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征文】入党前后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重生小说

1970年底,我怀着喜悦的心情,穿上了崭新的人民解放军空军军装,从北京出发一路南下,来到南京,开始了一段人生最为难忘的军营生活。

出发前,母亲叮嘱我,一定要做党的人!母亲常给我讲的一个故事,霎时浮上心头——

1954年秋,在广州市某派出所的柜台上,躺着一个一岁多的女孩。她身上盖着一面鲜红的党旗,睡得很安稳、很香甜。子夜时分,她忽然被母亲的呼唤声和哭泣声惊醒了,随后被母亲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千恩万谢之后的母亲带着她告别了派出所的叔叔,回到了自己的家,

这个女孩就是我。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就在那天午后,家里来了几个朋友,妈妈没有时间照顾我,就给了我一毛钱让我自己下楼买香蕉吃。可是,当我下了四层楼后,卖香蕉的人刚刚收摊离开。于是,我就撒腿追赶他,不知不觉,竟把自己给追丢了。路人发现后,就把我送到了派出所。当晚,民警叔叔就把走累了也哭累了的我安顿在柜台上哄睡着了。怕我着凉,焦急中,竟把一面党旗盖在我的身上。

后来妈妈经常对我打趣地说:你从小就盖过党旗,受过党的教育,受过好人的熏陶,注定你就该是党的人。

加入中国共产党,做党的人,也成为我矢志不渝的追求和信仰。

初到部队,展现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而美好:绿色的军营、整洁的内务;尊敬的首长、欢笑的士兵;嘹亮的歌声、整齐的队伍。啊,部队真好,青春真美!我开心极了,整天哼着军歌:“我是一个兵”,“革命熔炉火最红”......红苹果般的脸上绽放着青春的灿烂,战友见了都夸我是“乐天派”。

高兴之余,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听党的话;为党多做贡献,做个优秀的好战士!于是,我认真读《毛著》、写宣传稿件、积极帮厨、热心做团的工作、出黑板报等等。每天的日记写的几乎都是学习进步的体会。入伍不到半年我就当上了班长,党组织的大门向我敞开着。

1971年上半年,我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

当兵不到一年,正当我努力工作,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的时候,一场党和国家、军队政治领域的重大变故和人生道路的严峻考验降临了。

上面传来指令,要求每个战士必须认真学习、抄写原空军作训部副部长林立果(林彪儿子)的“小白皮书”《作战报告》,说是多抄一遍就多增加一分对“林副统帅”的感情。一时间,林家父子在南空气焰很盛,我自然也要听“党”的话,很虔诚、很盲目地跟着抄写,因为小白皮书少,连里就组织我们几个写字好的人刻蜡板打印传抄。实际上,里面的内容,我并不懂。

进入7、8月份,南空上下空气骤然紧张,部队进入特级战备状态,成立了第一、第二梯队,一部分进入指挥所演练,一部分留在原地挖防空洞。经常紧急集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懵懂中的我们,以为这就是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林副统帅。

1971年9月13日凌晨,林彪及其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人在山海关机场乘坐一架“三叉戟”飞机,向前苏联方向仓皇出逃,结果飞机坠毁于蒙古国温都尔汗附近,机上人员全部死亡。这就是引起中外巨大轰动的“9.13”事件。当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后,惊愕不已: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已写进“九大”党章作为接班人的副统帅林彪,竟然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的叛徒!那些曾经让我崇拜、尊敬的“党的化身”,却原来是林家铺子的“爪牙”,是参与叛党阴谋的马前卒呵!

一时间,我所在的南京空军这个林彪事件的“重灾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的领导被隔离审查,有的战士也被调离了原来的工作岗位。我们这批兵共提了三个班长,曾在部队红极一时。“9、13”事件后,我和另一名年龄稍大的班长,同时被调离了空司大院,来到了南京郊外的大华山地下指挥所,不用说是自然免职了。通信站还派驻工作组到连里调查我俩。可我开始还浑然不知,心想能调到地下指挥所电话二连,和我的北京好友在一起更开心。可那个班长政治嗅觉敏感,见我依然乐悠悠的,便提示我:“你注意点,工作组可能是冲咱俩来的。”

“啊!不会吧?”涉世未深的我完全懵掉了!我感到疑惑不解。后来工作组的人找我们谈话,所问的内容均是关于9、13”事件前后军事方面的问题,我才恍然大悟:我被怀疑了,被审查了!我已经从一个天真无知的学生一下子被推到了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前线了。我震惊了!班长被变相的抹了,干部苗子变成了审查对象,正在积极申请入党的我,现在将要面临一场不知时间的考验。

我迷茫、困惑、郁闷、沮丧,茫然不知所措。一时间,我真不知道可以信任谁?谁是真正的党代表?因而,原本“晴朗”的笑脸,从此“乌云密布”。那段日子里,我完全象个迷途羔羊,内心痛苦而复杂:我的入党愿望还能实现吗?

终于有一天,党小组长陈玉英(也是我的知心好友)代表党组织找我促膝谈心,第一句话她就对我深情地说:“你受委屈了!党组织相信你,理解你!”

关怀、理解的温暖话语,如涓涓泉水流进了我干枯的心田。刹那间,我不知道是温暖感激,还是委屈激动,眼泪夺眶而出。接着她又说,你太单纯,但是简单的头脑适应不了复杂的路线斗争。要提高自己分析问题、认识问题的能力。她的一番话,让我心胸豁然开朗。是啊,光有热爱党、跟党走的感情和决心哪行呢,在复杂的路线斗争中是很容易被利用的。林彪父子叛党出逃,如果成功,我们这些盲从者,很可能成为马前卒、成为历史罪人的帮凶。所以,不能盲目地迷信某个人,不能把个人当成党的化身,而要学会正确地分析问题、客观地看人看事;人生道路不会笔直、顺利,要在挫折中成长,在坎坷中进步。中国共产党是有着半个世纪历史的光荣的无产阶级政党,要成为一名党员,就必须坚定不移地相信党的纲领,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于是我下决心:要经受住党对我的考验,正确对待入党问题。扎实学习、诚实做人、踏实做事。努力改造自己,让自己尽快成为一个有觉悟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我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乐观,并能踏实练兵、勤奋工作,参加各种文体活动,并能抓紧一切时间学理论、记心得、写日记、练书法,随时摘抄各种精美的文章包括人生哲理、诗词等,记录自己成长的经历,甚至洋洋洒洒写了很长的自传体日记(保存至今);政治觉悟、理论水平得到明显提高。半年后,我又被调回了空司大院,继续担任通信班长。

1972年的夏天,正值南京酷暑,部队组织抗旱救灾劳动。男兵负责挑粪、担水;女兵负责浇灌。干了不一会儿,大家的军装就全被汗水打湿了,像水洗似的。望着比我们更累的男兵挑着担子走过来,我急忙上前,抢过扁担也干起了挑粪的脏累活。几趟挑下来,我的肩压肿了、脸晒红了;嗓子像冒了烟一样口渴难耐,我跑到池塘边,不顾平素养成的“洁癖”,用手捧起脏水就贪婪地喝了起来。接着又继续和男兵一起挑着担子行走在田埂上。远处不时地传来农家顽童的大声喝彩声:“女解放军叔叔加油!”战友们会心地笑了,我挑着担子也更加开心地笑了……

经过政治考验的我,更加坚信我们的党,更自觉地靠近组织了。一年后的1973年5月9日,我光荣地加地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以后,我好像一下子成长了、成熟了。曾经的“9.13”事件,给我上了深刻的一课而且终身受益:坚定地跟党走,但绝不能盲目崇拜、个人迷信;为使我们党更加强身健体、改善党风,我们必须要拿起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既要对人对事敢于批评、善于分析,又要严于律己、从我做起。转业后,我把这种思想作风带到地方,并一直延续至今。曾专门写过一篇题为“善风来自党的干部”的文章,被相关报纸和书刊登载,深受读者好评。

尽管现在党内出现了种种的不如意、不和谐,但我坚信,就是有了错误,相信党也一定能够靠自身的力量纠正过来。我仍由衷地热爱我们的党!依然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而自豪!并且有责任、有义务努力为党旗增辉!

治疗癫痫卡马西平癫痫病能彻底治愈吗?云南小孩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