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滴泪的大年初一(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唯美句子

今年的大年初一,江南没有雪。而在我的故乡,却下着雨。

初三,去给父亲拜年。归来后,我思绪万千,夜深难寐。一个人悄悄走进书房,翻看当年的老照片,南屋——我的婚房窗前,新婚的妻和姑妈、婶娘们开心地笑在一起。

那一天,正是大年初一。

山里人都说:丰年好大雪。除夕那一夜,直到年初一,岚上一直没天盖地的飘着雪。后山的林地里不断发出咔咔的声音,那是干脆了的枝条被雪压断了。凛冽的寒风卷起雪花,在山野、村庄间狂荡,吹得庭院里的老槐树,不停地摇晃,发出声声尖啸。要不是奶奶在窗棂上贴了两层窗纸,那张贴着大红喜字窗花的木窗早就被这夹雪的风吹破了。

一大早,我站在岚上向四外张望,远远地看到几个小小山间村落全埋没在雪里。四围的群山也都躲在弥漫的雪雾里,与灰蒙蒙的远天渐渐融合。看见我冻得直跺脚,奶奶把我扯回屋中,说,这么大的雪,我老婆子都几十年没见过了。你看这风大的,能吹着牛跑。你三姑八成是不会来啦。我不情愿地随奶奶走回四合院,心里有些遗憾。

奶奶家是个大家庭。我有四个姑妈。三个姑妈除夕前就破例回娘家了,只有住的最远的三姑妈还没到。山乡里的规矩是姑娘要初二以后才回娘家,这一年是因为我的婚庆才破例的。

我是长子长孙,依着家规,冒着严寒,从江南千里迢迢的带着新娘子,回家乡举办婚礼。从来没走出过山乡的姑妈、婶娘们,早就吵吵着要看看南蛮子姑娘长个啥模样。奶奶和阿婶张罗的不亦乐乎。三道门都贴上了对联和大红喜字,连猪圈也点上了香,帖了福字。南屋我崭新的婚房,还挂了盏大红灯笼。

三姑妈住的荆家庄,在平地上,离岚上的奶奶家有十里山路。我想这么大的风雪,要徒步走上只有一辆独轮车那么宽的山路,爬上山来是太难了。奶奶说:不等他三姑了,咱动起来吧。姑妈、婶娘们得了令,开始舀水、洗锅、拉起风箱,缕缕炊烟飘上大雪弥漫的天空。

正在大家忙活着的时候,庭院里脆生生的传来三姑妈的声音:娘,俺给你拜年来了!我赶紧地跳下火炕,三姑妈已经走进了堂屋。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她家来了四口人,她、姑父,还有表哥和他媳妇。四口人浑身上下都是雪,个个都成了雪人儿。奶奶就拿了笤帚把她们往庭院里赶:去去,把身上的雪扫干净了再进屋。三姑一边往庭院里退,一边就嚷道:娘,你咋就不让俺暖和暖和呢,这一路风大、雪大的,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屋里的姑妈、婶娘们听了就一起笑:这三嫚,这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嘲。嘲是我们家乡土话,意思有搞笑、犯傻的意思。

三姑走进东厢房,看见了坐在东房火炕上,正在奶奶小炕桌上吃瓜子的新媳妇,立刻两只眼睛放出光来:啊呀呀,好俊的个嫚。真像是画上走下来的。俺这老娘的炕,俺是从来不敢爬上去的,你老奶奶真是为你的模样破例了。妻和三姑都不会说普通话,两个人的方言搭不到一起,没法交流。妻的吴侬软语引得三姑发笑,连连说:真好听,就像唱歌似的,就是一句听不懂。听不懂话,三姑就把妻招呼到床边,捧着脸看,一边看,一边嘴里啧啧着对自己媳妇说:寿他媳妇,你看这闺女,真俊、真俊……她不知道说了多少个真俊,竟把妻给羞哭了。三姑妈的样子,又把一屋子人弄得哄堂大笑,妻这次又笑出了泪。

看见大家都在笑,三姑一脸无辜地问我:大侄子,我说错什么了吗?不等我回答,奶奶走过来瞪她一眼:你个嘲巴,不会说话,别说话,没人当哑巴卖了你。去去,自己找点事做去。奶奶说着爬上火炕,给妻擦干了泪水。

婚礼过后,闹闹哄哄的一大家子几十口人中,不见了三姑的踪影。直到夜里我和新婚的妻子回到南屋我们自己的婚房时才晓得,是三姑妈带着她的一家人,悄悄地在南屋劈了柴、烧热了炕,并给我们预备了两桶洗澡的热水。我表面有些嘲的三姑妈,其实是个很温暖、很细心的人。

记得小时候过春节,初三、初四拜姑姑。奶奶给我一个小竹篮,里边放上面饽饽,最大的一只是寿桃儿,其他是用面卡子做模具做出的鱼儿、兔子、花儿等各式花样的饽饽。那时,小姑妈还没出嫁,我先到咀头大姑妈家,把奶奶给的饽饽送了,大姑妈就给我重新装满一篮她家的饽饽,我就沿着山间小道走到埠上二姑妈家,再把篮子里的饽饽送给她,二姑妈家境好些,不但给我饽饽,还给我几只油炸的面鱼儿。我就提着小篮子又到了荆家三姑妈家。六十年代,人们家境普遍贫穷,农家就更加贫困。所以,过年的饽饽,表面看都是白白的白面,其实那不过是一层外衣,里边裹着的却是玉米面或地瓜面。三姑做人诚实,她知道我从她家出去,就直接回岚上了,因此,她给我的面饽饽,都是表里一致的白面饽饽。二姑妈给的面鱼儿,她只留下一只,给孩子们解解馋,其余都装回我的篮子里,让我带回岚上去。那个年头,一只鸡蛋五分钱,是一个农村壮劳力一天的工分。每次到她家,她都煮五只鸡蛋给我吃。我说:三姑,太多了,都吃出鸡屎味了。姑妈就说:瞎说,小孩子要多吃,吃多了个子大,生力气。像你爹一样,可以去当解放军。多年以后,我还真的去当了解放军。

回到岚上,奶奶接过我装满白面饽饽的篮子,总是说:还是三嫚实在,家穷,穷得有志气。

三姑妈,从小就是个假小子,是个有志气的人。

抗日战争艰苦的年月,我的父亲,她的哥哥跟上八路,扛起枪打鬼子去了。家里两个姐姐出嫁了,她身边,弟妹尚小,父母年纪大了。她把裹上的小脚放了,毅然赶上头瘦驴,扛上犁耙,下地劳作去了。山乡里辈辈相传的习俗,女孩子只在炕头上做女红,是不下地的。三姑妈楞是破了例。一年又一年,三姑妈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霜雪酷热,总是白天跟祖父一起,艰辛地耕耘着土地。晚上,随奶奶操持家务,还要做军鞋、送公粮,支持咱穷人翻身解放的战争。

姑妈,你一双天足,嫁了个石匠,一直过着艰苦的日子。战争年代的苦就不说了,五十年代末刮共产风、大跃进,老天又闹三年自然灾害,几个姑妈还能过得去,你家底子薄,过不下去了,你领了一家人,沿着祖父当年的足迹,再上东北闯关东。你不愿意拖累娘家,不愿意拖累兄弟姐妹,自己悄悄地走了。卖了家当卖了房子。在东北也立不住脚,你又悄悄地带着一家回来了。在那个冬天,房无一间地无一垄,你是那样的无助。

你站在冰天雪地里,任凭狂风呼啸,吹卷一身寒衣。

我父亲知道了你的窘境,寄给你五十块钱。你用这些钱,带领家人度过了严冬,度过了春荒,买了种子,撒播到春天的原野里。你靠着自己的一双勤劳的手,和男人们一起下地耕耘。慢慢地幸福来到你身边,你盖起了新房子,为两个表兄娶了媳妇。姑父和大表哥寿哥先后做了大队、小队的队长,两个表妹也都嫁了好人家。

姑妈你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从此,年年除夕,你都一次不落的给我的父亲,你的兄长拜年。你们尽管相隔千里,但是你先是写信,后来跑到公社借电话,再后来,用上了手机。你总也忘不了兄妹的情谊。对于你闯关东,我父亲曾经责备你,这么大的事,为啥不说一声,我在外边挣钱,是可以资助你度过春荒的啊。你说,我傻,我不愿意拖累别人。

为了这件事,父亲一直自责很深。他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那时是个少校军官,却让自己的妹妹穷得去闯关东。当年,我离家参加八路,苦了你三姑妈。不是她挺出来下地做活,这户人家还真不知道怎么样呢。她对咱家的恩德,你们小辈一定要记得。

今年大年初三,我带了儿子去给父亲拜年。

儿子说:爸爸,我年终得了三千块钱特别奖金。我要请爷爷到保利广场五星级大饭店吃饭。难得儿子有这样一片孝心。见了老爹,儿子把他的这份心意给爷爷说了。我那最疼爱孙子的老爹却没有一点高兴劲,只是淡淡地说:就在家里吃吧。外边我不去。老爷子说完,推说头疼,到里屋躺下了。

我老妈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你三姑妈走了。年三十还跟你爹拜年呢,年初一突然就走了。老头子难受呢。娘说着就流下了泪,我的眼里也立刻涌上了泪花。

大年初一,姑妈,你怎么会在这样一个日子,就这样走了?

侄儿还有件事,没来得及跟你道歉呢。

那一年,我第一次从部队回来探家。我没有去大城市见父母,而是回到山乡去看望岚上的奶奶。

七十年代,山村不通公路。千里迢迢,我坐火车、乘汽车,到公社没车可坐了。几十里山路,我一路沿着独轮车辙走回来。走到秋水暴涨的大沙河,只有青石条搭的长桥可通过。这桥窄的,两个人不能侧身过。我走到桥中心,一个肩膀上搭块猪肉的小青年也走到了桥中心。我回家心切,急着赶路,喊他退回去让路。他也是个倔驴,咋说都不动身,还说:我不怕你,解放军不敢打人。我又气又恨,说:解放军是不可以打人,但是可以给你点教训。我屁股一撅,把他撅进了河里。这小子立马成了落汤鸡。

姑妈,后来珍兰妹妹对我说,那个小伙子是你家的毛脚女婿。那天当我坐在你家热炕头上吃茶的时候,你家的女婿,正竖在你家院子外边,被秋风吹得哆哆嗦嗦的。他怕我揍他,进也不是,走也不是。那时,我心高气傲,少不更事。只有得意,没有丝毫歉意。

多少年过去了,我的脚步却离山乡越来越远。我一直想当面向你表达歉意。当年,我的一时鲁莽,差点坏了珍兰妹妹的好事。但现在,我再也没有机会了。这让我情何以堪!

姑妈,当我现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大颗大颗的泪滴,正砸在电脑的键盘上。

八十五岁。姑妈,你可以算作高寿了。你就在这爆竹声中,开开心心地走到天国去吧。

姑妈,江南今年没有雪。但是,我忘不了那个大雪封山的大年初一。

忘不了小时候,提着小篮子,踏着积雪去拜姑姑的日子。

今年春节,江南没有雪,我的窗外,现在是漫天的雨。

江南的雪,化成了泪滴……

导致继发性癫痫出现的原因都有哪些治癫痫去北京河北较好治疗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安徽哪里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