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为了千万学童不再被“补课”(散文·家园)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悬疑小说

教师节前不久的一天,笔者专程从北京来到这当年新四军重建的红色之都——盐城,采访北京师范大学盐城附属学校筹备组副组长、《“吃掉”数学》《“吃掉”语文》系列丛书作者张淑娟老师,恰逢她在为北师大盐城附属学校新招聘的教师进行暑期培训。

这一天上午,我去听张老师讲课。令我始料不及的是,也许是为了让我更全面了解“吃掉”丛书的创作情况吧,她将原安排的讲课内容,临时作了调整,一上讲台,就在“PPT”上,醒目地打出这样的字样:《“吃掉”数学——爱从这里开始》。这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我这个已届耄耋之年的“小学生”,也同教室里50多名听课学员一样,毕恭毕敬地坐在课桌前,全神贯注、屏声静气地聆听张老师讲《“吃掉”数学》《“吃掉”语文》的创作过程及作品出版后的强烈反响。

张老师两节并一堂的两个小时讲课,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讲得如数家珍,深入浅出;不仅抑扬顿挫,趣味横生;且情动于中,感人至深!笔者注意到,全课先后有8次掌声、好几次多人掉泪,当末尾讲到总策划王炳刚老师,为了让到新疆支教老师所在学校的孩子早日看到这两套丛书,在春寒料峭之际,单人独马,驱车万里,不惧大漠沙暴风雪之险恶,将“吃掉”丛书送到新疆且末县的动人情景时,全场哭声一片,有几位女教师,“哭得一塌糊涂”!在场听课的一位曾荣获“中国革命老区减贫贡献奖”勋章的老军人激动地说:“张老师的‘吃掉’课,应该率先在全国‘老少边贫’地区推广”!

据悉,《“吃掉”数学》《“吃掉”语文》两套系列丛书(小学一至六年级数学和语文各一套,每套6分册,一个年级为一分册,两套共12分册),先后于2015年和2017年出版。每套书一出版就受到广大读者的热捧,特别是小读者,一拿到这两套书后,个个都爱不释手。2015年4月和2017年4月,这两套丛书先后获“我最喜爱的河北十佳图书”奖。《“吃掉”数学》于2017年获河北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2018年3月,这两套丛书入选河北省青少年“阅.知.行”读书活动重点推荐书目。2018年6月,《“吃掉”语文》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评选的2018年农家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

大千世界,万事万物,成因始末,皆有缘由。8年前的一天,张淑娟同“烛光工程”创始人王炳刚老师,路过保定“田野”社区门口时,不经意间,看到了这样一幕:一个女孩和她的爸妈,在社区门口旁卖菜。女孩儿的爸爸半身不遂,坐在轮椅上,看着菜摊,表情木讷;小女孩在一边,帮卖菜的妈妈收钱。这时,另一位孩子的妈妈骑着自行车路过门口时,她嘱咐坐在车后座背书包的孩子说:“老师给你补习时,要好好听课!不然的话,100多块钱的补课费,就白掏啦!”卖菜的女孩,望着她们骑车远去的背影,怯怯地对妈妈说:“妈妈,我也想上补习班!”妈妈看了她一眼,无奈地说:“自个儿琢磨吧!家里没钱!”

眼前的这一幕,在别人看来,也许是多么地稀松平常;但对于有“保定希望工程第一人”之誉的,几十年来一直热衷于扶贫助学的王炳刚老师来说,心受触动,激起波澜:立德树人,是学校教育的要义;传道解惑,是师者之主旨。可是,曾几何时,一些学校,特别是中小学教育,却变了味:一些老师把教学当成挣钱的手段,变着法儿在学生身上,打着挣钱的主意。他们正课不好好教,却把疑难问题留在课外,以“补课”挣钱。多年来,“满城皆是补习班”,成了各个城市乡镇一道永不衰落的风景线!他忧心忡忡地对张淑娟说:“这个状况,真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我们的教育要沉沦!”他又严肃地对张淑娟说:“孩子们书没念好,我们当老师的有责任啊!本来,课本上的内容,只要我们当老师的好好教,孩子们在课堂上就都能学会的;可是有的老师不好好教,或教的方法不入孩子的心,他们就只得在课外去上‘补习班’!这一现象不能再持续下去了!我们要帮帮他们,想法做一套孩子们爱看的书。当孩子们在学习中遇到难题时,只要认真地翻一翻书,就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进‘补习班’也能把书念好!让那些上不起‘补习班’的孩子不再着急!”王炳刚的这番话,语重心长,张淑娟也颇有同感。此后,这两位既是亲戚又是师生的同道者,为了千万个学童不被“补课”,为了“不论是富人孩子或穷人孩子,都能在同一蓝天下,同一起跑线上,开启美好的人生之旅”,而迈上了“为孩子们写一部好书”的艰难历程!

张淑娟之所以会被王炳刚百里挑一,最终确定为“写一部好书”的作者,是王炳刚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的“非她莫属”、浑然天成的不二抉择:首先,张淑娟出身于贫寒农家,后又融入了革命家庭的生活,因而既具有农家孩子吃苦耐劳和意志坚韧的品格,又葆有经革命传统熏陶而形成的坚定信念和蓬勃朝气,这是她“最接地气”的科研素质;其次,张淑娟聪慧过人,学业优良。1991年7月,她从河北省保定师范学校毕业时,获河北省“优秀毕业生”称号,在应届学生中仅有8人获此殊荣。后来,张淑娟又通过5年的在职攻读,以优异成绩获得了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第三,勇于创新,科研能力强。她有近20年小学一线执教的丰富实践经验,特别是,通过1998年至2000年参与“面向21世纪我国贫困民族地区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研究”的国家“九五”重点课题的研究,她既贡献了自己的经验和智慧,也增强了自己的科研能力。最后,两个人都具有家国情怀,富于爱心,不计报酬的禀性。这一点,对于一手策划并主持创作这套丛书创作的王炳刚来说,至关重要。

令局外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位不按常规出牌的策划人,他的这一项重大文教科研项目,完全是自发自主自愿自费的,是在地地道道一文不名的状况下,“白手起家,无中生有”。假如他所邀请的合伙人,在报酬待遇上,不要说狮子大开口,就是让他先掏出几万元“茶水费”,他也只有傻眼的份儿!而张淑娟同王炳刚完全是一个心愿:“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其他,毫不考虑!

一个孩子渴望的伟大工程,就这样不显山不露水地起步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2010年,刚放寒假,张淑娟登门看望王老师。“开始动笔了吗?”一进门,王老师就急不可待地问,并说,“一定要写出一套最好的书送给孩子们!”这是王老师长期以来,对“老少边贫”地区学童能否念上书念好书而梦牵魂绕、挥之不去的一个“心结”啊。王老师心目中“最好”的书的标准是什么呢?

那就是他反复强调的:第一,这套书以能帮助那些学习有困难的孩子免受“补习”之苦,能给孩子们最好的教育为最终目的。第二,必须是国内外独一无二的原创作品。第三,要让小读者喜闻乐见,易学易懂,入眼入脑、即时消化!要写出这样一部具有中国特色、中国元素、中国味道、中国形象的儿童读物,无论是谁,都无疑是在向一个高难度的险峰攀登!

“我行吗?”张淑娟有些惶惑,“怎么不行?你一定行!而且,我看就你行!”接着,王老师又说:“你是一名省级骨干教师,你有近20年在小学一线执教的经历,还参加过国家级课题,发表了那么多的论文,那么多的孩子喜欢你的课,更重要的是,你还有着别人不可比拟的优势,既教过数学,又教过语文,你对小学教育有着独到的理解……”王老师在客厅内来回踱步,边抽着烟,边鼓励着张淑娟。在氤氲的烟雾中,张淑娟从王老师身后走过去时,客厅墙壁上一幅“大象无形大爱无疆”的书法条幅,映入她的眼帘。这是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佩云给王炳刚的亲笔题赠。

张淑娟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20年来,王老师全身心地投入贫困山区失学儿童的救助与教育的一个个感人画面。正如1996年8月21日新华社以《“保定希望工程第一人”王炳刚》为题所发布的通稿中所说:“他1990年与希望工程结缘,这些年的工资、奖金、稿费几乎全贴了进去。除了资助上不起学的山里娃,还拍录像片。他利用假期辗转涞源、阜平、唐县等贫困县,自费拍摄了《心的呼唤》、《为了大山里的那片希望》、《深山读书娃》、《烛燃深山》等录像片,先后在中央、省、市电视台播放。”她还回忆起王老师当年带头捐资助学,奔走呼号,帮助被大雨冲塌校舍的阜平县口上小学,建起了崭新的“同心希望小学”,当地父老乡亲对他感恩戴德的情景。怪不得表姐高建荣对她说:“你姐夫心里装的全是老区的贫困生,把我们母女俩全忘光啦!”而此时此刻,张淑娟感悟到,正因为王老师一贯大爱无疆,国家领导人才会给他题词勉励呢。在这幅题词面前,她仿佛一下子读懂了王炳刚!

开始动笔了!为了找准孩子们平时学习中的疑点、难点,首先,她梳理、盘点了20年来,自己先后执教小学数学、语文等学科所积累的经验、所发表的论文及科研成果,如:获2008年河北省教学成果一等奖的《小学数学创新教育》、获2000年河北省首届小学品德与生活(社会)现场观摩课一等奖的《取人之长补人之短》、获2011年度第二届全国小学数学课程与教学研讨会示范课一等奖的《长、正方形周长、面积相关问题解决》等。她想从自身的教学实践中找找感觉。其次,广泛收集资料。她找来了小学一至六年级的所有教材、找来了各册教学参考书,找出了自己所积累、记载的教学笔记;找来了各个版本的教材:人教版、苏教版……并且全部通读。她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向高峰攀登,对于前人已发表、出版的有关著作、论文、数据,乃至虽未发表但已成文的论著、资料、讲话,广采博取,以便在对这方面的信息、成果的了解与掌握,在最大程度上穷尽之。诚然,这是海量的,内容不胜其繁,耗时不计其数!几个月下来,光是她收集的图书、资料,她家里书桌上放的,书柜上摆的,地上堆的,床上摞的,全是这些!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孙靖钧说:“妈妈,咱家成了书摊啦!”其时,张淑娟,已经进入了创作的亢奋状态,没几个月,就写出了近万字的文稿。她兴冲冲地跑到王炳刚家里,把写成的一摞初稿递给王老师,信心满满地请他“斧正”,不料,王老师看后,狠狠地给了她一“板斧”:“这是垃圾!”她愣了。委屈的泪水,隐含在眼眶里。是啊,她是正儿八经的业余创作,班,没有一天少上;课,没有一节耽误,8小时以外的时间,她利用到极致,夜里加班到一、二点,成了常态,由于熬夜,由于劳累,她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儿子戏言:“妈妈,你都快成老太婆了!”可是,这几个月的心血,却被王老师说成是垃圾!当她还在沉思的时候,王老师又说开了,不过,口气缓和了许多:“你的稿子说教太多,直观太少;理论太多,做法太少;成人思维太重,儿童心理缺失;要学会把复杂的道理简单化,高深的理论通俗化,否则,孩子看不懂,也不喜欢!”王老师的话,使她茅塞顿开!

从此,她的创作渐入佳境,如醉如痴。

一部书,总得有个好题目。其间,她也拟就了几个,如:《我的教育》、《你有疑难来找我》、《我来帮你解决问题》、《小朋友最喜欢的书》、《小学数学××问》等。但总觉得这些题目,有些俗套。光为起个书名,就耗费了她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

这天傍晚,她和儿子同桌吃饭。吃着,吃着,张淑娟脑子不由自主地琢磨开了书名,慢慢地走神儿了,进入一种痴迷状态,嘴里不时如梦呓般断断续续发出“教育”“最好”“疑点”“难点”这些词儿的声音来。小孙发现妈妈把用筷子夹起来的菜,不是放到嘴里,而却搁在鼻子底下一动不动!“妈妈,你这是怎么啦?”“妈妈在琢磨书名呢!”儿子这一问,她才从痴迷中醒来。“妈妈,鼻子是闻味儿的,嘴才是用来吃东西的啊,你还是先把饭菜吃下去吧!”几个月来,小孙每天晚上,一直坐在妈妈身边做作业,每天见证了妈妈创作至深更半夜的艰辛,并且在第一时间,看到妈妈写出的初稿,妈妈也会把他当作第一读者,把写出的初稿给他看,将写作中的难点提出来同他交流,“向他请教”,他深知妈妈在呕心沥血地为同他一般大的小朋友,写一本好书,那小小的心灵,也在潜移默化地思考着,那天才的智慧也同时在绽放着。此时,他突然高声地对妈妈说:“妈妈,我看你这书的名字,就叫‘吃掉数学’好啦!”

“刚一听,简直把我笑喷了!”日前,笔者采访张淑娟时,她这样对我说,“当这个不期而至,从天而降的书名,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真的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这怎么能当书名呢,太搞笑了吧!”儿子看见我犹豫的神色,大人似的说:“妈妈,我是认真的。不是吗,我们小孩天生爱吃,可是,只有妈妈做的饭菜好吃,我才会把它吃掉!学习不也是同样的道理吗?老师教得生动有趣,色香味俱全,容易消化吸收,我们才会把知识全吃掉!”

“儿子起的这个书名,对我的创作太重要了!”张老师颇有感慨地对我说,“越是细想,越觉得这个书名好,它把我的心意、愿望表达的淋漓尽致。我创作的初衷,就是希望学习有困难的孩子因为有这本书的帮助,能够学好数学,进而‘吃掉’数学。除此之外,您细细读读,会发现,‘吃掉’两个字,是那样的自信和霸气,它能带给孩子一种学习的信心与力量!所以,感谢儿子,为这套书起了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名字,也为我的创作提供了一条思路。全书围绕着‘吃掉’来进行,要让孩子有‘吃’的欲望,还要‘吃’得有滋味”,更要‘吃’得有营养。”张淑娟接着更动情地说:“我创作两套丛书的六年里,正好是儿子从念初中到高中的六年。教育的最好方式是身教。这几年里,我便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为儿子做着表率,什么叫付出、什么叫努力、什么叫吃苦,什么叫坚持……儿子很懂事,也很努力,于2017年顺利地考入了清华大学。可以这样讲,六年的创作非常艰辛,甚至非常痛苦,但是我不仅收获了这两套书,也收获了一个优秀儿子!所以,感谢王老师把这样好的一个创意交给了我!”其实,此前我曾采访过张老师的儿子孙靖钧。小孙不凡的学习经历和突出的学业成绩,正是张老师“小学数学语文化”“小学语文数学化”教育理念在实践过程中的最好验证。小孙上小学时,张老师就是运用“小学数学语文化”“小学语文数学化”的方法指导他学习的,这些学习方法和学习理念,在他后期的学习中发挥了更加明显的作用。他上高中时,在数学、物理都拿满分,文科成绩也很好的情况下,自信满满地选择了文科。可是,当他去年以高分考入清华大学后,发现“无‘理’不清华”,于是,他又决定挑战一下自己,又转学理工科。大一期间,他选修了微积分B和大学物理。期中考试,100分的微积分试卷考了99分。就这样,在大一的下学期,他又顺利地转入了自己喜欢的理工科。人们都说,孙靖钧的“学霸”之称,当之无惭!

治癫痫哪家好去石家庄治疗癫痫选择哪家医院更专业?哪些类型的癫痫病容易遗传?兴平市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