的文字,可是这样的几个词组已经让我深深深深地喜欢上了,能够组出这样几个词组的女人,又是怎样的活色馨香呢?然后就是二嬢和三嬢口中所了解到的半夏了,一个为了文学几近忘我的女作家。

我想我是被深深的刺激了,我脑海中想到半夏的时候,是一层黑压压的方块字,无边无际,铺天盖地,其中夹杂着古怪精灵的花草虫鸟和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今天听到了一首好听的歌,《无惧此夜》,电子音乐作曲家JeremySoule的作品,吉克隽逸演唱。喜欢那风格,那旋律,那声音,那幽迷的深远,那凄凉的高旷,歌词美极。我被穿越,渗透和击打。我沉浸在这首歌的时候,我看到了半夏。清瘦挺拔,蔼然若旷古飘来的一叶绿瓣,瘦长脉片,仙风道骨。要怎样才能描述一片不老之叶在成熟时翩跹的舞蹈?仿佛见证的只是她的一次脱离,象风的旋转始终没有撼动盘结的深根。轻轻的认真的眼神,仿佛从来没有谎言,不惧,亦无畏。就是那首歌了,《无惧此夜》。

她还认得我。她轻轻地叫了我一声,好像叫一个昨天刚见过面的朋友,然后她又说:“这些年你写得少了,你要多写啊!”耳语般的低言,仿若锤击,还是感到了被灼伤的痛。

喜欢一个人就是如此的莫名,哪怕她给你的是疼痛。

她对每一个人微笑,轻轻的,阳光一般的。“我给你带了三本书,一本《自然史》,你一定要看,自然史,也是博物史,会让你比较全面了解植物、动物、人类。一本汪曾祺的散文,因为你的写作风格有点他的味道,另外一本也是他的,你看看,可能对你会有帮助。”今天,她是来收徒弟的,一个未曾谋面的徒弟。只因为窦红宇说,“这个人不错,你收下吧!”所以她郑重其事地来收徒弟了。一切都那么自然,最好的方式,最美的仪式,除此之外没有更恰当的。

她给每一个人签赠书,给我的那一本上写着:“逝去的终将不返……”她会心语吗?她竟能懂我!再看她一眼,那始终没有摘下的帽子里,蕴藏怎样的财宝呢?

还没有谢幕,可是我必须走了。我不知道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当她来,我只是想看一看她,如果她还懂我,我已知足。

淅淅沥沥的小雨依然不停,迷茫雨幕中,混乱而珍贵的一天已经逝去。现在,布满鲜花的婚车也终于让出了道,我往回走,悄悄带走那些在画家合爱民工作室里隐秘遍布着跳动着的激动而不安分的句词,同时我打开音乐,好听的《无惧此夜》,半夏,可以把这首歌献给你吗?还有我亲爱的群人们,还有我自己……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成都癫痫病医院排名怎么样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有哪些西安治疗癫痫病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