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正与邪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奇幻
哥俩同岁,出生于六十年代,属兔。那年闰四月,兄长王生前四月生人,堂弟王连后四月生人。   王连和王生的祖父是亲兄弟。王生祖父是长房,自幼聪颖好学,读礼乐念私塾,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秀才。兵荒马乱年代毅然从军,在“国军”嫡系部队某参谋营担任“小写”。后来国军全面崩溃,王生祖父隐姓埋名落于市井,凭着头脑精细和处世圆滑,在外头混得红火,颇有积蓄,娶了夫人,生了王生的父亲。“大跃进”时期举家迁回故里,也算是衣锦还乡。   王生祖父待人宽厚,乐善好施,和睦亲邻,在当地德高望重。风云激荡的六十年代硬是平平安安度过,竟然没有一个人去追究其“历史问题”。当时王生父亲正值婚配年龄,也如愿娶到“三代赤贫”的农家女。由于娶了贫农的女儿,富农出身的王家父子在政治上也取得了立足之地,不久王生父亲便在生产大队任职“民兵连长”,继而任大队会计,直至后来支部书记。   王连祖父排行老小,自幼多受溺爱,以至不思进取,不学无术。赖着父辈基业娶了家眷,日子却过得紧紧巴巴。六十年代,王连父亲二十岁那年,王连伯祖父大包承揽给侄儿定了婚事,凭的就是他的威信。女方要彩礼,王连伯祖父一把拿出十块“袁大头”交给媒人,说随便花,不够还有。媒人捧出十块大洋,并添油加醋说男方家境如何富裕如何慷慨,结果女方只留下一块大洋算作聘礼,其余如数返还。说起来女方家长不是贪财之人,更是明智之人,知道家底殷实便可安心,至于彩礼多少只是一个面子,既然男方有此诚心,面子也就有了。   返回的九块大洋王连伯祖父没有要,说是借给侄儿留作成家创业之本。那是吃“大锅饭”的年代,成家无非是传宗接代过日子,有“成家”之说而无“立业”之愿。王连伯祖父所说创业之本就是托词,明着是借,暗着是接济,就没打算让侄儿归还。王连父亲靠着伯父接济好歹维持生计,日子将就过着。一年后,王家先后添了两个男丁。小哥俩名字都是王生祖父所起,“生”即书生,“连”即延续,都有内含延续书香门第之意。   七十年代初,王生父亲已经是生产大队会计,多年“村官”干下来,历练了圆滑也成就了奸苛,远没有了父亲那般淳朴与厚道。尽管父亲还健在,时常提醒他:“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就这一个叔伯兄弟,一定要团结!他困难,你要不遗余力帮他!”可是王生父亲对着显得邋遢又窝囊的叔伯弟兄早已失去耐心。   这时王连和同岁的堂兄王生已经步入小学,两家相邻,家境却迥然不同,小哥俩的差异更是显而易见。   王生祖父尚在,古稀之年,童颜鹤发,精神矍铄,自带一股威严和正气。宽大院落,正房三间,东西厢房各三间,正是时兴的“芦苇屋面,石灰屋脊”的格局,富贵大方;相比紧挨的王连家的两间低矮茅草屋不能相提并论。王连祖父六十多岁,却老态龙钟,形貌猥琐,活着也只是苟延残喘。王生长相富态,天生富贵之气,小小年纪在黑瘦矮小的堂弟王连面前就有一种颐指气使的做派,王连从小受大人熏陶,对主子似的王生一向逆来顺受。      二、初次交锋   王连一天天长大,外表承袭了父亲沉默寡言邋邋遢遢,骨子里却显露出极其倔强的一面,这一点却不像父亲以及祖父一辈子没有骨气的样子,倒有几分伯祖父的性格。同班级的王生依然霸道,依然对王连吆五喝六,但王连已不再像从前温驯,暗暗不服。   五年级时,班上有一个叫乔慧慧的女生,娇小,秀气,常常受到王生欺负。王连同情乔慧慧,也对王生心生怨恨。   放学路上,乔慧慧独自走在前面,生怕王生骚扰。后面几个男生你追我打,没有正形。看着乔慧慧背影,王生心生歹计,小声对左右说:“谁敢上前摸一下乔慧慧屁股,我送他一只铅笔。”   没有人有这个胆,更没有人敢要这只铅笔。王生见没有人理他,觉得有失面子,便引发他一向骄横脾气,自顾说:“你们一个个都是胆小鬼,看我的!”说着径直跑向前去。可恨王生为了逞强,已经不满足于摸一下那么简单,对着毫无防备的乔慧慧,两手突然拽着她裤子挎部往下一拉。   乔慧慧猝不及防,裤子已被拉到膝下,随即往地上一蹲,痛哭流涕。王生坏坏瞅着人家屁股,发出淫邪的笑,后面几个男生也发出淫邪的笑,只有王连脸本本的,愤怒地盯著王生的脸。   王生太过分啦!弱小的乔慧慧只顾哭泣竟然忘记提起裤子,无耻的王生眼盯著,痴痴的看,那几个小子也跟着沾光。王连看不下去了,他突然有种恶向胆边生的气概,猛然对着渐渐隆起的王生的胯下一脚踢去。   王连简直吃了豹子胆啦!王生毫无防备,重重挨了一脚,当即双手捂着命根子,脸色煞白,慢慢双膝跪地,上半身不由自主栽向路面。   几个男生眼看出了大事,纷纷往家跑去。乔慧慧这才醒悟过来,提起裤子,看到王生抱着胯下在地上翻滚,并且杀猪似的嚎叫,而王连呆呆站在那里,黑黑脸蛋子透出一股倔强,却没有一点怕意,怔怔地看着远方,好像在等着大伯家的人来对他制裁。乔慧慧知道王连替自己报了仇,但懦弱的她并没有勇气拽着王连一起离开,只是擦了眼泪,怏怏离去,不时回头望望倔强的王连。   王生爹娘一溜烟向这里跑来。   一向很牛的王生现在却装得很怂,哭累了就趴在地上。他的娘娇儿心坎地喊着跑来,到跟前抱着王生的头更是大哭不止,就像儿子已经死了似的。王生爹只看了儿子一眼,便来到王连面前,话也不说,抓过来就是一阵狂打。当王连爹娘来到,看到儿子被打得满脸是血,王生爹还没有罢手的意思。   眼看儿子惨状,王连的爹噗通跪下,抱住王生爹的腿哀求道:“大哥你就饶了他吧!不出气你就打我吧!”   王生爹停了手,愤愤说道:“打死这个小畜生也不解我的恨!量你爷俩两条贱命也抵不起我儿子一条命!”说着又朝王连爹嚷道:“快起来把我儿子背回家!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了你爷俩的命——哼!”   王连被打得满脸是血,但没有流一滴泪,表面很怂的他现在却很牛。王连虽然命贱,但在自己爹娘眼里不算命贱,他们从来没有舍得打过他。现在挨了伯父一顿毒打,并且连累了窝囊的爹娘向人赔礼下跪,王连心里为爹娘难过。   王连被打时乔慧慧就跑了回来,但她只能远远看着,不停地哭泣。王生爹娘走在前面,王连的爹背着王生跟在后面,一群人过去,就撇下了王连和乔慧慧。王连看着面前的乔慧慧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满脸是血的王连竟然露出一丝笑意。   这笑意使乔慧慧十分诧异。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王连为了她遭到毒打,而他居然能够笑得出来!这笑意使乔慧慧琢磨了好多年,直到高中的时候。   他终于踢了骑在他头顶作威作福的王生一脚,而且踢得他满地打滚,号啕大哭。关键是这一脚为乔慧慧而踢的,太值啦,即使挨他爹打一顿也值。他真想拉着乔慧慧的手,告诉她,我再也不要怕王生啦,我赢啦,我以后还要跟他较量,不怕他。   可是他们并肩走着,却没有说一句话,也许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乔慧慧家在邻村,到村口分手时,乔慧慧看着王连,用眼睛说:“回家吧。”王连也用眼睛说:“明天见。”      三、暗恋   自从小哥俩发生那次冲突,王连爹娘又是赔礼又是买来红糖鸡蛋给大侄子补养身体,作为大队支部书记的王生爹总算大人大量地宽恕了那个贱命的浑小子,这场风波也以自己的全胜而告终。   王连依然蔫哩吧唧的,就像他的爹,不管风来雨来,永远慢腾腾地样子;穿衣不修边幅,从来都是脏兮兮的。王连娘说跟着活死人过一辈子,没想到儿子跟他爹一个坯子。与他爹不同的是,王连更加沉默寡言,倔强,一根筋。   王生再没有对他吆喝过,也没有对乔慧慧非礼过,包括别的女生,也少了以往动手动脚的坏毛病。面对王生,王连似乎自信了许多,再不像以往的那种胆怯和自惭形秽。   高中时王生当了班长,他外向的性格和体面的长相完整地继承了当支书的爹,好像他家的爷们生来就是当官的料。自从扒了乔慧慧的裤子,他对于女人的兴趣也与日俱增,特别是乔慧慧,愈来愈清秀可人,愈来愈像当前最红的那个日本女星。电视剧《血凝》他每集都看,晚上睡在集体宿舍里想着乔慧慧,心潮起伏。强劲的荷尔蒙激素刺激着他,便情不自禁地动作起来,直至气喘吁吁。后来偶然被同宿舍男生发现,他睡觉的床单上起了一片片的痂,消息传遍了所有男生。   他心中充满了对乔慧慧的企图。乔慧慧坐在中间排靠右,他坐在最后排,他不光时不时瞅着中间排右边,也瞅着中间排左边,因为那里是王连的位置。他发现王连最近也有异常,眼睛也会在乔慧慧身上打转。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到王连那个怂样,他充满鄙夷。他自觉与乔慧慧很是般配,只是几年前的那次冲动,乔慧慧始终对他退避三舍,害得现在总也不好接近她。如果来硬的,又怕惹来麻烦。当年那个一根筋一脚踢得厉害,肿了好多天,个把月都不能碰,想想都有些后怕。   进入高中以来,王连更加刻苦于学业上。他不像别的男生有活跃的性格和广泛的兴趣,不像他们那样一起玩球,一起议论女生。他首先讨厌体育,就连做课间操他都跟不上节拍,晨跑他更不参加,因为他不会跑步,偶尔跑几步也会在众人的嘲笑中停止,然后就有人学着唐老鸭姿势取笑他,说他比唐老鸭还笨拙,还难看。有一次几个男生好奇地扒下他的鞋,看到他的脚掌鼓鼓地多长一块肉,大家这才知道他为什么不能跑步的原因了。   他灰不溜秋的脸永远都像没洗过的样子,尽管他也记住了每天都洗脸;长长的头发总像鸡窝似的乱糟糟,经过好心的同学提醒,他还是记不住睡觉起来要梳理的习惯。后来干脆剪短了,但不久又长起来,还是乱糟糟。   这样形象怎么会有女生青睐?就连男生也不想接近他,因此他几乎没有朋友,更失去议论女生的资格。不议论女生,不代表心中没有女生。当年可恶的王生扒掉乔慧慧的裤子他就在眼前,那心跳的一幕他第一时间看到,但同时一种罪恶感充斥了他的神经,他即刻闭了眼睛。   他之所以狠命踢了王生一脚原因也就在此,他认为王生罪大恶极。   乔慧慧在他心中是圣洁的,从三年级他就这么认为。后来他看了电影《巴黎圣母院》,他觉得,那个丑陋的卡西莫多抱着美丽的吉普赛女郎死去,值得!   乔慧慧白皙的皮肤定格在他的脑里,挥之不去!想想觉得是罪恶,但偏偏被那美丽打动……   自从有了五年级的那次“壮举”,他感觉与乔慧慧之间有一种默契存在,一份温馨存在。乔慧慧也是极其内向的性格,对所有男生好像都有一种戒备心理,但对他例外。   他们都是住校生,周末回家,他们会并肩而行。这时,乔慧慧就会显出少见的兴奋,两个同样内向的人会轻轻说着话,偶尔会传出乔慧慧细细地笑声。   王连缺乏年轻人的朝气,形象涣散,是同学取笑的对象。自从五年级那个可恶的王生欺负了她,弱小的王连竟然打了强势的王生,后来面对王生爹娘他也毫不惧怕,似乎他内心有一种强大的能量。上中学以后,王生依然对她心不死,但是只要王连在她的视线内,她就获得了一种力量。王连很弱势,但在她心中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她认为王连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王连也认为乔慧慧是他唯一的知心朋友。   他时刻关注着她。她在他心目中纯洁得像天上的白云,欣赏而不能滋生邪念,就像古人那种“高山仰止”的境界,静静地欣赏,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他就很满足,也很幸福。   高二时学校会议室装了二十四吋的黑白电视,每天下午老师都要准时看电视剧《血凝》,这时就会破例准许学生进去观看。王连一向对文艺和体育不感兴趣,偶然一次看到电视里有一个女的特别眼熟,心里一动,便好奇地看下去。   那就是乔慧慧!他心里感觉热乎乎的。后来知道那个演员叫山口百惠,这个名字他记得很牢。还有那个卡西莫多的名字也记得牢,就像这两个人物跟他有关似的。   记牢的还有一个情节,帅气的男主角抱着患白血病死去的女主角慢慢走向旷野,一步,一步……   那情节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向来缺乏艺术细胞的他竟然流下热泪……他想不通为什么会如此激动。第二天当他猛然看到乔慧慧清瘦的面容,竟然不禁打个寒颤——他已经把那个死去的女孩当成了她!   后来一个坏坏的念想久久萦绕在他脑海——乔慧慧患上了白血病,他一直守在他身旁,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他义无反顾地抱着她,走向旷野,一步,一步……而且在某个暗无天日的黑夜,他就像卡西莫多一样抱着她,直至死去……      四、 摧残   高二暑假即将来临。周日高二年级照常补课,老师已经通知,住校生周六下午回家带下一个礼拜的饭,周日晚自习照常上课。   只有两个小时空当,下课后住校生纷纷赶回家,路远的必须小跑才能赶上晚自习。   住校生王生特殊,他是全校少数骑自行车的学生之一,所以他不用着急,悠悠骑着车,赶上拼命赶路却依然很慢的王连。   “哥们,要不我带你两步?”王生话里带着讽刺。王生当然不会带他,王连也不会做他车。   吉林到哪里治羊癫疯小发作重庆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十堰治癫痫多少钱
上一篇:【柳岸·走过】学画画的日子_1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