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小女子.小镇.小情调(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重生小说

在网络文学疯行的年代,一个人的字只要源自灵魂,被自己珍惜着便好,至于其它,便是无谓的奢求了。在浮华焦躁的年代,能够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和一个熟识而又能够相互包容的人,平平淡淡地度日,也已是最大的幸福了。

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站在阳台望窗外,似乎是透过这扇窗,便能够看清整个人世的痴妄,知晓是自欺欺人的,却也是不曾想去改变些什么的。窗外,天色青濛濛的,浓厚的肃静的灰色,看不到一丝蔚蓝,也没有一片乌云,天空像是一整块青灰色的亚麻布,将世界的躯体温柔地包裹起来。

风起了,合欢的叶子仿佛一根根摇摆着的孔雀羽毛,色泽亦或是形态。我听见树叶与风擦肩的叹惋,听见小雨对叶儿的倾述,听见窗外错乱急促的脚步。一阵喧闹之后,世界安静下来,人潮散去,只闻小雨簌簌飘落的声响,沙沙沙,仿若春蚕啃食着桑叶。清凉的风温柔地婆缈着叶的体肤,心也就跟着酥酥痒痒起来。索性撑起伞,用脚步将小镇的轮廓细密地勾勒一番,而后他便会随着记忆镌刻在岁月厚重的扉页上。也时常会遐想,当白发苍苍之时,掀开这一页记忆,又会作何感想?想那时,我捧在手掌心的一定不会再是手机、网络、电子书,他们也许是一米阳光、一缕暖风,也许是一碗稀饭、一柄铁勺,也许是依稀记忆、一丝怅惘,更或许只是一本纸质书籍。我一定比此时更喜爱纸墨的清香,我也深信,岁月沉淀出的终是幸福、恬静和于生命的感恩。

与其他同龄人不同的是,从故乡来到这个小镇上,是从乡村搬到了另一个乡村,和从农村涌入城市的大趋势或多或少是有些差异的。

小镇离市区并不遥远,只有半个钟头的路程,交通也极为便捷,却也很好地避开了城市的喧嚷与焦躁。回想几年前,初次从城市来这个地方,心底是万分不情愿的,如果从一个乡村奔走到另一个乡村,那么,所有背井离乡的流浪又有何意义?突然之间,人生就陷入了天地初开般的混沌与迷茫。几年的朝夕相处,与小镇渐渐又衍生出了无法割舍的情愫,或许是一种依赖,或许是我秉性的懒惰,或许,时间早已消磨了年少的轻狂,与小镇,是前所未有的融洽,而与城市,却只愿做一个过客,再也难以生出诸多美好向往。

“你就没想过去威海买房?我们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干嘛?大姐,你真是个奇葩!”同事曾这么打趣过。其实呢,曾经是想过的,而今,却觉得这小镇也没什么不好,而城市的喧嚣与拥挤也并不一定适合现在的我。偏偏不爱喧哗爱寂静,不求繁华求素净。年轻时的梦想,该是在安逸中堕落了吧。

此刻,深感自己是幸运的,乡镇给予了我舒适的生活,至少在繁琐的工作与生活之外,还能够寻得一隅宁静和片刻闲淡时光。

我所在的小区,在小镇的边缘,除了小区的车辆,很少会有汽车轰鸣而过,小区内植着多种树木与花草,树木以合欢树与无花果居多,花草则是一小片一小片的非洲菊和波斯菊,花丛中依稀立着几棵月季,算是十分清幽的住所了。出了小区大门,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了无人迹,视野却并不是一味的空旷。在细雨中,花朵并没有被摧残得花容失色,反之,倒是给人几分水嫩嫩的视觉感,只是枝干骨节处挂着的雨珠,又引生出一丝丝惆怅的况味。

雨丝洋洋洒洒地模糊了视线,淡淡雾色氤氲着远处的景色,似一位披着烟纱的女子,有着沉静如水的眸子,就这般寂静地与我对视。在雨中,也许唯有她,是可以懂得我的,随着时光的流逝年岁的增长,心之所向,终也是会渐渐改变的。

一辆摩托车疾驰而过,车后座的人披着黑色雨衣,一再回首笑望,也许在他心中已把我当作疯子,还给了他一个厌恶的眼神,便继续前行。他笑我疯傻,我笑他以五十步笑百步,这世上谁人心中莫不是住着一个“疯子”,他们在自己的国度随性地活着。何必想太多,此刻,我也不只不过想要寻求一份独处的静谧。此刻,不求人懂,只求心安。

木槿、紫薇、杨柳,每走近一步,她们的样貌便会清晰一分,眼前的清晰了,回望,身后却又已然模糊了,模糊了便也是遥远了。你又何须频频回顾,暗自寻味儿?

不知不觉间,便走到小镇最繁华的街道,往日,这里总是热闹的,卖菜的、卖水果的、卖小吃的,若赶上了集市,便更热闹了。雨中的时光,是安静的,只有路灯在雨中静默着,偶尔会有汽车疾驰而过,除却这些,便只有我了。

路过经常去的服装店,便侧身望了一眼,老板娘百无聊赖地绣着十字绣,她的女儿趴在门口的小桌子上写字,那认真的神态,让人觉得温暖。

提及写字,心中却又生出一丝难言的情绪。二十多年了,从孩童时期起,就很爱写字,无论是用铅笔、圆珠笔、钢笔还是键盘,总算是没有荒芜的。

从不敢妄言自己是一个行走在文字中的女子,于文字,从不做虚妄的幻象,因此,也没有过深的执迷。只是曾把无言的心事赋予她,人生,便也有了一位贴心的知己,而今,因她踟蹰着彷徨着,笔墨是该继续描绘自己的梦,还是溶进生活与现实?也许梦境,并不是一味的虚无与飘渺,梦境里住着最真实的“疯子”,当她以文字的形式出现,我知,那是最真的自我。笑容,是梦的花朵儿,泪水,是梦的甘霖。这样的梦,试问,该要如何割舍?

我很担忧,将来有一天会被人指着鼻子说:“徒有光鲜的皮相罢了,徒有华美的词藻罢了。”走不进的世界,便只看到了她的相,因对相的感观而衍生了喜爱或厌恶,亦或是怀着一颗本就抵触的心,只一眼,便打了死结。你以为爱情只是女子的小情爱,有伤儒雅;你以为所有华美的都是虚妄的;你以为所有悲伤的都是无病呻吟的;你以为所有修饰的都是可耻的。你以为的多了,并不是所有你以为的就都是正确的。并不是所有忧伤的曲调都是无病呻吟;并不是所有华丽的词藻都是虚落的修辞;并不是所有优美的曲线都是花瓶的轮廓。一切灵魂滋养的文字,无论以何种面貌出现,她无疑都是美的。

其实,并不愿我的笔墨,只会开出冰冷的霜花,可如果刻意植下四月的蔷薇,就一定是违心的讨好啊。谁愿意因为别人的喜好而去写,我只能奢求不违了自己的心意就好,待暮色逼近回首翘望时,能够从一词一句中寻着往昔便好。如果我明明是悲伤的,为何非要临摹虚无的幸福;如果我明明是快乐的,又为何非要强作悲伤的姿态,为难了自己,也欺骗了别人。

一介女子而已,心怀天下能如何?一生荣耀又能如何?女人一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拥有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深爱的他,一个康健的娃儿,柴迷油盐酱醋茶,如此平凡了一生,平凡着且幸福着。

说出这话,恐是要被人耻笑了,小女子的情调恐是改不了了,我也不觉有何不妥。至少,这是我认为的女人最幸福的生活……

2014.08.24

山西癫痫医院湖北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太原癫痫病医院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