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红叶】住在诊所的阳光(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悬疑小说

天渐渐凉了,纷纷的落叶迫不及待地想把秋天赶往季节深处。记忆中,总能想到往年那些被病痛折磨的日子,折磨得心就像那逐渐光秃的树枝,无力地伸展在日益寒冷的季节里,提不起一点精神,似乎人都老了许多。空气中似乎总是飘荡着中药苦涩的滋味,想起那些年,究竟吃了多少药,说不清了,可身体还是是时好时坏,时间久了,自然对药产生了怀疑。那些花花草草搭配在一起真能让人康复吗?

身体是自己的,也是父母的,防微杜渐的道理似乎人人都懂。可我还是一直犯着这简单的错误。平时没有好的生活习惯,不注意饮食和睡眠,病痛趁虚而入,身体的包袱越来越重。

可自从遇到了他,我生命中的贵人,一个年迈的老中医——郝医生,后来,我就像泥土里蹦出的春笋,顿时焕发了人生第二个春天。

去年的秋天,总觉得天总是灰的,我的世界总缺一些光鲜的色彩,胃痛,乏力,提不起精神,连工作状态都有了影响。还好隔壁热心的大婶在我熬药的时候,给我推荐了一位老中医。

怀着试试看的心态,循着大婶给我的地址,我就来到了一家小诊所——方便门诊。诊所座落在市区的一所学校附近,看上去朴素简陋,但室内干净整齐。走进诊所内,就看到一位老医生,正在给一位患者静心把脉。郝医生看上去大概八十岁左右,头发花白、稀疏,消瘦的脸上架着一副黑色老年眼镜。他细心地询问病人的情况,年岁已高的他,写处方时,额头快要贴近桌面,但写时倒是果断,没有任何迟疑,执笔挥毫,洋洋洒洒很快书完。

或许吃过太多的药没有什么起色,再看看这个走到人生暮年的歪脖子老人,字都看不清,医术能行吗?失望感倍增。

忙着抓药的大姐还算热情,微笑着招呼我坐下。看她的抓药还真是快速,眼到手到,动作之间似乎没什么间隙,十几付中药,三五分钟就打包完成。

“该你了!”我这才愰过神来。坐到了郝医生的面前,随即把手腕伸了出来,郝医生用三根手指力道适中地切在了我的脉膊上。他集中精气,双目紧闭,鼻子均匀呼吸。而另一只手,几根指头连续轻敲桌面。大约过了几分钟,郝医生睁开双眼,自信的面孔似乎心中有数了。

“小伙子,你是脾胃不和,肝肾阴虚。来,张开嘴。”他看了一下我的舌苔,随即又脖子一歪,贴着桌面写处方。乘此间隙,我诉着身上的苦处:没胃口,胃反酸,头闷,眼困,身子觉得无力等等。他把头抬起来,用手比划了一下。“你的心这么大!”我好像没听明白。他又说:“你的心就像一颗杏儿这么大。”他笑了,我也笑了。两者的笑容连接在一起,让我的心舒坦了许多。

他把写好的处方递给了我。我盯着看,一个字都不认识。抓药的大姐催着我把处方赶紧拿了过去。“啪啪啪”,算盘一打,钱数立马得出,随即开始抓药。玻璃柜台后边,陈列着密密麻麻的小抽屉,上面标有各种药材名:地黄、茵陈、清半夏、苟杞子、柴胡、五味子、兔丝子等等,足足有上百种,让外行的我目不暇接,大为惊叹。这要是弄错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支烟的功夫,药就抓好了。

正要走,大姐叫住了我,叮嘱我回去放三片姜,四个枣,枣要用火烧一下。

“小伙子,以后多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养成好的生活习惯,将一生收益!”郝医生柔软的声音就像一道温暖的阳光,射在我内心的灰土上,铺散开来。

我点点头。回家的路上,脚步似乎都轻快了许多,尽管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但期待的内心还是充满喜悦的。

用药一周后,感觉浑身蓄满了能量,我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无论是在单位工作,还是在家休息,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动动这儿,摆摆那儿。正道是:精神好了,人也勤快了。

后来,在街上遇见了一位老同学,见我第一面,就夸我:“怎么看你精气神这样好,比以前帅多了!有什么秘诀没?”我开玩笑说:“遇到一位武林高手,看到我是个学武之才,所以把我的‘任督二脉’给打通了。他笑着说,真有你的,我得意地笑了。

由于工作繁忙,我没有继续去抓药,大概过了一个月,我才又去。这一天,小门诊外面停了许多车,其中不乏也有“宝马”之类,推门进去,果不其然。不足五十平米的小店面,让人很难找到一个舒适的站姿。穿白大褂的大姐说,今天人多,等等吧。排队的时间里,一句哲言无端地从脑海里涌现:看病不能像买东西,不满意就转身走。得像求佛那样,要有一颗虔诚之心。

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了。像上次那样,郝医生再次对我仁心号脉。

“最近怎么没来啊?”郝医生关切地问。

“工作太忙。”我有些不好意思。

“可要坚持啊!不能断断续续,那样效果不好。”郝医生柔和的目光像我投来。

“你坚持吃半年药,保证你身体如狼似虎。”郝医生的声音似乎比刚才更响亮了些,让我感到他内心的坚定。

“一定坚持,一定坚持!一定坚持!”我诚恳地反复着。

“平时要注意一些事情:少看电脑,少玩手机,少吸烟,少饮酒,少吃辣;多喝水,多吃素,多锻炼;心大点,想开点,学会糊涂。”他反反复复讲了一大堆。或许这不算什么金玉良言,但透着老人心底的泉泉爱心。

在这个霎那,有些意识重叠了。我突然想到母亲那些曾经关切的琐屑唠叨。内心竟然有些沉重!

曾经总埋怨这些啰嗦的言语,其实都是人一生走过来的经验之言,看似平淡,却是简单中的深刻。此刻我又一次回到老人的面孔,那些皱纹里是岁月留下的沧桑,而老人面带慈祥充满笑意的面孔,却给我留下温暖的一片天空。

之后的日子,我的身体一天天强健起来。每逢周末,和一群球友不知疲倦地拼杀在篮球场上。我也会谨遵老人的叮嘱,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不让我们的敌人总有下手之机。后来,身体变好的我觉得人也自信了,热情了,我的朋友圈子变得越来越大了。我逐渐察觉到人这一生,得有朋友,得有事干,得有爱好,但这一切的前提必须得有一个健康的心。

一来二往,我与“方便门诊”里的那位大姐以及郝医生慢慢熟悉了。听大姐说,他们原来都在医院工作。郝医生姓郝,曾经是一家大医院中医科主任,在医院里就广受病人爱戴。由于退休之后身体健好,想找点事干,于是怀着爱心、实惠、助人的宗旨,开了这家门诊。每天早晨,大姐负责开车去接郝医生,中午负责把他送回家。得知这些之后,我才晓得,这家小门诊是在大姐的不懈努力之下才渐而延续,每个患者才有了看病的机会。尽管是有偿服务,但是每个人却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恩恵。所以这个诊所,得到了病人的真心爱戴。

考虑到母亲身体也不太好,所以我也给她推荐了这位老中医。用药一段时间之后,母亲的气色也一天天好转起来。看到母亲日渐阳光的脸,我的心别提有多高心,觉得身边的世界都变美好了。

母亲也介绍了自己的几位朋友过来看病买药。我想正是诊所的良好口碑,让住在诊所里的阳光照耀到更多的人。

时间久了,熟了,心的距离拉近了,我们聊的内容也增多起来。大姐竖起大拇指,称赞我的母亲有气质,是个大能人。我很感激她的夸奖,尽管我的母亲读书不多,却竭尽全力供我上学,让我从一个底层农民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光鲜亮丽的城市人。在我的心中,母亲是最棒的!

每次看病,大姐和郝医生都会非常热情地招呼我,家长里短,说这说那。说我母亲来过了,抓了一些药,钱没带够,给记下了;问我弟弟结婚了没,看看都把母亲都愁老了……有时候,她也会告诉我一些她家里的情况:她女儿在天津上大学,后来因为成绩好留校了,工作之余,她偶尔也会开九个多小时的车去看望女儿。我说,你驾驶技术真好。她说,就是想女儿。不过有时她来,有时我去。让女儿走那么远,你可真放心!我略带责问地说。唉!女儿大了由不得咱了,盼着她过的幸福比什么都好。大姐的一番话,让我在母爱面前再次矮到了尘埃里,变得微不足道。

我的身体渐渐地好了,去方便门诊看病的时间也少了。

今年春天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说,胃口不好,要我陪他去看看医生。那天,我马上想到了郝医生。当我们驱车到达诊所之后,小门诊里里外外人气异常凄凉。

“大姐,这是怎么了?”我关切地问。

大姐的脸上明显缺少了往日的那些阳光,她声音低沉:“郝医生生病了。”

我的心一下子像一根绳子突然扭在了一起。郝医生怎么会生病呢?她不是神医吗?她不是能妙手回春吗?怎么保护不了自己呢?

尽管我虽然在心里反复诘问,但是并没有再去过多的问大姐。因为,我怕稍有不妥,让她再去伤心。

“改天你再过来吧。或者等郝医生病好了我给你打电话,你再过来。”

“那让郝医生好好养病吧!”

我没有想到我一句简单的关切的话,竟然让郝医生的眼眶有些潮湿。

大姐咽着对我说:“他就是让人操心,身体都这样了,还总是念叨他负责的病人,他的心总是放不下。”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拍拍大姐的肩膀,说了些祝福的话。

我转身过去,渐渐地把诊所甩在了身后,肩膀一阵抖动,泪水情不自禁连成一条线。我抬头看看天空,尽管光线不强,但我依然感觉很刺眼。诊所里那些的温情的片段,反复地闪现在大脑里,从开始的多彩走进最后的黑白。但总有些美好的声音,在我的内心划过一片闪亮。

一个月过去了,每天我都等待着大姐的佳音,可终归杳无音信。忍不住内心的追问,我最终还是打电话过去,大姐说:“郝医生还没好呢。”能言善语的大姐,只丢下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而留给我的是一串长长的叹息!

三个月过去了,时间真的很漫长,我还是没听到医生康复的消息。我内心不禁猜想郝医生,他怕是......我不敢再往下想了。我时常重复着这种可怕的想象,然后在内心里再否定自己,相信他会有好运。大姐再也没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但我总会情不自禁地相信,有那么熟悉亲切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伸向我的耳朵,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微笑!

我的泪水成为最终的宣告,郝医生还是走了,但在我的记忆深处,那住在诊所里的阳光,将成为一种永恒,而这些阳光,将和我内心的阳光连在一起。我知道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但我会关爱自己的,关爱身边每一个人,我相信所有的温暖团结起来,将合成人生美好的圆。

阳光每天都会普照大地,人终归魂归土地,我在想,如果有天堂,那里的阳光也一定是格外美好的。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应该怎么选秦皇岛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昆明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