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遥祭商鞅(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悬疑小说

电视台播放历史剧《大秦帝国》,看了几分钟,便转身离开,打开书橱,拿出《史记》翻看——对那些斥资巨大、广告漫天、噱头遍地、大腕如云的历史剧本就莫名地有几分蔑视的情绪。文字较舞台形象有更多的空间供我遐想,象外之象有着更深的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美的奥秘,我既有凤栖梧桐,又何必去观看燕雀闹檐?

这书一看不打紧,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沉浸在战国时期的刀光剑影之中,彪驰并辔、群雄逐鹿,黄沙漫漫、旌旗猎猎的影像一直在我头脑中盘桓。当我把各种角色放到历史的显影液中冲洗时,渐渐清晰的竟是一位面目清矍、神情庄凝的文官——他叫商鞅,在滚滚烟尘的战国时期,高擎改革变法的旗幡,给中国古老的历史增添了高阔廖俊的凝重一笔。

孟子说:“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胶鬲举于鱼盐之中……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不得不承认孟子的评述是如此精准,提起商鞅经历的困境,较之于舜、傅说、胶鬲等人,实在是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不及的。商鞅本名公孙鞅,是卫国贵族的后代,在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家道早已中落,常处在吃了上顿缺下顿的半乞丐状态。艰难困顿中,学了管仲、李悝、吴起的刑名法术之学,又向尸佼学习杂家学说,以期将来能重振公孙家庭的雄风。好不容易在魏国任中庶子,被魏相公叔痤看重,推荐给魏惠王,岂料却遭到拒绝,几乎连脑袋都要搬家。于是,在2300多年前的一个夜里,一个胸怀大志、满腹韬略的青年,沿黄河逆流而上,风餐露宿,西去秦国,开始了艰难的变法生涯。行文至此,不禁替魏惠王浩然一叹。不用商鞅实在是个天大的错误,他错过的不仅仅是一个振兴帝业的良机,更让他的子孙丧失了魏国的大好江山。这个过失对以后整个中国历史的影响几乎是无法估量的。

不必多说魏惠王了吧,为这样一个面对机遇却不知把握的平庸之辈浪费笔墨实在是不值得。好在秦孝公不乏血气、风骨,算得上是一个开明之君。他与商鞅相遇,把奋发图强的热血和商鞅坚韧冷峻的理智结合,发扬成为大秦新的精神和灵魂。秦,终将成为那令六国闻风丧胆的名字,在历史上刻下彪炳千年的骄傲!

但当时的秦在诸侯国中是一个弱国,秦孝公饱尝了诸侯卑秦的苦涩,想改变局面却又苦无良策。周围文武百官都是独尊儒术的死脑瓜,吃肉糜行,看君王眼色行事也在行,却不足与谋。要说服这些人改革变法,损失既得利益,何异于与虎谋皮?况且你商鞅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青年,还是个潜逃入境的家伙,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经天纬地的商鞅可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他讲霸道之术、强兵之策,愣是把秦孝公说得三天三夜不合眼,茅塞大开。旧贵族代表甘龙、杜挚起来反对变法。他们认为利不百不变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无过,循礼无邪”,强调“两个凡是”。商鞅针锋相对地指出:“前世不同教,何古之法?帝王不相复,何礼之循?”“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汤、武之王也,不循古而兴;殷夏之灭也,不易礼而亡。然则反古者未必可非,循礼者未足多是也。”从而主张“当时而立法,因事而制礼”。 秦孝公听到这里,高兴地说:“你说得太好了!”马上拍板,决定由商鞅负责制订变法的方案,并当场提拔他为左庶长。我猜想,大概相当于国务院副总理吧。提拔得真好,没有权力谁买你的帐呢?秦孝公这一拍板,就拍出了一个横扫六合的虎狼之国,拍出了一个130年之后的大秦王朝!

稍有些历史常识的都知道商鞅变法的内容,不必多加描述。照理讲,法令既出,或当殿宣读、或张榜公布、或使驿卒星夜奔驰送往各地。可商鞅没这么干,他先导演了一出“南门徙木”的小品。叫人在都城南门竖了一根三丈高的木头,下命令说:“谁能把这根木头扛到北门去的,就赏十两金子。”不一会,南门口围了一大堆人,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这根木头谁都拿得动,哪儿用得着十两赏金?”有的说:“这大概是左庶长成心开玩笑吧。”大伙儿你瞧我,我瞧你,就是没有一个敢上去扛木头的。商鞅知道老百姓还不相信他下的命令,就把赏金提到五十两。人群中有个人跑出来,说:“我来试试。”他说着,真的把木头扛起来就走,一直搬到北门。

商鞅言出立践,赏给此人五十两黄澄澄的金子,一分也没少。这件事立即传了开去,轰动秦国。老百姓从此对官方的话深信不疑,于是商鞅推行新法。我们在为商鞅的聪明才智叫好时,也常常对眼下的一些怪事感到困惑。就说前些年的一些商家的有奖销售吧,楼前锣鼓喧天、彩旗招展,备置汽车数十辆,彩电冰箱几百台,似乎花上十块八块就能发笔横财。人们似乎也太相信自己的运气,熙熙攘攘拿着血汗钱去买奖券。几天下来,地上扔的奖券没脚脖子,汽车彩电冰箱岿然不动,洗衣粉肥皂倒是卖了不少。于是人们大呼上当,下回再卖奖券,摆上航空母舰也没人掏钱了。由此带来的传导效应可不得了,假的不信还可谓是接受了教训,真的也不信事情可就难办了。兴许学商鞅“南门徙木”还来得及,多树几根木头让老百姓去搬吧,没准搬来搬去,还真的就搬出国家的自信、民族的自尊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来的。

战国正处在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轨的阶段,刑不上大夫似乎天经地义。何况商鞅的变法严重动摇了宗亲皇室的利益,他们如果不努力作战、奋勇杀敌,就有失去尊贵出身的危险。所以,许多大贵族、保守派暗中反对,变法措施颁布一年多之后,秦国境内有一千余人说新的法令实行起来太不方便。更有甚者,秦孝公的太子也在保守派的挑唆下犯了法。太子犯法事件,成为保守派向商鞅示威的借口,人家要看看,你商鞅究竟怎么办!好个商鞅,将太子太傅公子虔割掉鼻子,又将太子少师公孙贾的脸上刻满了字。满朝大臣闻听此事,人人自危,再也不敢多生事端,跟变法作对,要考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结实。不知道那个时候,干部队伍有没有“四风”问题,有没有不严不实问题,如果有,应该很快能刹住吧。现在,中央以“永远在路上”的决心惩贪治风,是完全正确的,全国也都衷心拥护。不过从个别地方的实践来看,把中央的“经”念歪了的不是没有——既有放纵松懈的问题,也有胡乱弹琴的问题。我以为,与法有凭有据(犯什么错误就给予什么样的处罚)是首要前提,严格执纪问责是根本基础,这是看这段历史给我的启示。

《史记》中说,商鞅变法10年,秦民大悦,道不拾遗,山无盗贼,家给人足.民勇于公战,怯于私斗,乡邑大治。看来变法的的确确取得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双丰收。接下来的几年,便是羽翼渐丰的秦国在商鞅的率领下,向东扩展自己的势力,迫使魏惠王割河西之地求和,把都城也拱手让出,为当初不用商鞅追悔莫及。秦国从此占据了华山和黄河的天线,为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础。商鞅则因为功劳显赫分封土地,提拔为大良造,自己号称商君。

接下去的文章,我总不忍心去读,不由得想大声提醒商鞅。战斗正未有穷期,你怎么就满足现状了呢?变法改革是有了显赫的成绩。以后的路还很长很艰难,应该不断适应形势进行新的探索,你怎么好就此止步呢?被割鼻黥面的王孙贵族正伺机反扑,一股黑势力已经悄悄包围了你,你怎么就高卧不醒、毫无察觉呢?你变了,商鞅,再也不是原来的商鞅。重振家族荣光的目的已经达到,你认为“大丈夫得志已报”,早忘了黄河岸边的孤独凄惶,早顾不得百姓的含辛茹苦。你大造宫阙,劳民伤财,讲排场、摆阔气,入则锣鼓、出则仪仗,简直可以跟秦孝公一字并肩了。楚国的吴起被乱箭穿身的教训总不该忘记吧。赵良百般劝你,希望你不要贪慕虚名,应急流勇退,方可稍得安全,还特别指出你所面临的危急局面,不仅来自皇亲国戚们的怨恨,而且也来自己的功高震主啊。可50岁的你,本应知天命,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事情到此田地,商鞅,你的死,不过是个时间和方式的问题。

历史像是有意识设下一个圈套。在秦孝公去世后,太子即位,是为秦惠王。保守派和大贵族们趁机以谋反的罪名状告商鞅。商鞅无路可逃,最终被擒,身受车裂之刑,他的家人也被杀掉。我敢说,商鞅被害,表面上是由秦惠王下令进行的,与秦孝公完全无关。但仔细分析起来,事实并非那么简单。秦惠王上台之后,并无过人的才干。而商鞅此时担任大良造已10年,长期掌握军政大权,显赫一时。然而秦惠王一上台,便轻而易举地除掉了他。显然,如果没有秦孝公的预先安排,秦惠王的顺利得手是难以令人相信的。《战国策》中记载秦孝公病重时,曾提出把君位让给商鞅,而商鞅没有接受。这实际上是秦孝公在安排自己后事时对商鞅的试探吧。秦孝公一死,商鞅便丧失军政权力,束手待擒的事实也明白告诉人们,孝公深知位高权重的老臣是年少的儿子秦惠王难以驾驭的,孝公不会看不到,因此他对后事是作了精心安排与准备的。这样类似的故事,同样发生在后世的许多君君臣臣身上。在车裂的刑场上,我相信商鞅一定在心里念叨着他与秦孝公的对话:“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绝不负君!” “公如青山,我如松柏,粉身碎骨,永不相负!”

罢笔时,一股淡淡的苦味儿弥漫在心头。忽然想起前几日我在《咏韩信》中写下的句子:学剑早轻万人敌,登坛还使一军惊。将略兵机何足道,歌风台下叹良弓。吟罢低眉,默默祈祷:商鞅,一路好走。

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灵武市哪里有专业治癫痫的医院北京有名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