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军嫂烟店女掌柜(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认识军嫂张秀坤是那天到朝内北小街办事,看到一家“军嫂烟店”的招牌一掠而过。回来一直忘不了。心想,偌大京城,还有军嫂烟店,待我见到张秀坤时,才知她已是四家烟店的掌柜,员工也有十余人,细聊起来,才知她的丈夫郑献利曾是北京军区总医院的一名医师。

我们的谈话时常被顾客打断。张秀坤打电话给丈夫过来看店,便领我走进北京军区总医院的小花园,坐在小亭子里的长条木凳上继续长谈。

“说起开店,开始我还抹不开面子呢,自己大小也是个官太太呀!我家那位说,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就这样,小店就张罗起来了。”

“为什么要起这个店名呢?”

“我家那位说我是军嫂,就叫‘军嫂烟店’吧。”

“万事开头难。为开店,我们两人分头借了两千元钱当作启动资金。为了借钱,我身上还挂花了呢!”说着她撸起左裤腿给我看膝盖下面一条半月形的伤口。原来,烟店刚开业不久,资金周转不过来。一天,她起早回河北老家借钱。弟弟骑摩托带她去朋友家的路上,被一辆拉沙子的拖拉机撞了,拖拉机没停就开走了。弟弟见她左腿有一块肉皮翻搭过去,骨头都露外面了,吓得顾不上去追拖拉机,载着张秀坤赶紧送往卫生院。卫生院的医生缝不了,弟弟又找到一辆拉大白菜的拖拉机,让她躺在白菜堆上送到了县医院,缝了十七针。她不肯住院,当天就拖着伤腿一瘸一拐地回北京了。她知道,烟店还等着她呢。回到店里,坐在凳子上,把脚后跟着地,伸直伤腿,但来了顾客就得不停地走动……时间一长,缝合的伤口又裂开了一块,现在还留着“纪念”。说完腿上的伤,她又把左手臂上一条寸把长的伤痕指给我看——那天她去进货,路上被自行车刮了,当时就肿了起来。骑车人连说对不起,要送她去医院,她看对方又不是故意的,让他走了。张秀坤说:“我知道这伤没大事,再说,我也没空,要赶紧回来看店呢!”

那些日子,张秀坤每天从早上四点一直忙到晚上八点,累得回家倒床就睡。每天三顿吃小笼包子,现在一闻到那味就想吐。穿的都是从早市买的五元十元的衣服和鞋。丈夫的军大衣她穿了五年,外面都破了,她也舍不得扔,她说那暖和。

“那时,我家那位医院附近开了一个大市场,里面有一条烟街,一共有七十二家店铺,我们是其中一家。说是烟店,也就是个小棚子,里面只有一个放烟的货架。一开始,烟草公司配给我的烟不够卖,只好到德胜门外的烟草自由市场进货。没想到,辛辛苦苦一年下来,一个钱没赚着,倒赔了三四万元。”

我替她揪心:“这是为什么呢?”

她说:“刚开始,不懂啊!一次去进货,一个姓王的老板卖给我半件中华烟(一件50条,一条300多元),结果顾客买去了又找回来,说是假的。一看,果真是假烟,我二话不说,马上给顾客退钱。再去找王老板,他死活不认账,没办法,这一下就赔了八千多元。除了进货没有经验赔钱,一些想不到的地方也会赔钱。有一次,我凌晨四点去进货,进了三件烟,捆在三轮车上往回走,骑到鼓楼大街,绳子被人剪断,把最上面的一箱希尔顿取走了,等我发现,早没人影了。这下又损失了好几千。”

张秀坤停顿了一下,仿佛往事在她眼前流过。“赔了钱,还得干呀!我到烟草市场找熟些的老板好话商量——当然,我不会再去找那个王老板了——我跟他们说实话:我现在没钱,你们要是相信我,就先把烟赊给我,卖完了再给你们结账。有位吕老板同意了,这之前他到我们那条烟街作过调查,知道我的信誉,一下子就赊给了我几十万元的烟,还免费用面包车给我送过来。这样,我这个小店才慢慢有了起色。”

说到这里,张秀坤告诉我,赊烟卖,还有个好处,老板一旦给了她假烟,她就不跟老板结账。慢慢地,情况变了,张秀坤一去烟草市场,一些老板逮住她就说:“军嫂,我把烟赊给你,你先卖吧。”

张秀坤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就那么相信我。现在好了,烟店里的烟全是烟草公司配送的,不用再去求人了。”

我问她:你的回头客那么多,有什么奥秘呢?张秀坤说:“做买卖讲的就是个诚信,别的,你说还能有啥奥秘?讲诚信,算不得奥秘吧?”店里贴的“真烟从军嫂出征,做烟草排头兵,军嫂保真烟”“买的是真烟低价、卖的是人品道德”,她坦荡的强调,“那可不是贴给别人看的,是我们的真心话,实心话,是我们做人和开店的原则。”

听到这里,我不禁从心眼里更加喜欢、钦佩起这位这位纯朴厚道的军嫂来,也更用心地记下她的诚信故事。

“曾有位三十多岁的山西老板来买烟,要芙蓉王、软中华、玉溪,当时店里卖完了,他就是不走,直到我从别处买到了,他才满意地离去。咱店里的回头客的确很多,从南四环、丰台、六里桥、方庄、大山子、胶化厂、通州、大兴,哪来的都有,有的开车,有的骑车,多数是自己抽,也有少数送礼的。附近拆迁搬走的一些老顾客,家搬多远也回来买我们的烟。夏天,对远道来的顾客,我有时送瓶水,有时送根冰棍。不管谁,凡是买整条烟的,我还送个打火机呢!”

“来我这儿的顾客,若在店里落了东西,我都要想办法还回去。顾客视这里为自己的家。有位出差的外地先生来买烟,走时忘了拿搁在柜台上的皮包。我们发现后就帮他收着,一会儿,顾客找回来了——钱包里的两万多元现金一分不少,一些重要文件也原样都在,真是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有一位老大爷,刚花九百多元买了部手机,喜欢得不行。那天带到店里来买烟,没想走时忘了拿,回去急得不行,不知是在哪儿丢的,他就试着拨打手机号,我一听手机响了,猜到是大爷打过来的,就接了。大爷:在军嫂烟店,我放心了。我们一年要‘拣’好几部手机呢,个个都能回到主人手里。”

做生意,不可能凡是来客都和和气气。一次,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哑巴拿了张纸条来,上面写着:前几天在店里买彩票,找了张50元的假钱……她连“啊啊”带比划着。张秀坤也不多问,就从包里拿出50元给打发她赶紧走。说到假钱,她苦笑一声,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比了比。她说从烟店开业到现在一共收的有一万多元吧,都在家放着呢,她和丈夫都说,这钱不能再给出去害人了,留着当新来员工认识假钱的教材。

她喝了口冰红茶,想了想总结着:“说是顾客之家,也不能一味的软心肠,该狠时就要狠。那天,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拿了十条骆驼牌香烟来店里,说是在我这儿买的,是假烟。我一看火就来了,大声对他说:‘你说在我这买的假烟,好,你看看,我这店里有没有你这样的烟?要有一根,店里的烟你全拿走!’那人做贼心虚,不敢说二话,灰溜溜地拿着烟走了。我为什么能这样肯定他是骗子呢?因为店里多次被人诬陷卖假烟,我就想了个法子,凡从我店里买走的条子烟,条形码上都有特殊标记,假如顾客买了,回去后又不想要,拿回来,只要有我们的标记,都给退换。你看,我的狠劲也是给逼出来的。我这个人,尽管没多少文化,但我心正不怕邪,该狠也能狠起来。”

儿童癫痫治疗多少钱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孕妇治疗癫痫能用左乙拉西坦吗河北较好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