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我的老父亲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写作素材

   我的老父亲

   爸爸去年6月份得了一次脑出血,虽然出血量不大,出血部位不凶险,但因为是八十六岁的高龄,医生慎之又慎,在县医院每天叫挂七、八瓶吊针,连续打点滴近一个月,最后,到市医院又拍片复检了一次,专家说,出血吸收了,基本没啥问题,就是严重脑萎缩,加上这次脑出血后遗症,他伴有轻度脑痴呆,并会逐步加重。

   以前,我也能感觉这几年爸爸慢慢变老了,老年病是一样一样的添,视神经末梢萎缩,听神经老年性退化,视听模糊,步履蹒跚,活动范围渐渐局促于房屋、庭院,但生活尚能自理,自己能倒夜壶,能洗内裤。自从脑出血病愈出院后,他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自理能力几乎完全丧失,几近失明失聪,起床要人托扶,穿衣需要帮手,手不离竹杖,步行时,拐杖触地如鸡叨食般频频点头,一步三晃,挪挪哒哒,走不上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伛偻着背双手握杖而歇。

   现在,他每天只会坐在桌子旁,吃下我端来的饭菜,服下一大把的治疗冠心病、肺气肿、“三高”的西药,然后,柱着竹杖摸着墙壁,哆哆嗦嗦走出门,坐在堂屋门口的藤椅上,晒一会太阳,眯着眼回忆过去的辉煌。

   即使这样,时间稍微久了,他还是受不了,又柱着竹杖摸着墙,哆哆嗦嗦走进卧室,上床和衣而卧。

   一天二十四小时,他能睡二十小时,经常弄得白昼难分,邻居大哥见他晒太阳了,上前和他唠嗑,他听不见,往往答非所问,邻居对我笑称他是糊涂神,每天一阴一阳嘞迷迷瞪瞪地过。

   因为贪睡,爸爸夜里梦靥多,一次他半夜惊醒,大呼小叫地喊我,睡在隔壁的我慌忙披衣起身,见爸爸侧身睡,听他嘟囔,你快把我这只胳膊抬起,这下面有个蝎子咬我,疼死我了,我心想着我们这儿又不是山区,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蝎子啥尊容,哪里跑来的蝎子呢!见他说得情真意切,又心里不禁发毛,猛地抬起他的胳膊,仔细瞧了一下,什么也没有,我笑着逗爸爸说,上一次你半夜惊醒,说狼追你,要吃你,你幸亏跑掉了。这回,狼没啥吃的,这个蝎子叫狼吃了。解释了半天,爸爸总算明白了意思,方才安心睡去。

   因为活动量少,便秘是常事,爸爸七、八天不能大便,医生给他开了一种叫酚酞的泻药,叮咛他这个药药劲大,一天只能服一片,他腹胀心急,一天偷吃了三片,结果夜里拉稀拉了一床,我被他半夜吵醒,手忙脚乱替他换了一床被褥,又用温热水给他擦洗净的身子,换了一身睡衣,一屋子弄得臭气熏天,折腾得我也睡意全无。

   天明了,我就在水龙头边给他洗刷稀黄大便污染的衣物,爸爸坐在离我很近的门口藤椅上一言不发地瞅着,洗到睡裤时,觉得裤筒里面沉甸甸的有货,我抻直了裤筒一筛,里面又掉下来一堆硬屎橛。爸爸问,那是啥?我笑答“万两黄金”。

   爸爸叹口气,说,唉,这个年纪死不了,废物一个,我受罪,还磨害你们,真不如早点死。

   看到爸爸这把年纪,这样艰难地生活,我想,人呀,年轻时遇到一些挫折和困难,就愁眉苦脸,甚至寻死觅活,等你老得只能坐到轮椅上,像爸爸一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羸弱无奈时,那些所谓的挫折和困难,其实只是一些趣味盎然的经历罢了。

   作者:虞城倪全胜

白城市癫痫要作哪些检查保定市哪个医院致癫痫病好儿童痫病能治疗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