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春秋】迟到的新床(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重生小说

再过几天,就是妻子68岁生辰了,我细细盘点我在43年前,在与她恋爱时所做的承诺,哪些实现了,还有哪些没有实现。“别人有的,你都应该拥有;就是别人没有的,你也应该拥有!”我围绕这句让我足足奋斗了将近半个世纪的承诺,想来想去,我终于突然灵感来了,突然想到了“结婚新床”,对!我还差爱妻一张结婚新床!

1972年的元旦,我和妻子结束了安康军分区农场的劳动锻炼,妻子分配到汉江南岸的安康造船厂工作,我分配至汉江北岸的安康农机厂工作。报到以后,我们做的第一件事是开证明,办理结婚手续,然后请假回我家——当时在河南平顶山市结婚。

婚礼很简单,那个年代,大家都很穷。新房是借用弟弟的宿舍,那时他刚刚从部队复员不久,在平顶山市电影队工作,宿舍在文化宫内。宿舍里很简朴,一张桌子,一张单人床,大约有1.2米宽,床是旧的,涂着赭红色的漆,而且漆已经斑驳陆离。靠床的墙上,贴了一幅一米长,10公分宽的红纸,上写“革命夫妻恩爱深”。我们就在那张单人床上结婚的,就在那张床上翻开夫妻生活的第一章。新婚之夜,不觉得寒酸,觉得很幸福,很甜蜜。

12天婚假已满,我和妻子冒着大雪严寒,历经艰难,回到安康。妻子分配工作是当电工,住女工集体宿舍;我分配工作是当铸工,住男工集体宿舍。新婚燕尔,隔江而望,分居集体宿舍。那时候想租房子,一是没钱,二是也租不到房子。我过江看望妻子,都是洒泪而别。那时好想有间小房子,有张小床哦!

春节前,有好心的工人告诉我,铸造车间旁边有一工具间,已经腾空了,给来农机厂搞整改的两工作组员住,现在他们回去过节去了,空着的,不妨找找厂长说说,借住几天,新婚夫妻在春节也好团圆几天。我去找厂长,只说春节借住几天,他就应允,把钥匙给我了。我喜不自胜地去开了那工具间的门,墙都没有粉刷,面积大约8平米左右。小房间里只放有用四个骑马凳搁起的两张单人床板,分左右放着,其他家具一概没有。这时工厂都放春节假了,我收拾了一下,就急急忙忙坐小渡船过了江,看见妻子正坐在宿舍床上落泪。我拉起她就跑,告诉她,我们有房,有床过年了。

来到工具间,妻子一看,左边的单人床板上已经铺上了我的被褥,右边的单人床板上放着我新买的个搪瓷碗;靠门的窗下放着我从车间搬来的一个煤炉——铸造车间就在旁边,有的是木炭,焦炭,煤块,煤炉里燃烧着熊熊的火;墙上我还贴了一幅年画。妻子高兴极了,我们在那破工具间,那单人木板床上睡觉,感到幸福和满足。春节期间,工厂食堂师傅放假,关门了,我就去买了一口锅,还买了一些菜,就在工具间炉子上做饭,妻子一个劲地夸我做饭好吃。我还请交大校友来“我家”聚餐了,庆祝我们的新婚。菜放在空床板上,大家站着吃饭,其乐也融融。

春节过后,那整改工作组不来了,这工具间就成了我的家。因为厂长要重用我,解决铸造车间技术问题,任命我为车间副主任,并明确将这工具间分给我住了。

这年的10月,我们有了儿子,单人床板已经睡不下了,只好将两床板拼在一起。找了一个圆形废钢板,打磨一下,焊上四条角钢腿,到油漆车间要了一点油漆,刷了一下,就是我们的饭桌了。然而,我心不甘,我还是想给妻子做一张像样的床。

这时,大批修襄渝线的铁道兵进驻安康,我们厂附近驻扎了几支部队。我首先认识了转运站的一位董站长,我主动和他拉关系,给他,和他家里所有的人画素描肖像,就参照他拿来的黑白照片画,画得比照片美。他很高兴,送给我一些拆营房下来的旧木料。于是我设计,并画了一张1.8米宽的双人床的图纸,一高一低的床头,下面都带柜子。请了一个老木匠,给做了出来。我和妻子一起给床做油漆。妻子在工厂是当电工的,她向电工班长要了一些绝缘清漆,刷在我已经打好枣红底色的床上,很漂亮哦。床板也是董站长送给我的木料做的,是杂木,很沉重,所以做成两片。我和妻子带着儿子睡在这张新床上,那幸福感就别提有多高了。

但是,过了几个月,发现床板因为木料没有干,变形了,向下弯曲,只好垫些孩子的尿垫,差不多平整,也就将就着用,这一用就是27年。

1976年,我们调来襄樊市工作,我的工作几经变动,房子越住越宽,就是那张床始终没变。绝缘清漆有些老化发粘了,我们就贴些透明塑料布,包一下,接着用。因为对这床,我们有感情了。

1989年,我分到了四室一厅的新房子,女儿已经13岁了,俗话说:“穷养儿子,富养女,”我们就给女儿买了一套五合板做的组合家具,带床的那种,一共花了1500元。床头靠背用红色绒布包着海绵,靠上去软软的。女儿当然很高兴。

1995年,儿子已经23岁,大学毕业,在襄樊一家研究所工作,已经到了谈朋友的年龄,考虑到女孩来家,进他的卧室留个好印象,我们花了4500元,给儿子房间买了一套当时最时髦的、襄樊家具厂生产的、白色的模压板组合家具。当然带床啰,床是由四个长方形独立的箱体组合而成,箱体里可以放入很多东西,如,衣物、被子、书籍等等。床头靠背是虎皮黄色绒布包海绵软垫,看起来洋气而实用。

2000年,儿子结婚,当然要买更新式的家具啦!我们带着儿子,儿媳一起到襄樊最高档的家具城——金海湾,给他们买了当时最好的一套广东产的、进口意大利生产线制造的、高密模压成型家具,花了1万多元。光那张床就将近5000元。床是带高档席梦思的,床的靠背是弧形的,后面还有床头柜,拉开靠背,里面可以放枕头等东西,合上靠背,床头上可以放台灯,闹钟,装饰品。儿子,儿媳自然很高兴啰!

儿子房间里的那套白色板式家具,就搬到已大学毕业,留在北京工作的女儿房间里;女儿的五合板组合家具就搬到我们俩的房间里。安康做的那张床,我自己动手,把它改成1.5米宽的床,再配了新的床板,搬到孩子姥姥房间里。我们终于睡上了女儿用过的半新床。

2006年,我们单位又盖了一栋新楼,这是襄樊市最后一批福利分房了,我分到了一套四室两厅两卫,外带一储物间的大房子,180平米,两孙子可以在客厅骑自行车玩耍呢!搬家时,家具又作了调整。我们给姥姥买了一张1﹒3米宽的新床,老人很高兴。儿子儿媳在外有了自己的家,偶尔回家住住;女儿、女婿在上海工作,已成家生子,很少回家了。我们将一间房搬入儿子、儿媳结婚时买的家具,留给他们偶尔回家住。我们则使用那套白色板式家具,当然还有床。把安康做的那张床终于淘汰了。当时还有些舍不得,但是那张床与新家太不搭了。

我们俩睡这白色板式床,一睡又过了6年。孙子、孙女长大了,都9岁了,吵着要爷爷、奶奶买双层床,他们说偶尔也要来我们家住住,而且刚好还空着一间大房间。我突然想到,我和妻子结婚已经42年了,想给她买一张新床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我不能再等了。我就连哄带骗,把妻子带到前进路的好宜佳家具店,清一色的东北松实木家具,服务也热情周到。我们看中了一款1.8米宽的松木床,2555元,是特价。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拿出信用卡,刷了卡。本想是妻子生日那天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的,可惜,床是在外地生产的,晚到了两天才送货安装在我们俩的房间。

而那张白色的板式床,移到了孙子的房间。我对孙子说,我一直想给你奶奶买一张大床,你要满足爷爷的愿望。如果你们来我这儿睡觉,爷爷就带你睡一张床;奶奶就带妹妹睡一张床。小人好像明白了什么,高兴地点了点头。

晚上,我和妻子睡在1.8米宽的松木新床上,有些激动。但也有些怅然,42年前的愿望我们都一个一个实现了,现在连最后一个愿望也实现了,现在我们老俩口住着这空旷的房子,睡着这1.8米宽的大床,床的两边有太多空余的地方,想一想,也不过于此!我们有一个同感,就是夫妻之间的幸福指数,不在于床的新旧贵贱,而是取决于夫妻间的感情深浅。世上有多少有着豪华金床、银床的夫妻,却是同床异梦、貌合神离,被人称之为“寂寞的双人床”;又有多少平凡夫妻睡在木板床上,甚至睡在水泥地上,相濡以沫、甘之如饴、如胶似漆呢!“十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往日的一幕幕好像都浮现在我们眼前……自我们结婚42年来,不论睡那张床,在我们的记忆里都是那么幸福,那么甜蜜,那么安适,那么温馨。

于是,我们握着手,一起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哈尔滨癫痫治疗中心在哪西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太原的癫痫病医院那家便宜中年人癫痫治疗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