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丰惠十字街(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修仙小说

我在浙东古城丰惠土生土长,直到十八岁去杭州求学才离开它,至今仍深深爱着伴我长大的大街小巷和城外的青山绿水,更深深恋着我挥洒孩提时光、放飞少小梦想的十字街。

徒步经过丰惠八字桥,沿西南门街行进,左转过玉带桥,就踏上了一条朝向正南、直通二小的老街巷,再走数十米,它与另一条西起万寿庵、东至马家弄的老街巷形成了十字交叉,那就是十字街,生我养我的地方。

在老县城众多街巷中,十字街无疑是颇具特色的一处。

十字街四周有河流环绕着,登高俯望,那河水连结成了一个银色的巨型方框,两条纵贯南北、横穿东西的十字老街将坐卧于清波怀抱间的街坊勾勒成一个偌大的“田”字。鸟瞰整座老县城,十字街仿佛是一艘从远古飘来的画舫,停泊在以丰惠桥为中心的古城的西南,只因它穿越了岁月的风风雨雨,褪去了往昔装饰华丽的外表,更加显得古色古香了。

常言道,有水便有桥。十字街除了北首的玉带桥外,其南端和东、西两头均有形态各异的小石桥。我曾看过前人留下的一幅描绘十字街的水墨画,上面题诗云:碧水绕街大众居,彩虹跨河小桥卧。我的老家十字街就在这小桥流水人家的恬静和闲适之中。

有道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哺育我成长的老家的水,让我魂牵梦萦,眷念之情时时泛起……

玉带桥跨下的那条西南门河,沿岸有多个石砌的河埠,大都是朝南建的,朝北造的少见。我家恰恰住在玉带桥西侧几百米处那个坐南朝北的河埠边。

在我童年的时候,老祖母教给我一首儿歌《门前的河》,“天清清,水盈盈,朝霞映长河,鸟儿飞水中,鱼儿游天宫……”

我时常坐在门前河埠的石级上哼唱着“天清清,水盈盈,长河夕照红,唱着今朝歌,做着明日梦……”头顶的天空是清蓝的,面前的河水是清澈的,飞鸟随落霞倒映在水中,与欢快的鱼儿游乐在一起。沉浸在这样优美的环境中,我哼唱的劲头更加足了。唱着唱着,一阵饥肠辘辘抑制了我哼唱的兴致,我揉了揉空腹,托腮呆望着满河的清水,心里在扪问:明天的我能像你这样填满肚子么?

由于缺吃少穿,少小的我日思夜梦着吃饱穿暖,生活便衰减了原本该有的亮色,显得十分暗淡,去十字老街巷找小伙伴玩耍,就是我最大的欢乐。

老街巷的房子多系砖木结构,两边高高的屋檐相对着,把本来还算宽绰的街面挤窄了不少。脚下一块块青石板拼出了老街昨日的繁荣和显赫,那孔孔眼眼诉说着走过老街的每个足迹。

十字街虽不是乡村,却居住着像我家一样的不少农户,一切习俗和乡村无异,炊烟袅袅,鸡犬相闻,充溢着浓郁的田园风情。种在庭前的花草,透出缕缕生机;贴在门上的春联和财神,给老街巷增添了几许喜庆和吉祥。

十字街民风淳朴厚重,街坊邻里相依相偎,幼儿孩童两小无猜。一阵扑鼻的霉干菜清香,一段京剧样板戏广播,让住在老街的人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

如今我变成了十字老街上陌生的来客,但每次进街感觉周围的一切还是那么亲切,那尘封的往事纷纷闪回在眼前,我分明看到从老街出去的那一个个伙伴,正列着队从正面挥舞着手而来,传来一片悦耳动听的乡音……

现在仍住十字街的乡亲是一批崇尚古风的家园守望者。几位老人每天闹盈盈的,好像在开“长老会”,有的腿脚不方便,柱着拐杖从街头巷尾赶来。他们的笑容盛在粗瓷大碗的茶水里,喝一口全是浓浓的乡情。无论岁月丰腴或消瘦,对于这些老人来说,老街坊是一个精神的家园。

每回重履十字街,我都会放缓脚步,静静地漫步在十字老街里,用心去细细体会它平静的气息。晴天,阳光洒在粉墙黛瓦的老宅上,光影斑驳陆离。雨天,屋檐水滴如歌,雨巷空濛悠长;夜晚,一轮圆月破云而出,照见日渐冷落的西南门街河。

古旧的十字老街曾演绎着几多优美的江南故事,但它还是老了。

往日的清河绕街美景,早巳湮没在运动性破坏和折腾式变迁中,而今仅存的西南门河虽流淌着浑水,却难以摸鱼,就连地下水也变得浊臭了,从十字街口西侧那口幽深的古井中再也汲不出纯澄清冽的甘泉;街上数不清的青石板也被彻底干浄地消灭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混凝土;新建的楼房突兀地耸立在老式民居之间,显得那么不协调。

历史用加法,有时也用减法。对于从十字街走出去、搬出去的人们来说,这老街巷是一道抹不去的生活轨迹。

十字老街似一位睿智隐逸的长老,默默地观望着周围的一切变化。

十字街是一幅淡淡的水乡画卷,是一缕浓浓的民俗风情,更是古城丰惠一段永恒的历史。

作为这段历史中的一个小角色,我在做着明日梦,我梦见明天的西南门河又变得清盈明澈可以饮用了,我再次坐到老家那个石埠上,教孙孩唱《门前的河》“天清清,水盈盈,落霞在长河,鸟儿飞起舞,鱼虾唱着歌……”

注:该文发于悠悠丰惠微信公众号平台,署名:范智荣。

甘肃哪儿治癫痫最好北京癫痫病医院好吗天津去哪的医院看癫痫更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