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笔尖】重阳登高落凫山(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连绵不断的山峦,像潇洒张开的怀抱,半环着中原大地上新崛起的这座年轻而美丽的城市——平顶山。这山,不以凌空之势傲世,也不以险峻之貌惊人。质朴,淳厚,却深藏着稀世的乌金矿藏。山峰间飘着白云般美丽的神话传说,其中,最美的一座就是落凫山了。

落凫山是平顶山的一个分支山脉,坐落在平顶山市北郊,距城约十公里。东接平顶山,西连擂鼓台,属外方山脉东沿浅山。山体有五彩层岩叠成。有关落凫山名字的由来,当地流传着许多动人的神话传说。有人说,唐僧师徒四人,跋山涉水,路过此山,山上的白龟精得知消息,便下手抢走了唐僧。悟空、八戒、沙僧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唐僧去向,忽见西面的一个山头上祥云蒸腾,紫雾缭绕。举目一看,原来是太白金星的使者仙凫正翩翩落下。悟空兄弟三人向前施礼问道:“请问仙凫,您可知我师父现在何处?”那仙凫说:“山南崖有座白龟山,山上有个凌云洞,妖怪就在洞中躲藏。进妖洞,拐十个弯,撞开石壁,就可见到你师傅了。”悟空依照仙凫的指点,一场鏖战,降服了白龟精,终于找到了师傅。师徒四人,牵马挑担,披星戴月,又踏上了往西天取经的路途。人们对仙凫一直怀着感念之意,遂成此山为落凫山。

还有人说:凫,就是一种水鸟。传说东汉时候,河东(今山西夏县北)有个人名叫王乔,曾任叶县县令,王乔会神术。他常常自叶县到京师洛阳去,人们却从未见他有车骑。他一去,必有“双凫”飞来。时人用网捕获一看,是两只鞋。原来,王乔骑的是凫,而凫又是用他的两只鞋化成的。王乔骑凫歇息小憩的那座山就叫做落凫山了。

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野鸭子虽不如孔雀、鸳鸯美丽,一旦被牵进传说,便也就带上了诱人的神秘色彩了。这神秘色彩,唤起了我心中那种新奇的感情。

九九重阳,秋高气爽。适逢周末,我们402宿舍的室友们,相约同游落凫山。备足了水和面包、水果,便一路歌声地出发了。走过西高皇绿油油的田野菜地,穿过人群熙来攘往、货物琳琅满目的西市场,朝北转弯到四矿,一直朝北挺进。人未进山,心早已醉了。行进在蜿蜒的山路上,一路上饱览着田园风光,陶醉在“农家乐”的美丽图画中。

终于到达山脚下,回望来路,渺渺茫茫,那城郭依稀可辨,抬头仰望,迷迷蒙蒙,落凫山犹如一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处女,端庄的额头,丰满的姿容,娴静而仪态万方地伫立在秀丽的群山之中。拂开葳蕤的秋草,抓住青枝绿叶间的灌木或苍劲的葛藤,我们在山雨冲出的砂石小路上攀缘而上。沿着崎岖的小道,我们终于登上了落凫山顶。

真有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俯瞰来路,犹如一条巨蟒蜿蜒匍匐在山林间,曲折迂回通向市区。抬头仰望,蓝天如潮似海,漫天浮游的又白又亮的银片,又轻又柔的羽纱,可是大海的游鱼在追逐?可是俏笑的浪花在舞蹈?金风送爽秋气宜人,顿觉心旷神怡。放眼望去,山光似画如图。那漫山遍野的黄花与红叶构成了落凫山最浓的秋色。山野上,菊花怒放,热情的烂漫着,静静地释放浓浓的芬芳,这幽香灿灿的燃烧了落凫山的岭岭谷谷。和满山的红叶相映成趣。空气因花香而清冽。不禁想起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唐代诗人元稹的诗:“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咏桃菊花》“桃换肌肤菊换装,只疑春色到重阳,偷将天上千年艳,染却人间九日黄。”宋代张孝祥的“新艳冶,旧风光。东篱分付武陵香。尊前醉眼空相顾,错认陶潜是阮郎。”·····我们中文系的学生,背诗是不怕的。你一句我一句,你一首我一首。一首接一首,陶醉在咏菊的世界里。完全忘了之前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惆怅。那高涨的热情倒更符合刘禹锡的《秋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眼秋日胜春湖。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山上没有峰峦叠嶂的险处,也没有林泉辉映的景色,但那只覆盖率一层薄薄的黄黏土的岩石山上,却长满了野花、野草,五颜六色,煞是好看。也许,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我们欢雀一般忙着采野花,編花环,把自己打扮成了百花仙子。悬崖上幼松茁壮,莺萝倒挂。条条小溪淙淙潺潺,轻吟浅唱。小溪里,石如鹅卵,五彩斑斓,晶莹可爱。更有趣的是涧边岩石上的酸枣树上挂满了红珍珠似的酸枣儿,掩映在绿草丛中,更显得绿肥红瘦,讨人怜爱。山北是一马平川的沃野良田,田连阡陌,小河纵横,蓝天远树和那炊烟袅袅的村庄,构成了秀美的山水画。

同学万事通往东一指说:“那儿就是平顶山,它的东边有个焦赞、孟良洞,据说宋代名将焦赞、孟良曾在那里栖身。西面那最高处叫擂鼓台,相传是穆桂英当年的点将台!”我放眼望那平顶山,只见顶平如削,果然是个操练兵马的好去所。不由让人想起《杨家将》中那些英勇杀敌、赤胆忠心的英雄们的故事来······耳边似乎响起咚咚咚的激越的鼓点声,“众将官,听令!”似乎看到高高的写着大大的“穆”字的帅旗下,穆桂英的飒爽英姿。似乎听到千军万马和进犯的金兵厮杀的声音······“谁说女子不如男”豫剧《花木兰》中花木兰奔赴边关途中的一句唱词突然的蹦了出来。啊,落凫山,当年曾经在抵御外敌入侵时隐藏过多少雄兵,书写过多少英雄捍卫国土、血染沙场的英雄诗篇!······想着想着,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山顶最高处,率先闯入眼帘的是那高耸入云、凌空欲飞、仙凫般的电视铁塔,伴随着新中国的前进步伐,沉睡了几千年的“落凫”插上电翼一跃而展现出它新的雄姿。在海拔四百多米的峰顶上,耸立的电视铁塔有七十余米高。一排排楼房布满了电视广播线。宛如报信喜鹊凌空起舞,结对紫燕得意剪春。俯瞰山下,百里煤海竖起了一对对井架,大型矿井一字摆开。相传,远古时一条乌龙潜入山底,直到新中国成立,平顶山建市,英雄的矿工们炸开顽石,下地海,才牵出了这条昏睡的巨龙。如今,满载“乌金”的列车从这里驶向全国各地,平顶山成了祖国腾飞的能源基地之一。我不禁由衷的赞叹:落凫山,是你!经风雨,历日月,,炼就出这天然丽质,为祖国提供了这雄厚的能源。

在室长小江苏的提议下,我们沿着山脊继续往东走,一直走到落凫山的尽头。艳阳当空照。我们所带的水和食物所剩无几。山上没有人烟,远远望见前面的山头上有户人家,希望从心头升起。有一种望梅止渴的感觉。只是越发的饿了。于是我们强忍着饥渴,绕过两道沟壑和茂密的树林,攀上山顶,来到房子前。不料却是山神庙,早已关门大吉。门前冷冷清清,没有香火的迹象。我想他们大概是领悟到劳动创造财富,自力更生奔小康去了吧。我们只好下到山腰,边走边摘酸枣、沙梨、山楂、枸杞等一些不知名的野果。饥肠辘辘的我们再也没有心情欣赏美景。看来,“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马克思他老人家说得一点不错。空城计是不能经常唱的。尽管如此,我们不改初心,坚持走下去。直到下午的五点钟左右我们终于走出了“大山”,严格地说,是一步一拐挪出了山!我们早晨7:00从西边上山,下午5:00多从东边下山。这时的我们,早已失去早晨出发时的昂扬和朝气。头上的花环也蔫了,无精打采的垂在脸上,每个人手中多了一根拐棍,满脸的疲惫,有的人还挂了彩。小甜饼不小心划破膝盖,走路一瘸一拐的。走在大街上,招来许多异样的目光。可我们自己心中依然豪情满怀,似有一种红军长征胜利归来的味道。

我们一行八人,拄着棍,排着队,迎着灿灿的晚霞,唱着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向学校走去。落凫山像一位妙龄少女隐到了我们身后。我想,在这仙凫落脚的新城中,在祖国富强奔小康的征途上,我们每个人不都是一只勇往直前的飞凫吗?

1992年初稿

2015年修改。

治疗癫痫的有效方法都有什么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好不好?沈阳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