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极花,不是花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化资讯
摘要:本书结局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警察颇费周折地解救了胡蝶,却无意给她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在警察眼里,黑亮是贩买人口的罪犯,应该受到打击,但却无意帮了他,胡蝶再次回来,已把这个留有她骨肉的地方当成家了。 一   《极花》是贾平凹的小说,极花是作者杜撰的一种生物:类似于青海的冬虫夏草,也就是一种虫子,长得和青虫一个模样,褐色,有十六只毛毛腿,他们叫毛拉。毛拉一到冬天就钻进土里休眠了,开春后,别的休眠的虫子蜕皮为蛹,破蛹成蛾,毛拉却身上长了草,草抽出茎四五指高,绣一个蕾苞,形状像小儿的拳头,先是紫颜色,开放后成了蓝色,他们叫拳芽花。   私下认为,所谓的极花,原形是商芝,不信请看百度:商芝即蕨,分布于陕西商洛各地,因丹凤县商山而得名。商芝呈淡紫色,雅称紫芝。因其幼芽远瞧似鸡爪,近看像拳头,又叫鸡爪、拳芽,是一种含有异香、营养极为丰富的野生名菜。商芝仅产于商洛山区,丹凤居多,宜食用期限短,商山四皓隐居商山时,采之果腹,赐名商芝,故声名大震。   读者皆知,贾平凹小说中的清风街,原形为其老家棣花街,方言叫(ji)花,由此知书名《极花》寓意。小说描述:县上、镇上广告牌竖得到处都是,尤其是镇上笸篮大的字写着:极花之都。可见作者热爱家乡,宣传家乡的情感归宿。小说没有实写商芝,一则为增加其神秘感和阅读兴趣,因为小说不比科学文献。二是出于对物种的保护,如果《极花》畅销的后遗症是商芝灭绝,那万不是作者想要的结果。   《极花》写了女孩胡蝶从乡村到城市,再到被拐卖为人妇,强迫为人母,后被警察解救,复回到有着她骨肉的乡村。作者没有细述胡蝶被拐之初如何殊死反抗,也没有渲染乡村如何贫困蛮荒,甚至买主黑亮何等不堪,小说情节并不曲折跌宕,反映的是边缘化的人与生活。“那个夜晚,在窑壁刻下第一百七十八条道儿,乌鸦叽里咵嚓往下拉屎,顺子爹死了……”,寥寥数十字,如开启一列火车远行的征程,主人公被禁锢,屈辱、愤怒、痛苦、无奈,生存环境贫穷、荒僻、死寂皆跃然纸上。   想到“生物链”一词的时候,你愿意为了一个生命去饿死另一个生命吗?我们斤斤计较着对错、贫富、高贵与卑微,而在无穷大的宇宙中,我们都是生命之尘。当今看着人口“断崖式下跌”一词的时候,当年那些叫嚣着“一票否决”,挥着锄头等武器,去违反计划生育家庭抓人、扒房、拉粮的基层工作人员,有没有觉得曾经的正义,在今天看来就是罪恶?作为读者,我们为胡蝶的遭遇感到痛惜,但作为黑亮的家人,同村族人,甚至胡蝶的孩子,他们也许会赋予牺牲、奉献、慈爱之类的词语来赞美她。   传宗接代,养儿防老观念在农村根深蒂固,从事重体力劳动对男性有着刚需,重男轻女思想见怪不怪,在男女比例失调的天平中,农村男多女少更加偏斜。好事者把男女按优劣分作四个等级,A男娶B女,B男娶C女,C男娶D女阶梯排列,城市A女是剩女的源泉,农村D男则是光棍的主流。城里人关起门过日子,不大关心他人得失福祸,农村人则喜欢敞开大门说长短,暂不说最基本的生理需求,就是男大当婚背负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罪名就足以压弯一些人的脊梁,既然有“买妻”需求,势必催生拐卖的市场。   二   胡蝶出生在村前有三个峰头的营盘村,爹死得早,娘卖了家里的一间房子和陪嫁,以及祖辈传下来的铜脸盆锡酒壶等,也供不起她和弟弟念书,撂下她休学照顾刚上初中的弟弟,娘独自去城里收破烂,她要赚钱,发狠心供养一个能上大学的。   弟弟考上了县中在学校吃住,胡蝶就到城市来帮娘,娘收破烂,她拉架子车。她穿着别人送的小西服,感觉自己是城市人了,应该有城市人的形象。染了一绺黄头发,又买了高革鞋,娘和她闹过之后又抱着她哭,说女要富养,第二天主动给她买了裤子,于是她不再恨娘,而是决定去挣钱,减轻娘的负担。   胡蝶渴望早点挣钱,但做梦也没想到,漂亮的她在菜场买菜时却成了人贩子眼中的猎物,为胡蝶的单纯感到惋惜,也为人贩子的阴险感到可憎。人贩子是空中老鹰,胡蝶是院里小鸡,老鹰抓小鸡,永远是宿命,不同的是,哪只老鹰抓了哪只小鸡?   房东老伯的儿子青文,大学生,爱好摄影,出现的场景很少,却是亮点,他是涉世未深,清纯无瑕的农村姑娘胡蝶心中的白马王子,是她青春记忆的一抹靓丽色彩。   黑亮把买来的胡蝶关在窑里,尽量迁就,没有急于逼她从女孩到女人,说明黑亮是爱她的,人性的。黑亮父亲不愿再迁就,村里人也不愿再迁就,芳龄二十的女子,被一群男人像捆绑一只兔子,或是一袋粮食样五花大绑在长櫈上。之后,她怀孕了,逃不远了,从而获得自由。快一年了,她第一次走出窑门,像走出坟墓,更像再生。   买方黑亮是这起贩卖妇女案的原凶,触犯了刑律,作为犯罪分子,他灵魂是丑陋的、精神是肮脏的,应该被推上法庭的审叛台,捆上道德的十字架,接受应得的惩罚。但作为读者,你舍得这样对待黑亮吗?他花三万五买回一个叫做媳妇的漂亮女人,除了怕她逃跑而限制人身自由外,其实把她当神供着,半年多每天晚上睡地板也在所不辞。   在偏远的屹梁村,有文化有手扶脱拉机还开着杂货店的黑亮可谓有经济头脑,他家的日子算好,邻居老人去逝,他放下手中活计,主动帮忙料理,他和石匠父亲及瞎子叔叔只吃土豆和耀得见人影的豆钱粥,却特地给买来的媳妇从镇上买回白面馍,她不让他亲近,他表达喜欢的方式是把她的脚趾含在嘴里……   如果有错,该怨黑亮他们出生在穷乡僻壤,记得有文写到,如果可以选择出生地,99%的人都会选择北上广深这样的繁华文明之都,次之也要东南沿海,而西北和东北则变成巨大荒原。上帝把一部分人扔去乡野,是那里更需要坚强的生命,让他们去磨练,去改造。人们不该对黑亮他们投以鄙夷之色,我故乡的村子,比书中描写的好几倍,但附近的青年,依然难找对象。计划生育,流失的多是女孩,农村姑娘本来就少,有的还嫁去外地或者城里,好不容易有个初中缀学的,家门槛就有被媒婆踏断的光景,介绍的小伙子先拼硬件,房车皆有。其次才看长相学历人品,最后定聘金,少则六万六,否则八万八,如果姑娘家在山沟,十万元一个字都不少。至于十套八套的衣服,三金首饰、七姑八姨的礼尚往来等不在话下。弹嫌是买主,女方要这要那,还是想嫁的,不想嫁的就说娃还小,暂不考虑。周围村子没有买来的媳妇,一则毕竟那是犯法,没人敢试,二则交通便捷,买来的媳妇怕是守不住。大姑娘成了金疙瘩,嫁去婆家也会被宠着,但如果有个适婚兄弟,日子就好不到那里去,父母的附加条件是发动婆家人脉,帮兄弟找对象,甚至把这作为女儿是否顺利出嫁的筹码。无权选择出生地,更不能选择父母,没有成为黑亮胡蝶那样的个体,不是优秀,而是幸运。《极花》中娶妻难并非屹梁村个案,而是北方农村一帧缩影。   黑亮爹作为黑亮的同谋和“帮凶”,防止胡蝶逃跑,白天锁了窑门,钉死窗户,晚上在窑外蹲守偷听,却给她做最好的饭食,舍不得让她干活,也从不进她的窑去。早年为了给瞎子弟弟娶邻村石匠的傻女儿,给石匠当徒弟,后来为了儿子的婚事,怀里总揣着媒鞋。免费给村里做石磨井圈,做象征能引来媳妇的石头女人,她恨给胡蝶拿来苦楝子,想帮她打掉黑家血脉的麻子婶,但得知麻子婶因“走山”昏迷多日后,还让胡蝶提一袋子土豆去,给半语子叔做一顿饭,指派黑亮晚上开手扶脱拉机帮圆笼拉买来的妇女,却不收圆笼给的一千元钱,由此可见,黑亮爹是一个有手艺的善良人,宽厚、包容。   黑亮叔是瞎子,他把地里家里该干的体力活都干过了,没事干就推磨子,半夜里还给毛驴添草料,唯恐把自己闲成多余的废人。本书写黑亮叔的笔墨不算太多,却向人们传递了一种精神,即存在价值就是奉献,记得有人说过,你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国!我们很多人喜欢谦称弱势群体和小老百姓,不厌其烦地夸张自己的无助,却忽略自己应守的本份。在那个缺水的地方,没不过盆底的洗脸水,黑亮爹洗了黑亮洗,轮到瞎子叔时,只能用湿毛巾擦擦了。他总是干活在先,享用在后,被侄儿黑亮指拨着,却从无怨言,这是隐忍,更是胸怀。   贾平凹小说中的乡村,常会住着一个高人,在《极花》中,高人是村里班辈最高的老老爷,他年轻时当过民办教师,转不了正,就回村务农了,每年春耕,他第一个开犁,村里舞狮子,他最后点睛,爱看历图、观天相,不懂天文和周易,却有一套自己的理论,以德高望重之尊,主持着周围的公平正义,起初,他似乎同情被关在窑里的胡蝶,给她说宽心话,给她手绘地图,但后来却认为胡蝶该留下来,生儿育女,两害相权取其轻,苦了她一人,却给黑家父子圆满和希望,给沉寂的村庄涂抹一层光亮。   有个人不得不提,他就是披着衫子的村长,他只要有一张钱了,就要把钱贴在额颅上,唯恐谁不知道。给村民办事,别人送他一条裤子,他一面炫耀,一面抱怨没给配双鞋。其虚荣、贪婪可见一斑。村长是中国级别最低的官,但却是绝对的实权派,城郊的村官,占着地利优势,其土豪奢华让县官和大款也感莫及,偏远山村,男人外出务工,留守妇女就成了村级官员的福利。即使在还没通电的圪梁村,村长也是一幅人上人的作派,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帮村民圆笼买媳妇,强行多要五千元,霸占村里的稀缺资源——女人,长辈立春尸骨未寒,就急于占有寡妇訾米,亏得见多了男人的訾米惩恶有术,把亡夫的牌位放在床中间,才把不可一世的村长吓退。   小说还成功地刻画了麻子婶、半语子、立春、腊八、訾米等众生相,每个人都极其传神活现,缘于作者文功高强,就像拿一块平常布料,顶级服装设计师就能做成漂亮衣服。   立春腊八二兄弟分家,把买来的訾米按买价再分配,而訾米竟无所谓和谁过,甚至在他们二人因走山同时遇难后,她把俩个都视夫君埋葬,读到此处,忍不住感叹:文学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三   书名叫《极花》,初以为是用主人公的名字,后知不是。书中与极花有关的内容不算太多,从而感觉极花如主人的一件礼服,价格不菲。能穿的场合却不多,平时就安静地挂在衣柜里,必要时彰显主人的身份与品味。记忆一个场景,一段时光,一片感情,不多,唯珍贵。   血葱,是该书除过极花之外的另一重要生物,以我之见,该葱原形为两广常见的红皮葱,味道辛辣,仅作调料提味,至于其神奇功效,读者切莫信以为真。   作者多次写种植血葱、买卖血葱、吃多了血葱,或许想要表达当今社会人们血脉偾张的欲望,对权力、名利、以及生理渴求,过渡贪婪,必成隐忧。立春、腊八两兄弟做血葱生意,最后却因血葱而死,是应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魔咒,还是大自然对人的报应?   本书结局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警察颇费周折地解救了胡蝶,却无意给她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在警察眼里,黑亮是贩买人口的罪犯,应该受到打击,但却无意帮了他,胡蝶再次回来,已把这个留有她骨肉的地方当成家了。 河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应该如何去诊断出是否患上癫痫病呢武汉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羊羔疯湖北到哪里看羊羔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