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四奶的故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影视戏剧

一九九八年春天,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八十七岁的四爷死了。四爷为我们留下了四奶的故事。

四爷说,那是一九三八年一个红色的黄昏,落日像一枚金桔掷沉西山,起了满天的烧云,把世界烧成一枚火球。后来就刮起了大风,是四爷一生中见到最大的一次,风使山石如飞絮一样潇酒,让树木同羽毛一样道遥。

四奶是年前从山外嫁给四爷的新媳妇,新媳妇的四奶有喜了,凸起的肚子像村北边的小山。四奶常穿一身粗布衣裳,衬得腰是腰腚是腚,满身透着俏气。四奶红红润润的嘴很小,嘴角带一丝似隐似现的笑,那笑纹一直通到腮上面的酒窝里。

那是个春天的日子,枣花开得疯狂,整个村庄弥满着一股浓浓的香甜味。四爷和四奶早早地上床睡了,全村人都睡了,睡得很死很温柔。

“日本鬼子进村啦!鬼子进村啦!”声音在那个寂静清冷的深夜突然响起,村子很快就沸腾起来,那喊声怪怪的,分不出是男是女,甚至有点不像人的声音。

四爷一骨碌翻身下地,光着身子就朝门外跑,匆忙中把四奶的夹袄套在脖子上。二十来岁的四爷,翻过后墙,钻进那片枣林。四奶趴在后墙上,看着四爷奔跑的样子像只兔子,四奶就窃窃地笑了。

四奶和村里老少爷们被赶到那片枣林时,四奶惊诧地发现满树的枣花散落在地。无数只大脚从枣花上碾过,碾碎的枣花像血。

“今年吃不上甜甜的枣子了。”四奶暗暗地想。

一个黑胖黑胖的日本军官气汹汹地走到父老乡亲面前。

“你们的男人,八路的说出来!”日本军官的声音尖尖细细的。听到这似懂非懂的中国话,人群里有几个女人就笑了,还有四奶。

日本军官从腰间拔出雪亮的军刀,对准人群,发疯地叫嚷:“笑的,放天花,下红雨的准备。”

笑声止了,人群一下子静止了,看着日本鬼子手中的刀发呆,不明白放天花、下红雨是什么意思,脸上罩着一层迷惑。

两个日本兵用镝头在枣园里刨坑。春天的泥土松软松软的,坑很快下沉,四周的枣花不断地掉进坑里,人们似乎有点明白,日本鬼子想埋人逼供。

四奶突然尖叫起来,当时人群很静,四奶的叫声显得尖利刺耳,惊天动地。

两个日本兵朝四奶走来,分开人群捉着四奶。四奶护着肚子,瘫坐在地。四奶说:“我不去我不去,我怀有孩子。”四奶落进坑里的一瞬,非常小心地护着小山似的肚子。

四奶站在坑里,那坑的深度正好与四奶的脖子齐平。四奶疯了似地拍打着坑想爬出来,几次努力都失败了。

土一点一点地下落,慢慢地,四奶的双腿不能活动了。那时,村里人都想,这样折腾,怕四奶的孩子保不住了。

土还是一点一滴埋下去,四奶的脸由红变紫,四奶的一双手始终护着小山似的肚子。村里的人们有些着急,土都埋到腰了,人快受不了啦,怎么还埋。

土继续埋下,四奶只剩下一张脸,脸是铁色的,一双美丽的眼睛酷似紫葡萄,嘴大大地张着。村里人都不敢看,一齐对着天痛哭。

“放!”日本军官对一个大个子兵说。

那个大个子日本兵提着铁镐走近四奶。村人想,那个兵是要挖开土把四奶放出来,乡亲们担心四奶是不是憋死了,都掉过头来看。

大个子日本兵靠近四奶,轮起铁镐。乡亲们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铁镐在空中画出一条优美的弧线,重重地砸在四奶的头上。霎时,整个天空都红了。四奶的血在高空中迅速分裂,变成无数颗鲜艳的晶莹的红雨。四奶的血像枣花一样洋洋酒酒地飘落,一派落英纷纷的壮观。

四爷终生守着那片血色的枣林,再也没有娶过女人。

陕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哈尔滨专业癫痫病医院癫痫症有什么症状癫痫病人脸色发紫的情况怎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