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根】麻花辫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素材
摘要:尽管年轻不再,尽管容颜已不美,但我依然愿意为了一份美丽的心情去努力,梳一个漂亮的麻花辫,在它芬芳的辫扣里,藏进我岁月里所有的梦想与希冀…… 我有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这让很多朋友都羡慕不已。身边的同龄人常会对我说:“哇,你的头发真好,一根白发都没有!”我有些难为情地自我解嘲道:“白发都被我藏起来了,不能让你们看到。”有时在街上,会有陌生女子前来搭讪:“你的头发挺好的……”让我顿感受宠若惊,于是,赶紧说声谢谢。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可避免的总会有白发渐生,看着身边那些同龄人,花白头发的已然不是少数,就是自己,也常常会在鬓角等处觅得白发的诡秘身影,这已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了。人生在世,谁也躲不过慢慢变老的自然规律,与其过于关注,不如淡然处之,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只要心态年轻,懂得内外兼修,活得就永远精彩无限。   现实的世界,是个谁也琢磨不透的世界,各种流行元素在循环往复中,一轮又一轮地闪亮登场,让我们目不暇接。其中,不乏曾经熟悉的风格被重新镀上一层现代时尚元素,打造成一股怀旧风,也不乏将复古的元素借助于不同的表现手法,而成为崭新的潮流走向。世界每一天都是新的,社会就是一个绚丽夺目的万花筒。   以女人敏锐的观察力,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感觉最近一两年来,女性朋友对于麻花辫,似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热宠。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当我梳着自认为古朴怀旧的麻花辫出门时,不知是关注点发生了偏离,还是城市复古风盛行的缘故,我发现,大街上和人群里,梳麻花辫的女子较之于前些年来说越来越多了,眼前不时地也会有麻花辫擦肩而过,常常让我有种“撞辫”的尴尬感觉。于是我断定,这股曾经席卷过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暴,又温柔地卷土重来了。这些麻花辫和我的麻花辫一起,把我的思绪带到了曾经的时光。   年轻时,我的发质比现在还好,且浓密柔顺。我喜欢留长发,喜欢闻着自己头发的清香味儿开始每一天的生活。学生时代,我的长发及腰,一背手就能在身后握住发梢,没事的时侯,常将手指绕着发梢在背后打圈圈玩,有时也会把头发从肩上绕到前面去,或把马尾斜着扎起来,感觉俊俏又可爱。我会梳着不同的发型出门,或高马尾,或低马尾,或麻花辫,甚至是把发髻高高盘起,根据不同的心情选择不同的发型。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麻花辫。我喜欢梳一条或两条麻花辫,将自己纠纠缠缠的少女心事,编进细密的辫扣里,和着青春的色彩,在身后或肩头,摇曳出一个个绚丽多彩的梦。   记得有一次心血来潮,想要体验一下短发的清爽潇洒,于是,最后一次编了麻花辫后,走进了理发店。一剪子下去,麻花辫与头发分了家,看着长长的辫子毫无生机地被扔在了一边,犹如自己编织起的许多梦被遗弃,犹如最贴心的知己与自己决裂,故而当场就后悔得心乱如麻,几乎要掉下泪来。这是唯一的一次剪短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产生过留短发的念头,抚摸着秃短的发,我比任何时候都渴望头发能快速生长。好在光阴如梭,慢慢地,头发又长成了原来长发飘飘的样子。   后来,我遇见了生命中的他,麻花辫里又被编进了柔柔的爱恋。以后的好几年时间,他成了我的“御用剪发师”,而我,再也没去过理发店。每次头发该修剪的时候,他便拉了我,在门前走廊的宽敞处,一手拿梳子一手拿剪刀,轻轻地梳理我如瀑的长发,为我剪去毛躁开叉的发尖,修成发梢齐整的样子,用一双灵巧的手,给了我全新的剪发体验。之后,我依然会时常编了麻花辫,在清晨或黄昏,与他牵手散步于花前月下,依然在洗发水的清香气息里,甩甩长发,甩出一串好心情,将生活渲染得有滋有味。   那个时期,满大街飘荡着台湾歌手郑智化忧郁而伤感的歌声:你那美丽的麻花辫/缠啊缠住我心田/叫我日夜地想念/那段天真的童年/你在编织着麻花辫/你在编织着诺言/你说长大的那一天/要我解开那麻花辫……歌声为这麻花辫赋予了别样的情调,麻花辫不再只是一种古朴的发式,而是被揉进了怀旧和爱恋的情绪,让人每每听到,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再后来,各种新奇另类的发型充斥着人们的生活,麻花辫似乎显得有些过时了,我也很少再编麻花辫,而是热衷起体验不同的美发方式,或烫卷,或拉直,或焗色等等。原先他为我剪发的情景似乎也愈走愈远了,剪发开始流行起追求层次感的效果,操作手法新颖,难度非专业人士所能及,而他那蹩脚的“手艺”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要求,故而也就自然而然地“下岗”了。有时我会怀念起他为我剪发的那些时光来,我浓黑的长发里,留存着他双手轻轻滑过的温柔,留存着他对我细细密密的爱情,也留存着我们一起度过的甜蜜岁月。   兜兜转转中,时光已走远。对麻花辫的那份回忆不时地敲击着心扉,让我终是放弃了时常对头发的那些“蹂躏”,而使之重回了自然黑亮的状态。于是,偶尔又会将头发编起,编出一份浓浓的渴望,编出一份对往昔的怀念。为防止被人说成“土气”,我将头发自头顶开始,逐缕续编成麦穗状,感觉这样的麻花辫看起来更时尚、更美观,也更有怀旧的意境。初始时,怀着忐忑的心情走出家门,总担心招来别人异样的目光,然而当我走在人群里的时候,非但没人说自己“老土”,反而赚来一些艳羡的目光,她们夸赞这麻花辫好看,还纷纷请教编辫的方法。如此,我心如撞鹿,也心潮澎湃起来,能够带动身边的好友和同事也喜欢上麻花辫,足见这麻花辫对女人的诱惑力还是很大的。   麻花辫成了一种调剂心情的载体。当自己心情烦闷时,编一个麻花辫,心情会陡然变得甜美晴朗;当自己心情愉快时,编一个麻花辫,飞扬的快乐也会在辫扣和发梢间跳跃。出外游玩、日常上班,随时可以编起麻花辫,编织美丽的心情,也编织美好的期待,让麻花辫成为生活里的一缕阳光,照耀和点缀着忙碌的人生。   岁月无情,转眼已在中年的路上行进了很久。但我依然喜欢将浓黑的发,编织成青春年少的回忆,将自己纷繁的心事,编织进每一个时光的辫扣里,留存美丽的幻想,也妆点不再年轻的容颜。再也没有留过短发,头发的长度始终保持在能将麻花辫漂亮编起的位置。我喜欢留长发,喜欢依照心情的变化,随心所欲地梳成不同的样子,或马尾,或披肩,或麻花辫……让它柔顺黑亮的特性,润泽我偶尔打结的心绪,使之变得顺畅和阳光起来,不再有阴霾缠绕的烦恼。   翻看家里的老照片时,看到母亲年轻时的照片,大多都梳着两条麻花辫,或长或短的样子。那时的母亲青春洋溢,面容清秀,两条又黑又粗的辫子垂在肩头,非常漂亮。那麻花辫是属于母亲的青春时光,它同样承载了那一代女性对美的所有追求与向往。那个时代早已成为历史,如今母亲的头发已花白,也一直是短发,再也不可能编织她的麻花辫了,但在她的心里,想必一直是有两条青春的麻花辫在摇曳的,那是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的象征。   如今的很多女孩子也喜欢麻花辫,但已不再是如母亲年轻时那样中规中矩的两条大辫子,也不再是如我年轻时那样朴素的单辫,她们喜欢将大波浪的卷发,松松垮垮地随意编成两条大麻花,垂在双肩,尽显慵懒和迷人的气息。或如我喜欢的那样,编成麦穗状的大麻花,单辫或双辫同样好看。更有一些手巧的女子,会将前额和鬓角的头发,围绕着编成一圈精巧的小麻花,像秀发上盛开了满篱笆的蔷薇花一样,别致而有味道,也使容貌显得更加秀美俏丽。   俗话说:发型是人的第二面容。别具一格的麻花辫,让不同时代爱美的女性们拥有了各自不一样的人生和心情,也让我们在麻花辫的发展变迁里,看到了那份始终如一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和向往。麻花辫不是当今潮流的主宰,但却犹如一股清新唯美的怀旧风尚,以其含蓄内敛而又古朴大气的风格,牢固地盘踞在无数女性的思想深处,无论何时触及,都能引爆一场时尚与心绪的大PK,而那条缠住心田的麻花辫,那条编织过诺言的麻花辫,始终是我们内心深处挥之不去的一种情结,一种怀念。   如果哪一天,我突然又将披肩的长发编了个麻花辫出门,一定是内心有着藏不住的小欢喜,或有着不一样的小心绪,想要通过这独特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时,你千万不要笑我的随心所欲和感性行事,因为,人生若能处处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尽管年轻不再,尽管容颜已不美,但我依然愿意为了一份美丽的心情去努力,梳一个漂亮的麻花辫,在它芬芳的辫扣里,藏进我岁月里所有的梦想与希冀……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哈尔滨癫痫病人注意事项甘肃羊羔疯知名的医院车上女子突发癫痫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