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丹枫】月光下的女人(散文)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业界精英

乘着上班的班车,高速两旁的花儿开得很艳,瓷青的天空里透着淡粉,风吹过来,都会把车吹得很恍惚,有点倾斜的感觉,一阵强一阵弱的,有点像滹沱河的海潮。

滹沱河就在正定大桥的下面,走过这一段的高速公路,我们就可以到栾城一个最偏僻的工业区了。从早上的七点二十分有初升的太阳陪伴,一直到下午七点二十分的夕阳西下,厂里所有的员工坐上归家的大巴,车上的欢声笑语,荡涤着这一天的疲惫,大家都不觉得累。

因为日落西山的太阳好圆好大,把车上所有人的笑脸都映得清清朗朗的,还有些外地的新员工没见过小溪青山之类的,基本上处处灰头土脸,但凡有一点诗意,全从天上来。高速路就像一条回旋的缎带,转过一个弯,再转一个弯,我们就可以到家了。

假如我们每天都能这样走下去的话,那该有多好!不过,当然,我是不能这样的,我应该从这次人生阅历中找出自己一个偶像,不过偶像不只是用来崇拜的,也是要用来学习的,更是需要超越的。因为,我们每天坐在大巴车上来来回回的,我已经把太平河湖边上全部的画面都刻在了脑海里。大桥下面滹沱河的一条鲜活的溪流,与湖畔上的一条竹子铺满的小路并肩而行着,清澈的母亲河里的泉水终年不断地奔流向前。走出大桥的过半,路的周围变化成旱地,地里长满了绿油油的麦田,还有一片油菜花香……

这上班与下班时的记忆回想时常被我忘记,而在班上听到的机器轰鸣声,小镇上的人特别怕大地方的人误认为他们不摩登,大地方的人物事物他们倒很不以为然,每个员工的所作所为每天都是一副新画面,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甚至连一些不相干的人和事也不会忘记,只是每个人从不多人家的嘴,问起人家的大事小事,家长里短,便是摇摇头,坚决不知道。

这时,走向我眼前的小朱,她是中年妇女,身上却散发着活泼的生命力,她也曾是一时辉煌过的私家厂里的老板,她不怕羞,“订单来疯”时的性格让她很快成为家喻户晓的名角,她吃苦耐劳的拼劲人人都非常敬佩,她也祈求过上天对她公婆的不公,这不是因为每次自家老公的“离家出走”吗?真不知给爸妈添加了多少担心?为此天下急死了多少妈?急病过多少爸?虽然小朱的公婆平时对待她似自己的亲生女儿那般亲切,但小朱还是愿意让年迈的公婆过得好一点,在每天早上滚烫的小米粥和晚上的热水袋里,她为婆婆接屎接尿,为公公理发洗脚。小朱也时常在想,要是自己的公婆都不在了,兴许自己的老公会回心转意,也省得自己心如针扎了。还是去告诉自己的老公别在这样混下去了,总得要好好照顾一下父母,照顾一下儿女,照顾一下这个家呀!

小朱放下所有的尊严到别家的厂里上班了,她从一个老板娘的地位走到一个小工厂,从城市里边的城市,去另一个县城的一个小镇里上班了,不用说你就会知道小朱对这个行程的感觉了,因为家门口治理环保的原因,没有合适的工作。这是一整天来来回回长达十二个小时的折腾,那种永远散发着脏兮兮的活力,永远富足不起来,也永远有得吃,有得喝,连一个星期天都没有的,生生不息的生活方式。从早晨五点开始醒来,备好早饭,安顿好家中的老老少少,在叮咛好上学的两个孩子的准备工作,然后再驾电车到高速路口等班车,你会惊异地发现,车每开一小时就是一种新方言,一种比一种更难以懂得的语言,那就是赶外边的时间永远比在家的时间充足。

小朱的婆家二嫂,每天都把小朱夸得抬不起头来,二嫂也立刻被小朱的风度和才华迷住。最终经过二嫂的一路追随,小朱便与二嫂成为了亲妯娌。

小朱天真无邪,经过一番周折,自从与丈夫结为连理后,只是生活背景和精神层面天然的差距却让她们近在咫尺,宛若天涯,小张风流倜傥,桃花运应接不假,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婚姻,对小朱而言,从来就有压力的,有危机感的,小朱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可她依旧咬紧牙关,凭借着生于俱来的那股韧劲与坚持,在每一个工作日里,扑捉着每一个时间点里的蛛丝马迹,与现实中每个工作日来较劲,公婆,儿女,时间,金钱——然而,这一切并没能妨碍她一如既往地支撑着一个家族的尊严,她调动着大脑里所有的智慧,经营着蹉跎岁月带来的艰苦日子。

“如果让你给你的家打分,给你的丈夫打分,你会打出多少分呢?”我望着满眼泪水的小朱,试问着。

“这个家的老人和孩子在我心目中都是满分,就是我那个不争气的丈夫,一个对待父母不问不管,还整天让二老操心的人,一个对于儿女和家庭不负责任的人,他每天都想着吃喝玩乐,也看不起我这一个月挣来的小钱,有时他的脑瓜里稍一做研究,就明白来路不正的收入到处都是,歪门邪道各行各业都出精英,全家人每天都会和他唠叨上几句,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小朱泪眼迷离的说着,讲着,我便又追问了一句,问她一生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是否还想和他厮守一生呢?有没有想过和他分手,她连连点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恨一个人,你永远得不到幸福。而爱,可以让你的内心获得真正的宁静,但愿有一天我的善良能够打动他。”

小朱的生活每天都是这样,一颗好心,满脑的糊涂。

那天高速路堵车堵得很晚了,挨在加班就不是个事,她也明白这一点,快到高速路口了,小朱接到丈夫打来的电话,我心中暗喜,这家伙知道下班晚了问候一下,还算有点良知。可听到电话里传出怒吼的声音后,便好不生气;“挣那么俩小钱,每天还得早出晚归的,家中还等你做饭呢。”说完,电话即刻挂断了。

今晚无论如何是躲不过争吵了,小朱不恨自己的大意,也不恨跨城找到的这份工作,就好像有一年她躺在病床上,在医院里整整住了一个月的时间,那时她大脑失忆,嗓子不能说话,有个晚上娘家的哥嫂姐姐们陪她一起来到太平河散步,帮她找回失去的记忆,找回失去的语言。

那天晚上的月亮也是很圆很圆,到了河边才发现,月亮将整个太平河水,整片整片的花海辉映得犹如白昼。比白昼更亮眼的是那座高高的冀之光塔,它矗立在池畔最主要的地理位置,像母亲温暖的怀抱,父亲高大的脊梁。

月亮伴着班车到高速路口了,小朱的电车就停在不远处的停车处,车上有一位同事对着站起来的小朱的背影念了三声;“阿弥陀佛”,同事们都希望今晚到家的小朱,尝到的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晚餐。

“噢。真是谢谢大家了呀!”有一点红晕上到她两腮,二十多颗年轻的心在当时都能体会到一点,在这个晚归的月下,这个女人真是不易。没有人舍得启齿,个个屏息地望着小朱下车的背影,都想把这一刻尽可能的记在心里。

司机师傅连连叹气:“看这小朱长得浓眉大眼,白白净净的皮肤还真是好看,就是摊上了一个不争气的丈夫,好人没好命呀!”

是呀!职工们都在这一片月色里下了班车,在这一片回家的路灯下面,只有小朱却发疯似的跑到自己的电车旁边,用尽了这一天疲惫的力气,一直想着即刻到家。

同事们有的还尖叫着下了车,我的行动较慢一点,落在他们的后面,可是依然是嘻嘻哈哈的欢笑声,这时候,后边的大群里有人朝着小朱的方向喊了一声:“小朱,要不然你别回去了,给家里一个电话,到我家住一宿吧!”

小朱怔了一下,只知道都在外边累了一天了,我知道那位同事和小朱在一个车间,日上班时,两人相互照顾,相互关心着,历来没和我说过一句话。

那时分,我只知道人们都在称呼她叫小何,而她在呼唤小朱的那一刹,我却猛然觉得有一种亲切温馨的感觉,在月光下她微笑的面容特别清晰,那俊秀的脸庞上是白天上班时间看不到的,我说不出是什么缘故,可是在那个迟到的晚上,月儿下面她挥手称呼小朱的模样形状,我总觉得在什么时候见过一样了,一样的月下,一样的太平河畔,一样帮着小朱学会说话,找回记忆的青春美少女。

当然,那只不过是一刹那之间的感觉罢了,然后,我就冲着小何挥挥手,一面和她商议着今晚要送小朱回家的念头,好协同小朱和那个懒惰男人来一场决裂。

小朱马上懂了,并指责自己丈夫说:“人生的波折,可以转化为勤劳,可以由哪里跌倒,就一定要从哪里站起来的潇洒,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已经失败过一次,我每天都希望你从旧时的波折中走出来。”

小朱觉得自己此时在这一晚突然长大了,再也不会没心没肺了,供人取乐,整日傻笑了。公婆自有公婆的道理,生出这样一个懒惰的儿子,也凭着良心劝过小朱好多次,从公婆的形态来看,老人家也在做着排解生活压力的努力。

婆婆打好洗脸水,拿出换洗的衣服放到儿媳面前让她换上,过后,小朱提着衣服站在床边上,一点感觉都没了,她走出屋子又在自己大门边站了许久,新来的燕子双双在大门的上面又建好了一个新的家园,月亮照在燕子的身上,它们瞪大眼睛望着院子里的主人。

我坐在小朱家的椅子上,整整十分钟,我死盯着这位不问耕耘,只问收获的大哥,并对他说:“女人为爱活着,是女人一生追求的爱,希望得到别人的爱总是不够,总也不嫌多,虽然小朱没有太高的文化,但她明白;要得到爱,首先要付出,那就是对于一个家的爱,对老人,对女儿,还有你这位不称职的丈夫,虽然她的心间有痛有压力,但是她会用挣钱养家去堆积这些压力,而是用上班去抛弃压力。因此,她在家中的地位不是压抑意境,而是畅意情怀。能用勤劳善良的品德向人生的波折对这个家做个交代,然后用上班养家走出波折,富有人生智慧的人,她会把人生的波折压力转化为人生无悔的潇洒,难道这种精神不值得你好好学习吗?”

在小朱家,全家人都在,小何也抓住机会问小朱的丈夫:“大哥,你愿不愿意到我们厂里上班呢?”这位大哥之前还拧着脖子,只看到两弯眉,一直不说话,我们不抱指望地也是为小朱每天辛苦的原因,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其实,一直都在想,只是觉得小朱是很惋惜的,假如夫妻能齐心合力,小朱就没有那么沉重的负担了,假如能让他晓得,在如水流过的韶华里,但愿明天他能兑现自己的诺言。

风雨过后虽然不全是彩虹,但今晚无意走进小朱的家里,来降解人生的压力,但愿小朱一家能走过波折,之后,还是自由幸福伴着快乐多,相信他们与她们的生活会是美好的。

这也是我走进私家企业后的一次人生的阅历,也是这么多年来遇到过的一次明亮清明于往常的月色。

石家庄哪家治疗癫痫病最专业癫痫发作有什么危害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专业呢?治疗癫痫一定要吃拉莫三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