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泰山印象(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修仙小说

一、印象泰山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山东人,长到这么大,却一直没能登过泰山,实在惭愧。这一次去泰安开会,我决定假公济私,会一会这位声名赫赫、如雷贯耳,却始终未能谋面的老友。临行前,我努力地在我几十载的人生阅历中搜索着他的印象,看着前人留下的那些或清晰或模糊的脚印,努力地想把这些连缀起来,铸成他伟岸的身躯、巍峨的形象。

最远的记忆当属孔圣:“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夫子一路辗转而上,拖着疲累的身体,登上天街,站在峰顶,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当风而立,俯瞰天下,极目远眺,只见山川逶迤,佳木竞秀,田野葱茏,一切尽在脚下,尽收眼底。我想,彼时的他,一定手抚须髯,微微地笑了。但很快,寒鸦归林,雾霭沉沉,遮蔽了望眼。他仿佛看到了哀鸿遍野,看到了饿殍满地,刹那间凝眉蹙额,心中犹如波涛翻滚,百感交集。从此,夫子的胸中不仅装着东山,不仅装着鲁国,更装下了偌大的天下。他四处奔走呼号,不知疲累,以致“累累若丧家之狗”。

那一日,孔子到郑国去,与弟子相失,迷路的孔子失群的大雁一般,孤独地站在城郭东门,举目四望,一脸茫然。一个郑国人告诉他的弟子子贡说:“东门外有一个人,他的额头像尧,脖子像皋陶,肩膀像子产,但是从腰部往下,还不及禹的三寸。那个疲累颓丧的样子活像一条丧家之狗。”老师竟然被郑人说成“累累若丧家之狗”,子贡定然有点光火,但还是以实相告。岂料孔子听完欣欣然笑道:“说我的样子像古圣先贤,没有啊,惭愧惭愧,差得还远。但是说我像丧家之狗,对啊对啊!”每次读到《史记·孔子世家》中这一段的时候,我都会莞尔一笑,觉得真实极了,好玩极了。夫子首先是一个凡人,并非风雨不侵,刀枪不入,并非永远不知疲倦,他不避己短,清醒得很,着实为一个可爱的凡人;然而他却凭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执着,将自己修炼成了一个达人;奔走呼号,为天下苍生,为黎庶生计,他筑坛讲学,将自己的思想植入后学的心中,濡养了一代又一代华夏子孙,终于成为万世景仰的圣人。

太史公在撰写这一段的时候,一定为避圣人讳纠结了许久,他凝视着面前的竹简,刻了又删,删了又写,反反复复,最终还是庄重地写下了这浓墨重彩的真实一笔,这是个可爱的倔老头,他俩都是。一个心中装着天下,装着大济苍生的宏愿,创造了历史;一个心中装着历史,装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伟志,秉笔直书,著成信史照尘寰。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古来圣贤,名垂千秋,教垂万世者,惟有孔子;天下名山,巍然而大,岩然而尊者,泰山。孔子是一位智者,更是一位仁者。“泰山岩岩,鲁邦所瞻。”在孔子的心目中,泰山是至高无上的,他所推行的“仁道”,也像泰山一样高峻而伟大。一不留神,孔子站成了一座儒家思想的泰山,巍然屹立,千年不倒。而与此同时,史迁也忍辱负重,筚路蓝缕,用他的如椽巨笔,开创了纪传体史书的先河,终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历史,仿佛从那一刻起,便如同书法一样,有了临摹的范本,后世的史官们,纷纷仿了太史公的态度,认认真真地记下煌煌二十四史,记下我泱泱华夏的真实故事。太史公,那个弱小而又强大的背影,又何尝不是一座泰山呢?

再后来,帝王们来了。秦皇,汉武,唐宗,则天,宋祖……他们仪仗巍巍,旌旗扬扬,兴师动众,迤逦而来。他们祭天拜地,刻石记功,封禅大典,无所不及。岱庙的壁画上,残存着的笔墨里,依稀可见当年封禅大典的浩大规模。秦始皇来了,他率领众臣一路风尘仆仆,抱着对个人生命无限延续的憧憬与希望,从遥远的函谷关出发,浩浩荡荡,一路东行,祈求天地赐福、江山永固,希望长久地拥有和享用人间帝王至高无上的尊严与威风。虽则登山途中遇到暴雨,泰山封禅依然完成了秦王朝祭祀天地、受命于天的历史使命,也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嬴政个人的野心和成就感。然而,归途中却暴病身亡,他的大丞相李斯和宠臣赵高,为了权力的争斗,联手绞杀了正直的公子扶苏,扶起了居心叵测的胡亥,却扑倒了大一统的秦王朝,最终上演了一场千古一帝身死求仙途中而不悟的悲剧。封禅十二年之后,秦帝国的巍巍大厦,顷刻间灰飞烟灭。不知哪位西哲说过,上帝要让他灭亡,必先使之疯狂。秦始皇疯狂地焚书坑儒,疯狂地骄奢淫逸,“执敲扑而鞭笞天下”,“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拥有天下,却与天下为敌,早已天怒人怨,焉有不亡之理?

此后,历代帝王又鱼贯而来。汉武帝率群臣东巡,至泰山派人在岱顶立石。之后,东巡海上。四月,自定封禅礼仪,曾多次来泰山。其后,光武帝、唐高宗、武则天和玄宗次第地来了。风雅的乾隆皇帝先后来了十次,六次登顶,不知他的墨宝是否还在?那“虫二”的石刻让泰山风月无边。然而,帝王的阵势再大,千载而下,留存风中的不过是号角的余音,祭奠时袅袅的余烟。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自我的标榜从来都是虚假的花朵,即使永不凋谢,也不会引来蜂飞蝶舞。历史的大浪,总是会淘尽了沙砾,留下熠熠闪光的金子。

文人墨客来了。中国历代文人都提倡“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旨在师法名山大川,得其浩气、灵气,以成大器。中国文人多讲究气节与操守,而山可以“守”的客观特点正与他们这种观点吻合。无论天地间风云如何变幻,山总是兀然静立,岿然不动,淡然相看,任云卷云舒,任花开花落,任沧海桑田。多少文人,会在意有所郁结之时,回归山林,或立于一隅,独对青山,相看两不厌;或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正如稼轩所言:“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山,横看成岭侧成峰,给了大家太多的启迪与灵感,作为历史名山,泰山在大家心目中自然占据了崇高的地位,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瞧,那是诗圣杜甫。年轻的他骑着骏马,佩着宝剑,昂着头来了,丰神俊朗,意气风发。他在《房兵曹胡马》里这样抒写自己的理想:“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他怀揣着一颗热切赤诚的心,想要建功立业,报效国家。当他的思想爬上金顶的时候,他迎来了煌煌日出,也迎来了他一生郁勃之气的巅峰。他手搭在额头上,眯着眼望去,不禁惊呼连连:“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荡胸生层云,绝眦入归鸟。”他大胆地揣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不知道杜甫到底有没有上去过,但是,可以肯定,他是非常想登临远望的,他的理想早已登顶。“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无论穷达,都兼善天下,这便是杜甫的政治理想。在我的心目中,诗仙李白永远仰头看天,自信地喊:“天生我材必有用。”或者大喝一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而诗圣杜甫,永远是骑着一头偃蹇老驴,皱着眉头看地,民间疾苦声声声入耳,路上冻死骨历历在目。于是,他奋笔疾书,实录下黎民水深火热的生活,让声声悲鸣与哀号兴起笔底狂澜。他的呐喊,更多的是一声叹息,心血凝成热望,不是为自己,而是为苍生:“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笔走龙蛇,写尽了世上疮痍,成为诗中圣哲。山登绝顶我为峰,即使“麻鞋见天子,衣袖露两肘”,哪怕在茅屋为秋风所破之时,他仍捧着一颗热气腾腾的良心,作为一个满腔悲悯情怀的中国文人,无可辩驳地成为站在文学巅峰上的巨人。他,以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成为古代现实主义诗歌史上当之无愧的泰山。

桐城姚鼐也来了。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的那个冬日,他自京师顶风冒雪,与友人背北风迤逦而来。道中迷雾冰滑,几不可登。但他看到了绮丽的景象:苍山负雪,明烛天南,望晚日照城郭,汶水、徂徕如画,而半山居雾若带然。奇异的景象使他浑然忘却了山路的崎岖,奋然并盎然前行。“及既上,大风扬积雪击面。极天云一线异色,须臾成五彩。”果然不虚此行。“山多石,少土;石苍黑色,少杂树,皆平顶。冰雪,无瀑水,无鸟兽音迹。至日观数里内无树,而雪与人膝齐。”他惜墨如金的文字记述中,道出了泰山的瑰丽样貌和他登山的艰辛,也在泰山的巉岩间刻下了鲜明的人格印记。

最年轻的记忆,当是李健吾先生的文章《雨中登泰山》,虎山水库似乎还在耳畔轰鸣,日出后壮锦一样瑰丽的彩虹似乎还在天边,紧十八盘慢十八盘似乎还在脑海里蜿蜒,那句“有苦趣也有乐趣”仍然振聋发聩,而今,我终于要来找寻那期待已久的苦趣与乐趣了。

有人这样总结:泰山雄,衡山秀,华山险,恒山奇,嵩山峻。泰山,五岳之首,天下独尊,我想,他绝不是仙风道骨、云遮雾漫、高僧一样神秘的峨眉,绝不是奇松怪石、江湖怪杰一样的黄山,绝不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哲人一样的庐山,绝不是西子湖畔顾影自怜的孤山,绝不是将风景隐藏起来的雁荡,绝不是寂寞的天柱山……

泰山,有自己独特的性格、鲜明的个性。他不是烟雨濛濛中从深巷里袅袅婷婷走来的江南清丽女子,而是铁骨铮铮的北方硬汉。耳畔响起司马先生震耳欲聋的铿锵之语:“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泰山,他不只是我们山东人的骄傲,更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在泰山的脚下,我们需屏住呼吸,将目光凝聚一处,仰视才见。

泰山,你冷峻的脸庞上书写了无数内心的秘密,你挺拔的身躯里埋藏着多少中华民族的符号,你值得我一读再读:“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坚韧品格,“忍辱负重”的生死观,“会当凌绝顶”的攀登意志,“不让土壤”的博大胸怀,“重如泰山”的价值取向,“捧日擎天”的光明追求,“国泰民安”的美好愿望……

泰山,你是一部经典,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泰山,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二、擦肩

泰山是我的梦,我有一个梦想,跟杜甫一样,登上绝顶。我以为,这一次,终于要圆梦了。

为了圆这个梦,我做了充足的准备。我隆重地写下了《印象泰山》,带着一点点文化的味道,期待着一场怦然心动的相遇。我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泰山,虽说是6000级台阶,但我将以朝圣者的心态,与他零距离接触,五体投地,顶礼膜拜。我带上了足够的行头,两次出发,都豪情万丈,每次却只是赢得一个擦肩。

第一次就住在山脚下,只差1500米,但因为岱庙的牵绊,出来时有点晚,没敢去,只是远远地看了看天边的一抹青黛;第二次不算太晚,但是阴天,有雾,怕看不清泰山的真面目,白费了气力。犹豫再三,同伴说:我们去看看再定吧。于是,让出租车拉到山脚下,泰山近在眼前,秋叶灿烂,那诱惑新鲜得像油画,但是云遮雾拦。司机说:明天再爬吧,今天爬了浑身疼,你还怎么去曲阜?再说,万一下雨怎么办?朋友在电话里也如此相劝。于是,恋恋不舍地掉头,奔往曲阜。

下午冒雨回来,下定决心要第二天去爬,哪怕降温,哪怕一个人,哪怕身体吃不消。好友已经给我在网上订好了后天的票,预留了爬山的时间;谁知家人一个电话打来:我不拦你,你自己想清楚昂,泰山这么近,什么时候都可以爬;身体是你自己的,万一出事怎么办?我又沉默了。灯下念着远行人,我不忍让他们担心。

同伴是坚决要回家了,因为女儿后天学农,她要回家帮着准备东西,我不可以自私地截留小姑娘母爱的温暖。把她送到车站,看她买票,我在想:如果没票了,她就可以留下来陪我,因为没有她,我的泰山之行会失色不少;如果只剩下一张票,我就可以留下来爬山了……同伴买票了,售票员说:晚上的这趟车只剩下两张票了,你要改签就快点。我又犹豫了,同伴说:你再想想,再不买就没了。我祈祷,后面的几个人买了吧,我就可以爬山了;后面的人别买,我就可以回家了。

后来,后面的人都买上票了,那票还在。再后来,那票就是我的了。最后,我坐在动车上,写下了一首《恨别离》:

又起雾了,那飘渺的,是隔着我们的银河吧?或许我必须继续做,一个七夕的梦。昨夕遥望你的脸庞,像读一个丹青的谜。今朝天青色,我知道你在等我,可是却等来了烟雨。静静地走到你的脚下,那缤纷的叶,可是你迎接我的花束?我仰望你迷蒙的脸,多么想走近,再走近,倾听你的心跳。可是,云遮雾拦,我只有挥手作别,期待下一次的相遇。回首望去,那十八盘啊,分明是你蜿蜒的情意。转过身,那无边的丝雨,是我轻洒的泪滴。

泰山,孔子临过,秦皇封过,汉武祭过,唐宗幸过,则天拜过,乾隆题过,史迁记过,李白写过,杜甫望过,姚鼐登过,我们飘过……

友人说:失掉了一篇《雨中登泰山》,等来了一首《恨别离》。

我说:泰山,你怎么这么难爬?主意,你怎么这么难拿?

夫说:留个想头吧,下次再去。

我说:都怪你,罚你开车带全家去!

诗人说:今生的擦肩,期待来世的回眸。

我说:再回首,白云苍狗。

弟子说:网上流传,人生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说:我拖家带口。

泰山说:你爬,还是不爬,我都在这里,不高,不低。

我说:泰山,我爬,还是不爬,你都在我心里,不离,不弃。

弟子说:何事苦淹留?

我说:执念在心,叫我如何不想他?

佛说:贪嗔痴,放下。

我说:我本凡人。

泰山说:你我皆凡人!

武汉哪里找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沈阳癫痫病医院的排名太原可以治好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