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仙小说 > 文章内容页

一个博彩的故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2 分类:修仙小说

    他35岁,人到壮年,其貌不扬,让人厌恶似老鼠的脸颊至下巴长满剑麻一样的多天不理的熬夜胡,头发花卷,因为要省下博彩的十块钱,他没舍得满一瓶10块甚至很便宜的洗发露。他坨着背,因为年少跟人赌牌玩三公欠下无法偿还的三万块高利贷,被人活生生的打坨了背,大拇指也被削了一截,被他们丢在了离赌场不远的救济中心。一晚上吹过破烂衣服的冷风刺过他的脊骨,导致了他后半生矮人半截的生活。

  

  年轻时他很好赌,几乎败光了家里所有可以典当的东西,电视机,冰箱,甚至家里得小米、玉米、花生,一切可以典当得东西都被他年轻不服输的心,全部卖光了!中等小康得家境一下子被他赌得只剩下老家祖宅无法遮风挡雨的茅草土房。

  

  他父亲很年轻,是村里得支书,但是收到一张被人送来他儿子欠下的三十万巨款的时候,心脏病的老毛病复发,胸口上下起伏了十几下,没有缓过劲咽气儿了。收纳高利贷的人没有如愿以偿,挖走人他当场倒在地上他的父亲的两双眼睛,还有两颗成色不错的肾。看样子能买个好价钱,他们欢呼着,脑子里想象着这他们理所应当得到的不义之财,雀跃着高唱着接近上流社会人才会唱的美声小调。

  

  那些人没有继续为难他,殴打了他一顿,把他丟出了街头。当晚他娘亲正为老头子的突然暴毙痛苦的翻白眼的时候,他正在为三公赢得的两千块钱巨款洋洋得意,心里面一边不停在回忆赌钱时收钱的爽快,一边哼着小调调走到了她小情人的家,破例的给她买了一份法国高档的护肤品!

  

  第二天中午他双脚发软走了出来,用身上仅剩的20块钱风光又体面的打车回到家。

  

  到了门前,门口的丧礼百步条让他觉得晦气,第一印象驱使着他毫不犹豫的拉下门口的白绫,嘴里骂着狗,气哄哄的走进了屋子。当看见老母亲跪在一个写有父亲名字的红色棺材面前的时候他脑子全白了,他再为父亲无缘无故的死亡痛苦,因为这样自己再也没有钱用了。他双眼血红,抓住母亲的领子,没有看到她双目沉浸失去爱人的痛苦的失望和溃散,指着她的鼻子质问到底是什么回事!她没有回答他,呆呆的脸直勾勾的看着他爱人的棺材,是那么的破烂,却是村东头平日受到爱人照顾的村民捐献的!

  

  他吃了瘪,气不过,甩门而出,跑到了村里大榕树下,这里是村里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搪塞时光的麻将桌,一块钱一把,今天正好三缺一,他一看见麻将桌两眼直放光,没有在多想立马就把打车剩下的三块五压在了桌子上,气势磅礴的坐到了石凳上。

  

  “老提,你老子死了,还有兴致赌排,手沾死人气,摸牌很晦气咧”!其中一个染着红头发的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小混混嘲讽了他一句,其他两个小混混跟着那人的嘲笑声附和起来。

  

  他年轻气盛的暴脾气全部爆发了起来,一边手哐哐的组合着麻将,一边脸色大红的对着几个小混混进行思想教育。滔滔不绝的言语,连发炮弹一样的开骂声,再加上一块两块钱慢慢堆积起来的小山,让他,完全把死了老爹这件事当成一个放了出来的臭屁,不值一提!

  

  他在救济中心的病床上,身上打满了救济中心的石膏让他如同全身打了白布条的木乃伊一般无法自由的动弹。他母亲坐在他病床上,而且只有他母亲坐在病床上,他在脑子里无数幻想的小情人接到他后半生可能半身不遂的电话的时候,传到他耳边应该是一生一世的情话,转瞬间就简洁的剩下一个“呸”!只有他母亲慈祥的眼光透彻得一如既往,轻轻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就像现在他回想起自己更小的童年的时候,一切是那么的安详!

  

  他躺在床上对他母亲发誓从此戒赌,并且之后的十几年他用他的行动让她步入高年满脸沟壑皱纹的母亲十分的安慰。

  

  时间飞快白驹过隙,晃眼的功夫就过去了十六年。这天他坨着背,从看了看长势不错的茂谷杆果树,高兴的擦着除完草,头上冒出的豆大汗珠,一边幻想着10钱一颗的果树,两年或者是三年之后结出的高价黄金一般的甘甜果子,这会让他以后跟年迈母亲的生活更加的美好。坐在田埂上,美好的幻想让他全身充满力气的站了起来,习惯性的走着那条老路回家。

  

  天色傍晚,天空流行飘动的彩云,还有夜幕逐渐侵蚀的百鸟归巢的美好景象让他十分迫切的想找个人述说他以后,将来有可能成为一个富裕果农的美梦!

  

  扛着锄头他回到了当年开设麻将桌的大榕树下,16年没在回过这里的他,不知道何时大榕树下多了三两样式一看就很贵的红白蓝小车,三个穿着一身华丽西装的人坐在跑车上抽着贫困村子里面看不到的贵重大雪茄!金戒指金项链把他们装饰成为一个十足的土豪!

  

  他看了一眼,就就知道他们是当年那三个同自己一般的混混,对比现在眼前华丽黄金,跑车装饰的他们,自己那点未实现的微不足道的梦想,实在让他无法开口炫耀。

  

  他低着头,坨着背,扛着破烂木头柄的锄头慢慢朝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他们其中一个人看着他越走越远,其中一个小混混“咿呀”一声的茅塞顿开叫他停下,打开车门跑到他的身边,推了他坨起来的背

  

  “哎呦,这个不是村东头的赌神老提吗,怎么会混成这幅德行”!围着他转了两圈,哈哈大笑起来

  

  那两个个悠哉闭眼抽着烟的小混混见状也下了车,小跑着过来,哈哈对着他嘲笑。他没有生气,低着头想就此走开。三个小混混围在一声相互看了一眼,又相互点点头,齐声叫住他

  

  “老提看看我们哥三这造型,酷吧跟哥混保证让你发财,男人嘛,外形不重要,厚厚一搭的红老毛往拿个女人面前顺便一摆,就算你是团狗屎,那个看到了不得眼花缭乱的说你是帅哥,怎么样,想想看吧”!

  

  他没有拒绝,安慰自己的原因是六合彩不算赌博,这样也不违背当初对老母亲发的毒誓。当晚他半信半疑的照着三个小混混所说的号码26买了身上买农药肥料剩下的50块钱!兜里揣着一张写着买码的红色小纸条心里说不出的复杂,回到了稻草屋做的土房。他放下锄头,走进屋子里的时候老母亲已经煮好了快乐温馨香味的清粥野菜!

  

  一直到了第二天,天气格外的明朗空气十分的清新,好像被一场早晨的小雨冲刷过的天空,荡着微凉的雾气,雾水在树叶草叶上转了两个圈,调皮的滴落到地上。他怀着复杂的心情走到大榕树下,因为三个小混混说如果50块钱不中,他们全家死光光。但是历经社会十几年的人情淡薄让他觉得三个小混混揣着自己的五十块血汗钱逃跑了吧!

  

  摇摇头,暗自对着自己傻笑,他已经走到了大榕树下。他们没有逃走,当他们把一袋黑色袋子装的钱放到他的手上时,他不可置信的拿出钱,每一张,每一张的仔细的数呀!看呀!就怕是假钱!五十元换来的两千元巨款让他高兴的找回了年轻时候钱大把的快感。从里面抽了五百元,决定给老母亲买只老母鸡,补补!剩下的钱全部都给三个小混混帮着他继续买码!一千五百元四十倍的赔率,如果下次中了自己就可以给老母亲做一个更好的房子了吧!脑子里想象着美好画面,小混混也很爽快的答应下他的要求,爽快的把1500收了,兄弟义气挂在脸上让他心里更加相信了他们的话。

  

  又过了两天,他坨着背,依旧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来到大榕树,这次跟上次一样,他们很守约的把六万块巨款递到了他的手上。六万块,整整六万块,他没想到赚钱如此的容易,如此的轻松,他那颗年轻躁动的心又被激活了出来,又从里面拿出4万块钱给他们叫他们继续帮他买码,他们依旧很爽快的答应下来。他挥着手第一次向他们道别离开,两万块的巨款揣在手机他觉得特别的实在,春风吹在脸上他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又过了两天,他依旧再次走到了榕树底下,风吹在脸上的感觉让他不在觉得是有人在嘲笑,而是久违的出人头地自豪感。如他想的一样,当大榕树下拿到160万巨款的同时他几乎晕厥了过去,这一笔巨款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夜暴富的富人,女人,房子,车子,这些他几乎都不敢想的东西一时间在拿到着笔钱之后,他脑子里面全部浮现出年轻漂亮的女人帮他掏耳洞的情景,口水顺着下巴不争气的流到了地上!他又从里面抽出了六十万给他们继续帮着自己下注。他们脸上带着笑,接过了钱,可是他们笑得多么的虚伪,可是他已经被两天之后更多的钱,钞票充红了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

  

  春风满面,他坨着背重新回到县城,一口气买下了采光不错位置不错的一栋价值89万的二层小楼房。晚上他把老母亲接到楼房,老母亲因为常年待在湿气的乡下犯了风湿,抖着手质问他是不是又去赌博了。他说没有,叫母亲不要多想,点了一瓶昂贵的香槟庆祝跟自己的脱胎换骨。奢侈的生活过了两天,当楼下传来了两声短而急促的警车声的时候他歉意的拿着一杯红酒在二楼悠闲着晒着太阳。他懵了完全没有想到从车上下来的五个警察会这涉嫌非法洗钱的名义,给他带上一双冰冷的手铐!他年迈的老母亲看到这幕一下子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咽气儿了。死得跟他爱人多么的相似!

  

  他知道自己上当,六年的有期徒刑让他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在再也没有见到那三个小混混,他知道自己成功帮他们背上一个黑锅他们指不定要在哪里潇洒快活咧!可是这能怪谁?要怪只能怪自己怕穷,怕苦,怕累!相比现在的人狗生活外面的无情世界算是十分美好了吧!

  

  六年过后他终于出了牢房,当他想脚踏实地赚钱,重新回到自己希望的果园之后,发现,那里早已经长满了大片大片的杂草,青涩的果子三三两两的古仔东倒西歪的树干上。

  

  早晨的露珠正在调皮的在草叶上调皮的打转……

武汉癫痫重点医院安阳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武汉著名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