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月是故乡明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文化资讯
破坏: 阅读:3431发表时间:2013-08-26 16:56:37

也许生命中每一个人的出现与消失,都像某首曲子的诞生与沉静,就像那一轮挂在天边的月亮,虽然美丽动人,却虚无缥缈,可望不可及。那海市蜃楼般的美景,足以在刹那间掀开陈年旧事。繁花过后,时间必将它搁浅,最终温暖如蛹。
   季慕林说:“每个人都有个故乡,人人的故乡都有个月亮。人都爱自己故乡的月亮。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我离开故乡大约十七个年头了,那种融入血液里的亲情,以及生于斯、长于斯的朴素情怀,常常令我忍不住热泪盈眶。最难忘的是故乡的那一轮像孩子的笑脸荡漾在我心中。
   一个晴朗的夜晚,我独自沿着公路边的汉白玉桥栏漫步。两旁的路灯光线将路面照得雪亮,如同白昼一样,我感叹城市发展如此日新月异,仅仅用几年的功夫,这条原本还是坑坑洼洼不平的土路,已经变成了宽敞平坦的水泥路,路边一排排整齐排列着的小树,迎着微风,向人们颔首点头。路灯泼洒下橘色的光晕,整条街显得典雅、素洁、仿佛步入长长的画廊。有路灯广告牌的装饰,显得靓丽美观起来。远远地望去,那一排排路灯宛如一条长长的火龙,在小城的夜晚风儿舞动下,成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
   此时,城市的上空耸立不知疲倦地烟筒,昼夜不停地冒着滚滚的浓烟,残破废弃的厂房,机器声的轰鸣声,像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大力士,顷刻间就把土地掀了个底朝天。这吵杂、刺耳的嘈杂声,时时刻刻揉搓人的心灵,连晚上漫步在浩淼天空的月亮,也似乎步履沉重,让人很难找到亲切感,找到家乡“床前明月光”那种温馨的景色。城市的夜空,月光偶尔露出笑脸,也被鳞次栉比的高楼遮住,也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光线,仿佛是隔着一帘厚厚的窗纱一样,朦朦胧胧。城市的条条大街,幢幢高楼到处灯火通明,使月光黯淡失色。抑或许久以后天空变得清澈,城市中看月亮,也会受到灯光的干扰。城市越繁华,窗外满眼是灯红酒绿,水泥钢筋的丛林,霓虹灯争相闪烁。拉开窗帘,看看射进窗口的光亮,不禁心生疑虑,还有月光吗?看着暗淡无光的月亮,甚至有些无奈。城市上空的月亮,和自己居住的城市一样,总是在深思,像充满了无尽的心事。城市越来越繁华,在我居住的小小县城,大约居住40多万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尔虞我诈,太多的勾心斗角。完全不顾及老乡的情面,全然有了地域之间的生分。也许,我受不了城市的喧嚣,和污浊的空气。每当夜晚的路灯照得如白昼的尴尬。让我不由自主向往着乡村夜晚的那一轮明月,想起年迈的母亲,想起年少时那个腼腆的白衣少年,想起在那个圆月的夜晚,他默默地跟在我后面,守护着我。
   日子似水,转眼间又是金秋的时分,记忆的钥匙又在不经意间开启了心灵之门,往事如潮水般奔涌而止,以一种无可避免的方式呈现出来。
   隐约记得我是在初中二年级的学生,有着花季般的少女美貌,学习成绩在全年级遥遥领先,让很多学生望尘莫及。无可厚非的成了师生眼中的“乖乖女”。当时我是一个住校生,那时寄宿在亲戚家里。去亲戚家里要经过一座大桥,穿过一片坟地。二三里路荒无人烟。常听人讲,那座桥上被车碾死好多人,孤魂野鬼会趁着漆黑的夜晚在大桥上哭泣,那哭声时断时续,忽低忽高,充满了凄凉和幽怨,仿佛一个恐怖的漩涡,把我整个人都要吞陷进去。夜色中似乎夹着有一种古怪而神秘的雾气游荡在大桥的上空,白茫茫的雾气把远处的山,近处的树和我,全部笼罩在朦胧的雾气之中,久久不能散去。脑海里晃现出那众人神乎其神的传说,各种妖魔鬼怪从四面八方向我袭来,把我吓得魂飞魄散。那种阴森恐怖气氛已经蔓延到我的脑子里,进入我的生活之中。
   那天晚上我放学以后,我就走在这条漆黑的小路上。天偏偏黑得出奇,黑得就像泼了桶油漆,好像谁欠了它的高利贷似的。一阵阴风袭来,带着腥臭的血气,空气陡然凝固起来。脚边野草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树影婆裟,影影绰绰。一抬头尽是满目交相辉映的光影,五彩斑斓。我努力地闭上眼睛,耳边传来簌簌的响声。眼前一片模糊。那幽怨的声音犹如鬼魅般直传入我的耳中,仿佛有种凉飕飕的东西从我脊背猛然爬上来,我吓得晕倒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听见耳边边有人叫我的名字,慢慢睁开惺忪的眼睛,看见自己躺在一件蓝色的衣服上面。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脑子里一片茫然。我急忙坐起来,向四周寻找。只见一个人影向我这边走来,走近才发现是我们班上的那个调皮捣蛋的他。
   “你醒了。”“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刚才受了惊吓了。我一直跟在后面,看你晕倒,我就你放在我的衣服上。”哦,原来如此。
   我看着他伫立在风中,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背心,冻得瑟瑟发抖,怀里揣着一些柴火,头上还黏着一些腐草烂叶,脚上沾满了泥巴。我反应过来急,忙用手摸着自己的衣扣,发现衣扣完好无缺。才抬头满脸不屑地看着他。他默默地低着头,用打火机点燃了柴火。这时月亮慢慢从黑黝黝的山峰上伸出恬静的笑脸,像是刚脱水而出的玉盘,不染纤尘。仿佛正悄悄地对身边的小星星说着情话。月亮在深夜的空中划行,给夜色送来一片情思。我抬头看着天空,那一轮上弦月,像一件精美剔透的瓷器,眼睛里流淌出来的诗歌像月光一样光洁。不一会儿,月光穿过层层的树林,漏下了一地金光闪闪烁烁的翠玉。从树林里吹来一阵阵晚风,吹在身上有点微冷的感觉,四周很安静,鸟儿疲倦了,虫子也睡了。只有树叶在微风中窃窃私语,谁也听不懂它们在交谈着什么。萤火虫闪着翠绿的光,也有的闪着幽蓝、橙黄的光芒,像是提着各种颜色的小灯笼,在空中一上一下,一闪一闪,它们是用语言交流着彼此温暖的话语。那一夜我们望着天上飞舞的萤火虫,天地间变得安静,谁也不想大声说话。我和他正襟危坐在草地上,只有田野的风,才能拂动心灵深处的火苗,我被也野风所熏染。这大自然的写意好像古人所写的“如蓝田日暖,良田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之眉睫之前。”我又一次抬头仰望星空,一次次捕捉那似有似无的海市蜃楼。我想在那时,大约我们每个人的心灵都有一块遥远的圣地,都是一个鲜花盛开的金银滩。也许这金色的沙滩里我埋植着理想、幸福,也可能有遗憾和惆怅。他可能埋植在心里是一首李商隐的无题诗。我突然想到著名作家梁衡说过:“这大自然的世界和人的内心在审美上是相通,看那遥远的东西是美丽,因为可能是长距离为人们留下遐想的空间,如悠悠的远山,如沉沉的夜空,朦胧的东西看起来很美丽,因为它舍去了事物粗糙的外形而抽象出一个美的轮廓。”多年以后,感觉揣摩梁衡说的话,就如那晚圆月高高挂在天空,一如初恋的心跳,一如盛开的鲜花,只是惊鸿一瞥,消失得无踪无影。手烤着熊熊的大火,北边和南边的天空是玉绿色,东边一轮巨大、黄灿灿的月亮沉甸甸地悬挂在空,光彩夺目。感觉漫天无边无际的月色从天空溢出来,缓慢而粘稠地跌落下来,脚下那边的小溪变成了耀眼的金光,厚重得有些流淌不动,就像某些跟月光相似的东西,突发癫痫病该如何治疗最后融化在月光里。
   也许是年少的无知与自傲,从小傲慢不逊的我,我烤了一会火,我就一声不响地走了,我甚至连句谢谢之类的话都没有说。他拿着衣服在我身后尾追上来,我大声呵斥让他滚到南极之类的恨话。后来的以后,我们见面彼此不说话,他再没有保护我回家。
   曾经想要省略而过的青春,就如那样璀璨明亮的月光,就在那一瞬间,灰飞烟灭,了无痕迹。或许多年以后,我突然恐慌起来,我发现自己那夜没有看清过他的脸,好像他的脸跟云雾层里的月亮一样眉目不清。人就是这样纠结,一些东西从心里走了,总难免有些难过。其实,真正走了的,是谁也挽留不住的时光。
   日子如歌,总是那些懂得生活,尊重情感的人以雅致,以高尚。岁月会情不自禁地为她们留下刹那韶华,瞬间春光。
   或许是在几年之后步入中年,人生就像一股奔腾的水,突然流动得缓慢起来。人经历很多的事情,就如窖藏多年的老酒,悠远绵长,醇厚甘烈。令人微醺的感觉最美,沧桑过后,感觉少年的情怀就像诗,也会不由自主无端地想起一些人,一些事,就那样默无声息地思念着,没有感觉什么不好,岁月走过一轮又一轮,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梦过的人,或者已经走远了,但是思念却是很清晰透明。于是,去乡间赏月,便成了梦寐以求的事情。
   车高速路上风驰电掣般飞跑着,透过玻璃向外望,隐隐约约地看见山对面的村子上空袅袅升起一缕缕的炊烟,树林覆盖着每一条沟壑,像演绎着一个又一个让人心动的故事。
   念母心切,我一脚踩下油门,一路飞奔,一个小时就到家了。看望母亲,享受乡村的风景。说到底借口回家乡的理由,就是缘于那一轮皎洁的明月。那时乡村的月夜,总是在一片静谧的暮色中来临,送走白天的喧哗,卸下尘世的浮躁,抹去五彩的盛装,乡村的夜晚就裸露出那恬静的脸庞。
   乡村的月夜是美妙的,当月亮刚刚升起的时候,月亮如钩,雾蔼也在编织着各色各样的童话,一团团,一簇簇,袅如青烟,恣肆而又神秘,露水也开始在草叶上酝酿着露珠了,深深地呼吸一口,是那田野里泛散着青草和泥土的芳香气息,沁人心扉。
   耳边唱起的是夜鸣的蛙声,那才是真正的人间天籁,原野上的微风徐徐吹过,更是惬意,更是舒爽。如水的月光,冷冷的光芒静静地倾泻下来,洒在田野,洒在村庄的上空,也洒在我的身上,无论多么高贵与艳丽的景色都被漂洗得一尘不染。我不觉得压抑,面对繁星闪烁,幽深浩瀚的宇宙,面对万籁俱寂、苍茫无尽的原野,我就会感觉这个世界如武汉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此浩大。虽然我后来生活在城市,如今看着多彩多姿的夜晚美景,看着明灭无常的城市灯火,我还是向往乡村的月夜。它的恬静与祥和永远是安妥我灵魂的家园。
   如果站在大地上与长空对视,我会觉得一种心灵的感应,我心的世界、心灵的空间就会豁然开朗,变得清清爽爽、浩浩荡荡。
   不知不觉,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不忍心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再为自己操心,于是找一个人随便地嫁了,并且有一双儿女。日子在不咸不淡地过着,有一天偶遇以前的同学,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掠过一丝不安。原来就在他们生意刚做得风生云起的时候,一次吃饭喝醉之后与人发生争执,两人大动干戈。酒醉之后的他,失去了理智一时失手杀人,为此他身陷囹圄。
   几经周折我终于见到他,那一刻我的心几乎停滞,看着他沧桑的脸,我的泪水从脸颊慢慢滑落。他的眼眸写满了柔情蜜意,握着话筒我泣不成声。他说,我还是失言了,说好会守护你一辈子……我很想抚摸他的脸颊,却隔着厚厚的玻璃,我想拥抱他,只是他离我越来越远,消失在那扇黑黑厚重的大铁门里。在这个阴阳馄饨的世界里,人的痛苦缘于活得太清楚了。人的一生,即便不能如齐白石那样爱万物,也应该至深至爱地爱一次,那怕只爱一个人,一件事,一样东西。”
   月光下的乡村,朦胧而神秘,宁静而可爱。尽管在这片圣洁的土地上,只是周而复始地重复耕耘与收获的故事。你不要以为这个故事简单而无聊,土地和我的父老乡亲永远都在不知疲倦地奉献自己的麦子玉米和容颜身体,时令鲜菜以及一切能够养活我们的东西。沐浴在月光下的乡村,你会感到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每日的劳顿与疲劳,烟尘与烦嚣会在身后荡然无存。心儿就会展开想象的翅膀,和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样穿越时空的隧道,细细地品味月夜的景致。这皎洁的月光,这静静的夜晚和这五千年前一样的美丽,猜想,这千年以后,五千年以后又如何呢?
   侵润在月光里的村子,悠闲和谐,隐去亮丽光泽的农舍,无论是富丽堂皇的高楼还是大方朴素的平房,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屋内肯定是欢天喜地,其乐融融。
   日暮乡关何处是,我想莫言在瑞典哥尔摩学院演讲,娓娓动听讲述着童年的趣事,慈祥的母亲,说书的人等故事。我想他的内心一定充盈着对故乡眷眷情怀。
   这时孩子们早已爬上了热乎乎的土炕,正在津津有味看《喜洋洋和灰太狼》。劳累一天的男男女女,该歇息了。迟睡的老人们也该就寝了吧!悠长的小港的尽头偶尔传来一阵阵狗叫声,在村庄的上空悠悠地飘出的好远。
   一簇簇的树木,典雅素洁;一团团黑黝黝的树影子,拖得老长老长;一片片庄稼,在夜色中依然队形整齐,傲然挺立。农舍里透出一束束的灯光,渐渐地熄灭了。
   月光借着仲夏的风儿,从重重叠叠的树林治疗癫痫用卡马西平有效果吗穿行而过。丝丝缕缕,都会飘散出一种清凉而醉人的芬芳。你会感觉到一种沐浴后的清凉爽快,炎热退去了,喧嚣远去了、心绪也跟着宁静了。只听见玉米拔节的声音,树木累了,花儿困了。就连不安分的虫子、青蛙、叽叽呱呱的叫声也越来越小了。眺望乡村,清晰地看见已没有多少明亮的灯盏,此时的村庄已经进入了恬静的梦香。
   在静谧的夜晚,小村深处,有人踩着碎步,踏月而来,那是谁呢?或者他就是那梦中那腼腆的白衣少年,我寻觅着皎洁的月色,寻找着如青春一样的圆月。然而,独自一个人仰望着兴星空发呆,拨弄着吉他出神的日子,在人生当中实在是短暂的,太珍贵了,想那个人想得出神,一不小心,从楼梯上跌落的经历,偶尔有几次,又何妨?当心爱的人走了,你周围的美景就会荡然无存,心中唯有孤单和悲伤,怪不得柳永会咏出“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的词句,也难怪《悲惨世界》中的痴情者会这样诉说:“你走了,也带走了我天空的太阳,我的世界从此变得黑暗。”一个人的心情控制着一个世界;在忧愁者心中,世界是灰暗的;而在乐天派心中,世界又是何等的美好。也许那羞赧无言的少年,他只会微微一笑,他只会默默地跟着我身后守护着我。这样美好又温暖的微笑足以使我的生活中多了份快感的光和色。
   月是故乡明,那些远离家乡的游子,在寂寞无助的时候,怎能不想念家乡,思念亲人,也只有漂泊在外的人有一种亲情的渴望时,或者遥望家乡,日夜牵挂的时候,才能真正理解它,才能读出它的情愫来。我始终揣着一份情结,让我想起莫言的高密东北乡,沈从文的边城,贾平凹的丹凤棣花街,以及余光中诗歌里长长弯弯的乡愁时,总是莫名地伤感。
   这轮明亮的月光倾泻在小村,这就有了乡村夜晚的风情;乡村的人们享受着月夜,赋予了乡村夜晚的韵致。乡村的月夜就是这样的简单,过滤了都市的喧嚣和繁杂,永远是那样的悠远而且宁静,把艰辛的劳作化作了浪漫的情愫,让生活的插曲充满了诗情画意。乡村的月夜,会让我的身心沐浴溶溶的月华,回归心灵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