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笔尖】历史的残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现代诗歌

帝都,一个朝代王者风范的恢弘气度,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历史印记。这个王朝的都城,演绎了多少尘烟往事。就我所知道的一点历史知识,总觉得有两个城市可以称得上都城,彰显着帝王气象。它们就是天各一方,一南一北的南京和北京。这两个带“京”字的都城曾经上演了多少千古兴亡事。

北京,自然是在北方。天气寒冷,风沙不断。但是这样的天气却造就了千古帝王气象,金戈铁马,纵横千里。在这个古老的城市中留下了多少标榜史册的铮铮铁骨,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着王朝长盛不衰。南京,固然是在南方,长江以南。江南的草长莺飞,江南的侬情软语,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江南的美女如云,这些毫无疑问让南京成为歌舞升平的金陵,成为诗意盎然的柔弱文人挥毫泼墨的地方。在这座石头城里曾经上演了多少离愁别绪,经历了多少亡国之痛。然而,历史就是这么惊人的相似,一遍又一遍地重演,无情地舔舐着心灵的伤口。“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亡国之音不绝,必然使南京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果说中国的行政版图是一只昂首挺立的雄鸡,那么北京这座闻名遐迩的古城就是它的咽喉。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不可小觑。它西达内蒙西藏,北达东北三省,东临大海,南通福建沿海。它以中央枢纽的地位通江达海,辐射全国。然而南京,总想凭借长江天险,安居享乐,醉生梦死。其实,长江从来就无法阻挡一个王朝灭亡的脚步。江南的繁华富庶,诗酒美人也一起随着王朝的覆灭烟消云散,终归尘土。只给我们留下历史的烟尘和无限的感慨。

或许,明成祖朱棣也看出了其中的奥秘。他靠武力夺取了他的侄子,也就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孙子朱允炆的皇位。他为了巩固大明政权,决定迁都北京。由此奠定了明朝近三百年的基业。他开创了一个辉煌的时代,史称“永乐大帝”。可以说,有明一代,能够统治中国那么长时间,能够成就千秋帝业,应该说与这次迁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到了清代,虽然是满人的天下,但是它有别于元代。元代定都北京,成为短命的王朝,根本原因不在都城。元代的灭亡主要是大肆的侵略扩张和种族歧视,更重要的是没有利用儒家的思想任用汉族知识分子统治天下。恰恰相反,满人夺取天下以后依然定都北京,基本上沿袭了明朝的制度。清朝依然实行科举取仕,大量任用汉人为官。同时,以北京为中心,大力促进民族融合,使国家长治久安。

国民政府曾经以南京作为都城,自以为虎踞龙盘,稳如泰山,但是它的统治仅仅维持了二十几年。然而就是在这短短的二十几年统治中,它也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统一。军阀混战,外敌入侵,民不聊生。它企图依靠长江天险,隔江而治,但是它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横跨长江,直捣黄龙。最终长江天险也保不住国民政府的千秋大梦。

俱往矣,历史的尘埃落定。圆梦中国,还看今朝!

女人,男人的另一半。这个世界就是由男人和女人撑起的天空。女人是半边天,离开了女人世界将变得残缺不全,人类也将无法延续。然而,在中国历史上,女人的地位是不高的,她成了男权社会的附庸。

在中国所有的封建王朝中,女人执掌朝政似乎并不多。在政治权利的角逐中,男人永远是主角。然而有那么几回,女人登上了权利的巅峰。这种情况一般是在皇帝比较软弱不善于治理国家或者皇帝年幼无知不具备理政的能力,这时就会有那么一个强势的女人出现。她会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一点儿也不逊于男人。在中国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女性掌权者是吕后、武则天和慈禧太后。其中,我最敬佩的是武则天。在少数几个执掌朝政的女性中,她是唯一一个称帝的女人。这在儒家思想统治下的封建时代是难以想象的。虽然历史中的武则天任用酷吏,手段毒辣,但是只有这样她才能冲破所有的阻力,登上皇帝的宝座。

武则天在位期间,励精图治,善于用人。在她的治理下,国家出现了繁荣景象,国力强盛。但是儒家的思想依然深深地影响着这位中国唯一的女皇帝。她死后,与唐高宗李治合葬,并立无字碑,千秋功过,让后人评说。武则天的勇敢、才智、政绩和晚年的顿悟,都让后人敬佩。

历史上还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几乎在每一个亡国之君的身边都有一个绝色美女。比如说,商纣王与妲己,就有“酒池肉林”的奢靡;周幽王与褒姒,其中就有著名的“烽火戏诸侯”的典故;陈叔宝与张丽华,唐玄宗与杨贵妃,等等。似乎,每个朝代的覆灭都是女人惹的祸。是这些绝代佳人迷惑了国君,使他们不理朝政,才使王朝灭亡的,真是红颜祸水啊!这让我感到非常愤怒,为这些弱女子鸣不平。

明明是那些昏庸的帝王不理朝政,祸国殃民,致使王朝覆灭。儒家的这些所谓的正人君子,这些衣冠楚楚的史官极尽拥君保皇之能事。他们千方百计地为帝王开脱,而把亡国的罪责全部推到了女人身上。试想,在封建王朝,一个弱女子能够左右一个王朝的命运吗?帝王自己昏庸无道,难道能怪罪一个女人?什么玩意啊,这些道貌岸然的大老爷们真是恬不知耻!

在这里我还要提一下唐玄宗和杨贵妃的故事。唐玄宗开创了“开元盛世”,使大唐王朝达到了兴盛的巅峰。但是帝王也有七情六欲,他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可以说家喻户晓。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恨歌》对此有生动感人的描述。然而,他们的爱情最终以悲剧结束。朝廷上下把“安史之乱”的罪责推到了倾国倾城的杨玉环身上,并在马嵬坡逼着李隆基赐死了杨玉环。一代佳人就这样香消玉损了。她的死真的可以挽救唐王朝走向灭亡吗?这是李隆基和杨玉环的爱情悲剧,也是历史强加在女人身上的悲剧。

中国历史上,还有许多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不惜牺牲女人的婚姻幸福。比较有名的是文成公主嫁给了松赞干布和昭君出塞。这两次“和亲”使国家富强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文成公主和王昭君都作出了巨大贡献。然而,在这种“和亲”的背后却是封建王朝利用婚姻关系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女人没有自主选择婚姻幸福的权利和自由。他们迫使女人牺牲自己的婚姻幸福,远嫁他乡,一生孤苦伶仃。

如今,女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了。女人必须有自己的事业,不依附男人,做一个生活的强者。女人首先要为自己活着,做自己的主人,然后才谈得上为家庭和孩子忙碌奔波。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女人自己不要有男尊女卑和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女人的另一半是男人,男人和女人共同撑起历史的天空。

生于帝王之家,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享受着数不尽的荣华富贵。这样的人应该是天之骄子,万人羡慕的。但是他们却无法享有普通百姓的闲适与平静。他们时时处在权利的风口浪尖,随时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在帝王的众多子嗣中,嫡长子是最引人注目的。在中国古代,帝王的接班有嫡长子继承制。一般情况下,帝王都会立自己的长子为太子。于是朝野上下都会对东宫太子刮目相看。因为太子是皇位的法定继承人,所以王公大臣都会使出浑身解数巴结奉承太子,站在他的一边。这样太子必然就会和诸王子产生矛盾。他们会一起把矛头指向太子,明争暗斗,争权夺利。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更重要的是太子和帝王之间的关系。作为太子,既是帝王的长子,又是皇位的继承人。那么他必须表现出非凡地政治才能,培养一批得力的助手,以便为自己将来执掌朝政做好准备。然而这个度是不好把握的。因为帝王最担心的是皇权受到威胁,大权旁落,所以即便是自己的儿子,他也不允许太子争权夺利,结党营私。于是中国历史上出现了众多悲剧。这样的悲剧是有悖人伦,惨不忍睹。大清王朝的奠基者努尔哈赤就幽禁了太子褚英并两年后他亲自下令处死了太子。

当然这样的例子历史上还有许多。同样下场的还有很多忠臣良将,能够激流勇退,明哲保身的没有几个。同样的历史悲剧在每个朝代反复上演。西汉初年刘邦当了皇帝以后,为了巩固自己的皇位,便对和他一起打天下的功臣进行了屠杀。似乎只有张良识时务,看透了刘邦的心思,辞官归隐,保全了性命。

这样诛杀开国功臣的事件在明初也上演了。朱元璋夺得了天下以后,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加强了中央集权。有许多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开国功臣被残忍诛杀。丞相刘基看到了情况不妙,连忙辞官归隐田园。结果朱元璋还是对他不放心,最后赐给他一杯毒酒,把他毒死了。

开国的功臣良将是如此,那么在封建王朝中达官显贵的命运又如何呢?宋代的抗金名将岳飞可谓精忠报国,一心想收复河山,迎接二帝回京。然而,他没有想到如果你迎接他们回京,现在的皇帝还能坐得稳吗?岳飞手握重兵,自然会让皇帝夜不能寐。宋代的江山就是功高盖主,黄袍加身抢来的。皇帝当然对岳飞及其他的岳家军不放心了。于是以莫须有的谋反罪名将岳飞杀害了。

历史是后人写的。由于忠君的思想,人们不可能指责帝王杀害忠良,只有将杀害忠良罪名推到奸臣身上。其实,无论秦桧、蔡京这样的文官怎样进谗言,只要皇帝不杀岳飞,他们是奈何不了岳飞的。残害忠良的其实就是皇帝本人。当然也有比较精明的人,他可以化险为夷,逃过劫难。比如同样是抗金名将的韩世忠,在岳飞等人被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以后,他却安然无恙。这样的例子历史上还有,比如那个平定安史之乱的郭子仪。在平定了叛乱之后,他主动交出兵权,并且广置田产,在京都郊外大兴土木,为子孙后代建造豪宅。皇帝不但不怪罪他,反而很是赞赏,对他彻底放心了。像郭子仪这样的有功之臣,手握重兵,能够主动放弃权利,搞一点物质享受,也并不为过。这样皇帝的江山就坐得更加稳当,不必提心吊胆,害怕别人谋反了。

自古兴亡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是非成败转头空,说不清,也道不明。能够站在历史的潮头独善其身,恐怕是唯一的明智之举。

诗言志。诗是所有文学中最高雅的。写诗可以直抒胸臆,代表着作者的文化修养和社会地位。诗歌历来受到君臣和文人士大夫的重视,而传奇小说则不在雅正的文学范畴之内。古代的文人士大夫都是只写诗和散文,却从不写小说。

古代的著名诗人和散文家有很多都是君王和大臣。他们有极高的文学修养,往往又能结合自己的政治理想,写出气势恢宏,响彻海内的诗文。南唐后主李煜没有出色的政治才能,他当然不是一个好皇帝。但是他的词在中国文学史却留下了光彩夺目的一笔。那种国仇家恨,缠绵婉约的情感浸透字里行间。“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他向世人倾诉着无法言说的愁绪,然而这种愁绪却始终无法排解。身为阶下囚的皇帝李煜也只能仰天长叹,发出千古绝唱:“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无独有偶,宋徽宗也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在位期间也没有什么作为,但是他的瘦金体书法却独步天下,无人能比,表现出他极高的艺术修养和艺术才能。

白居易和苏轼是我很喜欢古代诗人。当然,他们也是官员,而且级别很高。他们都曾在杭州做过官,而且都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典范。至今,在杭州西湖还留下了他们治理西湖的白堤和苏堤,以及他们为杭州西湖写下的著名诗词。他们的诗名掩盖了他们的政绩,而在他们遭到贬谪中所写下的诗文更让他们盛名不朽。我常想,如果他们没有遭遇政治上的挫折,他们或许根本就写不出那些千古佳作。这恐怕就是所谓的“时事不兴诗人兴”吧。

历史上的伟大人物一定有他的伟大之处。毛泽东主席的诗词和书法堪称一绝,无人能比。他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也是一位诗人和书法家。他的诗词和书法同样表现出他伟大的胸襟和气魄。文学艺术只是他伟大精神所传达出来的一种形式。我想如果毛主席不是中国革命的领导人,他就不可能写出“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样气势恢宏的豪放词来。

文学从来都离不开政治,当然也离不开文化,更离不开文化人。文学作品的素材可以在民间,但是文学作品的创造一定是那些上层社会的君臣和士大夫。文学和其它一切艺术一样,都是在衣食无忧的闲适中创造出来的。寻常百姓目不识丁,连饭都吃不饱,他哪来的力气进行文学创作啊!

一个王朝的兴衰其实并不能简单地归咎于某一个统治者。这当中有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人是不能以个人的力量和意志来改变历史潮流的。历史如滚滚波涛,大浪淘沙,一去不返。后人只能在历史的汪洋彼岸寻觅一点残存的碎片,却满心欢喜地以为那就历史的本来面目。其实,真正的历史早已湮没在时间的尘封中了。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纵观历史,秦始皇横扫六国,建立起第一个封建专制王朝。它统一了文字和度量衡,修建了举世瞩目的万里长城。虽然秦朝如昙花一现,但是它建立起来的一系列封建制度对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影响极其深远,对国家的统一和政权的巩固意义十分重大。我想指出的是汉朝的繁盛一定是建立在秦朝统一的基础上。秦王朝所建立的一系列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都为汉朝的强盛奠定了基础。我们不能因为秦朝的短暂和秦始皇的残暴就否定秦王朝的历史作用。恰恰相反,如果没有秦朝空前强大的统一,就没有后来的大汉盛世。

老年人癫痫怎么办啊?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治疗癫痫病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