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抒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小二多儿(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抒情散文

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哇哇哇……”一连串新生婴儿的哭声从产房里传出来,响亮,具有穿透力。

听声音,一定是个小子!惴惴不安的我,在产房外给自己打气。

第一个是女儿,虽然很喜欢,但是第二个,心里总盼着是个小子。我虽然读过几年书,也未能免俗,中国男人的重男轻女思想,也随着妻子第二胎产期的临近,在我心里潜滋暗长。

那时候,计划生育已经越来越紧。虽然还没有斩钉截铁地强调不允许生二胎,但对一般拿工资的人而言,已经是小偷的干活儿,不敢明目张胆了。生三胎,很可能丢掉工作,一般人绝对没那个胆了。我就属于拿工资的一般人,能生这个第二胎,就已经是胆大妄为了。所以,我最大的理想就是,第二胎,是个男孩儿。一男一女,儿女双全,龙凤呈祥,阴阳平衡,多好啊!

正是因为这个心理驱使,在我听来,那一连串的婴儿哭声,只能是男孩子的哭声。

想是想,毕竟拿不准,心里急切切地又站了一会儿,我娘从产房里出来了,告诉我:“小妮儿,二妮儿!”

听了我娘的话,我脑子里似乎“嗡”地一声吹过一阵冷风,用最近流行的话说,心里拔凉拔凉的。

我娘接着对我说:“快回家去吧,让你嫂子赶紧熬小米饭,煮鸡蛋,抓紧送来!”

我就有些懈怠,哼唧了一会儿,没动脚。还是我娘又说了一句:“快去啊!”我才在漆黑的夜色里离开保健站,往家里赶。

等到我从家里赶回去,一个老熟人来找我。她现在是保健站的工作人员,过去和我一起在工厂当工人。她告诉我,在我妻子产小二妮儿之前,另外一个人产了一个小男孩儿,也是第二胎。那个产二胎的女的,也是我在工厂当工人时的同事,她男人过去也是厂里的,现在在某科局工作。“她盼着第二胎是个女的,你盼着第二胎是个男的。她提出来,你们两家可以换换,要换,就抓紧时间,换了,马上各回各家,这样,不显山不露水。”

老熟人也是好心。但是,我听了,却犯了嘀咕。

再是女孩儿,她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把自己的亲骨肉送人,换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养着,怎么说都别扭啊!有重男轻女思想是一回事儿,拿自己的亲骨肉送人又是一回事儿,即使是拿狸猫换个太子,也都有违人性底线啊!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妻子和我娘,妻子不言语,要我拿主意。我娘也说:“这事儿得你自己拿主意!”

再怎么说,咱也是个读过几天书的人不是?思来想去,还是人性的理智战胜了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我随即找到我的熟人,回绝了她。

小二妮儿一天天长大,看模样,脸庞和眼睛没有她姐姐的大,有几分仿我的成分,但是,相貌的大部分因子,还是遗传她妈妈,也是个美人坯子。只是,额头有些高,即不仿我,也不仿她妈。

随着孩子的一天天长大,我心里的失落感越来越淡化,但是,还是止不住给我的小二妮儿取了个小名:小二多儿。含义,不言自明,二妮儿,多了,要是个小子就好了。既是调侃,也是在表达一下遗憾。家里人也就跟着喊。小孩子弄不清啥意思,等到会说话了,别人一叫就答应,有时候,有人喊:“小二多儿,来,抱抱!”她支奓着小胳膊,嘻嘻笑着,跑过去,扑进人家怀里。

时间长了,看出俩女儿的不同来。不但长相有差异,而且,性格也有区别。大女儿文静,稍有些内向;二女儿活泼,稍有些外向。两种性格,形成互补,在我眼里,就成了互相映衬的两种美。我心里也就越来越喜欢我的小二妮儿了。

有一次,大概也就是二女儿刚刚两岁的时候,她奶奶领着她在院子里玩,她奶奶一不留神,看不见她了,急忙喊:“小二妮儿不见了!”

我们在屋子里的家人都急忙跑出来,四处找。找来找去,找不到。大家愈发担心。正急忙间,我听见厨房顶上有动静,抬头一看,呀,小二妮儿在陡斜的屋顶上,拍着手,笑呢!

一个才两岁大的孩子,走路还走不稳,怎么就爬到屋顶上去了呢?

原来,我家里的架子车平时不用的时候,都是卸掉车轮,将车箱竖起来,斜靠在厨房墙上,等用的时候,再放下来。车架的后面有一根根横撑,她就手抓脚蹬着那些木撑,一步步爬到了屋顶上。这么个小人儿,手脚并用,也就是刚刚够得着两根木撑之间的距离啊!天啊!她是怎么爬上去的?

我一边喊着“别动!别动!”安抚站在屋顶斜坡上的小二妮儿,以防她一害怕,滚下来;一边顺着车架,快速爬上去,把她抱在怀里,抱了下来。

那之后,为避免再发生类似的情况,我家的架子车,就不敢再竖起来靠着墙,而是平放在地上。

等她长到三岁大的时候,骑着一辆幼儿小三轮车,在我爹娘的屋子里,围着一张低矮的饭桌,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不但骑得速度快,而且方向把握得很好,该拐弯儿就拐弯儿,几乎不会碰到桌子和其它东西。周围的人看着这么一个小人儿车技这么熟练,自然一起拍手喝彩。小二妮儿在众人的赞扬鼓励中,愈发逞能,愈发骑得飞快。

长到四五岁,她就爱臭美。夏天里,穿着白裙子,戴着一顶遮阳帽,高额头下面的鼻子上架着一副小墨镜,活像一个小公主。而且,爱照相,一看见人家照相,非缠着照一张不可,照的时候,摆着各种可爱的姿势。愈发人见人爱。

随着她渐渐长大,“小二多儿”这个称呼越来越喊得少了;最终,没有人再喊了。

但是,后来,计划生育政策更紧,又追究计划外二胎生育,因为她的出生,他妈妈的工资被降了两级;我呢,因为在省城进修,躲过了一劫。

再后来,她上高中了。有一次,学校开表彰大会,政教处找一些长相漂亮的女学生充当礼仪小姐,往主席台送奖品。没想到,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我的二女儿。平时没注意,那次一看,竟然让我眼前一亮。穿的是旗袍,衬托得她身材苗条,姿态婀娜,一朵儿娇艳的花儿,蓦然绽放。鸭蛋脸儿,白净,过去的高额头,早就如半月般圆润。

哈哈,我的二闺女啊,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你出落成一个窈窕的花季少女啦!爸爸我再也不叫你小二多儿啦!

现在,我们两口子就和我二闺女一家子住在一起,相濡以沫,享不够的天伦之乐!哪里还嫌多啊!

成年人癫痫病要如何治疗呢奥卡西平适用于什么人群成年癫痫病的起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