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过关 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素材
摘要:我软软地附在前面人的背上,我只知道自己在费力地呼吸,周围的吵嚷声似乎也听不见了。只要,只要我活着过关,把最后的生命,总也该留给自己的国土。 我们在俄罗斯境内,乘车急急赶到格拉带尕娃海关时,那里静静的,因为此时还是冷清清的早晨。   这是一个明朗的天,明晰的阳光下,只有三个中国人,坐在海关门前的地上等候。距开关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我们很高兴地排坐在那三个人的后面,这样,开关的时候,我们总会是先过关的了。   转眼工夫,我的前面晃进了很多聪明的男子,大方得即便实实在在地踩了你的脚,也没一个歉意的眼神,管你后面的人如何地不高兴,更哪管他“老毛子”妈的翻不翻白眼。俄罗斯海关人员发排号了,我成了十六号。   大太阳升起来了,骄阳下,承受着那份难耐的炙烤,干渴更像一只只爬虫,痒着我的喉头和心窝。可我不敢出列,我手里攥着的那个十六号,现在已不知变成几个十六号了。忍着吧,如果熬不过这一关,我就回不了国界那边的家。   对着那个即将打开的海关门,排队的人开始拥挤起来。我被拥来挤去地不能自已,只听“咔吧”一声,身边的人叫了起来:“什么他妈的东西,砸我的脚了!”是我,我的背包带挤断了。“对不起!”我忙道歉,弯腰去捡背包,身边的人仍骂骂咧咧,当我直起腰的时候,只觉眼前灯光一闪,望去,侧面二楼窗口,正有一个俄罗斯大胡子,举着相机对着我拍照。   这一幕狼狈被他摄去,心里无名的懊恼,急着回队里去,队伍却是回不去了。看着那仿佛加了压似的扭来摆去的长龙,我泄气了。我实在是挤不过我的有力气的男同胞的。不安而不自觉地又望了一下侧楼的窗口,那麻利的大胡子快速地对着我,将我那一刹的焦虑和无奈,又给他摄去了。转过来,对着那些挤在队伍里的,变得扭曲的龇牙咧嘴的脸孔,心里生出无以名状的酸楚和难过。同胞们,来到俄罗斯,你们就没学会俄罗斯人自觉排队的文明吗?   俄罗斯的警察扬着手里的警棍,对着这样的一支队伍,喊叫着,像赶羊一样地在维持着中国人的秩序,我突然有着一种羞辱感。这种感觉,我们的同胞为什么没有感知呢,总也该尊重自己,才会让别人来尊重你吧。擦着额头上的汗,喘着气,任凭闪关灯再怎么闪,我连头也不回了。无论怎样,这张面孔还是给他留下来。倒是我给做翻译的贸易团里的人急了,“你赶紧进来,你回不去,我们都陪你回不去!”一个同伴用双手在他前面人的背上死命地抵着,身体又拼命往后拱,惹的前边后面的人嗷嗷地叫骂着。“快点!”他喊着,我只想哭,含着泪,进了队伍,确实不能拖累别人的。被紧紧地夹在前胸后背中间,我只感觉透不过气来,心里也感到一阵阵的恶心。千万千万要挺住,我要回家,回家呀!鼻子一酸,脸上淌下来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我软软地附在前面人的背上,我只知道自己在费力地呼吸,周围的吵嚷声似乎也听不见了。只要,只要我活着过关,把最后的生命,总也该留给自己的国土。   海关的门终于打开了,队伍又剧烈地骚动起来,我又一次被挤出队外。俄罗斯警察吼着,重重地将我推进队伍里。拖着断了带的背包进入检查厅时,我的两腿发抖,眼前旋着金星。恍恍惚惚地走出去,是被后面的人推上火车的。爬得车上,随便将自己丢给一个座位,脑中已是一片空茫的模糊。闭着眼睛,什么也不去理会了,心给了死亡。忽听得邻座的人说:“排队的人全过关了,我是排在最后的一个。”是个女声。   上帝!那拼了命的气力,竟是自己和自己相抵!   作者实名:孙子钧 河南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北京癫痫专业医院评价怎样福建最专业癫痫医院怎么找武汉癫痫病最新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