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雪花开了,心结还没解吗?(散文外一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重生小说

【雪花开了,心结还没解吗?】

我的城市在飘雪,这场初雪姗姗来迟,倾城而下,在我的世界簌簌跌落。原以为一场雪可以排遣爱情退场后的寂寥和繁华落幕后的苍凉,不料雪比爱情更寂寞,那一尘不染的圣洁却也有无人涉足的荒凉。在这漫天飞雪的日子,你会不会想起我,就像梨花飞絮,落英缤纷的季节,你追着喊我的名字如花一样的醉人,那早已成霜的往事你是否会忆起?

独倚窗前,看雪花纷纷扬扬,就念起离人眼底闪烁的泪花,牵绊软软绵绵的心思,爱恨悠悠荡荡,思念不曾消瘦,心上人儿却已遥远。

那个冬天的深处藏有一个角落,不为驱寒只为安放一颗幽怨的心。待夜深,冬寒愈浓,让孤独洗净纷乱的愁情,温热尚在呼吸的疼痛。我在不痛快的时候对着镜子,看自己笑看自己哭,给自己说话给自己唱歌,孤单的不寂寞,总有一个自己陪着自己。于是,一个人的时候,我记住了孤单的滋味。

当雪花白色精灵一般从遥远的国度飞来时,你还没来得及抖落发梢和肩头的白絮,便一把将我揽在怀里,附在我耳边说你总会找到我,哪怕冬天再深夜色再浓。然后我看到雪花温暖了自己,晶莹剔透水晶一样,从你发梢滴落,陪着我眼眸里的点点泪光一起感动。

你说外面的雪好美,可我没有陪你去看雪,因为我怕一场雪记忆了我们一路走来的温热,我不想把爱写在特别的日子,一场欢喜一场忧。时隔数月,年逢此日,掀起那段翻滚的痴狂,物是人非,不免长叹哀怨多。昨昔青衫裙脚飞扬,哪个地方哪个人陪过我的哪些情投意合,斑斓绰影隐约现,寝忧难安殇多少?唯愿今朝轻挽相怜眼前人,此情脉脉淡久长。写在特别日子里的爱,不写不画当下悔,即描即绘日后悔。只怕爱若不在,年逢此日忆生忧。

于是你陪我一起听雪,隔着窗帘听雪花静谧的开着,感受那场没人欣赏的绽放。我可以想到雪花曼妙多姿的飞翔,它把自己完整的交给整个黑夜,不喧哗不骄纵,独自盛开。两个人,我们依偎着相互取暖,那个时候我总想雪花缓缓开放,不曾衰落,我总想聆听你胸膛起伏的跳动,却不料雪花开败,你许的天荒地老散落一地,片片雪瓣写满你赐予的悲伤。我想你还是经不住雪诱惑,那粉妆玉砌的银色王国,一定有一个身着洁白衣裙仙女一般的身影在等着你,她裙袂所到之处,雪原静若处子。我想像着你一串远去的脚印深深浅浅的在雪地里,最后变成了两串。那扯碎的棉絮再从天空翻滚下来的时候,我的世界一片荒芜。一个人和一段情,只有无边的寂寞不着边际的蔓延开来,仿佛茫茫雪域苍穹,清冷中漫着忽聚忽散的雪花。

你走出那扇门,我看你转过身来关门,那要合上的门楼看不到你的脸。你走的毅然决绝,我渴望能碰触到你的眼神,去发觉里面是否有与我一样的不舍和眷恋。你的目光一定比雪花还寂寞,我拥着一床余温空守着冬色,原以为爱情可以让人暖和,但它也会疲惫。迷迷糊糊把自己拥入怀,你的轮廓在黑夜中湮没,触不到的温柔缓缓散尽。我依然守在这个雪季的某个角落,等有一个人如你一般来找到我,不管我藏身何处。

直到最后才明白,我才是契而不舍找寻的人,走着寻着,却再也没有相遇。那个藏身风雪之中的人,我努力地忘记,穿梭在熙攘的人群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一首不知名的歌:忘记一个人的滋味,就像欣赏残酷的美,然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告诉自己要坚强面对。于是我焦虑地等候了一场雪,再也不想听它悄然开放,我想推门而出,漫步远去在素洁无垠的视线里,看雪花轻盈飞舞。我想这宁静的洁白中,有什么还放不下,有什么还忘不了。我伸手看雪花在掌心停留,只在冰冷一瞬就不愿再记起它最初的模样,就像忘记一个人疼痛的一刹那就该抹去他的模样。那细微的水珠最后一次浮现出你的样子,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端详过你,你的眉宇,鼻翼,唇角,这么近那么远渐渐消失。

雪花再开,心结已解,有另一个温暖的人儿守着一屋春色等我归来,你是过客,我是归人。

【等待,苍老了年华,静美了岁月】

冬日,暖暖的午后,阳光像闲暇时的少妇,恣意温情地慵懒着,打着光韵揉作薄纱一团堆积窗前。我懒懒散散捋了一下思绪,发觉好久没有提笔点墨或是握笔惆怅难以成文。许是这些时日过于安宁冷清,在这萧寒冬日,指尖余温与时间厮磨,悄无声息从耳际,眼眸和心尖缓缓流逝。此刻的我坐在窗前,剪一窗阳光,看它从窗一角移向另一角,桌上的书从第一页翻到了最后一页,一杯温茶暖着掌心,淡了流年浅了岁月。

这个冬比以往更加清冷,有阳光还是比较慈悲的,只是我还是不愿推门而出,迎合着那股萧瑟的干冷,即便没有往年天寒地坼的光景,我也怕这萧寒苍凉了柔软的心境。岁暮天寒,年近无日却也没能等来一场雪。我想像着假如今夜,我跌落在沉沉的睡梦里,屋外正在发生着一场雪妆苍穹的故事,于一夜之间,雪天光洁。待到天光徐徐擦亮,推门之时喜出望外,我将邂逅2013年第一场雪,她姗姗来迟,倾城而下,素洁无垠。于是安宁的内心多出一份欣喜和舒缓,而此时此刻在这份欣喜和舒缓来临之前,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待,以最优雅的安宁在这年月的夹缝里等待一场雪对生命的盛装,等待她轻抚过久无奇冷清无异的时日。

2015想必更是桀骜不驯吧,它在人们还未觉察便无鞭野马般杳然而至,怕是这场雪未落,我便要遗憾翻去14年的往事,告知那些遗落的旧时光,青春不是桃面、丹唇和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像和炙热的恋情;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那些在我青春里写满深情深刻故事的人,就是岁月不经意翻阅的书本,温暖着人心丰硕了日月。

等待总归是时光两头的守望,我伏在时光一端,憧憬另一端的美好如愿以偿,更想它如期而至而不错过季节。只是等待中一定会辜负一些时间,或长或短,也许寒来暑往,也许一夜之间,或是顷刻一瞬。

世间众多美好,都需要在等待中研磨,继而芳香丽人。来的匆忙便走得悄然。于是我要耐心等待一株花的盛开,在嗅着泥土芬芳的季节等到花香拂面而来。我可以捧着一本本书,让心思飘落书页,静静等候某一瞬我突然禁锢不住手中的笔,然后奋笔疾书,落字三千,字字珠玑。

于是我要坚持等待弯月成盘,在如弦如勾的寂寞月色里,等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等月圆功满,皎洁流光;等待滴水成池,众水归来;等待破茧成蝶,比翼双飞;等待爱成诗册,华丽出篇。

厚积而薄发是一种等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也是一种等待;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是一种等待;卧薪尝胆也是一种等待。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等!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等!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等!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等!

明月上高楼,君若扬路尘,妾若浊水泥,浮沈各异势,会合何时谐?等!

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这也是等。

等待,是一生的苍老。等待,是华丽的蜕变。等待,是支离破碎的誓言。等待是精致的残忍。我在等下一个日出,必定要辜负一夜安眠,但等待并不可怕,在等待的过程中,无关时光那端景致如何,我仍然是我,依旧过我的生活,读书,写字,跑步,瑜伽,不错过任何风景。在等待的日子里,手捧薄书,谦卑做人,养得深根,日后才能枝叶茂盛。

2015的钟声徐徐从远处飘来,我从14年等到15年,像是坐在疾驰的车里,看路灯一一飞掠,就像时间长河里倒映的流星,什么都过去了,我依然在穿梭。2013年的雪去了哪里,我等不来就要去追寻,那深入骨髓的执着,在血液里沉睡,频频苏醒在深夜。

等待,苍老了一段年华,静美了一段岁月。

等不到,我还是我自己。

男性癫痫病人是不是不能结婚的啊河北哪里能治儿童癫痫北京手术治疗癫痫病能起作用吗如何治疗癫痫好