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雀巢】爱在点滴间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修仙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2657发表时间:2016-07-11 12:35:24 把塔城的房子卖了,先生必须回来签署相关文件。这是一个繁琐的过程,先生前脚才到家,部队催他回去的电话就来了,我们只得选择到公证处办理委托。   先生只能在家待两三天。逢上下雨。先生隔一会儿到阳台上,抬头观察阳台顶板。我知道他在看什么。   这小房子处在部队安置房小区,是几十年的老房子。原来不知道,装修好后搬进来住了将近一年,逢上雨季,阳台顶板一角就变成关不紧的水龙头,随雨量的大小,滴答滴答,或是滴滴答答。楼上的住户是四川人,转业回了老家,房子分到他手之后既没有自己住也没有租出去,就原样晾在那里。我一个女人,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阳台上只得常规接一个大盆。久而久之,装修过的阳台顶板就像有尿床毛病的孩子睡过,白色漆面上尽是大大小小的霉斑,有的地方甚至起了泡,白色的粉块落得到处都是。   去年雨季,先生刚好回来休假。他几经周折,才联系上楼上的住户,辗转拿到钥匙。他趴在人家的阳台上研究来研究去,终于找到问题的根源,想出可行的解决之法。跳上跳下好几次,又是装排水的东西,又是刷防水水泥,才算是完工了。那些天,每到下雨,他都候在阳台上观察,检查自己的方法管不管用,还有什么需要查漏补缺的。这都过去了一年,想必他又是在察看自己劳动的成果了。   察看完阳台,先生冲我说:“你上次要我网购的电钻和电锯呢?拿出来我给你锯花瓶、打孔。”又紧张地补充一句:“你没有动电钻电锯吧?儿子也没有吧?”直到我把包装没有拆封的东西指给他看,他才松一口气,拎着箱子到阳台上给我捣鼓去。   我有一个文友是养花高手。在她的影响下,我从去年下半年爱上养植多肉。大半年的痴迷,小屋里的多肉都有了好几十盆。前些时,看那文友在空间晒自己淘的打折瓷杯,经她的手打孔,一个二个的都变成了种植多肉的盆。一时心痒痒的,想起家里这些年自己收藏了那么多造型各异的陶瓷酒瓶,岂不是可以学人家的样锯一锯,钻一钻,就可以得到漂亮的多肉种植盆?   我是个性急的人,想到什么非马上做不可。立即给先生发消息,要懂行的他在网上给我选购一款电钻和电锯。他二话没说就给选好了,特意打电话回来嘱咐:“那个电钻电锯到货后你千万不要自己试啊,也不要让儿子玩,太危险啦!等我回来我帮你搞。”多年的夫妻,他是知道我的脾性的,极不放心,在我通知他已收到货时,他再次郑重吩咐我和儿子都不要动,尤其是电锯,“万一有个闪失,可不得了!”   千叮咛万嘱咐不让我们动,这会儿,他倒是自己动上了。一个大男人,戴着我从妹妹那儿拿来的粉色游泳镜,丝毫不顾及形象,坐那儿比比划划,一会儿就听到“呲呲呲”的刺耳声音阵阵传来。还是不放心,时不时凑过去提醒他注意安全。只见他忙得满头大汗,也没锯出一个来。   是我想得简单了。那都是高档酒酒瓶,陶瓷质量过得硬,家用的这种微型电锯根本不好操作。好不容易锯完一个,他不好意思地说:“锯是锯下来了,就是口有点不齐整,不太好看。我等会儿把口打磨光滑,免得划你手。”   有些沮丧。但看那样子确实危险,他怕我和儿子有危险,对他,我和儿子的心又何尝不是一样呢?便劝他不要弄了。他不依,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锯好六个,都打好孔,并打磨好了瓶口。他一边收拾一边说:“先就锯这些。如果还要锯,等下次我回来再弄吧。你们可千万不要搞啊!”   在家的几天,他一刻也不闲着。他知道我有严重的颈椎病,胳膊麻木疼痛抬不起来。他架起梯子,从衣橱最顶端的柜子里掏出夏凉被,又把我和儿子床上的春秋被收拾好,塞了进去。铺好两张床,被套床单啥的收到洗衣机洗起来。   又去厨房。听到开柜门的声响,我就知道他在例行检查天然气管道,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还在塔城居住的时候,搬进新家后,用上了管道天然气。他隔一段时间都会在电话里提醒我厨房要保证通风。每到休假,他总要仔仔细细地检查家里的天然气管道,尤其是藏在橱柜里的那段橡胶管。他侧着头,耳朵趴在管道上听,鼻子凑到管道上闻,像一只检测违禁物品的警犬,尽职尽责。晚上睡觉前,他记下天然气表上的数码,第二天一起床就去查看,判断有没有微细的泄漏。为了方便听,他甚至想到我的听诊器,看他拿着听诊器贴在管道上有模有样地“听诊”,想笑,又笑不起来。后来,他干脆买了两个报警器,一个给我武汉看癫痫有哪些好医院安装在了厨房,一个给安到了爸妈厨房。   我知道,即便是有了报警器,每次回家开柜门检查天然气管道,依然是他不变的习惯,用他的话说,“我常年不在家,就希望你和儿子一切都平平安安的。”多年的夫妻,这个我懂,就像我同样希望他在外一切都要平平安安一样。   晾完被套床单,他好不容易坐到沙发上喘口气。屁股还没坐热,他一抬头看见客厅天花板上的吸顶灯灯罩里睡着好多虫子的尸体,又坐不住了。架梯子,爬上去,拆灯罩,清洗干净,再小心地扣上去。从客厅到主卧室,再到小卧室,到阳台,家里所有的灯都被他擦拭了一遍。再开灯时,屋里顿时亮堂许多。   临走的时候,先生在各个屋子又转悠了一遍,方搓着手说:“屋里的开关、水龙头、灯管、插座什么的,我都检查了一遍,没什么问题。”我还没来得及接上话,他拍拍手,提黑龙江癫痫哪治疗好起箱子,准备出门,扔下一句:“这下我多少放心了!”   唉,常年在外,身不由己的你,还有多少不放心的呢?   共 20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荆门看羊羔疯去哪家医院好)-->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