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守望花开】风吹过苇塘(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txt下载

这些年,总要想起过去,想起苇塘。

可能是老了,只有老了才会总想起从前。也可能是不愿意老,不服老,才总要回望青春。忙时,便什么都忘了。闲时,总是要想起。人是忽然间就老了的,原先我不信,现在是信了。忽然间,就觉岁月是一支响箭了……

一连几日,有雨。雨不停,思绪就不断。望向窗外,偏又要想起老家门前淙淙流淌的汶河了。汶河没有名字,因有一河的苇子,我们从此便都叫她苇河。

刚入了夏,就喜欢和村里人一起去苇河水边迎着风睡。去镇上读书之前,我都这样睡在芦苇葱茏的河畔。虫子咬都不怕,一个猛子扎入河水中胡乱地洗洗,然后接着再睡。那时有很多小伙伴,他们似乎都是我的小跟班,我是他们的王。割草跟着我,戏耍跟着我,连去河塘里捉鱼抓虾也跟着我。夜晚当然也就拉条席子,去苇塘岸睡在我身边。后庄三表叔常跟我玩,也常在夜晚赖着不走。他总喜欢问问题,他的问题不只是难,更多是无趣,让我无从回答。侄儿,你说这山外是什么?我说可能还是山。那山外边呢?是天吧。天还有边?我说一定有,不然大人怎么常说,等我们长大了要到天边去。这河水流到哪里了?流到河里了。那河又流到哪里了?我说不知道。你说这水都从哪里来的?天河啊!天河里的水,又哪来的呢?表叔啊!每一次和我在一起,你都有十万个为什么。许多年都没见,后来得知表叔去了新疆,大概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天边。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有那么多十万个为什么?我想表叔了,想他的十万个为什么了。那时,表叔的十万个为什么,给我很多启示,让我一个年少都丰富。

门前的苇塘很长。我的记忆里,就觉它是家乡最长的一条河流。小时候一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又流到哪儿去?只知道它从西山流过来,流过许多个村庄。早上起来,太阳在里头,傍晚时分,夕阳在里头。夕阳下的苇河,很美很美,阳光铺在上面,真像铺着一条长长的锦缎,波光粼粼地炫着人的眼。苇河水很清澈,清澈得就像透明的一弯月。不只是能照出人的影子,似乎更能照出人的心。渴了,掬一捧河水咕咕咕地下去,能一直甘甜清爽到人的脾胃,到丹田。那时黑暗,月在我心里一直是明亮着的一盏灯,一盏神灯。有月的夜晚,我们总是迟迟不愿意入睡。那一派明亮亮的月光下,我们怎舍得睡。

村庄里的树,每一棵似乎也都高大,每一座桥似乎也都伟岸……树是老树,桥是石桥,它们仿佛是经了年的。那时天空湛蓝,蓝得就像水洗过一般。站在山上,能看到山外的山。这一生,怕那样的一份美好永远都要留在记忆里了。

离开家乡之后,故乡里的一切物事,在我心里不知怎么就一点点地小了。山不再是从前样高大,水不再是原先样流长,河上的每一座桥似乎只如点点卧蚕。连老房子都显得瘦弱而单薄……许是视野大了,曾经的它们才一点点往小里去。也许是因为陌生了,岁月才显得这样模糊而无所依傍。

苇塘从门前过。一河苇子,就像一个个战士保护着这一片水泽。春来,水清浅,一河翠绿伸向我去不到的地方。芦芽短,每走一步,我们都要小心地绕远,怕踩着她,更怕踩疼她。河水澄澈,水草鲜绿,小蝌蚪们一窝窝一簇簇,又一片片,群游在水中,如同一幅幅泼了墨的山水画,从河的上游一直能铺到河的下游。我是看着它们长大的。从点点卵到长出细细的尾,再到生出茁壮的四肢。看着它们生长,看得似乎连日月都富有一派勃勃生机。小鱼儿和蝌蚪们常常混在一起,它们成了这个水族里最要好的朋友。站在远里,就能听到它们欢天喜地荡漾开来的水声。水的清澈,把一天的湛蓝与一河岸的花好草美都映在里边。我喜欢这样的水光苇色,它让你一点点简单又一点点透明。

夏天来了,春草葳蕤,芦芽长成年少。苇塘里草儿,也陆续地青葱起来。豆瓣菜,曲目菜,弟弟草,烂脚丫,血汗头,麻雀屎……花开一苇塘,我数不清。蓝盈盈的,白花花的,粉嫩嫩的,紫莹莹的,黄橙橙的……五光十色,我看不够。割满草,我们就用苇的叶子裹成笛,沿着风的方向吹出一片响亮来。少年,苇塘,笛声,蓝天,小蝌蚪……这如诗如画的少年时光啊,在我们年少的青葱里,翻飞着简单与快乐。时光不老,我们鲜艳。

河水暴涨,群鱼翻转。苇塘里,一张张渔网覆盖着哗哗水声。山间流下来的泥土虫草,把长江大河里的鱼都吸引而来。鱼多且肥美,一河塘都要传来扑扑通通的鱼跃声。不到几个时辰,每一河网都足以等来几十条乃至上百条鱼儿来。苇动,网动,端起白花花的鱼和水声。那一份恣意着的快慰,似乎连神仙都要嫉妒了。夜晚,更是静不下来。苇塘上下,灯光闪烁,点点渔火让这条河美成了一条天河。水去,苇子更见茁壮。这里是我们嬉闹的乐园,也是鸟雀欢腾的乐园。我们在苇丛里捉迷藏,它们在苇丛里面唱歌,它们还在苇丛里养孩子。麻雀,山喳子,布谷鸟,小画眉……见我们走近,鸟儿们就要惊慌,在我们头顶上盘旋,鸣叫得急切。直到我们走散,它们才小心地匍匐飞下,守在孩子们身边,心疼地唱着歌。苇塘里,我们时常能发现鸟蛋,而我们从来不敢去捉。听说后庄小婊子舅老爷,因为捉了几只鸟蛋,曾被一群鸟儿袭击。

秋天里,苇将青葱变作金黄,铺满一条河。这是一条怎样的金黄缎带啊。看着,你就不愿意离开。苇开了花,先前是一朵朵浅紫和嫩绿,后来渐渐变成了金黄。秋风劲,霜气寒。仿佛一夜间,那一河苇就忽然间白了头。苇的花被钳回家编织茅蓊(年少时常穿的一种草鞋),苇的叶片捡回家来烙煎饼,苇的干砍下来留作房屋的芭盖。

苇塘是我们的战场,也是我们的歌场,更是我们鱼场……鱼儿多,随随便便的一汪水,就能捉出几十尾鱼。你在河里洗澡,不小心伸手就能抓住几条。你在河里洗菜,小鱼儿都要跑过来,跑到你的篮子里来玩耍,不是三两条,是一群。晚上,月光下,我们常会跟着母亲去苇塘里钓虾,母亲是钓虾能手。一块纱布,两根柳条,一包豆粕,一根长长的木棍。把纱兜子绑在木棍上,加入豆粕,放入清浅的水中,三五分钟就能钓上一大捧虾,有时还能钓到地地虎和泥鳅。

鱼是我们的,月光也是我们的。许是因为黑夜太黑,睡在苇河岸边,我们很少要闭上眼。我们不睡,鱼儿们也不睡。看着月光,听着鱼曲,那一个个夜晚似乎都是美好。

苇塘,只青葱在我的年少里,也只金黄在我的年少里。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我就这样一直见证着它从青葱到白头。去镇上读书时,苇塘还在。去城里读书时,苇塘还在。工作后不久,苇塘似乎就不在了。什么时候,苇子没了。是一天天没了,还是瞬间就没了。没有人再能说得清,总之是没了。

每次回家,我都要坐在光秃秃的河岸边,看着这条河发呆。想想曾经的那些过往,满心里仍旧是一河的葱绿与坚强,一河的金黄与洒脱。河还在,苇不在,少年不在,河塘里的鱼也不在。一河的浑浊里,我再不能看到当年苇的勃勃生机了。原先是一条宽阔清澈葱郁的大河,现在偏觉得是一条臭水沟了。沟两岸是荒草野蒿,是雨水冲刷的参差的沟坎,是东倒西歪的玉米秸秆和枯败的柴草。原本清明,现在昏暗;原本干净,现在脏臭;原本茁壮,现在荒芜……

当年捉鱼的情景,当年捉馋虫的情景,当年被看护的二老爷在苇塘里追赶的情境,当年用笛声吹响欢快的情景……这一切,似乎一去都不复返。我怀念那片苇塘,怀念那时的简单,怀念那时的青葱,然而一切都回不去。喜欢给我们讲故事的小叔去了美国,喜欢问我十万个为什么的表叔去了新疆,喜欢戳鸟窝摸鸟蛋的兵哥哥、小婊子舅老爷早都不在了人间……从前的学堂没有了,从前的梨园没有了,从前的荷花塘没有了,远里只剩下太多的杨柳飘着的雪花……

走在石桥上,石桥似乎沧桑,青苔更见斑驳,独卧在一片杂草丛里……老井早已填满了土,曾经的戏台子,早已经移为了平地,一片瓦砾野蒿,风里晃得厉害……走过去,小心地抚摸着那一片片曾经,一种说不出来的人生况味溢满心头。我蹲下身自,小心地问石桥,问石桥边那棵落叶的老槐树。还认识我不?它们不说话,也不笑,只顾沉默……

这个时候,更多会油然而生地想起我的十里苇塘,想起我的山坡,想起我的漫山槐花,想起村庄里的老树、老庙、老房子、老人。那一份念想,似乎永远都无法停得下来。它时刻在我的心幕上映射,在我的心海内翻卷。现在,这一切早已不再是属于我的了,我似乎只剩下一圈圈不太久远的年轮。

小时候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始终走不出去,我一直在她的怀抱里渺小着,那时就觉自己是一粒尘埃。和山在一起,山成就了我的脊梁,所以我不媚俗世。当初,我哪里知道外面还有世界,这一卷山川草木就是我的世界了。我是尘埃,我还想做故乡苇塘岸边的那一粒尘埃。

山坡上,一个个土丘样的坟墓里,都是我曾经远去的熟悉。岁月就是这样老去的,想来,一脸的泪花花。回眸,记忆深处的那一抹绿,那一弯水,那一河苇,那一坡山……总会如一片浓墨泼出的水泽,泅湿我内心的那一片草长莺飞的岁月。

临走时,几个孩子欢快地跑向我,手里拿着端午的棕子,那样一种欢笑,多像曾经的我的年少啊!

风吹过年少,年少里仍一直是风飘飘的苇塘和鸟鸣。

苏州哪家癫痫医院能治疗癫痫病济南最权威的癫痫病医院武汉癫痫病医院哪个比较好呢?武汉哪里能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