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人在旅途(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一)天晴波罗峪

波罗峪,据说是城区外距离省城最近的景区之一,栖守在从省城南大门到卧虎山水库的群岭之中。望文生义,我想所谓“峪”,意在“山谷之中”,乃山岭夹持的谷地。它的景色,一定是山势逶迤,苍翠环绕。顾名思义,我想象中的波罗峪,到处弥漫着菠萝的甜香——可是,我们北方的山,哪里来的菠萝呢?新年伊始,随森林巴士的团队来到波罗峪,才发现原来是在“波罗”之上,谬加了一顶“草帽”——看来最好将文字先看准了,再放飞想象的翅膀。

齐鲁故国,文物之邦。南部山区不仅仅是开辟未久的省城后花园,自有其独特的人文记忆。历史上,它曾孕育了终军这样的西汉俊杰,秦琼这样的大唐猛将,山环水绕之中,收藏着丰富的历史印记。波罗峪,也曾梵宇佛堂,香火旺盛,在唐末的战乱中,一度成为黄巢军的驻地。而今历尽兴废,早已在荒草顽石中,成为遥远的往事。

深山之中,较市区更觉寒冷。隆冬时节,园内枯草萧索,而柏木尤绿;山路之旁,几方寒塘,次第相望。碧绿的池水,冻的翡翠般晶莹可喜;一泓金泉之水,从石壁上流淌下来,将岩石冲刷成一坨土豪金。我想,当一座山有了累累之石,才有了风骨;当有了潺潺之水,便有了灵气。这碧绿的潭水,岂非波罗峪的眼睛呢?水波之横,翠柏罗列,让一方山峪活波起来:也算对“波罗峪”的一种新解吧。

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一座知青村——几座破败的瓦房,毫无生机的在寒风中兀立。曾几何时,这里演绎着主人们青春的火热,和身心的创痛。而今,他们早已各奔东西,追赶着人生的归宿。古人云:“三十年为一世”。这些幼时还颇觉熟悉的瓦房,恍然之间,似已变成另一个时代的文物。屋内张贴着上山下乡时代的资料和照片,让我们在灰暗的色调中,看到一个举国若狂的年代。所谓城市,乃百工之所聚,商贸之所通,自古是财富、权力与文化的汇聚地。老子说:“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天地自有生生之德,万物自有向荣之心,此谓天道无为。一座城市和它的人民,本来有着蓬勃的生机,发展的动力。为什么,非要给它的孩子们扣上“知识青年”的高帽,一路敲锣打鼓,送到饿殍之余的乡野?是为了寓兵于农,垦荒戍边,还是为了疏散人口,转移矛盾?在一个号称进入了现代的社会,让那时还是孩子的父辈们,失去学业、离开家庭、没有工作,穷的只剩下懵懂和信仰!近代中国,百年大乱。沧海横流,让强者倒旋乾坤,让民命微若草芥。于是一时之强权,将举国之生计,操持于铁腕之中。倒用人性之至情,假借世间之令名,朝三暮四,翻云覆雨,愚天下之人而弄之。就使劲折腾吧,高烧之余,是一片诞妄的乱语。这场据说空前绝后的运动,扭曲了一代国人命运的轨迹。而我们,正是这些知青的后人。历史,从未走远。

枯枝萧萧,荒草凄凄,但这个世界,从未失去勃勃的生机。等寒冬过去,依然会有,芳菲的原野。

(二)青山寺小记

青山在嘉祥县南,山不甚高,多地质遗迹,类型各异,而年代相去久远,交错一岭之间。山麓有古庙,乡民谓之青山寺,余初闻其名,以为山中一佛寺尔,未甚奇之。比至山中,方知实为惠济公庙,奉西周时焦国之君世称“焦王”者。古时每遇亢旱,则官民相率祷之,辄为灵验,故千百年来香火甚盛,为县域名胜。县志云:“武王克商,封神农之后于焦,世称焦王”。焦,小国也,始封之地在今河南境,后移至嘉祥青山下。今山下尤有东、西焦城村,是其明证也。然则县民奉祀先君于千百年间,其忠厚之意,不亦宜乎!

甫入山中,有泰山行宫石坊,明崇祯间遗物也,虽不甚大,然古朴之风,望之俨然。寺多古树,树龄辄千数百年,虽寺之始建年代无考,然其久远可知。寺内古碑甚多,余所见者自元代以来,以明代为众。览其文,虽历五六百年风雨,尚清晰可读。其中多因祈雨灵验,为官民所立,则自古之盛可知也。北宋崇宁间,封焦王为宁应侯,自宣和三年改封惠济公,岂不谓其惠施于民,而济人于厄欤?是协和人神,亦神明之大者。

寺中正殿曰惠济公庙,其后形制略小者为寝殿,奉惠济公及两夫人像。惠济公须眉皓然,衮服而危坐,然满面慈和,亲切若邻家翁;上手夫人发髻尽白,亦慈眉善目,和煦若邻家母;下手夫人发髻尚黑,然容貌端庄,似以礼自持,不苟言笑,非若今人,妖冶作态。寺中又有泰山行宫等,然则泰山奶奶之踪遍及齐鲁,真吾人之女神也。

(三)尧天舜日,历山之巅

——春雪寻踪千佛山

千佛山,古称历山。历山的名字,也许它的子民早已陌生,而真正让这座小山扬名天下、铭记史册的,则是历山——舜耕历山。在这座名城诞生的前夜,华夏先君曾亲自经营这片土地,留下了中华文明开基的坚实足迹。如果说趵突乃泺水之源,明湖乃众泉之聚,我想历山,应是泉城的文脉之根。历城,历山之城;历下,历山之下——莫非追寻古帝之遗踪。至于千佛山,只是隋唐已降佛教勃兴以来的名称,千百年来寄托着历山之民心中的神佛,承载着祈福的愿景。但先君奠基之功必将与世无极,舜与娥英二妃的神像,被后世子民永远敬奉在历山院中。

而今站在历山之巅,向北眺望,一座现代都市横亘汤汤黄河、岱北余峰之间。瑞雪满山,岭栖白云。鹊华突兀,历历可数。遥想百年之前,黄河如金丝之带,明湖如澄碧之镜,煌煌大明府城,雄踞苍莽之野;千载之上,湖波浩渺,浮荡华山,齐烟九点,次第相望,自一片图画天成。四千年前的尧舜时代,泺水发源,济水清明,山环水绕,草木丰饶,无怪乎文明的种子在这片大地上生根发芽,虽几经兴废,终将这座名城定位于诸夏之奥区。前世今生,一脉相承。

其辞曰:

历山寻踪古帝微,瑞雪照野白云飞。

三载耕耘都邑成,万古开辟功德巍。

思絮悠悠春风里,望尽河山相绕回。

奠基华夏垂一统,尧天舜日生光辉!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好不好郑州治儿童癫痫医院癫痫患者抽搐的紧急处理方法郑州治好癫痫病需要去什么样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